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瑕疵的汉太宗孝文帝刘恒,真正做到以德服人

汉孝文帝刘恒,汉高帝刘邦的第四个儿子。汉文帝母亲薄姬在秦末原为魏王魏豹妾。楚汉之争初期,魏豹附汉而叛汉,乃为汉将韩信、曹参败俘,后被汉将周苛所杀。因此,薄姬成了俘虏,送入织室织布。后刘邦见她有些姿色,就纳入后宫,岁余不得宠幸。汉文帝年仅7岁就被分封到偏僻荒凉的代国(山西太原西北一带)为代王,只有母亲和他一起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汉高帝去世后,吕后临朝称制,汉惠帝英年早逝,诸吕掌握朝中大权。吕后去世后,太尉周勃联合丞相陈平等人粉碎诸吕势力,迎立代王刘恒进京称帝,史称汉文帝。

汉文帝之所以能在诸吕之乱后被迎立为帝,是因为众大臣均认为“代王方今高帝见子最长,仁孝宽厚,太后家薄氏谨良”。

汉文帝为人谨慎,不争权夺势。在吕后当权时期,诸刘姓皇子普遍遭遇打压残害,汉文帝在母亲薄后的教导下,小心低调,偏安一隅,不声不响却稳如磐石地当了十六年的王爷,躲过吕后的注意力,没有死于非命。

在被汉大臣迎召回京时,汉文帝没有被天上掉下的馅饼冲昏头脑。他先是召左右分析事情可信度,次是遣薄昭进京摸清实情,临近长安时又驻足使宋昌先驰之长安观变,再至渭桥而不是长安城内接受群臣拜谒称臣跪上天子玺符,做到步步为营。此时的刘恒,仅仅23岁。

汉文帝一称帝便改革刑制,诏曰:“法者,治之正也。今犯法已论,而使无罪之父母妻子同产坐之,及为收帑,朕甚不取!其除收帑诸相坐令。”

元年,汉文帝诏振贷鳏寡孤独贫困之人,又令:“八十以上,月赐米肉酒,九十以上,加赐帛絮。赐物当禀鬻米者,长吏阅视,丞若尉致;不满九十,啬夫、令史致;二千石遣都吏循行,不称者督之。”汉文帝为人慈善,做事细致,条理清晰。

元年,时有献千里马者,帝曰:“鸾旗在前,属车在后,吉行日五十里,师行三十里;朕乘千里马,独先安之?”于是还其马,与道里费;而下诏曰:“朕不受献也。其令四方毋求来献。”汉文帝身居高位却能够克勤克俭,不贪图享受。

元年,帝益明习国家事。朝而问右丞相勃曰:“天下一岁决狱几何?”又问:“一岁钱谷出入几何?”汉文帝看事透彻,治理国事能抓住根本,一是民安,二是国富。

吕后统治时期,南越赵佗与汉王朝分庭抗礼。元年,帝乃为佗亲冢在真定者置守邑,岁时奉祀;召其昆弟,尊官、厚赐宠之。复使陆贾使南越,赐佗书曰:“朕,高皇帝侧室之子也,弃外安排在外地,奉北籓于代。道里辽远,壅蔽朴愚,未尝致书。高皇帝弃群臣,孝惠皇帝即世;高后自临事,不幸有疾,诸吕为变,赖功臣之力,诛之已毕,朕以王、侯、吏不释之故,不得不立。今即位。乃者闻王遗将军隆虑侯书,求亲昆弟,请罢长沙两将军。朕以王书罢将军博阳侯;亲昆弟在真定者,已遣人存问,修治先人冢。前日闻王发兵于边,为寇灾不止。当其时,长沙苦之,南郡尤甚。虽王之国,庸独利乎!必多杀士卒,伤良将吏,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得一亡十,朕不忍为也。朕欲定地犬牙相入者,以问吏,吏曰:‘高皇帝所以介长沙土也。’朕不得擅变焉。今得王之地,不足以为大;得王之财,不足以为富。服领以南,王自治之。虽然,王之号为帝。两帝并立,亡一乘之使以通其道,是争也;争而不让,仁者不为也。愿与王分弃前恶,终今以来,通使如故。”汉文帝有理有利有节,温和谦让中透出大国的气度和威力(得王之地,不足以为大;得王之财,不足以为富),以德服人,以理服人,不战而屈人之兵。

二年,上每朝,郎、从官上书疏,未尝不止辇受其言。言不可用置之,言可用采之,未尝不称善。汉文帝从善如流,无论对错从来都是赞许的态度。

三年,五月,诏曰:“古之治天下,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也。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是使众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 汉文帝让百姓没有顾忌,言论自由,开门纳谏,真治国之道。

