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的日子,这一天对于全世界的人民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一天,更是值得纪念的一天,1945年以前,全世界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法西斯成了极端恐怖的代名词。

而在此时,对于一个中国女孩也是极不寻常的一天,从1941年到1945年,将近四年的时间,她被关进了德军的集中营,遭受着折磨和摧残,但是她却为了信念,为了自己的信仰,冒着极大的风险,贴身保存了一枚列宁勋章,这个女孩便是朱德元帅唯一的女儿朱敏。

1995年,朱敏获得了俄罗斯颁发的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的纪念章,2009年的4月13日,离开人世。


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朱敏的一生,是几近坎坷的一生,作为开国元帅的女儿,自己的童年似乎注定了和别人的不一样,14岁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相聚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便去了苏联,一去便是十年,在这十年的时间里,谁也无法想象朱敏遭遇了什么。

朱德和朱敏的母亲相识在上海,他们在德国共同学习的时候,那个爱情的小结晶正在慢慢长大,1926年,他们离开了德国前往苏联,朱德进入了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求学,将要临盆的妻子则在莫斯科的一个小村庄。不久生下了一个小女孩,此时的朱德已经40岁,不惑之年的男子,终于有了生命中第一个孩子,是件多么开心的事情,朱德给这个女孩取名"四旬"。

朱德多想永远留在妻女的身边,过幸福的生活,只是,生在乱世,身不由己。

这一年,为支持北伐战争,党中央决定调一批优秀的人来国内参战,朱德终于有机会实现自己报国的理想,为了国,也为了以后全国人民有更完整的家,他忍痛离开来自己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这一别竟是14年。

到来第二年夏天,贺治华将女儿送到来从成都赶来中苏边境的妹妹手中,彻底和朱德分道扬镳,而小四旬便在姨妈和姥姥身边并改名贺飞飞,过了个比较开心的童年。

逐渐长大的朱敏第一次见到父亲的画像还是在街头,一幅悬赏"朱毛"的画像上,朱敏回忆:外婆悄悄告诉我,那个"朱"就是你的爹爹。"当时的朱敏,心里肯定是开心的,已经十二岁的,从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看到街头的画像的那一刻是那么的亲切,恨不得立刻就能见到自己的父亲。

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周恩来和邓颖超夫妇找到了朱敏,长相英俊帅气的周恩来给少年时期的朱敏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并且惊讶地对邓颖超说"这个孩子多像朱老总"。那个时候的周恩来就想把小朱敏接到朱德的身边,只是当时她的身体羸弱,外婆知道延安离四川简直是天和地的距离,自己舍不得让外甥女离开自己,周恩来夫妇只能向他们要了一张小朱敏的一寸照片,那是她穿着学生装的照片在成都的一家照相馆照的,而且,照片只有一寸,周恩来拿在手里说"照片太小了,你爹爹要戴老花镜才能看清楚你的模样"。一直到了朱敏14岁的时候,邓颖超来到了成都,接走了朱敏和她的表妹。

进了延安,朱敏知道自己和父亲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十四年从未见过的父亲到底长什么样呢?她开始到处探寻父亲的身影,这个时候,站在土墩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进入她的视线,这个男人高高大大,穿着八路军军装,腿上打着绑腿,直觉告诉朱敏,她就是爹爹,她计划思考了一路,见到父亲是什么样子的反应,瞬时间脑子变成了一片空白,不自觉脱口而出"爹爹......,爹爹......"


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朱德一眼便认出了女儿,他跑过去,一把将女儿抱下了马车,此时朱敏和朱德可能在相认之前早就脑补了无数次父女相认的场景,见到彼此的时候可能有说不完的话,但是此时,千言万语都化成了泪水,朱德抹去女儿眼里的泪水,可是又不断流了下来。

朱敏多年以后回忆道:

原来以为爹爹忘记了我的模样,哪知他记得我小时候的事情还记得我的出生日,阴历是哪天,阳历是哪天,清清楚楚。我这时才觉得爹得想我想的好苦。如果不是为了革命,为了抗日,他说什么也不会离开我的。

而在朱德自己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朱敏发现了父亲笔记本里夹着的照片,那是自己刚出生不久在莫斯科照的,虽然照片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泛黄,但是它仍旧整洁地在朱老总的笔记本里,那是父亲对朱敏深沉的爱。

父女相见的第一个晚上,朱敏仔细观察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父亲,长长的眉毛,隐隐约约的胡茬,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是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

相聚的日子也总是短暂的,朱敏和朱德在延安过了一个春节,又再一次面临和父亲的分别,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此次的分别竟然有十年之久,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朱敏在这十年之间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活。

那天中午吃完饭后梦,朱德坐在床上,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本书,递到女儿手里,那是一本介绍苏联国际儿童院的书,并询问女儿,长大以后想干什么,而朱敏想也没想便说想当八路军,可是朱德问女儿,打完仗之后呢?朱德告诉女儿,我们不可能一直打仗,新中国建立后,我们应该做的是建设祖国,那个时候需要大量有知识有文化的专业人才。他告诉朱敏,她将要和毛泽东的女儿娇娇一块去苏联学习,并且20岁以前不许谈恋爱,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后来朱敏回忆说:

