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柳树以顽强的生命力,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


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柳树以顽强的生命力,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

闲暇时,总喜欢站在卧室的窗前,凭窗而望。

楼下不远处是一个单位的后花园,花园不大,除了一些花木绿植组成的几个花坛造型外,就是花坛道路两边一字儿排列的垂柳树。高大飘逸的垂柳,相比娇小的花木,垂柳显得风姿绰约,很有气势的样子。景随时异,不同的季节,柳树由枯而荣,从简到繁,周而复始,柳树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来。

“只道梅花早,哪知柳亦新”。和梅花一样,柳树也是报春的使者。我眼中的春天最先就是从这几棵柳树色彩的变化感知的。

立春后,天气乍暖还寒。园中的柳树虽然还没有发芽,但它已经从寒冬的灰褐色逐渐变成了鹅黄。再过几天,柳枝上就冒出了新芽,风吹枝摆,不知不觉柳树已经从鹅黄变成了翠绿,千丝万缕,顺畅如发,婀娜多姿。接着天气渐暖,春风和面,雀鸟荡千,柳笛和鸣,柳叶成形,柳树也变得郁郁葱葱起来。此刻,真正的春天已经来到了人间。

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柳树以顽强的生命力,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

立夏时节,百花园里,一场花事接着一场,赶趟似的。柳树也不甘沉默,柳花怒放,柳絮飞扬,好不热闹。柳树颜色葱茏欲滴,密不透风。

说起柳树,甘肃平凉的柳湖公园就很有特色。一堤湖水,周边百年以上的“左公柳”随处可见,它们临水而立,或老态龙钟,“须发”飘飘,或相依相伴,相敬如宾。它们形态各异,神形兼备,惹人眼球。柳湖公园因柳而名,历史悠久,水清树繁,浓荫清幽,亭台楦榭,点缀其间,是当地市民休闲赏景的好去处。这里的柳树多,树龄长,这里的“左公柳”长出了气势,延续了历史,已然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柳树,属杨柳科落叶乔木,是世界上最为常见的树种之一。据载全球柳树有520多种,中国有257种,120个变种和33个变型。在我国柳树这个大家族中,南方多水(垂)柳,北方有旱柳。折枝插柳柳成荫,说的就是柳树易栽种易成活。但柳木易腐,存活百年以上已是少见,几百年树龄的更是罕见。

小时候,看大人们栽植柳树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每年秋冬季节,大人们将一根根从母(大)树上砍下来的树枝(2 3年生),取掉细枝末叶,做成一人多高的树桩。然后栽植在村道或地埂旁边,等来年开春,这些木桩顶端竟奇迹般地冒出了新芽,长出了新枝。四、五年的时间,这些木桩就变成了生机勃勃的足以抵挡风雨的“新树”了。从那时起,我就一知半解地知道了柳树耐寒耐旱,扦插培植,成活率高,有着顽强生命力的特点。

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柳树以顽强的生命力,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

夏天的柳树青翠遮阳,凉风习习。秋天的柳树颜色金黄,落英缤纷。冬天的柳树掉光了叶子,枝间疏朗,颜色沉稳。此时的柳树一改春夏的绰约,敛藏姿色,抵抗风寒,静待东风频送,又将生命的姿色尽情绽放。

在许多地方,柳树作为景观树种被栽植于园林、堤坝或道路两旁。“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杨柳”总是与“春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某种意义上讲,杨柳就是春天的代名词。“桃李风前多妩媚,杨柳更温柔”,“扬子江头杨柳春,杨花愁杀渡江人”。这些咏柳抒怀的诗词佳句,杨柳为媒,品之情趣悠然,春景如同眼前。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贺知章的《咏柳》就是通过赞美柳树,进而赞美春天,讴歌春的无限创造力,表达了诗人对春天的无限热爱之情。

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柳树以顽强的生命力,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

老家的柳树几乎都是旱柳,粗大结实,老点的树龄也在好几十年之上。小时候,每当春天驻足老家的小山村,粉红的桃杏花,雪白的梨花,鹅黄色的柳树就点染了整个的村庄,空气里透着清新,村庄象是穿上了节日的彩衣,云朵一样美丽动人。孩子们折下带着新芽的柳枝,捡取结巴少的一段顺时针拧巴几下,树皮与木质间就松动了,然后再抽出木芯,将空芯的皮剪成一两吋的长短,掐掉小头的外皮,这样一把小小的柳笛就做好了。此刻,柳笛声声,吹响了向着春天进发的号角,桃红柳绿掩映下的小山村,鸟语花香,拉开了春天美好乐章的序幕。至今想起,都是身临其境般让人陶醉。

大伯家的二哥是生活的有心人,他将修剪树木得来的一些粗细均匀的柳条收集起来,利用农闲时间,编织成诸如绊笼等各种物什农具,精致牢固,非常的受用。记得那时常听大人们说二哥是个心灵手巧会过家的人。

不想提及的是那年深秋,我的二伯给生产队修剪柳树时发生意外,造成了身体的终身残疾,从此以拐为伴,酸楚一生。让人不堪回首。

眼前园子里的柳树已经有点泛黄,似乎润泽了许多。屈指一算,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要立春了。

那个遥远山洼里的小山村,柳树以其顽强的生命力,不畏贫瘠,不择地理,依旧装点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如同我那质朴善良的父老乡亲一样,根植故土,守望家园。

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柳树以顽强的生命力,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


作者简介

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柳树以顽强的生命力,执守着我心中的一方圣地

张建平,笔名:分水岭,甘肃天水人,医务工作者,喜欢用灵动的文字分享生活的点滴。发表文章多篇,偶有获奖。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1-12  最后更新:2021-01-12

标签:柳树   圣地   树龄   鹅黄   木桩   柳枝   树种   垂柳   甘肃   杨柳   顽强   生命力   遥远   春天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