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李宗仁、阎锡山反叛蒋介石,没有被国民党开除,反而受到重用?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老蒋以南京政府的名义宣布李宗仁是“叛乱党国”,开除党籍并予以通辑,在蒋军的大举进攻下,6月间李宗仁通电下野逃往香港,白崇禧和黄绍竑兵败逃入越南。1930年4月7日,鉴于阎锡山冯玉祥联合起兵反蒋,老蒋操纵南京中常会宣布“永远开除阎锡山党籍”并予以通辑。




看见了吧,作为民国时期两个知名的军阀头目,李宗仁和阎锡山都曾先后被开除过GMD党籍,时间大体在蒋桂战争和中原大战阶段,所以题目所述是不太准确的。众所周知,这两个派系最终都在反蒋战争中失败,阎锡山通电下野后,先逃到日本,后来又避居日占大连,曾经一度沦落为丧家之犬。


但是这两位又都实现了“东山再起”,并且通过一系列运作重新切实掌握了广西和山西的军政权力,而老蒋也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现实,最后都恢复了他们职务的党籍。其中阎锡山1931年复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李宗仁则于1936年就职广西绥靖公署主任,这里面的原因非常复杂,涉及到国内和国际的混乱局势,大体归纳起来有如下四条:




第一,桂军和晋绥军的忠诚度较高。


这是最关键的因素,桂军是新桂系的李白黄一手带出来的,军官团绝大部分都是广西当地人,认可新桂系三杰的地位和能力,晋绥军的情况也类似。而且这两个军阀系统内部相对团结,排斥南京方面的黄埔系势力渗透,阎锡山干脆搞的就是家长制的管理模式,所以这两派系的军官在长时间的训练和精神控制下,眼睛里只有本派的老大,而没有什么南京政府和老蒋。


湘江战役之后,桂军夏威部衔尾追击红军,追到黔桂边境说啥也不继续前进了,老蒋来电催促,夏威回电说需要请示“白副总司令”才能决定,老蒋仰天长叹:这真是外国的军队了。军队当然是中国的,但是南京政府肯定指挥不动,这是民国时期地方军阀的主要特点,只认老大,不认中央,哪怕是年轻的张学良,如果不是被老蒋扣押的话,东北军一样不听南京方面招呼。




第二,老蒋找不到合适的代理人。


由于桂军和晋绥军实力犹在,老蒋只能采取桂人治桂和晋人治晋的手段,中央系大员去了也白扯。李宗仁兵败下野后,老蒋任命的广西省主席是俞作柏,同时派遣以郑介民为首的一批特务前往监视和整肃桂军。但是俞作柏根本不是那块料,他既不能让桂军将领们拥戴,又不愿完全服从于南京,还允许张云逸、邓斌(名字自己脑补)等革命家的存在,到最后干脆联合粤系试图反蒋,结果就是遭遇桂系军官团的集体驱逐,人家欢迎李白继续回来主桂。


电视剧《兵变1929》的历史背景,就是俞作柏主桂期间。而山西的情况也差不许多,阎锡山下野逃跑后,老蒋先后任用了商震、徐永昌等人主晋,然而他们根本得不到晋绥军和山西官员的全力支持,再加上阎锡山在幕后的遥控,所以处处掣肘事事不顺,最终徐永昌向南京表态,还得请阎锡山回来主持局面。其实第二条跟第一条是紧密相连的,有了部下的忠诚度,老蒋就找不出来合适的代理人。





第三,老蒋无力从军事上彻底解决之。


桂军和晋绥军既然不像西北军那样分崩离析,老蒋就不好办了,要么就得重新起用李宗仁和阎锡山,掌握这两支地方军队进而控制界面,要么就得动用武力彻底消灭之。但是在中原大战以后,中日两国之间的形势非常紧张,从九一八事变到一二八事变,再到热河抗战和长城抗战,期间老蒋还被迫下野一次,再加上对红军用兵,所以老蒋确实是焦头烂额,政治局势和军事形势,都使他没有余力来解决这两支杂牌军。


