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另一面:国民党军连猪毛都见不到,成车大肥猪犒劳解放军

淮海战役的研究资料非常多,其中国民党十八军军长杨伯涛的回忆提供了国军方面的一手资料。十八军是陈诚土木系的核心,是国民党中央军嫡系中的嫡系,经验、装备、训练非常高,在淮海战役中却完全失去水准。杨伯涛被俘后进入解放区,发现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他进军时连根猪毛都没见到,老百姓却用成车的大肥猪犒劳解放军,民心向背是蒋军失败的根本原因。

淮海战役另一面:国民党军连猪毛都见不到,成车大肥猪犒劳解放军

黄维当十二兵团司令惹毛胡琏

杨伯涛说,1948年8月蒋介石在南京召开军事会议,决定采取兵团战术,召见杜杜明、宋希濂、黄维等人分授兵团司令官之职,此外继续发表十几个兵团的番号。

兵团战术的采用,是鉴于自发动战争以来,解放军愈战愈强,在各个战场上,整师整军不断遭受歼灭,一两个军都不敢单独行动,完全丧失了主动权,特别是豫东战役区寿年小兵团的被歼灭,更引起南京统帅部的惊恐。因此采取独立遂行战略任务的兵团战术,针对一方面的解放军作战,那就进可以战退可以守,是“吞不下”和“啃不动”的。

9月,黄维在汉口组成兵团司令部后即赴驻马店前线指挥部队。十二兵团计辖第十军、第十四军、第十八军、第八十五军,共四个军及一个快速纵队,总兵力约12万人,其中以胡琏指挥的第十、第十八军为基干。

淮海战役另一面:国民党军连猪毛都见不到,成车大肥猪犒劳解放军

黄维之任十二兵团司令官引起内部一场骚乱。首先是胡琏没有当上司令官,大为不满;其次是很多干部曾做过黄维的部属,熟知黄维性情孤僻、严峻寡恩,一贯对之不满,这次又来领导,无不灰心丧气,特别因黄维久离军队,对反人民战争是一个外行,害怕断送在他手里。黄维亦自知前途困难,曾向部属表露,只当6个月司令官即交与胡琏,自己另搞政治,此来无非过渡而已。因此十二兵团内部并未能巩固团结。

十八军装备、战术训练完全失灵

在装备训练方面,人民解放军得到蒋介石的输送,不断壮大,但迄淮海战役仍逊于蒋的主力军。十二兵团各军的训练水平相当高,干部多系蒋介石军校豢养出身,高级军官及幕僚多来自陆军大学,但是在战场上并没有发挥作用,以十八军在双堆集的战况可以说明:

淮海战役另一面:国民党军连猪毛都见不到,成车大肥猪犒劳解放军

(一)十八军炮兵部队平常演习时,技术相当熟练,步兵的冲锋位置和炮兵弹幕只相距50公尺,紧密配合毫无危险。但在双堆集战场上,炮弹不是打远了,没有命中解放军阵地,就是打近了,打中自己队伍。原因是炮用炮击瞬间发起冲锋,彼此不能协同。

(二)战车的驾驶官兵攻击精神很差。在南平和双堆集的小马庄攻击时,发现解放军打过来一发火箭筒弹,就惶恐得不得了,老停在火箭筒射程200公尺处,不敢前进。我再三给他们解释:“解放军俘获的火箭筒不会多,弹药更缺乏,不足为惧。”但这改不了他们的紧张情绪,每次反扑战斗,战车都没有冲进村庄去,总是在外面转圈子,作战二十几天只有一个副连长负伤。我为给他们打气,还派人去慰问他们,发给一笔养伤费。他们完全不执行战车战术“破坏敌阵障碍物冲入敌纵深阵地”的原则。

(三)官兵战斗意志低落。一一八师三十三团守备大王庄阵地,解放军开始攻势,不到两个钟头就被歼灭了。军部师部隔得很近,不仅没有得到战斗报告,连枪声都听不到几响,不及增援。主要是官兵在这时候不肯卖命,机关枪摆在手里也不开放。

由以上几例,证明“小米加步枪”,比蒋介石的飞机加坦克还要厉害。

为抢空投补给互相扫射残杀

淮海战役另一面:国民党军连猪毛都见不到,成车大肥猪犒劳解放军

饿犬争食,自相残杀十二兵团被围,后方联络线断绝,陆上大规模的补给完全停顿。12万人份的粮食、4000多头马骡的粮秣,500多辆机动车辆和其机器转动需要的燃料,100多门山野炮、榴弹炮、1000多门小口径炮、300余挺重机关枪、2000余挺轻机关枪、30000余支步枪、2000多支冲锋枪每天所吞吐的弹药,还有通信卫生器材等,总计每天的消耗量在200吨以上。

各军辎重部队汽车部队携带的粮弹燃料大概够5月至7月份用。但因作战方针不明,战争一开始,没有人提倡节约粮弹,被围7天以后,粮弹骤形紧张。最初几天空投的数量还勉强可以对付,但每况愈下,空投的分量一天天减少,到了12月就感到非常紧张,空投的分量更少。

空投弹药受到技术条件的限制也很大,必须用降落伞投掷,有的伞坏了,落到地面的弹药都碰击变形,不能使用,而且往往打死人。联勤总部也没有那么多降落伞补充使用。所有能燃烧的东西都被当柴炭用光,空投的大米面粉不能煮成熟饭,又要求蒋介石空投烧饼馒头之类的熟食物。

