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三国时期魏国国力最强却鲜有主动进攻,相反国力最弱的蜀国却攻伐不停?

三国时期本就是财政为王的时代,战争是时代的主题,财政是时代的支撑。诸侯纷争时如此,三国鼎立时更是如此。所以魏国岿然不动,偶尔挥师南下,是欲以财政优势,继续拉大与南方政权的差距;相反,蜀吴财政本就弱势,经不起时间的消耗,他们东西两线的北伐,就是企图在差距较小的时候翻身,否则,拖的时间越久,吴蜀两国就越难生存下去。

为何说财政是汉末三国时代的支撑?

举个例子,董卓算是一手好牌打稀烂的典型,往往我们对董卓的失败归结于“酒池肉林”这等不得人心的做派,其实董卓真正失败于财政体系的崩溃,无法继续支撑西凉铁骑的巨大开支。他入关以后实行的是劫掠式的财政措施,他所攻占的城池皆要洗劫一空,而非妥善经营成长久的“生钱资产”,他更在乎钱,而不是资源的再生产,所以他要把始皇帝留下的“十二铜人”熔炼成货币,但在乱世之中,处处荒野,货币的购买力已经远不如桓灵二帝时期,西凉军的供养自然就成了难题。

董卓死后,李傕、郭汜继续疯狂掠夺,关中乃至河北粮价飙升至一石粟五十万钱,一石豆麦二十万钱,即桓灵二帝时期的1万倍。为什么那个时代会出现易子相食?因为吃不起粮食,就连汉献帝东逃时,也只能以野菜充饥。

反观曹操,他的理财团队绝对比“五谋臣”和“五子良将”更为重要。曹操与众诸侯与众不同的就是更在乎粮食,而不是钱,这个理财眼光耗死了一半诸侯。官渡之战前的二袁足够强大吧?但袁绍的军队需要食野枣裹腹,袁术的军队需要找河蚌充饥,二袁虽然财大气粗,也吃了后倾保障的亏,这正是他们不善于理财的地方。曹操可以说是汉末屯田的第一人,在许昌如此,在邺城也是如此。

官渡之战前,曹操每年能够稳定获得几千万石军屯粮食,加上私田的税收,令地盘不大的曹操成为实打实的土财主。曹操统一北方后,继续扩大经济开发,如卫凯提出复兴关中沃野的计划,召回了大批流民返乡劳作。这个计划其实就是拿国家的盐铁收入,补贴流民返乡,这种“抢人”方式远比后来诸葛亮迁移陇右人口更人性化(诸葛亮是武力强迫迁移)。再比如京兆太守严斐提出的“少生孩子多养牛”,由政府低价出售牛犊,供百姓饲养,解决了劳动效率问题。

水利方面,通过刘馥、郑浑等人的努力,北方水旱灾害大量减少;开荒方面,西凉等地在凉州刺史徐邈、敦煌太守皇甫隆的带领下,实现了粮食的自给自足;后来司马懿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大肆屯田,从而无需中央调粮,也能于西线持久对峙诸葛亮。

吴蜀两国的差距在哪?

吴蜀两国能够从汉末乱世中脱颖而出,绝非不善理财之辈,但较曹魏相比,他们又暴露出相似的阻力。曹魏处于那个时期农业最发达的地区,无论是关中还是中原,发展时间远长于南方(除荆襄地区)。也正是如此,北方地区,或者说黄河流域,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战乱就较为严重,所以曹操统一后,整个北方社会的可塑性更高。

这里有些绕口,简言之,北方社会崩溃的较彻底,世家大族在战乱中或兼并联合,或分崩离析,他们对政治的干预程度就在减弱。曹操的经济政治改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的,他对世家大族的依赖程度较低,政令也就容易推展。简单的例子,杨修、孔融是什么家族背景?杨修祖上乃是砍了项羽大腿,封侯世袭的公卿世家;孔北海更是大儒孔子嫡后,曹操不是说杀就杀?

