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的土匪汪柴水,当年到底有多坏?

民国时期福建泉州的惠安县,有这么一个恶匪汪柴水。要说他当年到底有多坏?通过当年他在惠安县的一次劫掠就能看出来。现在我们到网络上搜索“惠城六六惨案”,还能够找到很多相关的资料,而制造这起惨案的罪魁祸首,就是土匪汪柴水。

根据福建泉州地方志记载,民国18年6月6日,汪柴水水率土匪300多人攻入惠安县城大肆掳掠奸淫,惨不忍睹,史称惠城六六惨案。 在血案发生之前,汪柴水在地方上无恶不作。驻扎在福建的国民党军队数量很少,就采用非常传统的方式,收编了这支土匪武装。汪柴水也被委任为团长,这下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为所欲为了。

1929年6月,惠安县城的驻军正在换防,出现了短暂的防务空虚状态。得知这一情况的汪柴水决定干一票大的,他就联合汪连,率领300多名土匪,装扮成正规军的样子,大摇大摆冲进了县城。汪柴水提前派人侦查了惠安县城的情况,对城内富户的情况了如指掌。按照事先规划好的方案,他们对益成、义记等10九家大商行和200多家商铺进行了扫荡式的洗劫。同时他们还绑架了13个富商,要求他们的家属支付余额的赎金。

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泉州地区有著名的惠安四巨匪,除了汪柴水外,还有汪连、杜渐和李法。汪柴水是他们四个人中间最狡猾最凶残的一个,当然也是最有头脑的一个。他把惠安当成自己的根据地和地盘,像军阀一样对这一地区进行行政管理。汪柴水要求自己管理下的各个村庄都必须种植鸦片,否则严惩不贷。当鸦片成熟时,他就以最低的价格来进行收买,然后进行加工,转卖到上海。

汪柴水还学会了政府的盐茶专卖,垄断了当地的食盐买卖。如果发现有人敢偷偷的贩卖食盐,就格杀匆论。他把盐的价格定得非常高,基本上当地人的收入都出来买盐了。 既然他把自己当成了官府,自然是要征税的。汪柴水在旧有税制的基础上,还创新了很多种税,比如有一个联络费,就是村和村子之间相互联系都要向他交税。

惠安县本来是著名的侨民之乡,在南洋地区有大量的华侨。中国人都喜欢叶落归根,很多华侨都回到国内来投资。惠安县同样如此,人们都以做土匪为耻,以经商为荣。这样一来,汪柴水手下的土匪就失去了补充的来源。他就命令管治下的所有村庄,每年必须向他输送年轻的壮丁,来扩大土匪的队伍。 汪柴水是土匪自然会敲诈勒索,他知道附近的富户很多,就派出手下专门去绑架肉票,只要没有按时把钱送到的,都会被他用各种刑法残酷折磨。

在惠安四巨匪的祸害下,原本富有的惠安地区经济变得非常萧条。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1932年,汪柴水碰到了自己的克星陈国辉。陈国辉是职业军人出身,和当地的权贵交情非常深厚。 几个回合下来,汪柴水的手下就逃走了很多,剩下的这些根本就不是陈国辉的对手。汪柴水发现大势已去,就率领自己的残余势力去了上海,准备在这里混黑社会。

1932年,汪柴水被另一伙土匪打败,逃到了上海,本想着在此处东山再起,四处巴结,但是没想到后被人识破身份,将其举报,被上海警备司令抓了起来,不久将其枪毙,直到这时,汪柴水才算是终于伏法,最有应得。

土匪汪柴水,丧失了人性,做的全部是非人所为的事情,为惠安县带来了无穷的伤害,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最终其也罪有应得,伏法而诛了,也算是还被其迫害的百姓们一个交代。




民国时期,在富饶的福建省惠安县,曾经出现过四大匪头,汪柴水就是其中之一。那么汪柴水在当地到底有多残暴?下面给大家列举汪柴水四个劣性案例。

1.公开征匪行恶。汪柴水为了扩充实力,从惠安县每个村庄都进行“征匪”,他们强行要求村庄里面的年轻人到他的队伍中当土匪,不服从者一律剁脚示众。与此同时,他还在各个村子征收“联络税”,而当时被迫跟他“联络”的村子竟达600多个。

2.惠城六六惨案。民国18年6月,无恶不作的匪头汪柴水带领300来号人马,闯入了惠安县城,进行杀戮抢掠,强奸民女,欺压百姓,惠城的人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有名的惠城六六惨案。

