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作者:尤红卫


你知道吗,吴老师跳楼走了”。听到这个让我震惊又悲伤的消息,我的眼泪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串串的掉,心也碎了一地,感觉和对方再语音我已经语无伦次了,干脆挂了语音打字交流了一下,这是一个不怎么经常聊的朋友告诉我的,她是吴老师同学的爱人,在上海带孙子。消息是她在老家还没退休的老伴对她讲的。


吴老师啊吴大姐,不说路有千万条,也有几千几百条,你为何偏偏走这条不归路,选择这种方式来解脱自己呢!小公园里的玫瑰花正开着,五颜六色美极了,你不是特别喜欢这些花吗?你告诉我说你原来的名字叫吴美丽,觉得俗不可耐,因为你喜欢玫瑰花就改了叫吴玫莉。你是那样的爱美,爱生活,知性,善解人意,处处照顾别人的感受替别人着想的一个善良宽厚的人,为什么就解不开自己心头结,化不开自己心中悲啊,你真的是生无可恋了吗?你怎么舍得你那优秀的儿子和媳妇,还有你的心肝宝贝小孙子呢?


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我和吴老师相识于北京,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我俩却有着深厚的情谊,都是离乡在北京帮子女带孩子的北漂人,她比我年长一岁,彼此之间有共同的话题也有相同的爱好。


一八年春天的一天傍晚,我和女儿推着刚满六个月的宝宝在小区旁边的公园里走着,这时过来一位背着小皮包,穿戴得体气质优雅的中年妇女逗宝宝,夸我家宝宝长的好,问我是怎么喂的把宝宝养的这么好,她想跟我取取经学习学习。


交谈中得知她是苏北一个县城里的高中老师,教数学的,也是来这边带孙子的,她孙子比我外孙小三个月,媳妇刚休完产假带着宝宝从娘家回北京上班了,她自己还没退休请了长假过来照顾孙子的。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她说我是她来北京交的第一个朋友,后来知道她有不少学生和同学也在北京,只是相距甚远见面很少。她住的小区与我住的小区相隔二条马路,中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园,这个公园是周边几个小区共同休闲的场地,我们也是在这里认识了来自天南海北的带孙人,一帮人经常带孩子在这里玩耍,交流沟通,情如姐妹。


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我和吴老师在交往中加深了之间的感情,一开始她以为我也是老师,我说我就是一个农民,只是认识几个字而已,这群人里就我没有退休金。没想到她更是对我信任有加,也许她觉得农民身上有一种天然的朴素吧。


吴老师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我说我有个侄女学历高颜值高年龄也不小了难找男朋友,她听说后找我要了女孩的相片资料,马上在她的同学群里学生群里发布了,促成了一对年青人的美好姻缘。


吴老师似乎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情感,我发现她不喜欢交往其他的人,公园里每晚七点有自发性几十号人的佳木斯健身操,还有拉丁舞交际舞,她的交际舞跳的特别好,每次去都微信通知让我去跟着学,每个周末两天是我们这群带孙子奶奶姥姥们的自由日,相互约好哪里玩去,而她从不跟一帮人一起,几次这样后,我有时便单独约她,就我俩一起她想去哪我便陪着她。她大部分都是去天坛公园唱歌的。


看得出来,她心里是忧郁的,快乐是装出来的,果然,她对我说她是离婚的,但在北京没对别人说过,只有对我讲了,怕人笑话。唉,心事多重的一个人,这年头离个婚还怕人笑话。


交往中感觉吴老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其实,人生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完美,人生路上谁都有这样那样的大小坎坷,跨过了便是赢家,过不去便钻进死胡同,吴老师属于后者。她的快乐遗失在她深爱的丈夫出轨抛弃她的时候。


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她和前夫是同学,毕业后一个从政一个教书,十几年琴瑟和鸣的美满幸福生活突然掺和了杂音,她这朵家玫瑰的刺终敌不过野的尖锐,丈夫变心了。


她说儿子还在初中时丈夫出轨一个年青女大学生,她得知后伤心欲绝,不敢大吵大闹,几次心平气和的找女孩和丈夫谈,努力想挽回丈夫的心拯救家庭。可丈夫宁可丢了乌纱帽也要与她离婚,无奈两人约定儿子考上大学再办离婚手续,这期间丈夫已经离职离家搬到女孩那个城市同居了。


她为了儿子一直坚强的隐忍,绽放着母性的光芒。儿子高考考了中国一等学府清华大学,这足够给她受伤的心灵予以安慰,恍惚的状态安定了些许。有句流行语不是说女人下半辈子拼的不是婚姻,而是有一个优秀的孩子吗?