吴蜀两国的立国根本在于东吴和西川。东吴在汉末算的上一块较为安稳的地区,他的社会结构保存的最为完整,汉末豪族门阀对于政治的干预也最深刻,所以作为外来户的孙氏集团当然不能像曹魏一样施政。又或者说,正是战乱偏少,东吴才无需像北方那样大肆屯田,那样还会让豪族门阀的土地兼并受挫,所以东吴的屯田起步很晚。史料明确记载的是东吴黄武五年(226年),由陆逊提出,提出的原因则是曹魏将东线战场推进至江淮一带,吴国感受到了军粮危机。

蜀国就更不用说了,在荆州与吴国貌合神离,孙刘联盟的背后是双方剑拔弩张的对峙,屯田根本不存在,好在荆襄富庶,税收稳定,足够支撑双方在此区域的军事行动。而刘备集团进入益州后,面对的则是东吴一样的尴尬处境,刘焉、刘璋一直未能解决东州派、益州派的内部矛盾,刘备又将外来势力带入川蜀,三大派系的权衡利弊更加阻碍了政令的推行。所以诸葛亮向蛮族用兵,一方面是稳定后方,另一方面也是想开发蛮地的资源。

但情况并不如演义里“七擒七纵”那般,南中地区在“平定”后推行过屯田政策,而蛮族的小动作始终困扰着蜀汉,蜀国不得不在南中地区安置一些“酷吏”,镇压暴乱都够忙的了,屯田环境可见一斑。所以诸葛亮在北伐时,不得不转移目标,屯田政策更侧重于陕西南部,后来姜维也是贯彻这个精神,将屯垦区推进至甘南地区。

从以上介绍中不难看出,经济实力上,尤其是战略资源上,吴蜀两国都没有魏国的政治环境优越,屯垦起步也较晚,所以这个差距就会越拉越大。更现实的一点在于,曹魏统一的北方地区,耕地面积大,农田水利基础好,农业技术发达,人口基数大,这些优势更加促动了南方两个政权积极北伐的渴望。公元234年,司马懿和诸葛亮最后一次对峙于五丈原,诸葛亮去世,蜀国钱粮耗尽却无功而返。次年魏国中原地区大灾,司马懿还能从西线调拨500万石军粮救济洛阳,这种经济实力的差距太过明显。

“昔破黄巾,因为屯田,积谷许都,以制四方。今三隅已定,事在淮南。每大军征举,运兵过半,功费巨亿,以为大役。”——《晋书·食货志》

总体来说,三国时期,弱势的吴蜀一直向北用兵,强势的曹魏反而多处于守势,这就是南北政权的战略决策导致的。后来邓艾在《济河论》中说的很清楚,他认为三国的战争就是打财力,谁到最后最有财力,谁就顺势而统一。所以他也建议司马懿多屯田,少征伐,顺势就能坐拥天下。曹魏政权从曹氏到司马氏,乃至晋朝建立,都秉承这种战略,西晋名将羊祜、杜预都是从生产抓起,将南北的实力差距越拉越大,最后完成统一。反而论之,吴蜀虽弱,也一定要拼了命的向北用兵,争取在差距尚未拉开之前,榨取更多利益,甚至是进取中原。




长年战乱频繁瘟疫严重制约曹魏国力

事实上,三国时期的曹魏远远谈不上什么“国力强盛”,曹魏仅仅是比蜀汉、东吴拥有更不差、更广大的地盘而已,从黄巾之乱到平定河北,整个黄河中下游整整打了24年的仗(184-208),瘟疫与动乱交织,“生民百遗一,白骨露於野”已是当时的常态,曹丕称帝以后,一个州的在编人口甚至与东汉中期一个郡的人口相仿佛,大大小小的地区性瘟疫接连在全国各地爆发,建立在如此基础之上的曹魏帝国,未必有多少能力去主动进攻。以至于,当司马懿需要率领四万人马远征辽东公孙渊时,朝廷里竟然在讨论能不能负担得起这笔军费,可想而知曹魏当时的国力也未必能够负担得起大规模出击。