3.种植鸦片、控制食盐。汪柴水勒令村子种植鸦片,收成后汪柴水带匪徒低价收购,不服从就强取豪夺。汪柴水还利用自己的势力控制几百个村子的食盐,并高价抛售。

4.汪柴水不仅仅是如此,他还不断绑票勒索,绑来的人动辄就是天价赎金,能赎得回去还好,赎不回去的,往往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在死之前,往往要受到非人的折磨,这些折磨现在听起来仍让人不寒而栗。

如此被人们所深恶痛绝的人,却受到国民党的赏识。汪柴水先后被国民党任命为排长、连长、营长、团长。1932年逃到上海,被当时上海警备司令吴铁城枪毙,至此这个恶贯满盈的匪徒,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大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汪柴水,又名汪汉民,福建泉州惠安东门外后坊村人,是民国初年惠安四匪(汪连、汪柴水、杜建、李法)之一。而四巨匪中,汪柴水这股土匪对惠安的祸害尤烈,横行惠安前后达15年之久,当时惠安人民在这股土匪蹂躏下,过着极其悲惨的日子。



汪柴水曾先后肄业于惠安县立中学和厦门集美学校师范科。1918年,集美学校发生校潮,他即离开学校前往晋江安海投其老同乡汪连(时任闽南民军的连长)部下当文书。不久,随汪连到凤巢山(闽南民军的根据地,在晋江、南安、同安3县边界)。当时民军成分良莠不齐,兵匪合一,在风巢山民军中有被号称:“二十四杀”的凶汉,汪柴水就是其中的“一杀”。从此,汪柴水开始了亦官亦匪的生涯。


一、盘剥豪夺


后来,汪柴水回到惠安,便把惠西田船作为匪巢、进行土匪活动。为了充实党羽,扩张实力,他从邻近各村各征抽壮丁二至三名,在他匪部充当匪卒。在他田船老巢中,经常拥有匪卒400多人。他还巧立名目,向各村征收所谓“联络税”,按户抽收。下户每年2元,上中户每年8元。当时惠西一带被迫跟他“联络”的计有大小600余村,这笔“联络税”是相当可观的。敲财的另一办法是操纵走贩私盐,对各村贩卖私盐的每担抽成2角。


又勒限各村农民大种鸦片,鸦片收成后统统归他收购,然后制成“烟饼”.运往浙江温州等地出售,换取枪枝弹药。汪柴水敲勒得来的钱,全由他的心腹汪达卿经营。据说每日所收银元,数量难以计算,只在室内挖筑几个大银窖,用竹箩装银元倒入窖里,经常银元满窖。在他抽丁派款、破坏田园生产的情况下,惠西一带群众过着苦难深重的日子。


二、绑架勒索


汪柴水的土匪活动经常是绑票勒赎(绑票的同时也抢劫财物)。被绑架的群众,匪徒称之为“鲎(hòu)仔”(即肉票),每个堂仔少的要被勒索赎身银数百元,多的至数千元。当时汪柴水的匪爪伸向惠安各个角落,他的匪徒到处绑架群众,连老人、小孩也难幸免。



村下王双法就是在八九岁时被绑去的。汪柴水还经常派出他的心腹号称“龙卫连”的连长率领匪徒在惠(安)枫(亭)洛(阳)公路上劫车绑架群众。城关人陈雪华、柯联定、张昆友及王孙村黄森等7人,就是在惠洛段公路上遭劫车被绑去的。有一次汪柴水派他的爪牙乘汽车来包围城关门外奎巷,一下捕去成人、小孩20多人。


汪柴水除自己派出匪徒绑架群众外,还向仙游等地散匪“收购仔”,每个“堂仔”估计可以勒索赎身银多少,按20%为收购价收进,然后转手勒索。又把在惠安抓到的小孩卖给外县以取财,拆散人家骨肉。在那土匪横行的日子里,虽然在白天,人们出城一二里,或到科山寺去,都要提心吊胆,恐为土匪绑架,连乘汽车也视为畏途。


汪柴水生性极其残忍,为了“保密”和加深“鲎仔”的恐怖心理,更为了逼使“鲎仔”的亲属尽快筹款赎回亲人,对“鲎仔”施行种种残酷的刑罚。他把抓来的“鲎仔”用布条蒙住眼睛,用布块塞进口中,用蜡烛油灌进耳中,今天关禁在这个山头,明天又转移到另一个山头,往往连续好几个山头。