无法用武力解决,那就只能选择默许李宗仁、阎锡山的东山再起,总比这两个省乱成一锅粥要强。同时我们还必须注意到,李宗仁和阎锡山虽然数次反蒋,那都是新军阀之间的利益和权力之争,其政治立场尤其是对我方的态度,可是基本一致的。老蒋有个习惯,兹要不是跟红军联合在一起的地方势力,非万不得已不会兵戎相见或者赶尽杀绝。




第四,李宗仁和阎锡山至少在表面上认栽。


斗智斗勇一段时间后,无论是阎锡山还是桂系里面的黄绍竑等人,都很清楚以一省之力,是很难撼动掌握黄埔系军队、掌握江浙财源的南京当局之统治基础,确实不具备问鼎中央政权的实力,所以黄绍竑才离开桂系到南京任职。阎锡山多次表态各种恭顺后,老蒋也就坡下驴,1931年12月授意恢复阎老西“中央委员”的身份,次年2月正式任命为太原绥署主任,也就是承认了阎锡山地位的恢复。


而桂系自黄绍竑出走后,又挣扎到1936年夏秋,以两广事变被镇压为分水岭,在黄绍竑的奔走说和下,李宗仁和白崇禧也表达了认栽:拥戴老蒋的地位,并在全面抗战开始之时,出兵抗日,老蒋则允诺不再动摇新桂系在广西之统治地位。1936年7月,桂系军队被正式改编为统一番号的第五路军,李宗仁任广西绥署主任兼路军总指挥,也算是恢复了“合法身份”。




不过要说到“重用”也言过其实了,老蒋一直追求军令和政令的统一,怎么可能绝对信任和真的重用李宗仁和阎锡山呢?甚至在抗战时期,重庆方面对晋绥军的打压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也试图把桂军多消耗一些,问题是李、阎都是沾上毛比猴还精的人物,所以千方百计都在保存实力,他们很清楚,一旦失去了军队,则立刻就会被边缘化,冯玉祥就是明证。


阎锡山的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乃至于白崇禧的副参谋总长兼军训部长,看起来职务很高军权很重,其实是老蒋为“联合抗日”而摆出来的一种姿态。他们几个也只能摆弄摆弄晋绥军和桂军,作战序列或者战区内所辖的中央军部队,他们指挥起来基本不灵,了解抗战史的不妨回头想想?汤恩伯就把李宗仁气得要死要活的。


(郑介民剧照)




啥叫重用?难道他们是老蒋的部下?

李、阎割据一方的时候,老蒋不过是孙中山手下一个小跟班。不过老蒋后来居上,以北伐劲旅,创立南京国民政府。此时蒋某人势力范围也不过江浙数省,实力略强于李、阎、冯等诸侯。

中原大战、蒋桂战争,本质上并非李、阎、冯反叛,而是李、阎、冯、蒋几个平起平坐的诸侯争天下。大战结果,李、阎、冯落败,李、阎保住基本盘,地皮、人马还在,蒋也无力吃掉他们,只能允许他们继续划地称王,自己占得一个天下共主的正统地位。桂、晋两省的驻军、钱粮、官员任免,基本还是李、阎说了算,顶多象征性地向老蒋的中央上点贡。




蒋介石这个人,独裁无胆,民主无量,用江湖义气而不是共同信仰团结人,用特务手段来钳制而不是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
蒋介石对于政敌,是否杀?
取决于三个条件:1,反蒋,2,有军事基础,3,不反共。
如果仅仅满足一、二条件,蒋介石是不杀的。




老蒋的失败原因就在这,人反对他,与他开战,被打败,只要服输,出洋考察就了事。不能彻地把其打垮,摧散他的军队,使其彻底消灭。主帅出洋考察,下面各军将领,还是其部下,还照听他的。等后来一回国,自成一体,军伐还照样存在。解放战争时期,各军伐不听调动,都为了保存实力,所以蒋失败了。我们解放军,收编投诚部队,完全拆散了,原来军官根本没有自己的军队。