蜀汉所割据的益州与孙吴所割据的江东,基本上除了刘备入蜀与孙策过江以外,少有内部战乱与瘟疫的影响。所以,在公元3世纪中叶,蜀汉与孙吴的内部基层环境,或许要远强于曹魏。而曹魏的人口资源优势,又需要时间来恢复,南北方形成了微妙的平衡态。

安徽名人馆内的曹操征战形象

曹魏北部边境的牵制

曹魏北部边境环伺着东汉中后期兴起的鲜卑、乌桓、羌胡、氐羌诸部,他们与之前便已迁入北部边郡的半游牧半农耕族群(南匈奴、屠各、氐羌)同气连枝,而且两汉压根就没有妥善处理好的边疆矛盾也被曹魏所继承,整个北部边疆边郡其实面临着一定程度的统治隐患,这就需要曹魏统治者派出诸如梁习、牵招、阎柔之类的治边干将,复杂的边塞形势,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曹魏方面的统治精力,而蜀汉、孙吴并不需要面对像鲜卑、乌桓、羌那般远比南蛮、山越更加组织成熟且部落壮大的边患。

三国后期的东亚格局

曹魏需要同时面对孙刘两家三个方向的进攻

除了上述原因严重制约了曹魏的国力分配以外,最为核心的一个原因是,曹魏需要同时面对孙刘两家在西南(关陇)、中南(襄阳)、东南(合肥)的来敌,这就需要曹魏始终在长安-天水、襄阳-宛城、寿春等三个方向保持一定兵力的防守部署,这些常态化防守都需要消耗大量的国力。比起蜀汉依靠秦岭山险、孙吴依靠长江天险而言,曹魏显然并没有多少山川地利可以依靠,所以就会在上述三个位置形成三个“军区”级(大都督)兵力物资集散据点。一旦曹魏想要从任何一个方向发起总攻,就必须冒险减少其他两个方向的兵力物资供给,显然需要绝佳的时机与运气配合才能实现(钟会灭蜀便是如此)。

三国时代的都督区

事实上,曹魏(220-265)更像是一只外强中干的带病大象,周围有孙吴、蜀汉两只中型猛兽环伺,又有鲜卑、氐羌等小型猛兽观望,自然无法将兵力集中在一处消灭任何一路大敌。本来曹操在赤壁之战时是有机会的,奈何机会稍纵即逝。等到曹魏这只带病大象终于靠着时间的流逝、抚平了创伤,缓过来的时候,司马氏家族逐渐窃取了这只大象的所有权,司马昭与司马炎的主动出击,就是建立在曹魏四十多年被动休养生息基础之上的。如果我们把西晋视为曹魏的“换头”版本的话,司马昭平蜀、司马炎平吴,自然也可以视为曹魏西晋统治集团的主动出击




曹魏北面要防备公孙渊,鲜卑的轲比能。东南则防备东吴,西南防备蜀汉。蜀吴两国战略合作,自夷陵之战后,互相不再攻伐,可以全力与魏国对峙。而蜀国又易守难攻。曹丕和曹叡时期两次伐吴,但是失败了。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贸然出击,可能会受到两国的夹击。

刘备刚去世的时候,蜀汉也没有大规模军事行动。轲比能闹了曹魏十几年才被刺杀,后司马懿平了公孙渊。这些都做完了,才为后来魏伐蜀奠定了基础。曹真和司马懿也伐过蜀,但是失败了。因为诸葛亮北伐次数太多,连续不断地北伐,让后人觉得曹魏都没怎么出击,其实只是忽略了罢了,不过次数确实也是较少。

诸葛亮北伐总想着拉上东吴,孙权也响应过,所以曹魏是两面开战。只不过诸葛亮进军太快,孙权没跟上。孙权最后一次响应诸葛亮北伐,出兵攻打合肥,但是有满宠的防守,仍然没有攻下。曹魏一家对抗两家,北面还有敌人要防备,兵力再多,也比较分散。集中兵力南下是有风险的。

