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自驾国道318线千万不要搭陌生女生?

为什么说,自驾国道318线千万不要搭陌生女生?

出省之后,才更有了“在路上”的感觉。

眼睛里看着陌生而别样的风景。

小家伙很兴奋,有得吃有得玩就很嗨。

姜柔也很兴奋,她骨子里还是挺文艺的。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世界观?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人在旅途,激发了女孩儿的浪漫情怀。

出发的感觉太好了,世界突然充满更多可能性。

她容光焕发,不由自主跟着车里的音乐唱起歌来。

大概只有余越和黑猫波波不兴奋。

余越上一世纵横星宇,在地球上转悠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也还好,带小家伙到处嗨和去见贺兰心燃这两件事,他还都挺期待的。

黑猫波波则纯粹是懒,它才懒得动,上车睡觉,下车尿尿。

先到蜀南竹海吃个全竹宴。

嫩竹泻翠,翠竹摇风,竹山成海,云山不似人间。

竹海美食吃起,什么竹笋、竹荪蛋、竹荪菜、长裙竹荪炖鸡、竹花、竹菌、竹海腊肉、竹筒豆花、竹叶黄粑,还有竹筒酒。

鲜美无比。

小家伙吃美了。

经过乐山,然后直接杀到蓉城去吃火锅。

小家伙完全是个辣妹子,不怕辣、辣不怕。

不过她最高兴的还是看大熊猫。

在蓉城大熊猫基地,看到那些憨态可掬的国宝大熊猫吃饭打闹,小家伙乐得简直要起飞了,挥舞小手儿大叫:“猫猫!猫猫!猫猫……”

黑猫波波从旁边走过,瞄了小家伙一眼,满脸酸意。

余越说:“怎么,吃醋了?其实你可以变得更可爱一点的。”

黑猫一扭头,故作高冷地走开。

途径乐山时,参观了脚踏三江水的凌云大佛。

姜柔问小家伙大佛有多大。

小家伙嘴里“哦哦”叫着,把两只小手儿高高举过头顶,表示大佛比自己还要高大,那模样把人萌得不要不要。

从蓉城转道西行,先走高速进入康巴地区,然后上318号公路。

姜柔再度是兴奋起来,脸带笑容,哼唱着《旅行的意义》: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小家伙嘴里咿咿呀呀,居然能跟着用小手儿打拍子。

余越在驾驶座上侧首笑着问:“姜老师,怎么这么高兴?”

姜柔说:“当然啦!318线被誉为‘华夏的景观大道’,走这条线,海拔由低到高,能欣赏到基本上所有的自然景观、纵览各种地形地貌。我一直都想到这边看看,可惜总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耽搁了,今天终于成行!”

确实,大自然对318线恩宠备至,它这一路,奇迹般地囊括了极地雪原到热带雨林的所有自然景观,冰冻圈、生物圈、岩石圈和人类活动在此纵横交错,拥有平原、丘陵、盆地、山地、高原各种地形地貌,分布着华夏最美的高山、峡谷、雪山、冰川、瀑布、河流、草原、森林、野花、海子、湖泊、温泉、民居、乡村古镇,一路是惊、险、绝、美、雄、壮,沿途风景千变万化,多姿多彩,行走其中,可以体验“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的奇妙感觉。

318线像一条项链,串起了各种差异之美和变化之美。

路虽人为,景乃天造。

姜柔看着窗外飞退的景色,续道:“听说这条线上会有一些选择穷游的女孩子沿路搭车,都是那种比较年轻的。越好的车越受欢迎……”

余越故意扭头,左右看看:“咦,哪儿呢?没有啊。”

姜柔捂嘴笑说:“你都当爹的人了,还想着搭讪小美女?”

余越说:“不是,我就是想看看。我车上已经有俩美女了,我难道还不知足么?”