他设有土牢、水牢,把“鲎仔”关禁在里面,严刑拷打。据村下王双法忆述,他被汪柴水抓去时,关在水牢里,匪徒问他要吃签(一种豆制扁平条状食品)或是要吃面(指面线),而土匪黑话中,吃签是“打”,吃面是“吊”,经过几天的折磨,赎回时他的四肢严重浮肿,连大人穿用的裤子也穿不进去,汪柴水夜夜打麻将,一时兴来,即令4名“鲨仔”头上各顶烛火,蹲在麻将桌四个角的旁边,给打麻将的匪徒照明,一直到天亮。他还制成几个大木桶,桶内放蛇,把“鲎仔”投入桶中,以致有的“鲎仔”被惊得神经失常,变成呆子。



对于无法赎身的“鲎仔”,即被杀害,土匪称之为“撕票”。被刑打致死或被杀害的“鲎仔”,屡见不鲜,上述遭劫车被绑架的城关人张昆友,就被汪柴水杀害了。


三、亦官亦匪


汪柴水亦匪亦官,混迹于军阀派系中,由充当汪连的连部文书起家,先后当上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时人称汪连为“老团”,汪柴水为“新团”。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


5月间,汪柴水自省城福州打着“拥蒋护党”的旗号,以“清党特派员”的头衔,率领匪卒,耀武扬威地进入惠安县城,驻扎于惠安县立竞新小学(今县教师进修学校校址)。一下马,就多方破坏共产党地下组织,同时又进行抢劫绑架。城关商户林振堂、张光明、绅士陈镜湖等都遭绑架。后来林振堂、陈镜湖各以白银5000元赎出,张光明以白银1000元赎出。汪柴水还利用当时商会会丁陈九昌为耳目,摸清各商户家底,挨户科派巨款,大肆横征暴敛。


1929年6月6日(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惠城驻防军调防,汪柴水获得汪连暗中送来情报、乘城关防务空虚、从田船倾巢出动,率匪徒300多人进入县城,大肆掳掠奸淫,布商益成号(益隆)、通源号(汪材)、晋发号(林情)、义记(黄来兴)等19家大商户遭洗劫、其他商户民宅一并波及。



被绑去的商人有郑接、火司、郑日、陈添、王蛋等I3人,后来各以千元至数干元的巨款赎出。在匪祸恐怖中,满城哭声,惨不忍闻。这是惠安有史以来的空前浩劫,后称“六六惨案”。至今惠城年老居民想起此事,还会心悸色变。


四、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1932年,汪柴水在仙游县枫亭被陈国辉打败,逃回惠安田船把枪支弹药埋藏地下,分存财物,遣散爪牙,随身收拾部分细软、银元、逃往福州,再转逃上海。在上海时,多方钻营,结识了当时上海警备司令吴铁城的小舅子,由吴的小舅子把他藏匿在吴的官邸里。但后被惠安旅沪同乡会跟踪发觉,于是惠安群众及旅外人士叠呈吴铁城控告汪柴水的为匪罪行,要求惩办。吴慑于民愤,乃于是年10月下令逮捕汪柴水,绑赴龙华路龙华机场枪决。恶贯满盈的匪徒,落得可耻的下场。


(正文完)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




民国时期福建泉州的惠安县,有这么一个恶匪汪柴水。要说他当年到底有多坏?通过当年他在惠安县的一次劫掠就能看出来。现在我们到网络上搜索“惠城六六惨案”,还能够找到很多相关的资料,而制造这起惨案的罪魁祸首,就是土匪汪柴水。

民国初年惠安县有四个大土匪,分别是汪柴水、汪连、杜建、李法,这四个土匪合成“惠安四巨匪”,其中尤其是汪柴水对惠安的祸害最为深切。汪柴水在惠安横行15年之久,给当地的百姓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汪柴水为匪期间,为了扩充实力,从惠安县每个村庄都进行“征匪”,他们要求每个村庄必须出两到三名壮丁,到他的队伍中当土匪。与此同时,他还在各个村子征收“联络税”,而当时被迫跟他“联络”的村子达到600多个。

除此之外,汪柴水还勒令这些村子种植鸦片,鸦片收成后统一由他来收购,当然这不是正经的收购,附带着强取豪夺。更可恶的是,汪柴水操纵者这几百个村子的食盐,俨然成为当地的土皇帝,而在他“统治”的区域内,百姓们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汪柴水还不断地绑票勒索,绑来的人动辄就是天价赎金,能赎得回去还好,赎不回去的,往往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在死之前,往往要受到非人的折磨,这些折磨现在听起来仍让人不寒而栗。