我深切记得飞机在延安机场起飞时,我看见机翼下那一个个逐渐变成小黑点的亲人,我的心都缩了起来,他们好像会永远地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以后无论我是跌倒还是站立,我再够不着他们的手,让他们牵一把。这一天我品尝了更加惆怅甚至带有恐惧的离别滋味。

可能每一个苦难开始之前,自己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罢。朱敏便是如此,去了苏联,便是自己苦难人生的开始。


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1996年上映的一部《红樱桃》让更多人知道了在德国集中营中人们的遭遇,而剧中的楚楚,在那个时期的悲惨遭遇,让人回忆起了那个吃人的年代,殊不知,女主人公楚楚的原型便是朱敏。

艺术的再创造,总会有虚构的地方,但是朱敏在这个时期的经历,和电影情节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部感动无数人的影片,让人们知道了发生在朱德女儿朱敏身上的悲惨遭遇,那是法西斯犯下的恶行。

那是1941年1月30日,朱敏和父亲相聚只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又要分离,前去苏联学习,到了苏联以后,朱敏用了父亲给自己取的名字"赤英",赤代表红色,英的阿彪英雄,父亲希望女儿在苏联学习的日子,也应该像一个战士一样去战斗,自己是一个小小女英雄。赤英这个名字跟随了她好多年,不仅仅在苏联儿童院的名册上,更是在德国东普鲁士纳粹集中营囚徒的名单上。

虽然自己出生在莫斯科,但是初到苏联的她,仍旧水土不服,加上自小体弱多病,引起了一系列的疾病,6月21日,儿童院将朱敏送到了一个夏令营疗养院疗养,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朱敏便陷入了更大的苦难之中,一夜之间,她和疗养院的其他孩子成了法西斯的囚徒。

在当地囚禁了两年以后,朱敏和其他几个小姐妹被押上了闷罐火车,德军像撵牲口一样,把孩子们赶上去,紧紧贴着,不能挪动身体,不到一天时间,那个火车就像是电影中集装箱那样,臭不可闻,此时的朱敏,已经发烧生病,但是若是让德国人发现,恐怕不是被丢掉就是被杀掉,此时一位苏联红军在照顾着朱敏,她激励她,一定要活下去,即使像牲口一样,只要活下去,就会有胜利的希望。


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进入集中营后,每次都会面临新的问题,而朱敏每次都会逢凶化吉,进入集中营前,每个人都要换掉自己以前的衣服,没收携带的物品,此时朱敏身上有一支父亲送的派克金笔,笔帽上还刻有朱德的名字,幸运的是,德国人不认识汉字,只是父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被德国人没收了。

还有一件特别珍贵的东西,便是缝在口袋里的一枚列宁纪念章,钢笔不见了,这个纪念章必须要自己留在身边,它能时刻激励自己撑下去。为了保存这枚纪念章,朱敏将它含在嘴里,舌头下面,这个明智之举,使她躲过了灭顶之灾,只是,为了保存这枚纪念章,朱敏的嘴被上面的别针深深扎了很多口子,嘴里都流着血。

在集中营里,朱敏整天面对的就是吃发霉的面包,和其他的囚犯一样做苦力,时不时挨打,甚至不只一次亲眼目睹了法西斯屠杀犹太人,看到如此残忍的德国人,他们简直就是没有感情的怪物,而朱敏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保护好自己,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在集中营,朱敏从来不说关于八路军的任何事情,长期的沉默几乎使自己丧失了语言功能,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她头发脱落,身高再也没有长过。

朱敏的脖子上有一个永远不能抹去的疤痕,这条疤痕长约三四厘米,这是德军给她留下永远的伤痛,那一年,她得了颈部淋巴结核,因为得不到治疗,结核快速溃疡,衣领不断摩擦,加剧了溃疡,不断发烧,生病,德军看到后,将她带到医务室"治疗",说是治疗,其实就是把她当小白鼠实验,将朱敏的头恶狠狠地按在病床上,没有麻醉,没有消毒,他们犹如恶魔一样,将刀子切向她的结核瘤,出来之后,她的结核瘤并没有治好,反而加重,幸运的是,她活下来了,此刻的她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她要活下来,要等到胜利的那一天,要和只团聚了一个月的父亲永远在一起。

除了这道永久的疤痕之外,朱敏的家中有这样一张照片,照片中有三个小女孩,其中那个东方女孩便是朱敏,这张照片也成为朱敏关于童年最残忍的记忆。


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1944年1月30日中午,朱敏在和几个小伙伴放风,一个德国士兵拿着相机走过来,想要替他们拍照,几个小伙伴看到凶狠的德国士兵原来也有和善的一面,对他露出了真诚的微笑,而德国士兵却说孩子们嘲笑他,瞬间就拿起鞭子对几个孩子拳打脚踢,美好的瞬间永远定格在照片里,而相片背后却是德国人的恶行,几天后,德国人将相片给了她们,一面夸他们可爱,一面挥舞手中的鞭子,而朱敏眼里,只有恐惧,

