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产房外守候妈妈的小女孩

值班夜,再次遇到剖宫产。产妇30出头,看上去并不富裕。剖宫产多数都属于急症,因此我们也不会过多关注这些。作为麻醉医师,维护手术病人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凌晨一点,产房外守候妈妈的小女孩

待产科医师以及儿科医师都到达手术室后,我们例行进行术前的信息核对工作。面对我们的询问,她只是含糊其辞地回答。而所有的心思,似乎只在乎什么时候生以及是不是男孩?

像这样喜欢生儿子的家庭,我们见得太多了,因此也见怪不怪了。至于说能不能如她所愿,只能看造化了。作为医护人员,是坚决不允许提供非医学需要的性别鉴定的。即使提前知道了,也不能透露半点。面对她反复地追问,我也只能加快手中的麻醉操作、嘴上各种安慰她。

凌晨一点,产房外守候妈妈的小女孩

剖宫产麻醉,是我最不喜欢的麻醉,没有之一。关键一点,是压力太大。虽然论其过程的忙碌程度也能排在前几名,但操心是最大的:至少是大人和孩子两条命,如果遇上多胞胎,更是如临大敌;产妇在手术麻醉过程中的各种突然病情变化以及孩子脆弱的生命,都让我们不敢放松一丝一毫。

自麻药缓缓注入产妇椎管内的那一刻,忙碌即开始、压力也随之而来。

作为手术室内几乎唯一一个擅长抢救以及维护病人生命体征的人,即使是深夜,也不能有任何退缩。尽管深夜的手术室,麻醉医师的舞台更像是独角戏,但也要顶住压力把戏演好。

凌晨一点,产房外守候妈妈的小女孩

翻身、调床、加快输液以及血管活性药……,产科麻醉的各种操作一气呵成。看到监护仪上未出现剧烈波动的生命体征,我稍稍放了心。

之后,我一边忙着写麻醉记录单以及各种处方、一边试图通过语言沟通、了解产妇此时的感受。大量的临床实践显示,一切意外或者并发症都会有征兆。而如果病人是清醒的,无疑将为我们提供非常有价值的线索。比如,当麻醉范围过大的时候,病人会有胸闷、喘不上来气等感受。这个时候,千万不要硬撑。手术的时候,是需要当一把“小女人”的时候了。

然而,全然不顾自己的她,似乎并不能给我准确或者有价值的信息。当监护仪上显示血压急速下降的时候,她依然不停地问是不是男孩。也许,她的家里给了她太多的压力吧。

迅速又推了一些升压药之后,血压和心率都稳定了。当看到宝宝也都正常后,我拿着签字单找她家里人谈镇痛泵的事。之前,由于时间太仓促,一直都没有时间谈镇痛的问题。毕竟,保命是首要的,其次才是少遭罪。

凌晨一点,产房外守候妈妈的小女孩

然而,门口的一幕和她家里的态度,让这一夜显得不那么平淡:在谈镇痛泵的时候,她家里人就一直问是不是男孩。当得知是男孩的时候,几个人合不拢嘴地回坐到长椅上了。但就在她家人不顾医院需要保持安静的环境大声欢笑时,手术室门旁边一个红女女孩孤寂的一个人在那里向手术室内张望。

看年纪,这小女孩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但是,从她张望的眼神,和努力想探身进手术室的动作,可想而知她多么惦记她的妈妈。

回到手术室,临近手术结束的时候我终于配好了镇痛泵。随着最后一针的缝合,也宣告这一台手术结束了。

凌晨一点,产房外守候妈妈的小女孩

送产妇出手术室回病房的时候,我刻意注意了一下是否有人关心这个小女孩。然而令我揪心的是,所有人的目标都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了。

产妇眼角的泪珠似乎在表达着一个信息:她终于可以抬起头了、终于可以开心地过日子了。但是她似乎忘记了那个同样需要她关心的女儿,一个凌晨一点还在手术室外守候的女儿。

真心希望,这个社会不再有“重男轻女”的现象了!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2-22  最后更新:2021-05-10

标签:体征   产科   产妇   手术室   医师   小女孩   病人   家里   手术   男孩   压力   妈妈   凌晨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