汪柴水为了让人质的家属赶紧来赎人,设定了一系列的酷刑,家属每晚一天去赎人,人质就要多经受一天的折磨。

对于那些过了约定时期的人质,就任由土匪们处置了。汪柴水经常连夜打麻将,于是他会让四个人质蹲在桌角,头上顶着蜡烛,连续一夜不许乱动,否则就要遭到毒打。除此之外,汪柴水还特别订制了几个大木桶,桶内放上几条蛇,把那些人质丢到桶里取乐。

这么一个为人们所深恶痛绝,恨不得抽其筋食其肉的人,却受到国民党政府的喜欢。汪柴水被国民党招安,先后当上国民党的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在此之前另一位土匪汪连也被国民党收编,人们称汪连的队伍为“老团”,称汪柴水的队伍为“新团”。

1929年6月6日,汪柴水股匪伙同汪连股匪,趁着惠安城驻防军调防,城内防务空虚之际,率领几百名匪徒进入城中,大肆烧杀抢掠,一时间整个惠安城陷入混乱,满城都是土匪们的喊叫声,居民的哭泣声,至今当地的一些老人提起来这件事,还心有余悸。

1932年,汪柴水被另一个土匪陈国辉打败,逃到了上海。到了上海的汪柴水四处巴结,还想在上海搞出一片天地。不过有一次他被惠安旅沪同乡会跟踪发觉,同乡会的人们控诉了他的罪行,在1932年10月的时候,当时上海警备司令吴铁城将其枪毙,至此这个恶贯满盈的匪徒,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谢邀,

开水来回答这个问题。


清末民国时期政治动荡、军阀割据。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政府控制力量微弱,今天这个上台,明天那个闹独立。所以战火不断,一些地方更是匪患丛生。


比如福建,由于尚武传统浓厚,更是到了无县不匪的地步。


汪柴水就是其中最有名的悍匪之一。



土匪的背景


汪柴水的地盘在惠安县,当时他与汪连、杜渐和李法并称为“惠安四巨匪”。


但是在这四个人当中,他可以说是最为凶狠残暴、做事最没有底线,对惠安人民的经济和生产破坏最为严重的一个,也是让惠安人民最为痛恨的一个,也是最有野心和头脑的一个人。



那么他究竟有多坏呢?


1.逼迫农民种植鸦片,买断食盐


一般的土匪无非就是打家劫舍,靠山打劫过路费,靠海当海盗。汪柴水却对此颇为不屑。他俨然像个土皇帝一样,干出政府干的那些事情。


手下,逼迫所管理的农村农民种植鸦片。待鸦片成熟后,他便派爪牙去各村“收购”,这个词是史书上对汪柴水的评价,但是实际上并不比明抢好到哪去,但村民慑于他的淫威,敢怒不敢言。


卖鸦片让汪柴水狠狠赚了一大笔。但汪柴水不满足,又买断了当地的食盐。


由于盐是生活的必需品,村民不能不吃盐。而经由汪柴水卖得的盐价格高出市场价好多倍,于是,种植鸦片拿到的收入基本上都拿来买他的盐。


相当于钱从这个口袋出,从另外一个口袋金。反正都还是在自己的手里。


2.建立苛捐杂税,强制抓人当“壮丁”


之前说汪柴水像个“土皇帝”,他当然也就做起了“应该”做的事情——建立税目。


作为一名土匪,他建立的税目只可能多不可能少。在各个税目当中,最“有名的”联络税,意思是村与村之间要交流联系的话,必须向他交纳。


另外,汪柴水也知道势力强大的重要性。但由于他臭名昭著,没有人愿意与他为伍。



汪柴水于是强行在各村安排壮丁的人数,如果到期没有达标的村庄,就会遭到他的打击报复。因此一些年轻人害怕被他奴役,往往流浪在外,多年不敢回村。


3.干起土匪老本行——勒索绑票


当搜刮到一定程度,大家的家底基本上都被掏空了。但是不妨碍有些家境家境原本就很殷实,于是在这个一番掠夺之后还存有些许财富。


但是汪柴水是谁啊,于是,他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专门针对这些人。只要家庭条件还过得去的,没有不被他敲诈勒索的。



他的做法是把家里的小一辈的人绑到山上后,便明码标价,限定时间要对方赎人。


如果,家里没按时筹钱赎人的肉票。他就会施加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有的家中确实筹不出赎金,被绑上山的肉票就会被折磨至死,很难有活的机会。


