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路,慢慢的走

情定前生

那是三十年代吧,在蒙古最西北的一个小小的草原上,生活着一个孤独的少年,他叫风,风的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出世了,只给他留下一头奶牛,一头相依为命的老花奶牛。每天他和这个伙伴日出而戏,日落而眠。 这年春天,风又牵着那头老花奶牛来到了草原的东南边,他想在那里或许可以碰上下一二个人说说话,解解闷。因为他太孤单了。偶而只有三五个生意人从山边的小路上经过,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他们就骑着马急急地去了。大多时候还是他一个人看那白云向北飘浮而去,或者数着那永远数不清的小花,在心里编织着美好的未来。 突然,他好象听到了声声啼哭,是小孩的啼哭,若隐若现。就如小草在微风中摇摆一样,不用心是看不到的。他怀着好奇的心顺着小路向东寻去,转过一山嘴,有一棵好大的树,那哭声就是从树下传来。走近一看,原来在树的背面有一小女孩,大约才一二岁吧,正在泪眼滂沱地哭,声音已是嘶哑了。她边哭边说:“爸爸把我扔下跑了,不要我了。”这个笨嘴笨舌的小年不知用什么安慰她,手无足措的解下随身带的掉了漆的“洋釭子”,急急忙忙地跑到那老花奶牛身边,慌慌张张地挤下了一满釭子乳汁,来到小孩身边说:“小妹妹,不要哭,来喝奶吧。”好不容易哄着她喝下,天竟快黑了。他只好领着小孩回到那破旧的二间低矮的小屋里。

从此,那个小女孩就这样跟着风了,风叫她云。白天,领着云在路边放牧嬉戏。一有生意人经过,就帮着打听她家人,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夜晚,他总是和云说着明天一定能找到她爸之类的话,哄着她喝下刚挤下的热热的乳汁,看着她入睡后略带忧郁的小脸,风是心痛得不得了。

就这样,他们靠奶和生意人换换食品衣服什么的,艰难地度日,大多数地时候还是你喝一口奶,我喝一口奶。慢慢地,云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再提起了爸妈,每天喊着哥哥快乐的生活在那不算平静的草原上。

一晃,五年过去了。风到了十八岁了。云也是七岁了。

这年冬天,云在家洗着风那破旧的衣服,风说:“云,来喝一釭子牛奶。”他看着云幸福地扬起小脸,嘟起小嘴喝完那飘香的乳汁就走了,说去换点衣服给云过年。下午了,风还没有回,云急得要哭了。她一路小跑着来到那棵大树旁边,在她心里竟一丝不祥之感。果然,在那棵大树下,只有一滩血和一双哥哥的旧鞋。已是懂事的云好象明白了什么,怔了怔,一下扑在那双旧鞋上大哭起来:“哥呀!你哪里去了?”一整个下午就这样哭喊着,云的嗓子竟哑了。天黑了,她回到了小屋,把那旧鞋洗得干干净净,和几件衣服放在那要垮的床上。默默地把那乳汁热了又热,痴痴地看着那跳动的火花。云好象看见了哥哥的笑脸,她也带着笑容深深地睡着了。

云就这样深深的睡着了,再也没醒来,只有那乳汁在飘香。 今生续缘 “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冬日心里想,会是秋月吗?打开手机一看,呵呵,果然是她。“喝牛奶了吗?”秋月总是这样问冬日。

冬日是一山村的护林员,今年四十岁了。秋月是一学校老师,今年才二十五岁。

那年冬天,冬日才二十多岁,他从好远的地方飘到了大别山脚下的一山村,身无分文的他得一好心人相助,才度过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人们看他可怜,就让他做起了这个村里的护林工作。他总是吃在东家,睡在西家,过着飘浮不定的生活。由于他人聪明好学,热情善良,竟获得了全村人的喜欢。特别是当时收容他的主人家的一女孩,竟爱上了他。他们不顾各方的反对,走到了一起,因为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一晃地十多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着,奋斗着。就如农村夫妇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今年的冬天不算太冷,冬日总是在网上下下棋写写字,心好象有点烦恼和燥动,老是输棋。这天,刚一上网,呵呵,有人要加冬日。冬日以前也和人聊过,知道没什么意思,本不想接收她。看看再说吧,网名好听,是清芬,一大早就送来了空气之清新花之芬香,有味道。聊了一二次吧,网那边说:“你换个号加吧,我不用这号了”从此,冬日和秋月在网上聊了起来。