姜柔俏脸儿微微一红:“没想到你平时一本正经,也会耍贫嘴。搭车的姑娘蜀州地界应该不多,等进了边藏,道路险阻、气候多变才会有吧。”

至理塘,穿越辽阔的毛垭草原,无数牛羊散落其间,一幅巨大的高原天然图画呈现在眼前。

这座“世界高城”,海拔4200米,可谓“悬在高空的城市”。

姜柔开始出现高原反应,头昏,前额和双颞部跳痛、恶心想吐、胸闷气短、腹胀、手足发麻,甚至呼吸困难,在车上已经坐不住。

余越发现后,连忙靠边停车,扶她下来,询问她的情况:“你怎么样?”

他看到姜柔的手指和口唇已经发绀。

姜柔用手捂着头,有些艰难地说:“我……我好难受,感觉……头肿得比篮球还大……”

余越“嗯”了一声,取出一瓶“恢复剂”递给她:“喝半瓶就可以了。”

然后,帮她按摩头部和腹部,并悄悄注入一小道的真元之气。

很快,姜柔感觉舒服了下来,遍体清凉,之前是浑身哪儿哪儿都不得劲,连气都喘不过来,她以为自己要死了。

一般治疗高反,就是吸氧、吃药、摄入葡萄糖,然后多休息。

余越的“恢复剂”能够驱除各种负状态,半小瓶搞定。

姜柔惊讶地说:“你这个药剂好神奇啊,是不是什么毛病都能治?”

余越心说,那当然了,这可是古法与未来技术的结合。

嘴上却敷衍说:“基本上吧。”

“可……可是你这药卖50万,我刚刚一口就喝掉了25万……”

“什么50万25万,咱们之间不谈钱。”

小家伙还在车上,姜柔感觉好了以后赶紧去看,不由得更是惊讶:“柚柚居然没有高反?”

余越笑了笑,心说,这是自然,我星河暴君的女儿,从小培养,体质不同于寻常人。

嘴上却说:“各人体质不同吧,而且小孩子注意力容易转移,从心理上天然抗高反。”

姜柔叹道:“唉……我这身体,连小孩子都不如。看来得加强锻炼了呢。”

余越上下打量她一番,点头说:“嗯,是该锻炼了。”

姜柔急了:“蛤,你觉得我胖是么?”

“你不胖,一般来说,你身材算好的,只不过肌肉有些松软,主要是身体素质需要加强。”余越认真地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姜柔撅了噘嘴:“那好吧。其实我在学校学过跳舞,可惜工作以后太忙了没时间练习。”

余越说:“嗯,可以重拾这项技能。”

心中暗道,找机会传授她一两门前世遗迹里发现的武舞技,主要达到一个强身健体的目的吧。

继续上路,从理塘折向南行,便到了稻城亚丁。

为什么说,自驾国道318线千万不要搭陌生女生?

稻城亚丁。

极美好的所在。

被誉为“水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

这里不仅有壮丽神圣的雪山,还有辽阔的草甸、五彩斑斓的森林和碧蓝通透的海子,雪域高原最美的一切几乎都汇聚于此,让人流连忘返。

区域内的三座雪山呈品字形排列,被当地的人们称为“终年积雪不化的三座护法神山圣地”,有许多信徒虔诚膜拜、外来游客徒步转山感受亚丁风光。

姜柔显然很喜欢这里,余越一行便在此停留了两天。

之后便离开蜀州地界,从昌都进入到边藏地区。

在芒康、左贡,叹山水之壮阔,到高入云天、白皑皑的山口极目远眺,在千山万壑间,怒江、澜沧江、玉曲河由北向南呈“川”字型纵贯全境奔流而下,海拔差出两千多米,直落入深槽峡谷。

八宿然乌湖幽蓝深遂恍若天空滑下的一颗眼泪。

到华夏最美冰川之乡波密近距离触摸高达七八百米从天而降的冰瀑布(米堆冰川)。

行程基本顺利,当然,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比如著名雪山藏于云雾间,无缘得见。

对此,余越一行倒不强求,但路上有些人却非常执着,为了能够亲眼一睹某座雪山的真面目守候两三天,甚至他们看见有人把自己脱光,站在寒风中,以表示自己干干净净、诚心诚意。