汪柴水令人发指的行径,让本就经济萧条的惠安城乡,更是愁雾漫漫。只要有点钱的人家,都想方设法逃离住了好几代人的惠安。


对于地方一霸的汪柴水,几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被收编为军队,更加大肆地烧杀抢夺金银


福建的国民党军队肯定是收到很多乡村农民的举报,但是当时他的主要兵力都是用来和侵略中国的列强和“复清”的人员在战斗。



剿灭不行,却又为安抚民心,减少自身的兵力和财力的支出。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收编了汪柴水的土匪队伍。而他因着势大的缘故,则被提拔为团长。


但是被正规编制后,汪柴水更加飞扬跋扈,大行烧杀抢掠之风。


1929年6月6日,汪柴水趁军队换防,城内武装空虚的机会。联合之前的“四大土匪”之一的汪连,率300多名土匪冲进城内。


益成、等共计19家大商行和200多家商铺被他们洗劫一空, 同时劫持富商13人人进行勒索巨款,据不完全记载,最终只有5人得以被放。


这就是著名的“惠城六六惨案”。


而经此之后,惠安城的商户们大受打击,开不了店,纷纷关闭店铺。偌大的惠安城形如死城,侥幸活下来的人对汪柴水更是恨之入骨。


逃不过的“灾难”,在上海被处决


就在他当了3年后,汪柴水遇上他生命里面的克星——陈国辉。



比起陈国辉来,汪柴水不过是横行县里的地头蛇,根本抵抗不了这条“强龙。”


说起陈国辉的背景,由军人出身,因此与民国政客有着联系(背景超级厉害)。做了土匪后,由于他人脉广,并且自身很有头脑,因此势头迅猛,很快在福建打出了一片天下。


而面对陈国辉这样强大的对手,由于汪柴水的队伍本身人员的战斗力就很弱且忠诚度极低,加上在交战过程中又逃走了不少人。被打得落荒而逃的汪柴水,只得带着残余的队伍,跑到上海去了。


汪柴水到了上海后,看到上海的一番豪华昌盛,于是便还想“重振雄风”。没想到却被在惠安老乡发现并跟踪。在老乡们的联名举报下,上海警备司令吴铁城非常重视,马上就派兵力吧汪柴水抓捕。


由于汪柴水罪恶滔天,吴铁城将他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



枪决那天,惠安人从各地赶到上海争相来看汪柴水的下场。大家将刑场围得水泄不通,都希望能亲眼看着汪柴水断气。


按照以往行刑的规矩,刽子手在行刑的时候,要对犯人的后背开枪。但吴铁城见群情激愤难抑,于是特地地命令刽子手对汪柴水正面枪决。


随着“砰”地一声枪响,汪柴水应声倒地,惠安人无不拍手称快,奔走相告这个大快人心的消息。



关注开水侃历史,每天告诉你一个新奇的小故事。




我是历史伶俜者,你来问我来答。

记得之前金三角地区一直有大毒枭逼迫当地村民种植鸦片,以此大发横财。汪柴水除了干这类的勾当,还学官府巧立名目征收税赋,垄断私盐,虽然是个土匪,却有一颗当官的心。

民国时期,国内局势动荡,军阀之间相互征战,都说乱世出枭雄,但是乱世也出土匪。当时福建泉州的惠安县,土匪横行,各种司令层出不穷,汪柴水就是其中一个大土匪,为祸乡里。他有多坏呢?这么说吧,只要是好事他都不做,只要是坏事决定少不了他。



普通的土匪也就抢抢东西,吓唬吓唬人,但汪柴水不是,他把周围的好几个村庄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胁迫村民给他种植鸦片,不听话的轻则打骂,重则杀害,村民都很害怕,只能听他的话,他还组织巡逻队四处查看。等到鸦片成熟后,他会派人前来收购,其实只是象征性的给一点儿钱,他也借鸦片发了大财。



除了种植鸦片,汪柴水还做起了寡头的工作,将当地的盐业给垄断了,盐价远远高于平均水平,本来就很穷的村民结果连盐都吃不起了。除此之外,还设立征税的名目,以土匪的身份行官府的权力。



汪柴水还喜欢绑票,当地有点儿钱财的人家基本都被勒索过,绑到山上的肉票,家属需要拿钱来赎,实在没钱的,就会被撕票。所以当地有能力的人都逃离了那里。

后来的汪柴水被另一个大土匪杨国辉打败,败了的汪柴水逃到了上海,雄心勃勃的想另起一番事业,结果被惠安老乡会认出来了,将其作为报告给了警察,当时的上海守备司令吴铁城下令将其抓获,最后将其枪毙。



