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回首前尘,我的人生充满渐耻的记忆。

叶藏,我喜欢这个名字。好像一只胆小懦弱的小青虫,只要有一片叶子在,就可以覆盖他的全世界。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顺从,这是我向人类最后的求爱

不得不承认,人的性格与生俱来。叶藏家境不错,长的不错,脑子也好使,可他偏偏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年少时叶藏就发现了人们两面三刀式的虚伪。而正是这种虚伪,让大人们在社交场如鱼得水。于是叶藏给自己带上痴傻的面具,委屈自己,讨着别人的欢心。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早慧的人,最会洞察人心,从而无处安放自我。

把我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吧。实在避不开,我愿意做出滑稽的动作,博您一笑,让你无视我,然后轻贱我。这是我对人类的妥协,是向人类最后的求爱。

问我想要什么,我反而突然间什么都不想要了。反正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快乐起来。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自我封闭的小孩只想与书为伴,可父亲却认为这个年纪的人应该喜欢狮子玩具。一句“你不想要吗”,噎的叶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父亲一脸败兴!

这是何等重大的失败呀,他竟然惹恼了父亲。为了弥补过错,让父亲高兴,叶藏筹谋了半夜,最终在父亲的记事本上写下了“舞狮”俩字。

违心的冒险行动,获得极大的成功。父亲说他在玩具店忍不住笑出来了。

不是一个人生来喜欢伪装,是世人逼着他们掩藏本性。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人是不可能一边攥紧拳头,一边微笑的,唯有猴子才会那样。

该说些什么呢?病弱的叶藏经常请假,连着几个月不去上课,考试却比学校的任何人都要好。

性格原因,他的聪慧并没有给她带来好运。

叶藏在校期间也不用功。他在课堂上画漫画,写滑稽小说,心满意足的看着别人因为他哈哈大笑。他观察老师表面上斥责他不务正业,暗地里却像个粉丝一样急不可耐的打开叶藏新上交的作文,乐得花枝乱颤。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家里的男女下人,随意侵犯叶藏,因为笃定他不会告发。确实如此,叶藏不相信人类,他知道告发的结果,是听凭那些深谙处世之道的人巧言善辩,指天画地的乱说一通。所以他选择饮恨吞声,不去浪费口舌。

傻瓜蛋竹一对叶藏的两个预言,一个是“被女人迷上”,另一个是“成为了不起的画家”。为此,叶藏不顾一切去了东京。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若能避开炽猛的欢喜,自然不会有哀痛来袭。

“能不能借我五块钱?”

仅和叶藏有数面之缘,从未有过一言半语交谈的堀木正雄,用这句话拉开了夜藏声色犬马的新生活。

不久,叶藏就明白烟、酒、娼妇是转移和排遣对人间恐惧的绝好手段。这三者都只要钱,不要真心,让你轻松没有负担的去享受安宁。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若能避开炽猛的喜欢,自然不会有哀痛来袭。

读高中的叶藏俊美异常,又极其温柔,惹的多个良家女子暗送秋波,纠缠不休。他总是忍着轻微的恶心,费尽脑汁去打发她们。幸福不可触碰,他怕自己受伤。

偶遇酒店服务员恒子,这个诈骗犯的老婆,让野藏心生欢喜。他们同病相怜,都有孤寂的气质。他们气流相通,在一起的欢爱,是让自己获得身心解放的幸福之夜。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钱在人情在,钱尽情缘断。”囊中羞涩的叶藏,逃离了他的爱河。也许他从未想过去爱那个女子,只能匆忙地收回真心。

一个月后,付不起酒钱的叶藏在堀木的怂恿下,再次找到恒子。畅快淋漓的醉酒之后,他们相约第二天自杀殉情。

两人一起投河。恒子死了,叶藏还活着。但自此他身败名裂!

父亲也不再管他。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落魄的叶藏去找堀木。这个现实的男人连叶藏稍坐片刻,都显得极不耐烦。此时,记者静子解救了叶藏,并带他回家。

谈不上爱与不爱,沉迷游戏人生的叶藏,只是需要一个避风港。在这里,他依然表面温顺,对谁都和蔼可亲,尤其是静子的女儿繁子。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实际上,他故态重萌,嗜酒如命。没钱时就拿静子的衣服去典当。值到有一天他醉酒回来,看到温柔的灯光下,母女俩相依说话的幸福场景。叶藏突然生发了一种“抱歉,多有打扰”的负罪感,再次落荒而逃。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要不然怎么说叶藏会让女人迷上。在这样的境遇中,还有一个叫由子的小姑娘,不知死活的信任他,追随他。

两人婚后,他们依然过着当衣沽酒的日子。由子在叶藏心中是纯洁美好的代表。突然有一夜,叶藏和堀木见证了一出好戏:两只动物正在干着什么?

他眼睁睁的看着,没有惊动由子和那个矮个子商人,逃命似的冲上天台。

对人类不信任的恐惧再次袭来,叶藏从那晚开始少年白头。

仅一夜之隔,我心竟判若两人!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酗酒、咳血、注射吗啡,被送进疯人院。此时,叶藏觉得自己完全是废人一个,丧失了做人的资格。

慕名去看了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开头是沉闷的乡下生活介绍,看的人想睡觉。感觉好无聊,勉强读完还一头雾水,这和我看到的名篇都不太一样。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川介龙之介的《罗生门》,能看的人头皮发麻,从心底生出寒意。毕飞宇的《玉米,麦家的《人生海海》,看的人忧愁、愤怒、凄凉、惋惜,总有强烈的情感相互交织,澎湃在胸腔。不像这个,看完马上搜索评论,看看别人都怎么说。

这本书用很丧的字眼,写尽了一个人无聊又无奈的一生。

浮萍人生似水流,何苦愁闷川边柳。


太宰治《人间失格》:他用很丧的字眼,写尽无聊的一生

结语:人间失格,失去做人的资格,只是心中无爱的表现罢了。

叶藏的生命像是前车之鉴,让人思绪良多!我们该怎样避免意志消沉,灿烂的过完这不长的人生。

叶藏与生俱来的阴郁气质,让他恐惧人类。不敢与他人交谈,害怕付出的真心被无情辜负。

三个女人他都动了心,后又藏了心。逃避,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

一个人要打开心门,学会去爱,去接纳,才能扫除阴霾,变得清朗起来。

如今的我,算不上幸福,也说不上不幸福。只是一切都将过去。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9-14  最后更新:2021-09-14

标签:人间   哀痛   与生俱来   字眼   他用   恐惧   真心   父亲   无聊   人类   幸福   人生   喜欢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