曹爽伐蜀的时候,被王平打败。曹魏不是不主动进攻,而是前期都失败了。蜀国频繁进攻是以攻代守。不然以蜀国的国力和地盘早晚会被灭的。同时也是转移矛盾,一致对外,蜀汉内部其实并不安稳,有着各派势力。诸葛亮的意图是即使不能灭魏,多拿下一些地盘也是好的。

同时还有天灾的影响,魏国连年水旱,伐吴又失败,需要休养生息。曹丕后来也责备自己穷兵黩武,开始休养生息。曹叡时期多线作战,曹叡本人又大兴土木,对国力消耗很大。一旦打仗,人口消耗就会很大,并且伐吴,伐蜀又失败,没有收益。结果就成了积极防御反倒可以消耗吴蜀。谁打谁也打不赢,谁先进攻谁吃亏。

当时经济重心还没南移,北方的人口,土地,粮食产量,经济,整体实力强于南方。蜀国和吴国要是不主动侵扰魏国,魏国只会更快地积攒实力,打一打还能消耗一下魏国。还有打赢的几率。老二和老三联合起来揍老大,老大虽然厉害,但是没有直接灭老二老三的实力,所以老大要谨慎,多积攒实力再出击。时间越长,对魏国就越有利,魏国只要休养生息就好。

魏国休养生息,蜀国频繁进攻,都是最适合自己的策略。事实证明,曹魏和继承了曹魏的西晋最终夺取天下,其实若没有意外,天下的归属早就注定了。




魏国并不是没打,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对付辽东和塞外去了。

一来蜀、吴都是不好啃的硬骨头,硌牙。

二来魏国也有自己的扩张方向,好比诸葛亮七擒孟获,吴国出海琉球抓野人一样,总不能光找南边耗着吧?

早期蜀汉与吴国的策略就是唇亡齿冷,联盟扛曹,一场赤壁之战烧出了三分天下。

但这也让曹老板稍微放了点心,为什么呢?

因为刘备已经给封进蜀地和汉中了,这地方看着好,却没有什么战略突出方向。

要不然当年灭秦后刘邦给封为汉王,刘邦怎么会怄得斗鸡呢,连韩信都觉得这地方没搞头要逃跑!

所以,蜀汉一有空就从汉中往外拱,越打越来劲,只要能打出去,马超就能又拉出一帮旧部和少数民族大军。

曹魏兵力有点不够,专注长安吧,许昌、洛阳危险,毕竟孙刘联盟,关羽占着荆州,东吴也不断的北上,都打到合肥了。

万幸的是,东吴这帮战五渣还真有点离开水面就不会打仗的意思,围着合肥杠了5次,硬是没能打开突破口。

关羽的荆州部队倒是生猛的不得了,一会儿围攻曹仁,一会儿水淹于禁,揪着庞德就剁,威震华夏。

曹老板头痛的要命,许昌里面还装着汉帝呢,如果关羽把樊城拿下了,东吴再跟着出兵,曹魏就只能迁都撤到黄河以北去了,可能连淮南都守不住。

所以,当时的局势对曹魏来说还真是不容易,整个战略局势都对己方不利,根本没有功夫反击。

这时司马懿帮曹操分析了下,大意是:“于禁打输不算什么,只是战场胜负罢了,暂时还威胁不到国家的战略平衡,为这点事儿就迁都,别说地方守不住,还会示敌以弱,让对方更来劲,导致军心不稳。”

他给曹操点了个新战略——刘备和孙权只是个表面上的老铁,背地里X你妹的事情没少做,再加上现在关羽这么嘚瑟,孙权眼睛不红?指不定又砍了多少桌子角呢!

所以,不如挑拨两边的关系,动用一些外交关系,让孙权去给刘备扯后腿。

曹操一听,妙哇!这孙狗子打魏国从没讨到好,怂恿他打刘备占荆州肯定来劲!好计!立即执行!