路上,有徒步的驴友、有骑自行车或摩托车的骑行者、有五体投地磕长头而行的虔诚朝圣者。

也开始出现搭车的人。

有男有女。

余越的猛禽野王够威风够气派,确实比较受到搭车人青睐。

不过,他基本没让人上车,只是帮忙把在朝圣途中突然发病的一位老大爹送到就近的乡镇卫生院。

沿途行进通麦天险,穿梭在那巍峨峻峭的大山之间,那鬼斧神工、泼墨山水,雪峰云雾,令人惊叹不已,但是路真的又烂又险,被人称为“死亡之路”,得亏猛禽野王够野,但也很花了一些时间才通过。

因为计划被耽搁,天色暗下来,前面最近的村镇还有80公里,余越看小家伙和姜柔都已经比较疲惫,所以决定在路边野营一晚,天亮再上路。

刚好,前面道路下方出现一片海子。

余越说:“就那儿吧。”

把车子直接开下坡,停在海子旁边,然后就着手搭帐篷。

两顶帐篷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很贵,但是很牢固、空间大、收搭方便。

小家伙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的,一见帐篷搭起来,知道今晚要住在野外,立马又兴奋起来,在旁边跳啊跳。

其实,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下无人,天一黑,寂静无声,远处的山峦只能瞧见影子,如同起伏的兽脊,要在这种地方睡一晚上,还是很有些恐怖的。

然而小家伙根本不知道害怕,当篝火生起来,她玩起了“踩影子”的游戏,圆嘟嘟的小脸儿上笑个不停。

说明够野。

黑猫波波看着小家伙,姜柔去帮余越的忙。

余越拿出一口锅子,开始烧水。

又拿出肉干来放在火上烤。

姜柔说:“需要我做点儿什么吗?”

余越让她把沿途收的野菜洗一洗。

水开了,泡上泡面。

把洗好的野菜焯一道,祛除微量毒素和草酸,重新烧沸清水,把烘烤过的肉干放进去,过一会儿,又把边藏收的野菜、蜀州买的笋干、云州带的菌子罐头一股脑儿放进去,偶尔用筷子搅动。

姜柔问:“这叫什么菜?”

余越随口说:“一锅煮。”

“看起来不错。”

“这里海拔高、沸点低,多煮一会儿再开锅。”

煮多一会儿,香气就弥散开来。

很独特,引人食指大动。

突然,有人的肚子一阵咕咕叫,声音不小。

余越装作不知,小家伙看向姜柔,眨巴着大眼睛,然后咯咯咯笑了起来。

姜柔本就被火光映红的俏脸儿羞得更红了。

随后,小家伙的肚子也咕咕地叫起来,吓她自己一跳。

这回姜柔忍俊不禁,“噗嗤”一笑,是娇媚温柔、明艳动人。

菜好之前,先吃泡面。

噼里啪啦的柴火爆音,浸入无名小海子畔的静寂之中。

虽然远山暗沉,但围着篝火,坐在星空下,泡面似乎也变成美味野餐。

姜柔感觉这样子很棒。

余越说:“嗯,差不多了。”

姜柔便主动拿出碗筷,盛汤分之,又夹出三块肉干扔给黑猫波波吃。

正在这时,余越表情微变,抬着汤碗的手顿了一顿。

黑猫波波竖起耳朵,脑袋转动。

小家伙也把眼睛看向某处。

姜柔这才发现有异,吓得差点儿把汤勺掉进锅里。

她微微颤声问道:“怎……怎么了?”

