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我是陈中柱的妻子,来拿回我丈夫的头颅。”

陈中柱牺牲后,头颅被敌人无情地割下(后人叫陈中柱为“断头将军”)。妻子王志芳与丈夫陈中柱伉俪情深,她不忍心见丈夫身首异处,就决定孤身一人进入龙潭虎穴,要回丈夫的头颅,就算死也与丈夫死在一块。

王志芳当时年仅26岁,肚子里还怀着一个7个月大的孩子。她就挺着大肚子,一人独闯日军大本营,向日本指挥官南部襄吉喊出上面这番话。

这件事情很多人都不相信,但当时的《苏州报》就真真切切地报道了此事。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1906年10月22日,陈中柱出生在江苏盐城草堰口堰东村的农民家庭中,家中共有兄弟5人,陈中柱排行第二。家中本来靠着几亩薄田难以维持生活,更因为陈中柱父亲英年早逝,雪上加霜。

陈中柱的母亲虽然出身贫苦,但可谓是大时代的女性。她宁可去给地主打工,受尽了屈辱,也要让孩子们念书。读书的这段期间,陈中柱显示出了和同龄孩子相比的与众不同。

陈中柱明显比其他同龄孩子聪明得多,从小就具有优秀的组织领导才能。他是孩子们的主心骨,学堂的孩子们都要听陈中柱的“指挥”。

辛亥革命刚刚结束,时代的洪流让孩子们在一起玩耍时都憧憬着成为军人,孩子之间的游戏就是拿着木棍当枪,然后“征战四方”。而陈中柱就是同龄孩子的“将军”。

陈中柱成绩虽然优异,但是因为家中实在是太穷了,读完初中就被迫回家务农了。或许那个时候年纪轻轻的陈中柱,并没有什么“以天下为己任”抱负。但是陈中柱也确实切身体会到了旧时代的压迫和剥削:受尽地主、恶霸的欺凌。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1925年,盐城遭受百年不遇的饥荒,大片大片的田地龟裂,颗粒无收。地主、恶霸对百姓的盘剥更甚一步。陈家兄弟五人不堪凌辱,纷纷出走谋生。陈中柱带着四弟来到了风云际会的上海。

四弟到纱厂当童工,陈中柱到电车上卖票。来来往往之人形形色色,见多了,常年在家务农的陈中柱的眼界被打开了。

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在洪流之下,上海进步思潮汹涌澎湃。年仅20岁的陈中柱加入到青年工人和学生的队伍中,接受新思想的洗礼。忧国忧民的情怀在陈中柱心里泛起了波澜。

1927年,国民革命军渡长江前夕,陈中柱跑回家乡,打算凭借自己的号召力,组织农会,筹建国民党支部响应北伐军队。但很快大革命失败后,农会也就随革命名存实亡了。苏北地区被军阀占领,他们四处捉拿革命党人,陈中柱无奈地逃亡南京去投奔堂兄陈独真。

在堂兄的引荐下,陈中柱来到江苏警校学习,两年后,编入到黄埔第6期。1931年,陈中柱被分配到国立中央大学担任教官,正是在这期间,陈中柱遇见了他的爱人——王志芳。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王志芳,1915年出生,也就是说她比陈中柱小9岁。与陈中柱不同的是,王志芳出生在官宦之家,条件优越。与陈中柱相同的是,王志芳也有着悲惨的命运。

王志芳母亲英年早逝,父亲狠心再娶,而继母经常冷淡王志芳。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父亲对王志芳遭到的欺凌不管不问,王志芳就逃到姑妈家。可寄人篱下,又哪有什么顺心的日子?