于是,正当关羽打樊城打的正起劲的时候,目光短浅的东吴派出吕蒙,搞了个白衣渡江,把关羽后路给扒了。

眨眼间荆襄攻防易手,关羽走了麦城,东吴和季汉打得头破血流,顺带还莫名其妙折了个张飞。

刘备其实也没丧失理智,与演义不同,他就拉了5万人去找孙权算账,结果一进江南水泽就不行了,迟迟打不过秭归一线,硬是从221年7月耗到222年6月。(顺带说一句,曹操220年3月就已经死了,与关羽同一年)

39岁陆逊大战63岁刘备,刘老板开头很谨慎,陆逊也很怂,双方最后都耗不住了才出来打了个决战,刘备带着本阵打输了,扔下马良黄权等人撒腿就跑,结果马良被杀,黄权投降了曹魏。

夷陵之战和之前的荆州之战耗光了蜀汉的本钱,也彻底搞坏了两家的关系,更将蜀汉的荆州给砍了,彻底将之变成了关门待打之狗。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诸葛亮不计代价的狂攻,不打出去占领关中就没有战略上的出路,更要以攻代守,防止战略被动。

曹丕时代,三国鼎立局面已经形成了。

东吴防守荆州之后,进一步摊薄了兵力,反过来还要防御南下的曹魏。

蜀汉则被困死在贫瘠的四川盆地,始终发展不起来,只能依靠地形优势与曹魏拉锯。

能玩出的那些计策,比如暗度陈仓什么的,在汉朝还没建立的时候就已经让刘邦给使绝了,也就魏延才把这些烂点子当回事儿。

这就形成了曹魏一推二的局面,牢牢把控了战略主动权。

但曹丕也不敢随意打二国,他急于称帝和稳固政权,根本没闲心管开疆拓土。

魏文帝在226年死去,皇位传给了他和甄皇后的儿子魏明帝曹叡。(诸葛亮在228年开始了第一、二次北伐。)

魏明帝走上了另一条开疆拓土之路,他让司马懿带兵平灭了辽东公孙家。

辽东公孙,是辽东太守公孙度治下的土地,但他们对曹魏时降时叛,如同滚刀肉一样。

曹魏有心灭掉公孙,但蜀国、吴国才是核心问题,也就暂时只能任由公孙坐大。

像当时诸葛亮北伐,围攻陈仓,魏军前边打着呢,后边公孙渊杀了公孙恭夺太守位,为了维稳,曹魏也只能忍了。

公孙渊对曹魏更加不逊,拉着鲜卑高句丽等骚扰中原,势力也越来越大,因此明帝让司马懿带兵平灭辽东公孙。

当时东吴还相当超前的组建了庞大的海军,一边去沿海岛屿捉野人补充人口,一边沿着海岸线航行到辽东,与公孙家勾连,计划夹攻曹魏。

司马懿带兵很快就攻入了辽东,杀得人头滚滚,公孙渊此时又找孙权求助,孙权也再度准备了大型的船队救援,实则趁火打劫。

当吴国的水军抵达时,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已经被曹魏三光政策了一遍的辽东,是半点油水都没有了。

