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爷爷

#头号周刊#


回忆我的爷爷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爷爷已去世近30个年头了。

岁月流逝,却带不走我对爷爷的思念,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思念变得越来越浓烈。

过去的种种,如刚刚发生般在我的脑海里一遍遍呈现。

01 爷爷对我生活和学习上的关爱

我是爷爷的长孙,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比较疼我,我能记得爷爷吃懒疙瘩咀嚼后喂给我,想必我已经过了三岁了。

现在我们不习惯给孩子咀嚼喂食物,在那时,我们和爷爷已分了家,而且处于吃不饱的年代,加之懒疙瘩比较硬,因而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嫌弃之意,只享受食物入肚美滋滋的感觉。

那年月要不是大病,我们从来不吃药,实际是根本就无药可吃。爸妈忙着干不完的农活,根本无暇顾及孩子们的小毛小病。

我常常肚子疼、头疼,就只有一个字“挺”,熬着熬着也就过去了。

有时,去爷爷家玩,爷爷看见我灰头土脸的样子,知道我生病了,他常给我吃一颗安乃近或去痛片之类,那药真神,一阵功夫就见效了。

爷爷爱学习,他常常给我教《三字经》,上小学的珠算也是爷爷教我的。

像“凤凰双展翅”、三位数的乘除法等,因为我提前学了,因而上学时感到轻松自如。

02 爷孙一起饮牲口

上小学时,我时常和爷爷去河里饮骡子,我和爷爷两个一人骑一个。我骑黄公骡子,比较温顺;爷爷骑黑母螺子,这牲口脾气特别不好,常常把爷爷摔下来,但爷爷并不怕,再次爬上去,折腾的次数多了,那骡子见摔不见效,也就乖乖的让爷爷骑了。

我由于太小,无法随意骑上去,常常借助高埂子才能骑上去。

我爷俩从圈里出去,骑着骡子走到河湾里,饮罢后,又骑着回到圈里。

由于不容易找到高埂子,我常常站在驴槽上骑上,然后低头出圈门。

03 爷孙两个走亲戚

小时候最开心的就是我和爷爷走亲戚。爷爷常常拿着一根钢筋棍在沙路上沙啦啦响着,之所以拿棍,主要是为了预防野狗的袭击。

我们常常步行十几里或几十里去浪门,那感觉回忆起来挺爽的。

自从爷爷去世后,时代变化了,人们各忙各的,亲戚也渐渐不怎么走了,除非遇上红白事,大家才有机会见见面。

04 爷爷学骑自行车

随着日子渐渐好转,爷爷60岁时家里买来了一辆自行车,我记得他练习骑时,常常坐到后座上练习(那年月的自行车前面有个高高的横梁,学起来费事)在院子里、场里,功夫不负有心人,爷爷终于学会了骑自行车。

爷爷是个勤劳的人,他种的园子里各种水果都有:樱桃、杏子(多种)、桃子、李子、化心等,以前爷爷挑着担买,后来学会自行车后,就捎到自行车上去买。

05 好客的爷爷

爷爷对人特别热情,不管是亲戚还是庄里人,到家里来他总是盛情款待,虽然那时吃得紧张,他也宁肯自己少吃点,也要让客人吃好、喝好。

甚至那些挑担的货郎,不但吃喝,而且还留宿。

06 爷爷常说的话

小时候爷爷常说:欺天的饭可吃,欺天的话不能说。

他讲了罗梦仙大夸海口:“干了黄河塌了天,他的荞皮墙也要吃三年。”结果一阵暴雨就让罗梦仙只剩下讨饭棍和饭碗的故事。

爷爷常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拙娘生巧女,巧娘生的没奈何。

黑羊下白羊羔,白羊下灰羊羔。

家有千万,长毛的不算。

出气的都是假的。

……

当时我不太懂爷爷说的这些话,直到后来才渐渐明白。爷爷说了:人要低调谦虚、遗传和变异,说了生命的不可知。

记得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爷爷给三爸说:如果有两种选择,是选择穿好还是吃饱?

挨过饿的爷爷选择吃饱,说穿得破一点,只要吃饱,人会稳稳的坐在那里;而三爸却说穿的新一些,出去感到体面一些。

如果真正体会过饥饿的人,就会更明确的知道:究竟是哪一种更重要?

07 爷爷的眼睛怎么这么亮

爷爷特别喜欢看书:《三国演义》、《水浒传》,《杨家将》、《聊斋志异》等等,我常常看见爷爷看书,把一只胳膊伸得老远,我就特别诧异,我说:爷爷的眼睛怎么那么亮?

等我长大以后,我才渐渐明白,那是因为爷爷的眼睛,变成远视眼了。

上学期间,我有时跟同学提起爷爷看书,他们问:你爷爷当的什么官?我说:我爷爷当的是“羊倌”。

那年代,上过学的老人并不多,没有知识的人,当官的也不少,而爷爷虽然读过书,而且一生在学习,却与“官”无缘,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08 上中学的我和爷爷

上初中后,我就住校,每周回趟家,每次回家总要去爷爷家,有时我用爸爸给我的生活费给爷爷买点白糖之类,爷爷总是说:“不要买了,你正上学,没钱。”

一次,淘气的妹妹放羊很晚没回家,爷爷、三爸和我到处找,最后,我们过河到另一庄子去找。

路上,记得爷爷给我五元钱,那时好像天文数字,一碗素面一角、臊子面两角,五元能吃好多碗饭。

但我不舍得吃,我对书情有独钟,宁肯饿着肚子买书看。

09 爷爷托梦

高中阶段回家就更少了,常常不回家,爸爸给我们送吃的。

由于时间紧,回家又不方便,车不多还要钱,自行车又没有。

有时候实在想回家了,就借上同学的自行车,黑天半夜,风风火火的走一趟。

后来,离高考越来越近,渐渐地在那紧张备考的氛围里,也就忘却了回家的念头。

1993年3月份,我莫名其妙,夜夜梦见爷爷端着饭碗吃饭,埋怨说我没有看他,他的病好了。

我的第六感管比较灵验。以前我常常喜欢破梦,但这次我打算不计较这些,也许是我庸人自扰。

可是,这样的梦总是挥之不去,一直做了几个月,我看见爸爸送吃的来时,胡须长了也没有多问,我想:可能农活太忙的缘故吧!

一直做一样的梦,我实在弄不清楚什么原因,后来听妹妹说:爷爷去世已经两三个月了……

临近高考,家里人怕影响学习就没有告诉我们,加之我的心很小,一点小事总是放心不下。

可是,没说,更是让我煎熬了几个月,大大影响了高考。

我能想象得到,爷爷病重时,肯定想见一下他的孙子们,尤其是他的大孙子,可是,听说当时他的孙子们一个也不在。

对于一个病重老人来说,见不到自己日夜思念的亲人,该是多大的煎熬啊!他也许在等啊等啊,最后在绝望中离世。

10 我对爷爷的愧疚与祝福

三十年了,我很内疚的是:当我知道爷爷去世后,我本该到他的坟头送点纸钱,说说话,但是我没有想到……

人生最大的遗憾往往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人总是爱犯一个通病:拥有时不加珍惜,失去时,才感到后悔!

时过境迁,每每想起爷爷,禁不住泪流满面。

谨以此文献给我黄泉之下的爷爷,愿您老人家在天堂安息!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5-12  最后更新:2022-05-12

标签:埂子   爷爷   白羊   孙子   骡子   农活   牲口   学时   亲戚   自行车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