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柳何处寻《一》

八月麦子成熟,金黄的麦穗交相辉映,穗头齐齐指向南方,麦梗直长,两者默契搭档,组成一排排优秀队列。

  广阔的田野里人们似秧苗排布,一家守一家的田,一家割一家的麦。

  阳光下夏婆子身子佝偻,镰刀晃动,一排麦子便簌簌落下。

  “跟紧喽!如儿!”婆子动作不停,头也不回地催促她身后少女。

  微风寒凉,麦穗摇晃,层层摇曳之中方见少女身姿,她听着婆子嘱咐,手下动作便愈发快,抓紧脚步跟在婆子身后。

  农忙农忙,不忙也白担了这名儿,作物都赶上趟一齐成熟了,可不得忙活一阵儿,这下不忙到个日上三竿人们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等到日头渐了西,田里才陆陆续续走了许多,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人。

  夏婆子还在忙。

  她已年过六十,身子却还硬朗,这一年一次的农忙,对于她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

  “如儿,还剩一点儿就可以割完喽!”夏婆子笑咪咪,苍老的脸因为这笑容都年轻了好几岁。

  一大片麦穗已经倒了个大概,只剩东南一角。

  少女亦是欢喜,白皙的脸因为运动而发热出汗,红彤彤似年初的大柿饼;神情兴奋,一双清澈双眼里浮光闪烁。有星光点点,落在少女眸中;有万千思绪,藏在眼眸深处。

  夕阳留不住,黄色彩霞消散,夜幕悄然降临,深沉之色压住这金黄繁荣,盖住这汪汪田海。

  月光下拉出两道长影,少女在踩影子。

  双色马尾一上一下,伴随那踱步声响,要奏成一首交响曲。

  夏婆子扛着镰刀走在前方,少女在后方玩影子玩得不亦乐乎。

  前方的步伐总是稳健,后方的人总不会那么快跟上。

  这样的路她们就这样走了十多年。

  夏婆子和她的孙女柳思如,已经相依如命地过了十多年了。

  她们住的房子不差,楼房有两层高,另带有一方小院,院里孤单单长着一梨树,隐隐约约还能瞧见树上硕果。

  门前屋檐下放着许多杂草,多是用来烧火做饭。

  借着月光,夏婆子放下镰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小心翼翼地进去了。

  柳思如同样放轻脚步,动作轻微,不敢闹出半点响声。

  二人洗漱完毕,倒头便睡去了,因这疲乏的劳作,这一夜很是香甜。

  梦里柳思如好像来到一个童话王国,到处都是五彩斑斓的矮房。糖果装饰房屋,轻轻一碰,扣下一块下来放进嘴里,果然甜滋滋,滋味儿美到人心里去。

  原来她化身成一尾精灵,穿梭在美食筑造的小镇,数不尽的多彩小屋晃花了她的眼,她渐渐停了下来,翅膀停止颤动,正要歇下,她却被附近一个灰色小精灵吸引了目光。四周都是热热闹闹的, 精灵们来来往往,欢声笑语,唯有他,耷拉着耳朵蹲在一旁,好像有数不尽的哀怨。

  “欸!”柳思如看到她向灰色小精灵打招呼,精灵没有搭理她,她又飞到他的身边,在他耳边大声喊了喊。

  精灵似是这才听到,他转过身,眉头紧锁,一脸不耐烦。

  这张脸,即使表情乱用,也还是眉清目秀的,可是……可是, 他怎么长得和柳青城一模一样呢?

  柳思如惊呆了,这么一惊,她彻底醒来。

  窗外阳光正好,鸟鸣微噪。

  夏婆子已不在床边,早早赶去田里干活了。

  柳思如睡眼朦胧,抹了把脸,清醒一下脑子。

  脑海慢慢浮现梦中情形,她按了按额头,奇怪自己怎么做了这样一个梦。

  她抛下脑中思绪,快速起了床,如往常般起来喂鸡喂鸭,洗衣做饭,擦凳子抹椅子,忙个不停。

  等歇下来,柳思如就拿来小板凳小椅子,伏在上面认真做起作业来。

  少女扎着双马尾,露出白嫩脖胫,微光打在白色皮肤上,显得皮肤更为细腻光滑。

  二楼窗口处站着一人,他隐身在窗帘后面,看不清身形,只能透过微开的窗感受出他俯仰向下的视线。

  他在观察少女。

  那片洁白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刺眼,马尾辫在少女奋笔疾书的动作下微微晃动,扫出一阵涟漪。

  他只觉得蠢。

  这世上蠢的人很多,可是像少女这样无处不蠢的人他是第一次见。

  不知看了多久,他才放下窗帘,向室内走去。

  少女浑然不觉,依然沉浸在书海里。

  早饭时间,夏婆子忙完回到家,柳思如端坐在饭桌上,两人对看一眼,都没有动筷。

  她们等了十几分钟,楼上还是没有动静,夏婆子这才开口道:“如儿,去楼上请阿姨和青城下来。”

  “欸。”柳思如应了一声,嗒嗒上了楼。

  她先是敲了左边那个卧室门,没听到什么回应,她只好大声道:“阿姨您起来了吗?早饭做好了。”

  屋内渐渐有衣服摩挲声,一个女人慵懒的声音传来:“起来了。”带着浓浓睡意。

  这边叫好,柳思如才不情不愿地挪到右边,她抬头看了眼卧室,手放到门上,正要鼓起勇气敲下去。

  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

  “吵死了。”嗓音清冷,一如既往的不耐烦。

  不等柳思如什么反应,眼前人就顶着乱糟糟一头短发下了楼。

  柳思如撇撇嘴,嘟啷了一声,她看着那头乱发,越看越觉得它像一朵泡发的蘑菇,其讨厌程度可以和柳青城对等。

  餐桌上终于凑齐了人,四人一言不发,沉默地用着早餐。

  饭后,柳思如照常和奶奶去田里料理农事,麦子昨儿才割下,接下来的活儿才是最累的。

  两人顶着日头一直劳作很久,期间隔壁王婆子的孙女来给王婆子送水,送完水,她又一蹦一跳跑到隔壁田里,隔着一道道麦穗,她对正弯腰劳作的柳思如大喊道:“思如!我家买了一台电脑,你过来和我一起玩啊!”

  柳思如抬头望去,正看到柳梦朝自己大力挥舞着手臂,隔老远都能感受到她的兴奋。

  电脑?柳思如有点心动,可转念一想,便收起玩闹的心思,正要拒绝,旁边夏婆子拦住她,

  “你不去,柳梦那小丫头要怪老婆子我押童工啰!”

  夏婆子推搡道:“你快些去,你奶奶我身子硬朗着呢,这点活儿一个人不至于做不完。”

  柳思如还要拒绝,夏婆子便作势要向柳梦告发,眼见坳不住夏婆子,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小心思,她只好跟着柳梦去她家了。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2-14  最后更新:2022-05-27

标签:马尾   日头   麦穗   镰刀   田里   麦子   身子   精灵   动作   少女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