魏明帝239年去世,诸葛亮也早在234年去世,孙权想继续勾连高句丽,但未能成功,在252年去世。

魏明帝后的魏国陷入了混乱的政治局面,因此还是没法集中兵力进攻孙、刘。原因嘛咱都知道,老司马家坐不住了。

诸葛亮死后,蜀国在姜维的带领下继续反攻大业,但战役规模是越打越小。

姜维相信自己能够打出去,然后拉拢羌人胡人一起消灭魏国。他的北伐也打赢了不少胜仗,大胜两次,小胜三次,打平四次,大小败各一次。

连年北伐虽然抵挡住了魏国的进攻,也逐渐让蜀汉看到了一丝希望,却也消耗了大量的财富、人口,蜀国朝廷越来越多的人反对姜维的北伐,致使姜维以屯田避祸。

之后的历史我们也看到了,司马昭伐蜀,钟会、邓艾、诸葛绪三路大军很快就从险道入川,没多久邓艾就偷袭成都,终结了蜀汉的一切。

其实三国打到现在,也真的没什么好打了,穷的穷,废的废,全都气喘吁吁。

280年,晋武帝派王浚、杜预出征,渡江而过,顺利的灭亡了东吴。




我们常说的三国,大概自184年开始,结束于263年,中间间隔差不多80年,往小的说,自220年曹丕篡汉称帝开始,也过了36年,36年间军阀割据,社会动荡,一个毛头小子从年轻小伙打到满胡子白发,不累吗?连连征战,不需要休养生息吗?魏国深喑此道,自当知道要恢复元气,他底子厚,不需要快速解决战斗,也还耗得起,蜀国则不一样,大家都停下来休养生息,虽然都越来越强,但是面积和人口基数摆在那里,蜀国的国力增幅将大幅低于魏国的国力增幅,可是有办法吗,没办法,只能不断尝试,然后不断失败。

战争,打的是国力。

魏国的国力如何,北面大幅土地,人口幅员辽阔,人口、政治、技术、经济和文化大城市如洛阳、许昌、长安都在魏国手里,征战所需的兵马、矿山产地也几乎在魏国手里,魏国啥都不缺,自然不急于南下攻打吴国和蜀国。

吴国和蜀国国力自不多说。

不信,咱们仔细想一想魏国的城市我们能说出来多少,而蜀国,是不是只记得成都?吴国,是不是只记得建业?

战争,不能竭泽而渔。

战争不是过家家,打仗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要考虑粮草、考虑兵员补充、考虑兵器制造、考虑人才将才、考虑士兵战斗力、考虑天气、考虑民意等等,从184年黄巾之乱开始,各路军阀就开始打打打,可你们爱打,老百姓不喜欢啊,要被征丁、又要赋税、还时不时有被散兵虐杀的危险,于是乎,你们打,我就走,战争时期的兵力折损和人口流动可是大事,兵力没了就要征兵,连人口都没了还哪来的兵呢?

再者,打了那么多年,累不累?年少轻狂想征战沙场可以理解,可是年年征战,任谁都会厌战,士兵会思乡。

为啥我国年年都有休渔期,因为要让鱼苗有时间生长,休渔期结束了才有鱼抓嘛,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给人活路了,人都打光了、跑完了,咋继续打呢?

同时,魏国北边还有外族侵扰,咋能左右开弓乱招呼呢?

因此,魏国不整天打,是有深知韬光养晦的道理的。

战争,不能完全遵从个人意志。

刘备用孔明的策略,达成三国鼎立。

但刘备却始终不忘匡扶汉室,虽然其志可嘉,但是终归有点不合实际。

不仅如此,他托孤白帝城,还顺带框死了孔明,要他继承遗志。

孔明虽然深知蜀国实力,但是先帝托孤,必报其志,自此之后多次北伐,对魏国发动五次战争,历时7年,虽然取得了小成绩,但是魏国的国力仍然无法撼动。234年,绝命于五丈原,一代巨星就此陨落。

以孔明的政治智慧,他不可能不知道不打会被拖死、打了也不会有更好的结果,他所做的更多的为了完成先帝的遗愿,延续蜀国的生存时间。

但是,个人认为,以一国存亡为赌注去完成个人的意志,未免在政治上显得有些幼稚。

而后的姜维,同样也是完成个人遗志,多次伐魏,自不多说。

如果蜀国休养生息,与魏国停战,建立经济联系,互通有无,或许历史会由此改变。




这种情况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首先是国力对比。魏国经过多年战乱,民生凋敝,经济受到严重的破坏,人口也减少得十分厉害。从黄巾起义开始,北方地区又经历了董卓之乱,李傕郭氾之乱,官渡之战等诸场战争,经济受到极大破坏,百姓伤亡惨重,十不存一。后来的赤壁之战虽然主战场不在北方,但伤亡的军士基本都是北方人,所以魏国立国初期,国力并不强大,就很难对吴蜀两国采取攻势。而蜀国则不同。因为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所以东汉末年的很多战争都没波及到蜀地,加上刘焉、刘璋父子在蜀地一直是保境安民,所以蜀地的经济状况还算良好。而且成都有都江堰,蜀地一直被称为天府之国,所以粮草问题并不紧缺,比较困难的倒是交通运输问题。