当时围观的人无不拍手称好,为祸乡里的土匪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我国有句俗语说得好:“官越小架子越大。”这句话放在民国时期的军阀与土匪身上,最为恰当。

民国时期的军阀,无论再怎么施行暴政,还是要维护着一方土地的农商正常运行(少数军阀除外)。但土匪不同,民国时期的土匪鲜有打着“替天行道”旗号的,大部分的土匪都是恶贯满盈、罄竹难书。

而土匪汪柴水即是如此,从绑架到对人质酷刑虐待、从强制当地百姓种植鸦片到巧取豪夺、从在各个村庄“征匪”到血洗城池……无一不显示出他的“坏”来。

在惠安及其周边一带,汪柴水大概控制了600多个乡村(今惠安县共有12个镇,206个村),差不多相当于现今的3个惠安县大小。

在这些地方,汪柴水就像是当地的皇帝一样,不仅控制着当地的食盐,还强制百姓们种植鸦片,并且以超低的价格(或者直接抢夺)将这些鸦片掳走,百姓们连年食不果腹,很多百姓为了躲避匪祸,只得逃往别处,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可那时候哪里有什么和平之地?

不管是北洋政府,还是国民政府,几乎处处有土匪,遍地是强盗。即便是侥幸躲到了没有土匪的地方,可是手中又没钱又没地,依然过着惨不忍睹的生活。

汪柴水不仅在经济上欺压百姓,更大量将村中的劳动力掳走,美名其曰“征兵”。村里的劳动力要么被强制拉去为匪,要么被抓去当人质,想要回去就只能高价赎回。

当地的百姓被压榨了这么久,哪还有钱赎人?一些地主乡绅家庭还好,基本上东凑凑西凑凑也就凑上了。但普通家庭的人质,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当地但凡有些家底的,基本上都被汪柴水绑去了,并且明码标价,要求家人赎走。在赎走之前,还要对这些人质施以酷刑;而那些无力赎回的人质,大多数都被汪柴水坑杀了。

以下是汪柴水抓到人质通用的步骤:

抓到人质,他们蒙上人质的眼睛,堵住人质的嘴巴,耳朵里灌进蜡烛。让他成为瞎哑聋,再换好几个山头,让人质找不着北。然后用纸写好约定巨额赎金用刀插在人质家门上,开始对人质进行非人的折磨:第一天捆绑,第二天吊打,第三天饿饭,第四天水牢,换着法儿折磨人质……并且每天给人质家里送去人质身上的某个器官:一只血淋淋的耳朵、一截断手指、一只血肉模糊的眼睛等不一而足。没有按时交赎金的,便受尽世间千万种残酷的刑罚,然后丢在山林喂野兽,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已经对这样的人渣恨之入骨了,可这种人偏偏有人喜欢,那就是国民党。

当时驻扎在福建的国民党军队,面对这种罪该万死的人,不仅不进行征剿,反而对他们招安,汪柴水的土匪队伍不仅全部由匪变兵,匪首汪柴水还被提拔为了团长。

人们常说兵匪不分家,在国民党当政的时代,这句话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有了正规编制后,汪柴水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更加地飞扬跋扈,大行烧杀抢掠之风。

根据当地地方志记载,民国18年(1929年)6月6日,汪柴水率匪徒300人攻入惠安县城,大肆掳掠奸淫,惨不忍睹。史称“惠城六六惨案”。

在惨案发生之前,汪柴水已经是国民党的团长了,但他不满于团长那点津贴,同时手底的业务也变少了(被收编后略有收敛),于是趁着当时的驻军正在换防,伙同汪连(惠安四匪之一,也已经被收编)率领300多名土匪,对益成、义记等10九家大商行和200多家商铺进行了洗劫,并且绑架了当地13个富商,要求他们的家属支付巨额赎金。

除了有钱人之外,普通家庭也没躲得过这场灾难,土匪们挨家挨户的进行扫荡式劫掠,几乎没有几个家庭能够幸免于难,一时间鸡飞狗跳哭闹哀鸣声不绝于耳。

还好这汪柴水也没蹦跶几年,1932年,汪柴水被新的土匪陈国辉打败,逃到了上海。同年10月,被上海警备司令吴铁城枪毙。




根据福建泉州地方志记载,民国18年6月6日,汪柴水水率土匪300多人攻入惠安县城大肆掳掠奸淫,惨不忍睹,史称惠城六六惨案。

民国时期的匪患有多严重

土匪是以打家劫舍、勒索钱财为生的不法武装团伙。历史上,匪患一直是朝廷的心腹大患,怎么剿也剿不完。民国时期,土匪迎来了“黄金时代”,中国匪患极为严重,几乎到处都是土匪,用土匪多如牛毛形容一点不为过。

