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科学说人本来是有三只眼的,是真的吗?

“本来是有三只眼”的这个事情,既对又不对。

首先来说,生物进化的历史上,确实有一些生物生长有第三只“眼睛”。

比如说下面的这种喙头蜥,他的脑袋上就有第三只“眼睛”,不过这一只眼睛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眼睛,这个眼睛看不见东西,仅仅具有透光的能力,其作用是让大脑内的松果体感受阳光进而调整自身的体温。这只“眼睛”叫做“顶眼”或者“松果眼”。

这种不具有完全功能的第三只眼睛在很多脊椎动物的发展历史上都出现过。只是这种简化版的眼睛并没有最终发展成真正的眼睛,甚至于对于绝大部分生物而言,他们的这第三只眼睛逐渐消失了。

所以说,人类的祖先——当然是非常非常古老的那种爬行动物祖先了,是有第三只眼睛的,只是这第三只眼睛不是真的眼睛,而且那个时代距离现在太久远了。

事实上,多一只真正的眼睛对于生物而言是坏处多于好处的。

两只眼睛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看到“景深”,意思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两只眼睛来判断物体相对自身的距离,这对于生物的生存是有很大的好处的。但是再多一只眼睛,带给我们的更多的好处是微乎其微的,然而为了让这多出来的一只眼睛工作,我们可能要提供大量的能量,大脑为了更好地调度这只眼睛,可能也要有更复杂、更耗能的结构,而且眼睛非常脆弱,非常容易受到伤害。

所以说,第三只眼睛对于生物而言,坏处多于好处,因此没有生物会有两只以上的具有完整意义的眼睛。(昆虫的复眼是另外一回事)

进化的过程中,很多生物体内还是保存了原始的“松果体”。

人类的大脑中有一种东西叫做“松果体”,这个松果体就是人类古老的爬行动物祖先逐渐演变后的“第三只眼”。松果体的位置可以参考下图。

这个“第三只眼”主要的作用是调节生物钟,通过各种信号感受外界的阳光来控制褪黑激素的分泌的。

我们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很久之前,爬行动物有第三只不具有完整功能的眼睛——“松果眼”,因为种种原因,这第三只“眼睛”没有最后进化成真正的眼睛,甚至于逐渐从体外进入体内,变成了松果体。所以我们从进化的角度说,这是第三只“眼睛”,即便这只眼睛跟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眼睛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最后,这第三只眼睛跟什么“慧眼”、“天眼”、“修炼”没有半点儿关系,别听一些神棍胡说八道。




有,但没长脑门上……也没长脑袋的表层……也不能修炼用……

“第三只眼”至少从爬行动物时代有就有了,但是在生物进化中被逐渐内化,现在已经变成了脑的一部分。这玩意儿,叫松果体。

你别以为松果体会像眼睛那么大……它小到几乎很难让你找到——大约只有5-8mm长,3-5mm宽,形似松果,重量不超过1/5克。即使向上追溯到现存的古老爬行动物,比如鳄蜥,虽然还有一点外漏,但也是针尖大小,并且只有感光作用,不能成像。现在,在我们的脑袋里,它在这(红色箭头所指的区域,则是大脑侧面解剖图,左边为前,右边为后):

松果体对动物(也包括你我)的生活节律有直接影响,能够对眼睛接受到的光刺激作出反应。或者说,它就是我们体内的“钟表”,让我们的身体知道自己所处的时间,并发生周期性的变化——比如,每到晚上,就都会变得想睡觉。松果体产生褪黑激素、黄体生成素释放激素等多种激素,现在更像是一个腺体,其中,最主要的产物,当然是褪黑激素(melatonin,MLT/MT)。

褪黑激素是综合性激素,对各个器官和系统都有调控作用,能够影响和干预人和动物的的许多神经活动,并使之呈现节律性变化,如体温、代谢、睡眠与觉醒、情绪、智力等等。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褪黑激素能对下丘脑-垂体-性腺(HPG)轴起作用,影响动物的生殖节律,使动物出现我们常挂在嘴边的发情期,也对女性的月经周期起作用。




如果科学家这样说,大概也只是形象说法。人类只有两只眼,从无三只眼,所谓第三只眼是松果体,可以依据视觉获得的光信息周期性地活动,使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第三只眼的说法来源于爬行动物,爬行动物是变温动物,它们的体温只能靠阳光或者其他天然的热源维持,因此一些爬行动物脑袋顶部长了一个外露体表的松果体,其中含有一些类似于视网膜感光细胞的神经组织,可以使爬行动物更好地感受光线的变化,不过不能形成视觉,这颗感光组织的存在,能使爬行动物适时地调节和适度利用阳光,也关系着蜥蜴的繁殖、冬眠等生命,活动和蜥蜴的定向功能具有密切关系。

