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父亲的一些回忆

父亲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不管生活处于何种境地,他都报以乐观的态度,天不会塌下来,所以他默默地承受,该干啥还是去尽力干好。父亲一直也很坚忍,我能体会到。源于此,我只是在记忆的长河里,捡拾几粒最普通的珠贝,以纪念我的父亲……

早些年,我家有几亩薄地,小时候也会跟着父母去地里干活。毕竟年龄小,爱贪玩,干活没个耐心。

记得有次是种包谷吧,吃了早饭,驮着一袋包谷种,拿着农具,就去地里了。早上还有点凉气,可朝阳已经红鲜鲜地升到地平线之上了,这无异是一个大晴天啊。

父亲在前面用锄头刨坑,我跟着丢包谷种。父亲不紧不慢地刨着坑,往后面的坑里盖着土,然后脚步不轻不重地踩过浮土,种子就算是种好了,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完整系统的。我擓着筐,从筐里拿种丢种,思想一点都不能抛锚,要不就跟不上了,还得挨训斥,这就像流水线作业一样,关键是每个坑里只能丢两三个种子,少了怕不活还得补,多了就浪费了,所以我也马虎不得。

父亲刨着坑,一句话也不说,他也没有抬头,重复着他的动作。

种了大半部分了,没有休息。太阳已经斜斜地悬在了当空中。已经有点热了,动弹一下汗就顺脸流,一看筐里还有那么多种子,我心里就急了。看看父亲头也不抬地重复着他的劳动,我就故意的每个坑里多丢种子,父亲似乎没有察觉,我干脆就成大把时间丢。经过我的偷工减料,没一会儿种子就丢完了。

“爹,包谷种木有了。”(原以为父亲会说:“那回家吧“。)

“回去拿去!”父亲看了一眼我,没有责备但低沉的命令道。

我很懊丧,被自己耍的小聪明害了自己。没办法,父亲的话不容你有二话的,我颠颠的跑回去拿种子,倒是在家里喝了一碗水,也算歇歇了。

长大后,我也会偶尔的提及此事,自己不该耍小聪明,但父亲始终只是慈祥地笑笑,什么也没有说,我想当初他肯定发现了我的行为……

感觉小时候的夏天都是非常的热。晚上睡觉就成了麻烦,屋里热的跟蒸笼似的,我们便在院子里打地铺,满天繁星,皓月当空,时而凉风习习,倒也睡的安稳。从初夏一直能在外面睡到立秋之后,仿佛在外面睡习惯了,挪到屋里睡就感到憋闷。

我喜欢躺在那儿看书,所以记得父亲会时不时的隔些天给我捎回来一些杂志。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了,我在夏夜躺在地铺上看完了《射雕英雄传》、《碧血剑》还有《封神榜》,以及父亲给我捎回来的书。父亲给我书时,经常是没有言语的。我家兄弟姊妹多,父亲操心的事一大堆,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印象中,我在三十多岁之前几乎没有和父亲好好交流过,没有好好说过话,我对他的印象也比较稀薄,只是近年来喜欢和父亲坐在那儿拉拉家常。

记得夏天结束了,过了白露时节我还不愿回屋里睡,父亲在外面的木床上支起了架子,安了一盏灯,床的四周和顶都围起了塑料布。这样,在外面既感到凉爽又能安静地看书。我到很冷的时候才回屋里睡。后来上中学了就住校了。虽然父亲为我做的都是小事,我却至今不能忘怀……

我在石桥上高中的时候,原因也是很多,心里总是沉甸甸的。

有次做课间操,天气很是晴朗,教室的空地上站满了同学们,大喇叭广播在喧闹着。忽然有人喊我:“(我的名字),你家来人找你了。”我心里一愣,谁会找我呢?眼光一扫,哦,爹来了!我赶紧过去:“爹,你咋来了?”“我木事,出来跑跑。”“那咋来的?”“我骑着自行车”,爹说。“我做着操呢。”“哦。”爹应着,从衣服里掏出一张50元钱递给我,说:“我走了。”我也没有去送父亲,转过身就去队列里继续做操了,父亲苍老佝偻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

事后,我一直可愧疚,没有和父亲好好的说说话,也没有去送送父亲。只是记得父亲穿着黑色的衣服,瘦削的脸庞,眼睛里是微笑着慈爱的光辉。我久久难忘!

空档的十年前后,我不愿记起……

回归南阳后,我能时时和父亲在一起聊聊家常,我也会问问他年轻时候的一些事情。父亲留下的年轻时候的照片只有一张,还是和奶奶以及姑姑们的合影。父亲梳着三七分发型,左上衣口袋别着钢笔,穿着干净整齐,鼻梁高挺,唇齿有型,眼神炯炯,还是很帅的(我没有遗传父亲这些优点)。父亲年轻时在乡卫生院当过领导,他会拉二胡,有点文艺青年的样子。岁月悠悠,父亲也并没有告诉我他的很多往事……

父亲头发花白了,形容枯瘦,每天也没有断过药。但是他的脾气没有变,思维还是很敏捷,说话还是滔滔不绝。人年纪大了,会念旧,也更加依赖亲情。我看见父亲大笑过,也目睹过父亲伤心地嚎啕大哭过,父亲的喜怒哀乐都在我的心头……

我因病住院,后来是父亲看护我的。听姐姐说,他去我姐家,说起我的病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我知道父亲疼我……

父亲在看护我的第四天清晨五点多从床上摔了下来,尿失禁,说不出话,我一个激愣醒来,想搀扶他起来,无奈刚做了手术,胯骨以下还是麻醉状态,胳膊使不上力气,无法搀扶父亲。只是看着父亲脸上还是一如既然地微笑着,他笑着看着我。父亲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我躺在病床上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我很自责,父亲在看护我的第三天早上就对我说光做噩梦,我看他心神不宁,就让他自己去买点药,还让他回家,他不肯。他说去小花园里转转就好了,吃点药没事的。但没有想到会这样……

父亲弥留了十几天还是去了……

时间停留在了2017年农历八月十九日。

每每想起父亲,我都感到,不论我怎样,父亲都在慈爱地微笑着看着我……

(常欲写点有关父亲的文字,谨于此吧……)


有关父亲的一些回忆

父亲在大哥的月季园闲不住


有关父亲的一些回忆

父亲在大哥的月季园脱玉米做酒用的


有关父亲的一些回忆

同上说明


有关父亲的一些回忆

父亲和我的儿子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6-09  最后更新:2021-07-13

标签:封神榜   父亲   包谷   地铺   小聪明   慈爱   月季   家常   屋里   种子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