第二,地理位置问题。魏国疆域比较辽阔,需要把守的地方众多,四面皆是强敌,比如北面的匈奴、鲜卑、乌桓、辽东公孙氏,南面的吴蜀两国也在虎视眈眈,所以魏国只能先取守势。而蜀国因为蜀道之隔,易守难攻,诸葛亮又在南面平定了孟获,所以可以倾国而出,攻击魏国。

第三,国力的此消彼长对蜀国不利。魏国虽然经历了战争的严重破坏,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实力仍在,只是需要一段时间去恢复而已。从长期来看,魏国疆域辽阔,户口众多,总有一天国力会碾压吴蜀两国,所以吴蜀两国都想趁魏国还没完全缓过气来时把它打败。魏国采取守势,也是想尽量拖延时间,恢复自身实力。

第四,诸葛亮的争取。从蜀地出师,北定中原,是诸葛亮最重要的战略方针。他想在自己死前,完成自己对刘备的承诺,所以不惜劳师动众,强行北伐,希望能侥幸得胜,因为对蜀国而言,北伐不北伐,都是死路一条。北伐的话,或许还能有一线希望,若是不北伐,待魏国恢复元气,吴蜀两国仍是难逃灭亡的局面。

所以说,蜀国强行北伐,是当时不得已之举,而魏国一直避战而守,确实是当时最明智的做法。




你好,我回答一下个人理解。

三国时期,三国鼎立,曹魏最强,东吴次之,蜀汉最弱,这是共识,应该没有争议。

这个问题应该这样看待,蜀汉为什么要不断伐魏,主要是为了转移国内政治以及氏族之间的矛盾,让国民团结一致的结果。

诸葛亮每次出征,也就几万人马,劳师远征,补给线越拉越长,蜀道难,运送物资就更难了,基本上都是打完一个地方,收割一个地方的粮食物资,人口拉回去,这样的讨伐更像资源掠夺。

而曹魏虽然国力最强,但是面对多方战线要防守,北方的异族,南方的蜀汉和东吴,还有内部的矛盾,实际能用的兵马也没有想象的多,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发动统一战。

后来的历史大家都知道,三国统一,这个时代确实很吸引人,我从小学开始就看三国演义,到后来看三国志,读各种文章见解,慢慢也对这段历史有了自己的看法,谢谢。




魏国一动,蜀吴就联合;

蜀国一动,魏国不疼痛,吴国看热闹;

蜀国不动,魏国就会先灭吴国。




其实诸葛亮已经给出了答案

诸葛亮在《后出师表》中曾写道:“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固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

“不伐贼,王业亦亡”,这句话隐晦地告诉了我们答案:刘备建立的政权是汉,应以延续汉祚为宗旨,而汉的都城在洛阳,不在成都。不伐曹魏,蜀汉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另外也是出于稳定政权的需要

刘备一家子是空降的领导,蜀地(益州)那块本来有个领导叫刘璋(益州牧),刘备是用计夺来的,所以实在说不上厚道。

刘备在的时候兵强马壮镇得住,刘备驾崩以后就不好说了,朝内为官的有不少蜀地原住民,多少有些口服心不服,所以诸葛亮要北伐曹魏,打仗就会转移国内主要矛盾,使得原住民与外来人口的矛盾减弱,有利于蜀汉政权的稳定。

美国的911遭袭事件之后不就很快投入战争了嘛,没有证据创造证据也要打,不打民心不稳。

最后

还是要强调一点,三国中没有“蜀国”,只有蜀汉。如果自称蜀国,北伐曹魏就成了不义之战。




蜀国是为了以攻代守。魏国不进攻是因为姓曹的太短命了没多久就换皇帝。防守疆域也太大!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2-20  最后更新:2021-02-20

标签:魏国   蜀国   国力   蜀汉   辽东   公孙   东吴   吴国   兵力   最强   主动   人口   三国时期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