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纾旧往,明心亮德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又是一年春事,今年的清明,只是略显低婉阴沉,倒也没有“雨纷纷”的阴冷潮湿。

正是祭祖踏青的时节,但我没有假,又因诸多不便,便只有爸妈带上女儿回老家去扫墓,我与老婆

清纾旧往,明心亮德

留在了宁乡,可我还是觉得心下恍惚。

记得爷爷在世时,每年的清明节,必要带领这一大家子到太公、奶奶的坟山去扫墓祭拜。去坟山的路虽不是特别长,但崎岖泥泞,杂草丛生,每次都需要一家子人相扶相携,才能安安稳稳走到坟山。奶奶还在的时候,每年此时还会准备好从田间采来的青绿色的菍草,把水菍草切碎,和上糯米或者面粉蒸成青团,入口清香扑鼻,口齿间都是那种淡淡的清爽的味道。

奶奶去世后的十多年里,爷爷心中一直充满了愧疚,每年此时,常见爷爷老泪纵横,一边颤巍巍烧着香纸,一边低声念叨着:“你可要像活着时一样……要保佑这一家大小健康平安,工作的工作顺利,读书的学有诗书……”。

爷爷常觉奶奶跟了自己吃了太多的苦,奶奶生性老实,爷爷又常年在外,那个时代的人们,连吃饱肚子都还是问题,奶奶拉扯着五个孩子,还要受到村里人的欺压排挤,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清纾旧往,明心亮德

奶奶是我七岁那年去世的,所以她于我的记忆,实在太过久远,以致我现在回忆起奶奶的容貌,也只有一个模糊的剪影,记忆中的奶奶,农村妇女勤劳善良的秉性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每天天刚亮,奶奶已经从山里捡了一篮柴禾回来,并且做好了早饭,煮好了猪食,一边带着我,一边家里的大小家务一件也不落下。那时妈妈是村干部,每天早出晚归忙于工作,我就如一小跟屁虫儿,整天屁颠屁颠地跟在奶奶身后,田间山野都留下了我欢乐的足迹。

夏夜,一天的劳累活计落幕,夜空中繁星闪烁,爷爷奶奶便会把竹床搬到院子里纳凉,清凉的晚风拂过田野山岗,扑面而来,扑入鼻间的,都是泥土的清香和稻谷成熟的香气。还有聒噪活泼的蛙儿们,热闹地奏起田园交响曲。此时,奶奶就会教我唱着她们那个时代最风靡的歌曲,像《南泥湾》呀,《东方红》呀……我小时候的淘气在那个湾湾儿里可算远近闻名的,奶奶常会想出许多稀奇古怪的招儿来哄住我。

奶奶去世后的十几年里,爷爷一直守着那湾湾儿里的老房子住着,后来老爸干脆不由分说,把爷爷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给挑到了我们的新屋里,爷爷才没有办法,答应跟着我们住到一起来。但我们也经常在外工作和学习,爷爷还是时常一个人留守在家,平时也是几个姑妈,堂哥堂姐们去照看一二,爷爷在家也是闲不住的,他在家门前开辟出一块菜地,每年此时便会翻地播种,辛勤耕耘,保证我们大半年的瓜果蔬菜无忧。


清纾旧往,明心亮德

如今,爷爷也离开我们将近十年了,湾湾儿里的老房子,走过了如水般的岁月,经历了风霜雨雪的侵蚀,前些年便倒塌了,如今更是连断壁残垣都不剩,家门口那块菜地也早已荒芜,杂草中连瓜蔓也不再见一根儿了,每每想起爷爷去世前,我因刚参加工作,没能及时赶回家见他老人家的最后一面,心中眼角总忍不住翻涌起酸涩。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在前进的日子里,我们为什么要缅怀故人呢?大概是我们面对生活的勇气和力量也来源于此,光鲜明亮地生活成他们所希冀的样子,因为不忍辜负这些温柔美好的岁月啊!它让我更多更愿去相信这生机勃勃的人世间存在的真、善、美。


清纾旧往,明心亮德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4-07  最后更新:2021-05-08

标签:南泥湾   宁乡   人面   坟山   菜地   田间   在外   爷爷   奶奶   工作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