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江苏扬州“诬陷继母投毒案”全解

江苏扬州,临近城郭住有一巨富商通,府邸堂皇,僮仆众多,气势不输王侯。商通有一子商称,强暴不仁,恃财使气,从不轻易屈服于人。商通续娶的继室胡氏,性情严厉,动辄口骂,商称极其厌恶,父亲故去后,尚未一年,侍奉继母胡氏愈发没有孝道,继母因此不胜恼怒,后念及亡夫,也就慢慢心有宽解。商称暗地却与妻子司氏图谋:“我生平不受人气,如今留继母在堂,多有说教,家庭掣肘,以致我不得自由。来年元日,你代为斟酒,我亲自贺寿于母亲,母亲必复赐酒给我,你可将毒药投于酒中,我便诬称继母毒我,告到官府。从来继母多狠毒,官府没有理由不信,即便不治她大罪,也必会让其离归外家,如此便再也没人可管制我了。”

夫妻商议已定,次年正月初一,商称带领妻妾子孙,给继母拜完新年,随后贺寿,等继母准备赐酒给儿子商称之时,司氏依丈夫唆教,转身斟酒,投毒药其中。继母接觞赐与商称。商称接过将饮,忽然言道:“这酒气色不同寻常,莫非有毒?”把酒洒在地面,酒焰喷起,商称假惺惺地明示继母:“用毒杀人,老天爷也会看不过去的。”继母抚胸悲呼:“冤枉!天地良心,你凭啥诬陷别人用毒?我若有此心,天诛地灭。如有人诬陷,我虽死不服!”

明代江苏扬州“诬陷继母投毒案”全解

数日后,商称告到官府,称继母胡氏“心狠性忍,称曲承事”,赐自己毒酒,众目共睹,自己本欲屈服隐忍,然只怕“家庭密迩,终遭毒手”,身死无益,所以上报,以求顾全母名、留得己身、避免后祸、承续家族。扬州知府杜亚获闻,传商称到堂讯问:“你祝母寿酒是何人所倒?你母亲赐你的酒,从何而来?”商称回说均是自己夫人所为,杜亚喝道:“你老婆传的酒杯,你老婆倒的酒,既然如此,毒酒皆因你老婆而起,岂可妄加诬陷你母亲?”即令差役火速提商妻司氏和继母胡氏到堂。

杜亚复审司氏:“你斟酒给婆婆,酒中有毒,你本意是想毒害丈夫,还是想毒杀婆婆而误持给了丈夫?”司氏顿首大呼,言自己不知此事缘由,杜知府登时大为光火,令左右上刑,司氏受痛不过,这才吐实:“大人明察,是夫君同我商议如此行事,用以构陷继母。”杜知府怒道:“你夫妇二人如此不孝,皆应拟死,按律卑幼诬尊长者,罪加一等,可立即当堂打死。家业当托付你婆婆胡氏掌管,以抚恤幼孙,继承宗祀。”公差打至二十,司氏苦叫:“老爷救命!”杜知府轻蔑道:“你一个不孝之妇,本官岂能救你?若你婆婆肯救,当可饶你。”司氏连声叫婆婆救命。

明代江苏扬州“诬陷继母投毒案”全解

一旁的胡氏忙向案首磕头:“老身无子,亡夫只留商称一人,两个孙子正当年幼,商家产业广多,我一老妇人也无法掌管。老爷既已责罚过他,还乞求饶过他夫妇二人性命,况且司氏也受责二十,处罚已重,还请老爷饶过罢。”杜知府摇头叹道:“子不孝母,除非母亲愿意饶他,否则不能赦得死罪。即依您说,司氏当然可以住打,只是首谋的商称,本官更当代您教训严惩,再重责十板。容本官多问,您还愿与儿子同炊否?如不愿,将商家产业均分,一半给商称,一半给您自己养老如何?”

胡氏想了想:“分开更为方便,然商家产业不下十万,我一个老妇人何须一半?万金之产已经足够了,剩余的都交给儿子商称,待老身百年之后,万金财产仍然交还儿子。还蒙大人批报照顾,我感激在心。”杜知府点头赞道:“胡老夫人设想周到,本官悉数依你所言。”他认为“着芦絮而御车,闵损负所以尽孝;持冰鲤以供母,王祥所以为贤”,今商称父骨未寒,就图谋设计驱逐继母,以投毒诬陷尊长,用心何其险恶,即便万死也难赎大逆不孝之罪,鉴于继母胡氏求情赦免,故对商称轻罚以示惩戒,此后母子分家,母取家产其一子取家产其九,冰释前嫌,无怨无尤。官府将批照给继母胡氏留存,立案存档以便随时稽查,倘若商称日后再以卑犯尊、妄生是非,有司必将新罪旧恶一并算罚,重惩不贷。

明代江苏扬州“诬陷继母投毒案”全解

着芦絮而御车,闵损负所以尽孝:春秋时期鲁国,闵子知礼,尤重孝道。早年丧母,父续后妻,生二子,一名闵革,一名闵蒙,后母偏爱己出。一年冬天,闵子为父驾车,与闵革、闵蒙一同外出前往萧国(今安徽宿州市萧县),由于手冻僵了握不住马鞭,鞭子掉到了地上,闵父大怒,拾起鞭子对闵子抽骂道:“你穿得比你弟弟还厚,他们都不怕冷,你却乱抖,是何道理?”后见棉衣抽破处,芦絮乱飞,闵父甚惊,以手探其衣,始知袄内尽是芦花,又撕开闵革、闵蒙的棉衣,见其中全是丝棉。闵父大为光火,立即返家,要休后母,闵子泣求父亲道:“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母亲在,只有我一人受冻;母亲离开的话,两个弟弟都要和我一起承受没有母爱的孤单痛苦了)。”父感其言,后母也愧悔不已,从此待闵子视如已出。孔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与其父母昆弟之言。”

持冰鲤以供母,王祥所以为贤:晋人王祥,性格至孝,其母早亡,继母朱氏,生子王览。朱氏偏爱亲生儿子,常在丈夫面前数落王祥的是非,以致王祥失去父亲疼爱,总是让他打扫牛棚,干重活、吃糙饭,但王祥对父母孝敬,从不懈怠。父母生病,王祥衣不解带,日夜照顾,汤药必先尝后进,继母要吃鲜鱼,天寒地冻,无处购买。王祥冒着凛冽寒风,在河上脱衣卧冰,冰被暖化了,冰下竟跃出两条鲤鱼,他高兴地拿回家孝敬继母。这件事深深感动了继母朱氏,朱氏死后,王祥悲痛,依礼安葬。王祥对异母弟王览,十分爱护,王览对兄长也特别尊敬,兄友弟恭,远近闻名,时人把他们的居处称作“孝悌里”。

------------

此案译自《诸司公案》中【察诬母毒】一篇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19-05-23  最后更新:2020-12-13

标签:江苏   扬州   明朝   王祥   不完美妈妈   闵损   孔子   王览   安徽   知礼   春秋时期   继母   知府   母亲   官府   婆婆   不孝   后母   儿子   明代   老爷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