儿子在大学谈了一个女朋友,女孩是南方大城市富贵人家独生女,毕业双双留在北京一家人人仰慕的单位工作,两家各出一半在这寸土寸金的东三环买了一套大房子结婚成家了,一七年孙子出世,按说这也足够让人羡慕得不行了吧。但是,现实生活中未必同想象中一样,锁碎的家务和不同的育儿观念还有一家人南北差异的生活习惯使许多现代家庭矛盾不断。


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媳妇从娘家带过来一个阿姨专门带孩子,吴老师则负责一家人的吃喝家务,分工明确按说也相安无事,谁知道时常也有摩擦的小火花,媳妇和阿姨是南方人,早餐需要早茶早点,主食米饭,炒菜放糖且每顿都要荤素搭配加一汤,吴老师纯北方人,除了馒头包子也做不来南方人吃的那些了,但是她还是努力的学做南方菜,和她们一道吃米饭。可是改变一辈子的生活习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最终吴老师病了,失眠,胃病,然后就开始跑医院跑医院。


南方保姆不知是想家还是别的原因不想在北京待了,回南方去了,那时她儿子也被单位外派国外去了。那天吴老师焦急找我说阿姨走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阿姨带孩子,她本来就身体不好又时常担心自己做不好婆婆怕儿媳嫌弃,更別说一人带宝宝做家务了,她是没有这个能力的。我说北京家政公司遍地,我楼下就有一家。她回家对媳妇说了,第二天她和媳妇带宝宝来了我楼下的家政公司,我觉得她媳妇还是很尊重她的,对她说,你自己看哪个合适就哪个,主要是你们俩搭配干活,如果没有合适的另外再找一家。


那天吴老师找了一个四十岁的安徽芜湖人,她说我们安徽南方人跟她媳妇娘家生活饮食习惯有个差不多,还是多考虑考虑媳妇,等亲家和亲家母退休了能来北京就好了。


还没过几天,吴老师对我说,这个阿姨抢着做家务,那么孩子就自然而然的是她的事了。要知道现在的孩子不是好带的,特别是喂辅食以后,我身边许多带孩子的阿姨都喜欢带八个月以内的宝宝,大了就换户主找小小孩带。吴老师这下可忙得焦头烂额了,一岁多点宝宝正费精力的时候,走路还不稳,看以喂喂带着玩,实则无比辛苦。再加上有的宝妈买回一堆育儿宝贝喂养的书,她们自己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要求别人要做到,我的女儿也买过这些书照着做,我一怒之下全抛到楼下垃圾桶里了。吴老师说:"你是女儿,媳妇你敢吗?”


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其实这些所谓的育儿专家育儿营养师们编的这些破书真是害死人,坑死人,这本这么说,那本那么写,红黄绿青蓝黑白食品怎么搭配怎么调,哎哟,光看都把人累死。曾经有个年轻的妈妈知道婆婆有一次没有按书上配的喂了宝宝,搂着孩子大哭,担心孩子缺了这份营养会造成后果。婆婆在日积月累中得了抑郁症,要拿刀剁了自己的手,说手没有了媳妇就不会要她了。当然这是个类,大部分都不是这样的。还有那些针对婴幼儿的早教机构培训机构五花八门,年轻的新手妈妈们在这些形形色色的培训机构前跌跌撞撞着奋勇前进,生怕落下哪个环节宝宝输在起跑线,报这个报那个的,她们自己要上班,而这些任务责无旁贷的落在了这群幸福与悲伤并存的老人身上,抱着孙子上课抱着孙子去游泳馆的老人哪个不是练出了“三头六臂,文武全能”的本事。没有一个强壮的好身体真的领不了这份责任重大的任务。加上现在的年轻新手妈妈们跟传统的育儿观念还是背驰的,也就无可避免的造成许多矛盾,殊不知道现在的许多妈妈婆婆们在迷茫中适应,在困扰中改变,幸福着,辛苦着。这个过程加上离开故土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和人,是需要强大的心里素质和适应能力,还有抗压能力,否则是会崩溃的。无意指责谁,年青人也不容易,时代造就的。