双堆集的混乱情况,越来越扩大,成了一锅沸水。在开始的时候,兵站参谋长陈志轩奉黄维之命在双堆集东北空地上设置空投场,四处设立标志,兵站人员将空投物资统一收集,再平均分配到各部队,虽然有些散失,总算不太多。

可是现在士兵饿得慌了,成群结队自动到空投场拾取,兵站人员制止不住,黄维派部队也弹压不了,秩序更乱。每个士兵手里都有枪,肚子饿,不怕威胁。加之各部队还有派人去抢的。一包东西落下来,就有成十成百的人蜂拥去抢,抢不着的人,气愤不平,就将手里的冲锋枪向抢着的人丛射扫。稠密的人群纷纷应声而倒,马上又有一些人上去拾取,接着又有人在开枪了。这样一来,空投场变成十二兵团内部的一个战场。“饿犬争食,自相残杀”,更加速了自身的覆亡。

另外是每当飞机凌空投下物资时,很多降落在解放军阵地上。也有降落在双方中间地带的,初则捱到夜间偷偷摸摸去拾回来,后来是不顾一切跟踪去抢,好像是向解放军进攻似的,解放军不能不射击,这样亦有伤亡。解放军真是大仁大义,对少数人前去,判断是拾东西的就不再开枪。

但是挨饿的根本还是士兵和下级干部,至于高级将领如黄维兵团司令部及军师长等,仍然有吃有喝。我常到阵地上视察,看到士兵用白水煮马肉当饭吃,向士兵搭讪问好吃不好吃,士兵们瞪起眼睛答说好吃。蒋军上下悬殊和隔阂大半如此。

蒋军所过之处,百姓叫苦连天

淮海战役另一面:国民党军连猪毛都见不到,成车大肥猪犒劳解放军

十二兵团11月初由河南出发到达徐海,通过蒋管区和解放区、游击区等于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住在确山、驻马店一带时,这还是蒋管区,因为它是武汉物资集散的尾间,还保有一点商业,十几万人的粮株主要由后方兵站补给,一部分抢购。老百姓虽逃亡了不少,但每个村庄还有人住。

到了豫西唐河、新野一带,还只能算游击区,就有别于蒋管区。唐河、泌阳城内十室九空,是静悄悄的死城。胡琏和我曾漫步唐河大街,想找几个老百姓聊聊风土人情,很久没有找到一个。

最后发现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交谈起来,得知共产党地方工作人员及解放军部队,也曾以钞票向老百姓买东西,老百姓初时也不欢迎,于是他们背了成麻袋的银洋,把银洋敲得叮叮当当,老百姓一围而上,用共产党发行的钞票兑换银洋。这样兑了几次,于是老百姓乐于使用共产党的钞票,而拒绝用国民党的钞票。

在改用金圆券之前,蒋介石曾命令将作废的法币大量抢购粮食,一转眼间分文不值,老百姓叫苦连天,因此国民党军队所到之处逃避一空。

我们听了,不禁为之咋舌,认为共产党确有一套。十二兵团由确山出发,经过豫皖边境时,老百姓逃避一空,几乎连个带路的都找不到。新蔡、临泉一带,十八军曾在这里大抓壮丁补充兵额,一次就抓了四五千,老百姓见了蒋军自然像躲洪水猛兽一样地逃走了。蒙城、宿县,十八军也光顾过,真是“军行所至,鸡犬一空”,造成阴森黑暗的世界。我们这些军队头目,还认为这一带是因为黄河改道和双方拉锯战,老百姓原来就少,不是军队纪律不好。

被俘后进入解放区,发现换了天地

淮海战役另一面:国民党军连猪毛都见不到,成车大肥猪犒劳解放军

但是当我们这些军队头目当了俘虏后,被解放军由双堆集附近押送到临涣集集中,经过几十里的行程,举目回顾,有江山依旧,面目全非,换了一个世界之感。

四面八方,熙熙攘攘,行人如织,车水马龙,呈现出千千万万人民群众支援解放军作战的伟大场面。

路上经过一些市集,从前也打这地方经过,茅屋土庙依稀可辨,只是那时门户紧闭,死寂无人;而这时不仅家家有人,户户炊烟,而且铺面上有卖馒头、花生、烟酒的,身上有钱的俘虏都争着去买来吃,押送的解放军亦不禁阻。还看见一辆辆大车从面前经过,车上满载宰好刮净的肥猪,想是犒劳解放军的。当我率国民党军队经过这些地方时,连一根猪毛都没看见,现在怎么有了,真是怪事。

还看见人民解放军和老百姓住在一起,像一家人那样亲切,有的在一起聊天欢笑,有的围着一个锅台烧饭,有的同槽喂牲口,除了所穿的衣服不同外,简直分不出军民的界限。国民党军队每到一处,对老百姓总是恶狠狠的,要加以监视。特别到了解放区,则把老百姓集中一处关起来,唯恐他们和解放军里应外合。十八军在鲁西南菏泽、巨野一带,就是这么办的。

我们这些军官当了俘虏,才有机会看到这样新的场面,在强烈的对照之下,不能无动于衷,感到解放军所在的地方和国民党军队所在的地方有“阴阳界”的区别。我当时就大为感慨,认为“十八军的失败,非战之罪,是因为反人民,在人民群众的大海里淹没了”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4-07  最后更新:2021-04-07

标签:淮海战役   唐河   解放军   银洋   兵站   司令官   解放区   兵团   蒋介石   国民党   老百姓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