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谈谈孤独


再来谈谈孤独


当一些人不停地高扬及赞美孤独时,我写了一篇文字:《当我们在谈孤独时我们在谈什么》。文字的主旨是划清自由与孤独的界限,避免把它们混为一谈,以及,孤独没有啥好赞美的。因为,自由是奔放而飘逸的飞翔状态,尽享自由时,即使只有一个人,他也是欣悦而享受的。孤独则完全不同,它淤堵凄凉寂寞空荡着,心无所依情无所寄。即使不是一个人,TA在两人世界或一众人中,也依然会感到孤独。孤独是一种忧郁阴郁沉闷的心境。所以,把孤独和自由这样完全不在一个维度内的两种感受两样东西杂糅在一起,会把它们搞得水乳难容或似是而非。


那篇算得上辨析孤独与自由之别的文字朋友看了后说,可否谈谈孤独的指数?我说没研究过孤独的指数,无从谈起哦。


可今天突然思味起“孤独的指数”这个概念来。何为孤独的指数?是指孤独的层级吗?若是,便想试着谈谈孤独及孤独在两个层面的需求方向。


第一层面,身心的孤独。这种孤独呼唤的是一种寻常的人间温暖,比如知冷知热嘘寒问暖关爱体恤的情愫。这些情愫可以发生在爱人间家人间朋友间。老人的孤独孩童的孤独或者一般个体的孤独皆属于这一种。有了这些情愫,便有了温暖的氛围,人可以不再孤独或者少孤独。


另一种孤独则是灵魂的孤独。今天在庭院一边散步一边听一个讲座,讲座人引用了一句话:快跑,祖国来了!原来这句话是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 “十九世纪三部曲”里引用过的一句意大利农妇的话。马克思主义学者哦。如今,这句“快跑,祖国来了!”已成为流传甚广的名言。到百度上一搜,引用这句话并用事实解析这句话的文章也甚多,包括以苏联时期的例子作注。因为讲者也算是一个熟悉的朋友,当听到这句“名言”时,就想和他当面聊聊关于“快跑”等同类语系的问题以及其他问题,包括那些假国家之名的碾压制造的一波又一波生灵涂炭所滋生的绵延的恐惧。这一切一切,你若和灵魂在他处的人聊,TA必会感到云里雾里或南辕北辙。祖国来了你竟然快跑,当TA完全不理解这句话的匪夷所思或玄幻之意时,你的心就被堵在了路上,因为有些事你不能诠释。于是你得去寻找懂得的人彼此神聊一番;若找不到见不到那种可聊的人,你的孤独便是灵魂层面的孤独。


今日漫步时,庭院依然好,但天气时阴时晴,空气中亦有尘埃附着。我的灵魂,也不再飘逸,那一刻,感到孤独环绕。


这世界,有多少慰藉灵魂的朋友为我们所备呢。他们又都散落何方让你随时呼唤过来或跑到他的身边去促膝相谈呢。灵魂的孤独,有时会让你找不到栖息的村落。


身心的孤独与灵魂的孤独哪一个指数更高或层级更高呢?好像是前者。解决灵魂的孤独问题难度指数更高一些。


两种之外,若再追加一种孤独,那是爱的孤独。爱的孤独可否是一种终极孤独?反正,爱,是最能抵御孤独的灵丹妙药。哪怕那种爱并非十全十美。有它,你会在哪怕是幻象中沉溺其中,远离孤独。如果,它不是幻象,是诗与拉近了的远方,那么,即使在天涯海角,你也可以忘了世界,也忘了祖国,从此不再孤独。


“认识”一个作家朋友,他叫周中華。他写了一篇“碎片”诗:《谁的灵魂不孤独》。诗中写道:


常常在人海里莫名地感觉到孤单/仿若只身行走在荒漠里/那些汹涌的人潮,那些瞬间流逝的面孔,跟我毫无关联/我们彼此漠视,视对方为无物/有时,在高朋满座的应酬中,也会突然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局外/那些热闹的场景,一下子变成了遥远的幻觉/那是种觥筹交错中的孤独/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说:“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我也是一棵树,一棵被移植在异乡的树/我的枝繁叶茂只是我掩饰孤独的武器……



看着孤独在周边漫溢,浸透着他的文字,我问,孤独何来?他说,孤独自来,从未离开。我说我也有灵魂孤独之时,但非“从未离开”。他说,孤独一直都在,只是有时我们感觉不到,那是在你开心或爱的时候。


一品再品周先生的“孤独”诗,那种人海茫茫中的孤单,或者如身在“异乡”的树,那些不时飘来的感觉,谁又没有呢?


至于说“开心或爱的时候”,说得也对。那样的时候,孤独自然远遁或蛰伏了。但那种开心与爱,也必须是由衷地开心,和遇到了灵魂之爱。否则,它们的气场是难以抵挡灵魂孤独的张力的。


灵魂的孤独应是指数较高的孤独,爱的孤独指数更高。灵魂层面的孤独当然并非人人具有。对某些人而言,既然孤独是那样如影随形,如何是好呢?愿灵魂孤独的人有开心有欢愉,有情有爱,就用这些抵挡孤独吧。


(2021·5·13)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5-18  最后更新:2021-07-10

标签:孤独   层级   情愫   层面   祖国   灵魂   指数   文字   自由   朋友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