余越已经感应出到来者只是个普通人,于是说了声“没什么”,继续喝汤。

黑猫波波也低头继续啃着肉干。

小家伙却拿小手儿指着一个方向,“哦哦”叫。

姜柔看了一会儿,才看到有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来。

看身形,应该是个女孩子。

走近了才发现,确实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孩儿,只不过特别狼狈。

浑身泥土,身上还有血迹。

裤子破了,脸也脏了。

她推着一辆自行车,车轱辘坏掉一个,呈不规则椭圆形。

想来是个女骑行者,骑车摔了。

女孩儿进入篝火映照范围,便站在那里,看着余越等人,脏脏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不好意思,我……我摔车了,需要一点帮助……”

姜柔见女孩儿可怜,很想一口答应,但她清楚自己的位置,就先看向余越。

余越说:“姜老师,麻烦你给她盛碗汤吧。”

姜柔还以为余越是生人勿近,闻言一怔,随即展颜一笑,连忙说好,边舀汤边招呼女孩儿过来。

女骑手连连道谢。

放了车,有些艰难地坐下,接过姜柔递来的汤,打量片刻,试探性地啜了一口,瞬间呆住了。

她怔怔地看着碗里,突然一口气喝光,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那个……我还……还能再喝点儿吗?”

姜柔笑说:“当然。”

为什么说,自驾国道318线千万不要搭陌生女生?

这一次,姜柔不止盛了汤,还舀了肉和菜。

又问:“你吃泡面么?”

年轻的女骑手说:“哦哦,不用……我带了吃的……”

说着,从背包里翻找出一袋压缩饼干,打开一看,已经碎得不成样子了。

姜柔说:“来桶泡面,在野外和这个野菜煮肉干更配哦。”

女孩儿非常感激。

吃了一会儿,她赞叹说:“这个汤,太美味了吧!简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汤,像土鸡汤,但比土鸡汤更鲜甜……”

她没想到,这么一锅乱炖味道会有这么好。

云州菌子的鲜、蜀州笋子的鲜、边藏野菜的鲜,三鲜汇一锅,搭配一点儿肉味,便是人间至味。

尤其那种叫“塔黄”的野菜,长相奇特,但吃起来脆脆甜甜。

除了美味和胃里暖暖的感觉,似乎疲倦与伤痛也得到了一定缓解,很是神奇。

女孩儿问姜柔:“姐姐,这汤是你做的么?”

姜柔指了指正在喂小家伙吃东西的余越:“是他做的。”

这又让女孩儿是没想到。

吃饱喝足,女孩儿说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这样了,说自己见到火光、闻到香味不由自主走过来,还问自己今晚能不能跟余越一行一起在这里休息。

姜柔看了看余越,说:“没问题,你和我睡一个帐篷吧。”

女孩儿谢了又谢,但却有些奇怪:“你们……不是一家人么?”

一家三口为什么支两顶帐篷?

姜柔不无尴尬地说:“哦,不是。”

见对方无意解释,女孩儿也不好再追问,毕竟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和关系都有,她只提醒自己要留心。

对于小家伙,这么小小个就带她进藏,女孩儿也觉得奇怪,看了又看。

小家伙也在看这个浑身脏兮兮的阿姨,觉得她好奇怪。

萍水相逢,没什么好聊的,女孩儿除了一开始说的几句客气话,多数时候在看着跳动的火苗发呆,似乎有很多的心事。

姜柔问她:“我叫姜柔,你叫什么名字?”

“顾浅浅。”

“你一个人骑车进藏吗?”

“本来是两个人的,中途走散了……”

姜柔看着她被火光映照着的脏兮兮、其实难掩俏丽之色的脸,感觉她不想多说,便也没有多问。

姜柔看看四周,一片漆黑,旁边的小小海子倒映星光;万籁俱寂,只有烧柴发出的噼啪声。

黑猫波波已经钻进帐篷去打盹。

余越抱着小家伙躺在地上数星星。

身旁是刚刚知道名字的沉默的陌生人。

她觉得这样真的很好,这就是在路上,这就是曾经理想中的生活。

小家伙数星星数得睡着了,余越把她抱进帐篷,对姜柔和顾浅浅说:“早点儿休息。”

姜柔对顾浅浅说:“睡吧。”

顾浅浅有些犹豫:“我……我身上脏得很,我还是睡外面吧……”

姜柔说:“没关系,睡外面会着凉的。”

“可是……”

“我第一次露营,你陪陪我。”