王志芳念过书,有着那个时代主流女性的见解和智慧。陈中柱在警校时,曾暂住在王志芳姑妈家。陈中柱教王志芳革命思想,王志芳就教陈中柱唱歌、弹琴。二人志趣相同,又都遭遇可怜,彼此互相心疼。久而久之,爱情的种子就在二人心中悄然萌发。

1932年,陈中柱、王志芳二人在南京正式结为夫妻。从此,王志芳就随丈夫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陈中柱任战地特种工作团少将团长。没过多久,淞沪弃守,南京沦陷。王志芳带着两岁的女儿和刚出生的儿子,先逃到武汉,后逃到重庆。

当时陈中柱也接到了去重庆的任命,但陈中柱却斩钉截铁地说:

国家危难,黄埔生必留前方,抗击日寇。

随后,陈中柱就投入到全民族统一战线上,动员津浦铁路沿线的学生、工人和农民抗日救国。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陈中柱先后参加了台儿庄战役、徐州会战。徐州会战之后,陈中柱的部队在同日寇激战中伤亡惨重,部队被冲散,陈中柱幸得农民掩护,逃到了乡下。此时他一边务农,一边打游击,一边争取与主力部队取得联系。

王志芳那时只是一个24岁的年轻女子,背着两岁的女儿抱着几个月的婴孩儿,辗转千里来到重庆。然而在颠沛流离中,怀中的小儿子不幸染病,却又根本没有大夫医治。就这样,王志芳怀中几个月大的孩子离开了人间。

王志芳心如刀绞,但更让她感到绝望的是,在徐州会战之后,她听说丈夫陈中柱牺牲了。

王志芳顿时感觉天要塌了下来,整日以泪洗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王志芳不相信这是真的,她决定离开相对安逸的后方,千里去前线寻夫。

王志芳转到越南经香港去往上海,最后到了泰州。直到三个月之后,她才欣慰地知道:之前的消息是假的,丈夫尚在人间!这算是给她灰暗的世界,增添了一缕曙光。

1938年底,终于与部队取得联系的陈中柱,被第四游击区指挥官的李明扬任命为鲁苏皖边区第四游击纵队少将司令。1939年初,陈中柱将王志芳母女二人接到了徐州。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陈中柱接下来的任务是率领游击队,前往泰州与李明扬会合。四纵在转移途中,路过盱眙,被国民党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截住,不让四纵通过。

虽然同为国民党将领,但韩德勤消极抗战,处处限制联共的李明扬。这次陈中柱的到来,正得韩德勤心意,他想趁此时机拉拢陈中柱。但陈中柱誓死不答应,为此韩德勤将四纵扣留。

在陈中柱三番五次与韩德勤交涉下,韩德勤最终才答应放过他们一马。陈中柱在“自己人”那里被困了整整三天,期间部队没有粮食,战士们饿得只能到洪泽湖里去捞虾。

陈中柱终于赶到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与李明扬会合了。边区游击队成分尤为复杂,纵队司令大多是流氓土匪出身,只有陈中柱受过专门的军事训练。陈中柱治军严谨,深得李明扬信任。

陈中柱不但重视军事,还重视思想文化的宣传。他创办了《战地新闻》报纸,并以此为战场,宣扬抗日救国思想,动员爱国青年联合起来抗击日寇。

陈中柱经常到剧院或者学校做演讲。身为国民党少将的他,当时的军饷不可谓不高,但是家中生活却极为简单。除了生活开支外,大部分的钱都被陈中柱投入到报纸、学校中去了。陈中柱也是当时少有的有军衔、无产业的国民党军官。

爱人王志芳也随丈夫一起,经常参加剧社。王志芳有才艺,能够上台表演,当时有一出戏剧叫《放下你的鞭子》,里面有这样一句台词:

共产党和国民党站在一条线上,抗战高于一切,枪口一致对外。

王志芳在台上卖力地表演着。游击队长和夫人齐上阵,共同动员全民族抗日。这样的做法深受李明扬和百姓的赞誉,但是却有小人看不惯他们。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小人名叫李长江,人送外号“李大麻子”。从这个名字就知道,李长江当兵以前就是个泼皮无赖。兵痞出身的他蛮横霸道。李长江当兵的目的也非常简单:扩充自己的实力,进而搜刮民脂民膏。李明扬、陈中柱避免与他来往,但二人还是被李长江视为了“眼中钉”。