人类的祖先往远了说也是爬行动物,因此也长了这么个东西,但是不同于一些蜥蜴外露于体表,人类的松果体被层层脑组织包裹着,而且不是由感光的神经细胞组成,只包含了一些实质细胞和神经胶质细胞,实质细胞具有分泌作用,胶质细胞只起到连接神经的作用,已经不具备感受光线、磁场的能力。

外界信息只有被特殊的细胞感知,并且将信息转化为电化学冲动,才能使人感知到相应的刺激,通常色素细胞、感光细胞中都有能将光刺激转换为电化学信号的蛋白,实质细胞中不具备这样的蛋白,因此也就无法真的感光或者产生其它感觉,只能和大脑联系起来,以大脑感觉中枢发来的冲动适时地调节自身的功能和运动。

人的眼睛毫无疑问是获取光学信息的结构,必须是可见光,但可见光只能穿透比较薄的皮肤组织,因此眼睛必须长在能接收光线的地方,也就是人类乃至人类祖先这样的双眼,双眼协同配合捕捉光学信息,送到大脑中处理之后产生视觉,双眼只能协同运动,往左就都得往左,这样才能形成正常视觉。松果体的处于大脑的包裹之下,它也接收不到光线,所以所谓的第三只眼的说法对于人类来说是不恰当的,科学家这种说法也是针对爬行动物的松果体。

不过人类的松果体也有很重要的作用,大脑视觉中枢分出神经沟通松果体,当外界光信息变化的时候,松果体的神经胶质细胞接受刺激产生电化学冲动传向实质细胞,实质细胞就分泌褪黑素等激素,使人具备“生物种”。褪黑素这种激素有明确的昼夜节律,晚上更多地分泌促使生物睡眠休息,白天分泌减少生物在肾上腺素等激素的刺激下精神活跃开始干活;这种激素也对性腺的发育有一定的影响。

从结构、细胞构成、功能上看,人类的松果体并不能感知信息,第三只眼的说法是误传。但就这样的说法被很多邪门的人利用,特意联系上神话传说中的三只眼睛的神,古代神的三只眼代表的是人想更好地认识自然、堪破真理的愿望,并不是真的有人长了三只眼,而有人却打着开发人第三眼(“开天眼”)的旗号招揽钱财,想以这个小东西沟通天地、透视未来。所以我个人很反对第三只眼的这个说法,该叫啥就叫啥,这东西又不是没有正规的命名。




有科学来说人本来有三只眼的,那是玩全没有可能性的。谢谢悟空。




是真的,不止有其实不止有三个眼,还有屁眼,还有脚上长的鸡眼,等等。别说我瞎扯,你看那些科学家哪个不是瞎扯?自然界有三只眼的动物吗?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是左右对称的外形,眼睛也是,不存在哪个是杨戬!




人体解剖学证明,古生物化石研究表明,不仅人类有第三只眼睛,其余所有的脊椎动物,包括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和哺乳类动物都有第三只眼睛。

现代生活在新西兰及其周边岛屿上的斑点楔齿蜥就有第三只眼睛,最早的第三只眼睛位于头颅顶部两眼之间,具有与眼睛一样的结构构造,同样具有感光功能,眼睑可以水平运动,具有类似眼睛构造的动物还有美洲牛蛙、刺尾蜥、鬣鳞蜥和安乐蜥等。

动物的第三只眼睛在自然选择下,不断进化,到了人类,已经从头顶移到头颅内,大小如松仁,所以医学上叫松果体,松果体在儿童时期作用明显,有人体生物钟作用,控制着女性的月经和人的喜怒哀乐。

松果体细胞能分泌一种激素,5-羟色胺,在人体内一种酶的作用下,转变成褪黑素,褪黑素的形成受到阳光的制约,白天阳光充足时,褪黑素就形成的少,在夜间就形成的多,而褪黑素素有调节人们情绪的作用,褪黑素多时,就抑制人们的情绪,所以说,多晒太阳有助于增强人们的愉悦感,可以预防抑郁症的发生,但褪黑素有助于提高睡眠质量。

从出生到七岁,松果体分泌褪黑素的浓度最高,所以儿童期,睡眠质量最高。七岁之后,开始降低,直到年长,完全停止,所以年长的人,睡眠质量不好。

由此可见,人类是由鱼经过两栖类、似哺乳爬行类、哺乳类和早期灵长类一步步进化而来的,人类的祖先是有第三只眼睛的,人的第三只眼睛已经进化到脑颅内,形成了松果体,道教上称为天眼。