才说了几天,他们竟如老友一样是那样说得来。秋月比冬日小十多岁,她的见解竟让冬日汗颜,冬日比秋月大十多岁,他的童心让秋月挥去许多忧愁。他们有时说着同样的话,想着同样的事,做着同样的梦。秋月总是会说:“睡前喝一杯牛奶,有助于睡眠和健康。”

终于,他们见面了。一起在灯下畅谈,一起在山上淋雨,一起在香格里拉畅想。秋月是那样的细心温柔体贴多情。第一次,他们在商场购物,秋月在货架前转来转去,在一奶粉面前停住了,“买中老年人喝的吗?”秋月转身而去。冬日知道她就是给自己买的,因为她不爱人说冬日老了。冬日的头上本就有白发,秋月竟说没有看见,硬在自己头去找白发来宽冬日的心,还说什么比冬日大一个月,却不按年算。“来,喝杯牛奶。”才吃过午饭,秋月又说。冬日说:“你也喝点啦。”秋月说:“今生我不喝牛奶了,前生怕是喝够了吧。”

夜深了,秋月睡了吗?她还是样忧愁吗?冬日想。他起身去泡了杯牛奶,看着那升起的水汽,嗅着那阵阵乳香,迷迷糊糊好象睡着了,竟梦到了那草原之夜,梦见了云在热着奶心里叫着哥,梦见了云无助地说:“哥哥,我来了。。。。。。”

“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冬日惊醒了,天不知什么时候亮了。“喝牛奶了吗?”秋月又问。

冬日一下子明白了,原来秋月就是云啊。

情缘合一 呵呵,又是新的一天。“起床啦,懒虫!”

结婚五十多年了,月亮每天早上总是对着星星这样说。星星还没有擦干嘴角的泡沬,一杯热牛奶送到了手中,里面却放了两根吸管,一蓝一粉红。星星五下三去二的用热水摸了下脸,“看,又不注意卫生。”月亮说,并接过毛巾帮老伴小心地擦了擦。突然,月亮的声音高了几分:“说话呀,星星!”“嘿嘿,我爱你。”星星笑了笑说。于是两颗有点花白的头凑到了一起,一起去闻那乳汁的飘香,一起去品着那乳汁的情意。

“铃---铃---”“铃---铃---”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响起,“喝牛奶了吗?爸!”“喝牛奶了吗?妈!”又是一双儿女的问候。他们相视一笑地同声说:“喝了啊,你们在外小心啊!我有你爸(妈)呢!”

在月亮不停的话语中,他们一起手牵手地走到屋外那草原上。星星偶尔摘下一朵粉红色的小花,小心地插在月亮的头上,亲吻着她的面颊说:“我爱你。”这时才能让月亮停下那永远不会闭着的小嘴,依恋地偎在星星的怀里,就连远处那头花奶牛也羞红了脸,哞---地叫了声跑远了。

“看,蝴蝶,粉红色的蝴蝶耶!”月亮又喊了起来。真的,在他们面前有两只粉红色的蝴蝶上下飞舞,你追我赶。他们就是这样每天在草原上听风看云,感受冬日情怀,体验秋月心意。

晚上,星星和月亮一起听着那古老的情歌,下下棋,说说话,相约世世做夫妻,生生做伴侣。

又是一杯热牛奶,里面放着两根吸管,一蓝一粉红。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6-09  最后更新:2021-06-09

标签:下下棋   月亮   乳汁   生意人   奶牛   冬日   牛奶   冬天   哥哥   星星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