李长江多次暗中拉拢陈中柱,但陈中柱总是拿各种理由推脱。为此,李长江就招纳了陈中柱四纵的团长李明华。李长江大张旗鼓设宴,名义上将李明华收为干儿子,而实际上则是将陈中柱一个团拉到自己的帐下。

1940年6月,新四军东进,在郭村修整。李长江找来了之前扣留陈中柱的韩德勤,二人狼狈为奸,决定趁此时机进攻郭村新四军。

李长江和韩德勤商量出了一条毒计:趁此李明扬不在的这段时间,消耗所有抗日力量,其中包括陈中柱的四纵和新四军。让陈中柱正面进攻新四军,两败俱伤,最后李、韩二人坐收渔翁之利。据陈中柱妻子王志芳回忆:

中柱不愿打内仗,他说枪口应该一致对外。但是迫于军令,而李明扬当时又不在,只能硬着头皮上。结果刚进郭村,一个营的兵力就没了。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陈毅

面对国民党部队的突如其来,陈毅率领新四军立刻作出应对,迅速转守为攻,甚至一路都打到了泰州城下,俘虏了陈中柱。

若不是当时新四军顾全大局,为了保存抗日有生力量,陈毅放弃了进攻泰州的打算。陈中柱的四纵那时可能就要没了。

没过几天,陈毅就来看望被俘虏的陈中柱。陈毅打趣地说道:陈司令,一笔写不出两个“陈”字,我们应该一致对外啊。

陈毅和陈中柱坦诚地交谈了一番,陈中柱明白了自己就是在被李长江、韩德勤等人当枪使。随后,陈毅不计前嫌地放了陈中柱的800俘虏,并归还了缴获的所有枪支。这让陈中柱很是震撼。王志芳后来说:

陈毅的远见卓识,深明大义,让中柱很是敬佩。中柱被释放回来后,还特意将十几车鞋子、毛巾以及藏在下面的子弹,送给新四军表示心意。

谈判之后,陈毅又找来李长江会谈。李长江这次表现出低人一等的姿态,摇头晃脑地表示愿意支持新四军抗日。

郭村事件之后,陈中柱的思想转变极大,他发誓:绝不会再用枪朝向自己人。后来陈中柱也确实履行了自己的誓言。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新四军从郭村转移到黄桥时,韩德勤又来捣鬼。他派军队进攻黄桥,并让当时在塘头的陈中柱出兵。陈中柱的的确确出兵了,但是没去攻打新四军,而是为报当年韩德勤“围追堵截之仇”,率兵攻打韩德勤,间接地帮助新四军取得了“黄桥大捷”。

其实是陈中柱本人当时的思想和立场,也同国民党游击队伍一样复杂。他深受国民党思想影响,也明白国民党的腐败。

陈中柱有个发小叫赵敬之,他们不但同窗,而且因为志趣相同,后来还结拜为生死兄弟。在动乱中,陈中柱去了江苏警校,加入了国民党;赵敬之来到上海劳动大学,成为了共产党员。

抗战时期,二人立场虽异,但报国同心,都主张一致对外。因此当时国民党陈中柱与共产党赵敬之联系不断。

1940年初,赵敬之的夫人陈静煦突然来找王志芳,她说赵敬之被韩德勤给抓了,韩德勤要将他活埋。

陈中柱回来后得知此消息,焦急之情不比陈静煦少,于是赶忙让自己的五弟陈勋武拿着信件去找韩德勤,这才将赵敬之保释出来。赵敬之出狱后,立刻被送到陈中柱部进行疗养。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1941年2月,李长江突然把各纵队司令召集到泰州的西山寺。寺院周围架起机枪,他又拿出了原先土匪的那一套,强迫各纵队司令向观音磕头发誓,誓死效忠他李长江。