他们在德军的集中营里遭受非人的待遇的同时,还要给敌人做苦力,朱敏等人虽然身在敌营,但是自己仍旧和敌人斗争。

她知道子弹不能受潮,朱敏在装子弹的时候,会偷偷和伙伴们往里面吐口水,这样,没用的子弹多了,杀伤力也会减轻不少。

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迎来了1945年,此时,苏联红军势如破竹,不断反杀,集中营中的人也似乎迎来了自由,他们这几年当中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苏联红军能够快点到来,快点把受难中的人们解救出去,1945年的1月30日,集中营中的伙伴们发现大门敞开着,四周围也没有了德国人的身影,他们意识到,是德国人都跑了,苏联红军赢了,他们终于得到自由了。他们下意识往德国人的仓库里跑,经过几年非人的待遇和生活,他们最想的还是吃一顿饱饭,而德国人的仓库里有丰盛美味的食物。

很快朱敏和几个小伙伴害怕德军回来,便匆忙离开了集中营,他们决定要去苏联,他们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都是在流浪中度过的,白天会往苏联的方向跑,晚上就露宿野外,偶尔还会遇到炸弹在他们身边爆炸,几个月的时间里,都是九死一生的。

朱敏天生体弱多病,在往苏联逃亡的路上,自己也因为高烧不起和伙伴们走散,后来一个为德军做翻译的苏联人看朱敏是东方人的模样,便以他为砝码,和苏联红军谈条件,几天后,朱敏被送到了难民收容所。


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在这里,朱敏也不敢松懈,她是中国人,她是朱德的女儿,万一碰到敌人怎么办。她对外宣称自己叫赤英,父亲是中国的老中医,送她来苏联疗养。

她在苏联的难民收容所待了几个月,直到新的领导的到来,多次盘问朱敏的身世,几次和她交谈,逐渐得到了朱敏的信任。当说起中国的时候,朱敏热泪盈眶,经过政委的教导,朱敏也逐渐对她敞开看心扉,叙说了自己孤苦的漂泊的生活,她告诉政委:我是中国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的女儿

面对这个消息,政委不免惊讶,在集中营里好多年,德国人竟然没有发现这中国女孩竟然是朱德的女儿。朱敏也从政委这里得知,苏联的领导人也在寻找自己,最后斯大林下令送朱德将军的女儿去莫斯科,1946年,朱敏终于坐上了开往莫斯科的列车,得知消息的朱德将军也在第一时间给女儿来信,这是朱敏时隔四年第一次收到父亲的来信,不知不觉中,泪水早就打湿了一页页信纸。

苏联战争结束以后,朱敏面临着两个选择,是继续在苏联求学还是回国,虽然她想念父亲,但是在国外这么些年,自己身在集中营,除了遭受了很多苦难,却没有学到很多知识,她决定先留在苏联,苦学俄语,捷克语,波兰语还有德语。而当她再次给父亲写信的时候,中文已经忘得差不多,随着朱敏越来越熟练使用俄语,而忘了汉语的时候,朱德希望女儿可以回国,边学习边治病。1949年她考入了列宁教育学院,1950年,趁暑假回国看望父亲,这已经是她离开的第十年了,见到女儿的时候,朱德没有特别的激动,只是自己嘿嘿傻笑,而眼睛里早就湿润了。

朱敏回国工作的时候,朱德已经是年近70的老人,而朱敏一直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朱德唯一女儿:身陷德军集中营近4年,为保存一枚纪念章九死一生

年轻时候受过太多磨难,朱敏身上也落下很多病根,在下乡劳动的时候,一场眼疾袭来,右眼失去了复明的希望,右眼彻底在她的眼睛里消失,作为父亲,自己除了内疚自责,还经常激励女儿,一只眼睛也是可以干很多事情的,后来朱敏安上了假眼。70岁的时候,她和丈夫散步被自行车撞到了,一次小小的意外却导致了她胯关节骨折,只能用人造关节,而这些,都是她曾经在集中营留下的后遗症。

199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纪念日,俄罗斯政府也在这一年颁发了在卫国战争中为二战作出贡献的人,而在我们中国,有18人被授予勋章,其中一枚便给了朱敏,她在卫国战争中不畏强暴,严守身世,自己身陷囹圄的情况下,活了下来,回到莫斯科的事迹。

朱敏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也是苦难的一生,尽管朱敏已经去世多年,但是这种不娇柔,不骄傲,稳重,还有为祖国做贡献的精神,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0-11-17  最后更新:2020-11-17

标签:德军   集中营   法西斯   周恩来   莫斯科   苏联   女儿   纪念章   爹爹   德国人   父亲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