“……”

第二天清晨,从雪山吹来清爽的风。

小家伙早早就起来把黑猫波波揉醒。

余越弄了土豆火腿早餐饼。

姜柔从帐篷里钻出来一看,说:“哎呀,怎么让你做早餐。”

余越笑说:“谁做都一样。这个简单,土豆切片蒸熟,打成泥,加面粉和盐和成土豆面团,撒入火腿粒、野菜碎,下锅炸至两面金黄就好了。”

姜柔说:“辛苦你了,我叫浅浅起来洗漱吃东西。”

余越点头。

启程。

顾浅浅搭乘了余越一行的车,把坏掉的自行车放在后兜,她表示只需要送她到附近村镇,她修好车可以自己走。

姜柔劝过她,说:“你受伤了,别骑车,我们带你到萨拉城。”

可她心意很坚决。

于是大家就在前面的镇子分别。

继续上路。

姜柔说,她和顾浅浅昨晚睡在一起有聊过一下。

顾浅浅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叫顾深深,她们俩大学刚毕业,共同决定毕业旅行要从318线骑行至萨拉城。

三天前,顾浅浅从旅馆一觉醒来,发现姐姐不见了,到处找遍,自行车和行李都在,人没了,打电话也不接。

顾浅浅怀疑姐姐是跟人跑了。

之前,在路上,她们遇见一个大叔,长头发、络腮胡子、高鼻薄唇、轮廓分明,长相不俗。

他骑着炫酷的大哈雷摩托,背着木吉他,发现好的景色会停在路边弹唱一曲。

他搭讪了顾深深顾浅浅姐妹,并同行过一段路。

顾浅浅感觉姐姐对他有一种痴迷。

大叔有故事,弹琴唱歌沧桑忧郁,讲起藏地人文和传说又是一套一套。

顾浅浅保存着戒心,她总觉得大叔看人的眼神不对。

既非多情种子,又非专程为了艳遇的猥琐男。

不是处心积虑的骗子。

而是一种好像看待食物的眼神。

即便他弹着吉他,对着姐姐温柔歌唱,不经意的一瞥,却仿佛有冰冷而饥饿的目光。

顾浅浅大学是学动物学,以后打算考动物研究所,她确定自己的判断。

但姐姐那个一心追求文艺诗意的女青年傻到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顾浅浅警告过自己姐姐,说千万不要再和那个大叔接触,大家趁早分道扬镳。

姐姐却认为她不懂,没有一颗文艺心。

“我们为什么走318?不就是为了远牧灵魂、重拾自己,让生命变得不一样吗?”

这是姐姐的原话。

姐妹俩大吵了一架。

大叔发现不对,悄悄离开了。

姐姐认为是顾浅浅赶走了他,非常生气,说了很多激烈的话,比如:

你嫉妒我和他亲昵所以赶走他,对吗?

我们只是法律上的姐妹关系,在精神层面,你根本不懂我,不懂我想要什么!

其实,你也很漂亮,只是不懂得怎么展现自己的魅力……如果你更关注诗歌、音乐、人文,你也会吸引到男人。

如果我有一天不见了,别找我,我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后,姐姐真的不见了。

顾浅浅起初不想找她,想调头回家,但最终还是决定不能放任不理。

她一路找,她想姐姐应该是去了萨拉城。

余越听完,问:“你们聊到很晚么?”

姜柔不好意思地说:“是啊,只睡了一会儿天就亮,现在好困呢。”

余越说:“那你在车上眯一会儿吧。关于那个顾浅浅,如果再遇到的话,问问需不需要帮忙,遇不到,就算了。”

姜柔暗叹一声,是啊,萍水相逢,过客匆匆。人生就如浮萍一样,随水漂泊,聚散无定。

(因篇幅限制,未完待续。点击关注不迷路)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5-05  最后更新:2021-05-08

标签:竹荪   泡面   肉干   野菜   黑猫   女孩儿   小家伙   帐篷   国道   陌生   姐姐   感觉   女生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