李长江跟所有中队司令说,他要投靠汪精卫。为了安抚最不服从自己的陈中柱,李长江给了陈中柱中将师长的位置,陈中柱表示欣然接受,也向观音菩萨起誓了。

看到这个与自己最不和的陈司令都打算效忠自己,李长江高兴得合不拢嘴。

原来陈中柱向菩萨起誓都是假的,他的目的是为了迷惑李长江,然后伺机脱险。

散会之后,陈中柱立刻回到驻地,当夜立即兵分两路,把部队全部迁出泰州城,自此与李长江分道扬镳。

陈毅和陈中柱二人几乎同时收到了李长江要投靠汪精卫的消息。赵敬之得知陈中柱离开了泰州,连忙找到了他。陈中柱表示:积极抗日,坚决不做汉奸。

后来陈毅又派朱克靖找陈中柱商议起义之事。当时的具体情况不得而知。但是这次商议过后,陈中柱把部队向新四军防区靠拢。

李长江投敌后不久,日本人南部襄吉就占领了泰州,并不断派出伪军对附近地区扫荡。得知李长江没有拉拢到陈中柱,南部襄吉痛骂了李长江一顿,随即发出悬赏令,就要陈中柱的人头。不久后,陈中柱的四纵与新四军一起在茅山打了一场漂亮的游击战。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1941年6月,日伪军扫荡力度加大,高呼要捉拿陈中柱。陈中柱最终没有逃脱掉伪军的扫荡包围圈,他边打边退,部队损失惨重,而敌人的包围圈却越来越小。

陈中柱几次突围不成,只能在蚌蜓河一带打游击。那个时候,王志芳已经怀孕7个月了。大女儿也6岁了,一家人就跟着陈中柱颠沛流离。陈中柱的五弟陈勋武在战斗中身负重伤。

随着敌人炮声的不断拉近,陈中柱让副官杨凤高带着王志芳转移,自己则率领其余的卫兵冲出重围。

王志芳刚离开没多久,就听到前面炮声枪声不断。女儿当时就吓哭了,被王志芳狠狠摁在大草垛里面。傍晚时分,枪声才平息,杨凤高把他们母女二人送到了老百姓家去躲藏,自己出去打探消息。

出去的时候,杨凤高满脸镇静,面无表情。回来的时候,他却泪流满面,扑通一下跪在了王志芳面前说:陈司令牺牲了!

王志芳顿觉天旋地转,母女相抱痛哭在了一起。王志芳这么多年在前线,虽然没有拿过枪上过战场,但是也受到了军队的感染,锻炼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她转念一想,哭也解决不了问题,还是那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打算去寻找陈中柱的尸体。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晚年王志芳

王志芳转移后,陈中柱就率领卫兵突围,最终寡不敌众,他被日寇的机枪射倒在地,身中六弹,壮烈牺牲,年仅35岁。弟弟陈勋武也战死沙场。

陈中柱死后,敌人把他的头颅割下来,拿到南部襄吉那里去邀功领赏。陈中柱的尸体被抛到荒郊野外,当地百姓给陈中柱钉了口棺材,把他的遗体埋葬了。坟前插着一块木牌:陈中柱将军。

王志芳找到了丈夫的坟墓,让人刨开土,掀开棺材。那一刻,王志芳愣住了。丈夫只有尸体,没有头颅。王志芳悲愤不已,丈夫一心抵御侵略,却闹得身首异处的下场。王志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决心哪怕拼上命,也要到日本军营中把丈夫的头要回来。