三年,九月,诏曰:“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而民或不务本而事末,故生不遂。朕忧其然,故今兹亲率群臣农以劝之;其赐天下民今年田租之半。” 汉文帝亲为表率,劝课农桑,固本抑末,减免赋税。

五年,夏,更造四铢钱,除盗铸钱令,使民得自铸。这是中国货币史上惟一的私人自由铸币时代,成就了人类历史上唯一的“良币驱逐劣币”的例子。汉文帝时期的钱币不仅没有出现偷工减料的情形,质量反而历史最好,这体现了当时民风日上。

淮南王是汉文帝异母弟,骄横不逊,一再违法乱纪,汉文帝念及手足亲情,时常宽容赦免他的过失。六年,淮南王谋反,汉文帝依然不忍,仍赦其死罪,仅废,勿王,徙处蜀郡严道邛邮。十年,将军薄昭(汉文帝之母薄太后唯一的亲弟弟,即文帝的娘舅)杀汉使者,帝不忍加诛,使公卿从之饮酒。欲令自引分,昭不肯;使群臣丧服往哭之,乃自杀。汉文帝时期,大臣有罪,皆自杀,不受刑。汉文帝做到以德服人,仁至义尽。

十三年,五月,诏曰:“《诗》曰:‘恺弟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已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无繇至,朕甚怜之!夫刑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岂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有以易之;及令罪人各以轻重,不记逃,有年而免。具为令!”汉文帝进一步改革刑制,废除肉刑,并减轻罪罚。是时,上既躬修玄默,而将相皆旧功臣,少文多质。惩恶亡秦之政,论议务在宽厚,耻言人之过失,化行天下,告讦之俗易。吏安其官,民乐其业,畜积岁增,户口浸息。风流笃厚,禁罔疏阔,罪疑者予民,是以刑罚大省,至于断狱四百,有刑错之风焉。汉文帝以教化行布天下,一年之内,全国审判的案件仅四百件,基本达到停止用刑的境界。

十三年,六月,诏曰:“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今勤身从事而有租税之赋,是为本末者无以异也,其于劝农之道未备。其除田之租税。”汉文帝将田租税全部减免。这种我有收农业税的能力但我放弃了的事件,是世界古代历史上的孤例,没有之一。即使强大如我们的社会主义,也是2006年才取消农业税。汉文帝时期政府的财政与税收遵循小而简单的原则,创造了历史上唯一一段小政府岁月。

汉文帝的光芒照耀了政治、经济、军事、农业、文化和思想各个领域。汉文帝去世时的遗诏是其伟大人格的最好总结:“朕闻盖天下万物之萌生,糜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者,奚可甚哀。当今之时,世咸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无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以离寒暑之数,哀人之父子。伤长幼之志,损其饮食,绝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也,谓天下何!朕获保宗庙,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余年矣。赖天地之灵,社稷之福,方内安宁,靡有兵革。朕既不敏,常畏过行,以羞先帝之遗德;维年之久长,惧于不终。今乃幸以天年,得复供养于高庙,朕之不明与。嘉之,其奚哀悲之有!”

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车骑、服御,无所增益;有不便,辄驰以利民。尝欲作露台,召匠计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身衣弋绨;所幸慎夫人,衣不曳地;帷帐无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治霸陵,皆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吴王诈病不朝,赐以几杖。群臣袁盎等谏说虽切,常假借纳用焉。张武等受赂金钱,觉,更加赏赐以愧其心;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安宁,家给人足,后世鲜能及之。

两汉时期庙号的授予是比较严格的,只有做出重大贡献的才有。西汉皇帝的庙号是从汉文帝开始的,而且整个西汉只有四个皇帝有庙号。汉高祖刘邦作为开国皇帝,汉文帝有了他当然有,汉世宗武帝刘彻的庙号在大臣中是有争议的,汉中宗宣帝刘询的庙号是东汉光武帝刘秀追授的,只有汉文帝的庙号是在他死后大臣一致拥戴,主动授予的。孝景皇帝元年乙酉,冬,十月,丞相嘉等奏:“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盛于孝文皇帝。高皇帝庙,宜为帝者太祖之庙;孝文皇帝庙,宜为帝者太宗之庙。天子宜世世献祖宗之庙,郡国诸侯宜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

汉文帝一直践行着道家的治国理念,从长安到代地,从代地又到长安,每一步都平淡无奇,不争不抢,处处以德服人,无为而无不为,称帝多年却一生没有半点瑕疵,堪称千古一帝,但汉文帝毕竟不是圣人,终因思虑过多劳累成疾,仅享年47岁。(by itshua)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0-11-16  最后更新:2021-05-14

标签:以德服人   南越   庙号   长安   群臣   元年   大臣   瑕疵   皇帝   时期   天下   刘恒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