人存在第三只眼,可能是某些研究人员根据某些资料(本人未关注、接触过此方面资料)推论而得来的推理。估计只能从基因退化方面来做实证,缺乏实物证明只能让人存在的第三只眼成为感观,本来此题我不想回答,但看到前面有人谈到,佛教他的悟性可开天门也就是开天眼得道理的说法,才想根据自身实际情况作个回答,人除了可见肉眼外还存在三个感观眼(个人真实验证),这三个感观眼作用等同于真实肉眼,可使人闭上眼睛也能清晰照见外界一切,看见平常世界看不见的实况景观,曾经一段特殊时期,各种经历使我学会了一些特殊技能,象某明奇妙学会使自己闭着双眼,也能清晰看见外界和平常看不见的空间景象,及转换视角观察?后果是使自己行为表现异常,如我双手按着眼睛走路,及做正常人行为表现,旁观者却说我发神经病,没事双手按住双眼却对我按住双眼的正常表现,不感到好奇。这种功能的开啟和那个时期的经历,使我非常烦恼纵使自己时刻,提醒自己要理性理智对待人生变化,还是时常失态失常成为平常人眼中的神级病患者,这种游离间的痛苦使我不再追逐好奇,克意谈化自身功能回归现实最终与现实保持同步,但天地、宇宙神性永远记心间,因为曾经开啟过第三只感观眼,所以告诉普通朋友们,我们看见的空间存在另一种,我们看不见的景象,这景象存在于现实空间,不同于异度间(维度空间)。




有科学说人本来是有三只眼的,是真的吗?

传说中的松果体就是我们的第三只眼睛,当然松果体是一个学名,而东方正统文化中的佛教中称法是“识海”,而道教中则称为“泥丸”,当然代表通俗文化的民间则形象而又直接的称为“天眼”!

被称为松果体的原因就是它长的实在像是一个松果,其作用是生物钟调节,感知光照控制褪黑素分泌;人类大脑深处的松果体在生长到1-2岁时就基本停止了,此后会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松果体会逐渐钙化,而在东西方同期年龄的青少年的钙化时间大致相同,基本在15-17岁左右!这里有一个很奇特的问题,为什么1-2岁时候会处于生长状态,这跟儿童时期对周围环境的敏感反应有关系吗?

相传儿童的眼睛是最纯净的,因为他们能看到我们所不能看到的东西,尽管这个观点被科学界一再否认,但似乎很多妈妈们会有话要说,也许松果体与我们人类的对于周遭环境的感知真的有莫大的关系,但成年后又逐渐钙化,这不是要把我人类逼疯嘛......比方就是上帝在我们懵懵懂懂的时候打开一扇观察世界的窗户,但在我们对世界观有了整体认识的时候就关上了!这绝逼是要将人类往疯路上逼......

那么如果人真的有三只眼会比现在更有优势吗?其实也不见得,因为双眼已经够成立体的感觉,在增加一只不会增加多少效果,假如让我选择位置的话,我希望长在脑后,那么我将拥有接近360度的视野(至少300度以上),这个方向更为需要哈......

当然不止是人类,很多动物都有第三只眼,但却不像人类的松果体那么藏得深,而是直接长在双眼之间或脑门之上,功能也非常简单,只是用来感知光照环境调节冬眠与繁殖等功能!也许我们无需将松果体的功能考虑的那么复杂,它只是我们在数百万年的演化过程中逐渐退化的一个与爬行动物的“顶眼”类似功能的一个器官,它现在所具有的功能在大脑深处一样可以完成,而且对于人类来说,这可能比它传说中的功能更为重要!!




佛教上称其为“识海”、道家上称其为“天眼”,科学上我们称其为“松果体”。很遗憾,它只是生物体一个普通的组织器官,并不具备任何的修炼作用。

松果体直接影响着我们的睡眠,白天阳光强烈,松果体分泌的褪黑素偏低,所以白天我们干劲十足。黑天,光线暗淡,松果体分泌褪黑素增加,影响着我们的生物钟,表明该休息了。

松果体分泌褪黑素的量随年龄的增长而减少,在幼年时期,睡眠质量好,是因为褪黑素分泌的多,而年迈时,总是睡不着,那是因为褪黑素分泌的很少。有些具有安睡功能的保健药品其实就是褪黑素的商品名称,具有改善睡眠的作用。

而一些动物们具有的第三只眼,通常称其为顶眼,不具有成像功能,只具备感光功能,辅助分泌激素,控制生物体生物钟。




别听忽悠,第三只眼只是一种形容而已。由大脑,小脑,丘脑,松果体等等各部神经共同组成了人体本身的各类感知意识而已。

这不是眼,而是温觉,触觉,视觉,平衡,光感,痛觉…共同的组合。这也包括了心理意识中的所谓第六感(直觉)。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12-29  最后更新:2022-03-07

标签:松果体   爬行动物   激素   大脑   细胞   眼睛   人类   作用   生物   功能   科学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