当时大家都劝王志芳不要冒险:日本人还在抓捕你们母女呢?你怎么还敢去要头?关公无头下葬也是英勇的。

但王志芳哪里听得进别人的劝说!丈夫牺牲了,她也没打算独活。就这样,怀着孕的王志芳独自一人划船去了泰州。

王志芳进入泰州城后,找到了原来的七纵司令秦庆林的夫人谢树清。王、谢二人之前颇有交情,虽然此时秦庆林当了叛徒,但谢淑清得知王志芳前来索要丈夫人头,还是劝她赶紧回去。见王志芳坚决不同意,谢树清就决定帮助王志芳。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谢树清认识南部襄吉的翻译官徐鹏举,她给了徐鹏举5000元钱。徐鹏举拿了钱后,替王志芳向南部襄吉讲情,希望南部襄吉能把陈中柱的头颅归还给王志芳。南部襄吉也是刚到泰州,立足未稳,决定采取“怀柔”政策,就答应了下来。

南部襄吉起初对徐鹏举的话半信半疑。在王志芳取头颅的那天,她刚到大厅,就与南部襄吉打了照面。南部襄吉惊愕不已,原来这个女子真敢闯日军的营寨,来要回丈夫的头颅。

王志芳进到大厅后,就看到案子上放着一个大木盒。木盒里面有一个瓶子,瓶子里就是用药水浸泡的陈中柱头颅。

王志芳大喊道:我是陈中柱的妻子,来拿回我丈夫的头颅。上前就捧走了那个大木箱,但南部襄吉的副官立刻把她拦了下来。

南部襄吉让所有日本兵站好队伍,朝着陈中柱的头颅上香行礼。礼毕之后,还亲切地跟王志芳说,他敬佩陈中柱以及夫人的勇气。王志芳后来说:

日本人当时绝对没安什么好心,他们是被中柱宁死不屈的精神震撼了,或者肯定是伪善的怀柔。

拿回丈夫的头后,王志芳就将丈夫的头颅和身体一针一线地缝合,王志芳边缝边说:

你疼不疼?疼就忍着点儿。你是我的亲人,我比你还疼。

陈中柱的尸体被妥善安葬在泰州西门外西仓桥下的田地里。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1941年6月7日,陈中柱牺牲。9月12日,王志芳生下一个儿子,取名为陈承志。名字显而易见,是让他继承父亲的志向,忠勇报国,抵御日寇。

陈中柱牺牲后,王志芳靠着李明扬发来的抚恤金,维持着艰苦的生活。她决定一心一意抚养好孩子。

抗战胜利后,王志芳就回到了南京老家。国民党后来为陈中柱召开追悼会,追授他中将军衔。后来还在陈中柱老家盐城成立一所“中柱中学”,就是为了纪念陈中柱将军的。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大女儿陈璞已经15岁了,她坚决要效仿父亲参军报国,被编入到三野后勤部。

1987年,陈中柱被追认为革命烈士,遗骸也从泰州迁回到了故乡盐城。王志芳心愿已经了却,晚年就随儿女迁居到了澳洲。

但是每年清明节,王志芳都会回国为陈中柱扫墓。1999年,王志芳捐出6万澳元,在陈中柱的家乡草堰口中学设立“中柱奖学金”;2006年,王志芳又捐赠5万澳元给中柱中学。

“断头将军”陈中柱:头颅被敌人割下,妻子闯入日军大营讨了回来

2014年9月,在民政部公布的首批抗日英烈名单中,陈中柱赫然在列。得知这一消息后,王志芳流下了激动的泪水。2017年11月12日,王志芳逝世,享年102岁。从1941年陈中柱牺牲到2017年王志芳逝世,这76年时间,王志芳履行了诺言,从未再嫁他人。在1987年王志芳给陈中柱的烈士题词上说:

中柱与多数的国民党军官不同,他一生简朴,为人坦荡,从来没有恶习。夫妻情谊深重,我痛失中柱,唯坚守门庭,抚养中柱的后人,以慰中柱在天之灵。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4-05  最后更新:2021-05-08

标签:头颅   断头将军   盐城   泰州   徐州   日寇   纵队   日军   司令   国民党   部队   敌人   丈夫   妻子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