吴老师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死要面子活受罪,阿姨是她自己选的,捏着鼻子吃臭菜,无论如何就这样了吧。媳妇早出晚归,进门就喊妈,她觉得亏欠媳妇,什么委屈都不敢说,儿子在国外,多了份牵挂,本来就有的抑郁更严重了。媳妇看她这个样子又找了一个保姆,我看她这个媳妇真是没得说的,原因还在于吴老师的性格使然。


去年十月份的一个周末,吴老师打电话给我带着哭声说她想死,不想活,问我能不能出去陪陪她。去年因为疫情,我们都出去少了,这时我差不多一个多月都没有见到她了,因为她自己还有一个九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农村老家,哥嫂也在外地帮子女带孩子。找了一个亲戚看的,她来北京以后一个月回去一趟,有时一个月二三趟,我曾笑说她的几千元工资全孝敬铁路上了。此前听她说老母亲病了,她要回家待一阵子的。


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我马上下楼出去找到她,一看吓一跳,人憔悴的不成样子,本来注重穿着的这时也衣着随便,头发蓬乱,眉毛也没描。见我抱住就哭,我知道她心里有无法言说的痛苦,不是别的,抑郁症就是这样,活着生不如死。我慢慢劝说着,陪着她到通惠河边,突然她捂着胸口说好难受,抓自己的头发,我说你难受不妨大声喊喊试试,她双手抱头仰天啊一啊一啊啊啊的喊了一阵后,说好多了。


晚上我陪着她找了一家面馆,她挑了挑一口也没吃,抑郁症病人胃口不好也是一大特征。随后我一路挽着她,之间她媳妇打电话找她,问她怎么样在哪里,她说跟我在一起,很好的,你放心等等。我送她回小区上了电梯我才回家,女儿问我吴老师怎么样,我对她讲了,女儿说你也太大胆了,应该多找几个人一起陪着她,万一她情绪失控撞车你一个人怎么拉得住,还带她到河边,万一突然跳河怎么办。其实我心里也担心的。


之后我上她家里看过她二次,在吃抗抑郁的药,觉得恢复的还行。她想回老家休养,媳妇不放心没让她回。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去年十二月份我在南京的一个文友来北京看女儿,我喊她一起跟我的朋友吃了饭,合了影,那时情况还不错的,否则她不会来的,她总觉得会给別人带来垃圾情绪。


去年过年一家人到苏北陪着老太太过的年,过完年后一起回了北京,回北京后吴老师打了一个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北京,我对她说我买了正月十九的高铁票,过去就找你。还没等我到北京,她打电话说她又回老家了,老母亲摔跤了回去的,还说头晕,病又严重了。之后又告诉我说她在老家三次想跳桥,被人拉住,她说她实在痛苦不能自拔了,想出家修行,吃斋念佛去,找点精神寄托也行。我对她说,既然你不能无法自如的把握控制自己,不妨就把灵魂交给另外的身躯也许能解脱出来。随后就没有她的消息了。


前不久,突然接到她在老家发微信语音找我,说尘缘未了,心难静,还有老母亲不能不问,我说你回来了就好好调养身体,调整心态坚持吃药,甩掉阴霾。我五一过后就去看你,她很高兴的和我聊了会。


五一那天我发了问候她没回复,母亲节那天我也发了问候,没回,第二天打她电话停机。我正预感有些不好 ,她同学爱人微信语音来了,告诉我吴老师跳楼走了,她回家一直住在医院里,四月底她老母亲去世,母亲节那天她买了一束鲜花到母亲墓地,回到医院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翩然结束了一切。


吴老师在母亲节那天走了


可怜的吴老师,曾经对我说过,她死也爱她的前夫,今生不会接受第二个男人。她受不了人生聚散无常,起落失去不能坦然,其实走过去了便也从容,她不能。曾经深爱的人成了陌路,她走不出这死胡同。累了,没有倚靠的肩膀,身体的病,心里的苦,是她不能承受的重。早已心力交瘁,精皮力竭的她,母亲的死就是解开了捆绑她心灵的绳索,毅然决然的选择属于她的一份洒脱去了。


吴老师,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里和母亲相逢,愿天堂里没有病痛。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5-18  最后更新:2021-05-18

标签:苏北   老师   孙子   母亲节   北京   媳妇   阿姨   丈夫   儿子   女儿   宝宝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