据估算,民国时期土匪数量高达数百万,有的地方整村都是土匪。而当时的官府面对遍地的土匪却一直束手无策,不仅土匪没有根除,而且越剿越多。直到建国后,在新的中央政府的强力清剿下才彻底根除匪患。那么为什么民国时期土匪遍地而且越剿越多?

第一,民国是我国封建社会走向瓦解,共和政体刚刚建立的特殊时代,中国社会各个方面都进入了剧烈的社会转型期。

当时中国内忧外患,面临着严重的民族和社会矛盾,国家动荡不安,特别是清朝灭亡后,中国走上了军阀割据的道路,内有军阀横征暴敛、混战不休,外有强敌入侵、列强压榨,导致民不聊生、国民困苦不堪,很多人为了生存被迫铤而走险,落草为寇,所以土匪越来越多,匪患越来越严重。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乱世荡道衍奸匪”,中国遍地土匪正是那个时代的缩影,也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产物之一。如果老百姓生活的好,谁愿意去当土匪。

第二,民国时期,我国进入军阀割据时代,缺乏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也缺乏对付土匪的强有力国家机器。

面对混乱的局面,地方军阀都在忙着打仗抢地盘,没有足够的力量和精力去剿灭日益严重的匪患,所以很多军阀都对土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公然和土匪合作,对土匪进行收编招揽。事实上,当时中国很多军阀都是土匪出身,摇身一变就成了官军,很多土匪还成为了割据一方的大军阀,其中不乏张作霖、陆荣廷之类的枭雄。官匪一家,土匪和官府相互勾结,想要剿灭土匪根本就不现实。也只有新中国才有这魄力和能力剿灭这些土匪。

第三,民国时期我国传统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忠孝礼仪的儒家思想已经约束不了老百姓,老百姓没了信仰,日子又看不到希望,所以很多人就当了草寇。

其实,有的人当草寇也是没办法,因为到处都是土匪,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不当土匪就没有出路的情况。所以这些土匪山贼往往和当地居民勾着,很多土匪白天当农民,晚上当土匪,形成了完整严密的利益群体。他们不仅不抢劫当地居民,而且往往还会保护这些乡亲,可以说土匪们是非常有群众基础的,不仅不好剿,而且有很多人以当土匪为荣,所以就形成了土匪遍地的奇观。

民国时期的土匪汪柴水,当年到底有多坏?

民国初年惠安县有四个大土匪,分别是汪柴水、汪连、杜建、李法,这四个土匪合成“惠安四巨匪”,其中尤其是汪柴水对惠安的祸害最为深切。汪柴水在惠安横行15年之久,给当地的百姓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汪柴水为匪期间,为了扩充实力,从惠安县每个村庄都进行“征匪”,他们要求每个村庄必须出两到三名壮丁,到他的队伍中当土匪。与此同时,他还在各个村子征收“联络税”,而当时被迫跟他“联络”的村子达到600多个。

除此之外,汪柴水还勒令这些村子种植鸦片,鸦片收成后统一由他来收购,当然这不是正经的收购,附带着强取豪夺。更可恶的是,汪柴水操纵者这几百个村子的食盐,俨然成为当地的土皇帝,而在他“统治”的区域内,百姓们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汪柴水还不断地绑票勒索,绑来的人动辄就是天价赎金,能赎得回去还好,赎不回去的,往往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在死之前,往往要受到非人的折磨,这些折磨现在听起来仍让人不寒而栗。

汪柴水为了让人质的家属赶紧来赎人,设定了一系列的酷刑,家属每晚一天去赎人,人质就要多经受一天的折磨。

对于那些过了约定时期的人质,就任由土匪们处置了。汪柴水经常连夜打麻将,于是他会让四个人质蹲在桌角,头上顶着蜡烛,连续一夜不许乱动,否则就要遭到毒打。除此之外,汪柴水还特别订制了几个大木桶,桶内放上几条蛇,把那些人质丢到桶里取乐。

这么一个为人们所深恶痛绝,恨不得抽其筋食其肉的人,却受到国民党政府的喜欢。汪柴水被国民党招安,先后当上国民党的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在此之前另一位土匪汪连也被国民党收编,人们称汪连的队伍为“老团”,称汪柴水的队伍为“新团”。

