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被司马迁评价为天性残忍刻薄,他惨死悲剧能否避免?

商鞅为战国时期政治家、改革家、思想家、军事家,而被记录他的史官司马迁记录成“天资刻薄人也”。司马迁评价商鞅当初用帝王之道游说秦孝公,只是虚饰浮夸,非他内心想法。况且他是凭借国君的宠幸太监推荐,等到被重用后,施刑公子虔,欺骗魏将公子卬,不听从赵良的话,足以说明 商鞅是个残忍刻薄的人。

商鞅被司马迁评价为天性残忍刻薄,他惨死悲剧能否避免?

商鞅辅佐秦孝公,用一生积极实行变法,使秦国成为富裕强大的国家,他被毛主席评价为利国富民伟大的政治家,是一个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彻底的改革家,他的改革不仅限于当时,更影响了中国数千年。但作为一个历史人物,从结局来看,他又确实是个悲剧的人物,被杀死后仍被车裂。

在我看来,商鞅是个有大决心的改革家,狂热的理想主义者,最后为自己制定的法律殉葬身死。

商鞅被司马迁评价为天性残忍刻薄,他惨死悲剧能否避免?

商鞅

商鞅应秦孝公心意,顺势推出富国强兵的变法理念,面对秦国以甘龙和杜挚为首的守旧派的反对,商鞅争锋相对,其主张和看法,即使在现在看来,仍让人佩服不已,商鞅认为变法须尽快,行动犹豫就搞不出名堂,办事犹豫就不会成功,商鞅不介意自己因变法被人非议,所谓“高人之行者,固见非于事”,超出常人行为的人,本来就会被世人所非议,而有独到见解的人,必定会受到一般人的诋毁!

变法没有办法顾虑太多,因为有远见的人是少数,愚人对既成的事实还弄不明白,而聪明的人事先就能预见即将发生的事情,不能和百姓谋划大事而只能和他们共享成功的快乐。谈论高深道理的人也无法与世俗合流,成就大业的人不与一般人共谋。因此圣人只要能够使国家强盛,就不必效法陈旧,只要能利于百姓,就不必遵循旧制。


商鞅被司马迁评价为天性残忍刻薄,他惨死悲剧能否避免?

此观点一出,既显示了商鞅自己的高傲和自信,同时又是对自己和秦孝公的勉力,变法路途遥遥无期,充满坎坷的,同时又是孤独的,不被人理解的,但一定会使国家强盛。

商鞅又说,一般人安于旧有的习俗,而读书人拘泥于自己的所闻,这两种人奉公守法还行,但不能和他们谈论超出认知以外的变革。聪明的人制定法度,愚蠢的人被法度制约,贤能的人可以变更礼制,寻常的人为礼制所束缚,治理国家没有固定的办法,有利于国家就不必效仿旧法,反对旧法的人不能被责难,而遵循旧礼的人也不值得赞扬。

商鞅被司马迁评价为天性残忍刻薄,他惨死悲剧能否避免?

秦孝公

在朝堂上,商鞅成功的击败了甘龙、杜挚,得到秦孝公鼎力支持,他的变法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次从秦孝公三年开始,主要内容包括:编造户籍,实行什伍连坐;奖励军功,颁布按军功赏赐的制度,极大提升了秦军战斗力;奖励农耕,制定"垦草"开荒的法令等。第二次变法在秦孝公十二年开始,这次变法比第一次更进一步,主要有"开阡陌封疆",废除封建领主的土地所有制;普遍推行县制,设置直属于国君的县一级行政机构;直接征派赋役,按户按人征收军赋;统一度量衡,取消各领主的家量;革除残留的戎狄风俗等。

经过这两次变法,完成了秦国从封建领主制到封建地主制的历史转变,封建领主贵族的经济势力和政治势力逐步消除,封建地主制的新兴政权日益巩固;农业劳动力增加,耕地扩大,以粮食为主要内容的农业生产日益发展,财政收入日益富裕;农战方针具体落实,军事力量日益强大,一步步实现了富国强兵的目的,为秦统一六国打下坚实的基础。

商鞅被司马迁评价为天性残忍刻薄,他惨死悲剧能否避免?

变法是残酷流血的,商鞅为了变法的成功,犹如一个狂热的宗教人士,重罚厚赏,无论是谁,凡是阻拦新法实施的,一律清除,既然新法实施困难,就从贵族开刀,太子触犯新法,在得到秦孝公的支持后,处罚了太傅公子虔和太师公孙贾,新法施行四年后,公子虔又触犯新法,又被商鞅判处劓刑。而被严法处罚的其他贵重和百姓更是不计其数。

魏国在马陵被齐国大败,庞涓被杀,魏国元气大伤,而商鞅为了地缘战略的需求,说服秦孝公率兵攻打魏国,他和魏军统帅公子卬曾经有私人交情,就假装约谈会盟,骗捕公子卬,乘势攻打魏国,夺取河西地区,魏国东撤,秦国终于夺回战略主动地位。


商鞅是如司马迁所言刻薄之人吗?商鞅的死能否避免呢?

在我看来,太史公在评价商鞅有所偏颇,首先司马迁本身有儒家观念,从《史记》上古开始,夏商周,乃至各列传记载无不提出徳政主张,强调因果报应,对于法家有潜意识的排斥,自然会用个人价值观来评判商鞅,实际上商鞅所处时代,各国均陆续变法变强,秦国正处于危难之时,变法迫在眉睫,时间紧,效果好均在商鞅考虑之列,秦国本处戎地,民风彪悍,时常宗族械斗,国力无故消耗,从国家的角度,用法家严法重刑予以禁止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战国时期,尔虞我诈,各国纷争不止,已无信用可言,欺骗公子卬在当时看来,也是败者认输而已。虽商鞅的心狠给自己埋下祸根,但他的变法也是最彻底的。

至于商鞅的死,直接原因是公子虔被商鞅新法劓邢,而怀恨多年,在孝公去世后,伙同他人告商鞅谋反。本质来说,应该是商鞅已经威胁到国君权威,他的新法残酷,政令对百姓的影响甚至比国君的命令更深入人心,违情悖理建立权威,有时自作主张改变君令。秦惠公刚即位,急需要稳定政权,而商鞅是一种威胁,既然变法已成,无法更改,惠公的私仇公怨,利用守旧权贵除去商鞅是最好的选择。

商鞅被司马迁评价为天性残忍刻薄,他惨死悲剧能否避免?

赵良曾劝过商鞅,让商鞅尽早让出封地,在孝公在世时,隐居山林,避免杀生之祸,也许在商鞅看来秦国变法还需再要深入,还没有完成,也许是眷恋权势,也许是即使真的隐居山林,还是免不了一死,也许是他曾经说过的那句话:“谈论高深道理的人不会与世俗合流,成就大业的人不与一般人共谋。”他做的是利于秦国的,做的事情是孤独的,暂时不被其他人理解的,但最终会被理解。总之商鞅没有听从建议,离开朝堂,落得全家被诛,自己被杀后仍被五马分尸。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古来有之!

个人观点,仅供消遣!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0-11-11  最后更新:2020-11-16

标签:刻薄   魏国   国君   秦国   富国强兵   领主   新法   封建   天性   公子   残忍   悲剧   评价   国家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