1929年6月6日,汪柴水股匪伙同汪连股匪,趁着惠安城驻防军调防,城内防务空虚之际,率领几百名匪徒进入城中,大肆烧杀抢掠,一时间整个惠安城陷入混乱,满城都是土匪们的喊叫声,居民的哭泣声,至今当地的一些老人提起来这件事,还心有余悸。

1932年,汪柴水被另一个土匪陈国辉打败,逃到了上海。到了上海的汪柴水四处巴结,还想在上海搞出一片天地。不过有一次他被惠安旅沪同乡会跟踪发觉,同乡会的人们控诉了他的罪行,在1932年10月的时候,当时上海警备司令吴铁城将其枪毙,至此这个恶贯满盈的匪徒,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总结:汪柴水在惠安地区坏事做尽,罪恶滔天。惠安商团上书吴铁城要求他将汪柴水公开枪决,为民除害。吴铁城就顺应民意,张榜公告,邀请惠安老乡前来参观。

很多惠安当地的富户商人都赶往上海,见证这大快人心的时刻。吴铁城下令,对罪行累累的汪柴水正面开枪,以平息民愤。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罪恶滔天的汪柴水一命呜呼。惠安人民无不拍手称快,奔走相告。有不少人家也在这一天祭告祖先,大害已除。







民国时期福建泉州的惠安县,有这么一个恶匪汪柴水。要说他当年到底有多坏?通过当年他在惠安县的一次劫掠就能看出来。现在我们到网络上搜索“惠城六六惨案”,还能够找到很多相关的资料,而制造这起惨案的罪魁祸首,就是土匪汪柴水。

民国初年惠安县有四个大土匪,分别是汪柴水、汪连、杜建、李法,这四个土匪合成“惠安四巨匪”,其中尤其是汪柴水对惠安的祸害最为深切。汪柴水在惠安横行15年之久,给当地的百姓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汪柴水为匪期间,为了扩充实力,从惠安县每个村庄都进行“征匪”,他们要求每个村庄必须出两到三名壮丁,到他的队伍中当土匪。与此同时,他还在各个村子征收“联络税”,而当时被迫跟他“联络”的村子达到600多个。

除此之外,汪柴水还勒令这些村子种植鸦片,鸦片收成后统一由他来收购,当然这不是正经的收购,附带着强取豪夺。更可恶的是,汪柴水操纵者这几百个村子的食盐,俨然成为当地的土皇帝,而在他“统治”的区域内,百姓们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汪柴水还不断地绑票勒索,绑来的人动辄就是天价赎金,能赎得回去还好,赎不回去的,往往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在死之前,往往要受到非人的折磨,这些折磨现在听起来仍让人不寒而栗。

汪柴水为了让人质的家属赶紧来赎人,设定了一系列的酷刑,家属每晚一天去赎人,人质就要多经受一天的折磨。

对于那些过了约定时期的人质,就任由土匪们处置了。汪柴水经常连夜打麻将,于是他会让四个人质蹲在桌角,头上顶着蜡烛,连续一夜不许乱动,否则就要遭到毒打。除此之外,汪柴水还特别订制了几个大木桶,桶内放上几条蛇,把那些人质丢到桶里取乐。

这么一个为人们所深恶痛绝,恨不得抽其筋食其肉的人,却受到国民党政府的喜欢。汪柴水被国民党招安,先后当上国民党的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在此之前另一位土匪汪连也被国民党收编,人们称汪连的队伍为“老团”,称汪柴水的队伍为“新团”。

1929年6月6日,汪柴水股匪伙同汪连股匪,趁着惠安城驻防军调防,城内防务空虚之际,率领几百名匪徒进入城中,大肆烧杀抢掠,一时间整个惠安城陷入混乱,满城都是土匪们的喊叫声,居民的哭泣声,至今当地的一些老人提起来这件事,还心有余悸。

1932年,汪柴水被另一个土匪陈国辉打败,逃到了上海。到了上海的汪柴水四处巴结,还想在上海搞出一片天地。不过有一次他被惠安旅沪同乡会跟踪发觉,同乡会的人们控诉了他的罪行,在1932年10月的时候,当时上海警备司令吴铁城将其枪毙,至此这个恶贯满盈的匪徒,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2-20  最后更新:2021-02-20

标签:土匪   惠安县   惠安   匪徒   军阀   人质   鸦片   村子   国民党   上海   当年   民国时期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