需要知道,老蒋的中华民国就像一个靠并购建立起来的公司,他只是稍微大一点的股东,拿着江浙的钱袋子,当了董事会主席。但闫老西,李和白的桂系还是很有实力,跟着老蒋是因为有好处。老蒋对这些有实权的诸侯是又拉又打,找机会削弱,但决裂他没那个实力和胆量。




民国时候军阀混战,群雄割据,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想称王称霸,彼此势同水火。

因为手里有孙中山继承人的金字招牌,又得到了江浙财团的支持,蒋介石脱颖而出,力压群雄,成为中国的最高统治者。

从此后,蒋介石采取排除异己,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比如在中原大战中跟蒋介石大动干戈的冯玉祥,在战败不久便被通缉,所属部队也被收编,并且在后来还被蒋介石开除党籍、

可是对于跟冯玉祥联手反叛自己的李宗仁和阎锡山等人,蒋介石却网开一面,并没有将他们开除出党,也没有解除他们的武装,这是为什么?

政治主张跟蒋介石相同

所有军阀中,冯玉祥是为数不多的亲苏将领。

1924年孙中山提出了"联俄、联共和扶助农工"三大政策,进行了北伐战争,冯玉祥是坚决拥护者。

于1925年春末夏初,冯玉祥作出了向苏联派遣一批年轻的军官留学的决定。

在严格的挑选和考试,在军官教导团300多名学员中,录取5人。冯玉祥又从各个部队亲自主持考试挑选出48名学员,其中24名派往苏联 ,另外24名派往日本。

1925年,冯玉祥还苏联专家帮助,建立各种军事学校。

1926年在奉、直军联合进攻下被迫通电下野后,还到苏联考察。1927年1月26日,冯玉祥返抵西安。冯在共产党人的帮助下,在陕甘等地颁布治理条例,改革地方行政机构,扶助工农运动。

冯玉祥在中原大战,自己部队被收编之后,还在1933年5月与旧部方振武、吉鸿昌等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总司令。

方振武和吉鸿昌都坚决反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剿共政策,主张抗日,吉鸿昌还是共产党员。

因此蒋介石将冯玉祥看作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阎锡山则在中原大战反蒋失败后,认识到了自己无法跟蒋介石抗衡,自己的政治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制定了山西省政十年建设计划,组建了"山西人民公营事业董事会",全力以赴地进行经济建设,并把三分之一以上的军队用于筑路,以表示不再穷兵黩武,承认蒋介石是中国的最高统治者,拥护他的所有政策。

与冯玉祥的亲苏亲共相反,阎锡山始终将共产主义当做洪水猛兽。

从1921年开始(,阎锡山听了侨居苏俄的山西商人的报告,便认为"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两个极端的错误,人类应谋求适中的制度"。

阎锡山支持蒋介石对工农红军的反革命"围剿",曾派一个师赴江西参战。

为了反共,阎锡山不惜跟日本人合作。

1940年11月,阎令其第七集团军总司令赵承绶根据"亚洲同盟,共同防共,外交一致,内政自理"的原则,与日本山西派遣军参谋长楠山秀吉谈判,达成双方合作、日方为阎装备30个团的口头协议。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红军在陕北建立了革命根据地,阎锡山开始了"思想防共,民众防共,政治防共,武力防共",进而要用"九分政治一分军事来防共,七分政治三分军事来剿共"。

李宗仁也跟阎锡山一样,是坚定的反共分子。

早在蒋介石1927年发动412反革命政变,屠杀共产党人的时候,李宗仁就坚决拥护,在广西实行"反共清党"。数以千计的共产党员被屠杀。

李宗仁的桂系在剿共上,跟蒋介石立场是一致的。

1930年,新桂系在李宗仁指挥下,大举进攻左右江根据地,将红七军、红八军击败。

湘江战役中,桂系军队在小诸葛白崇禧指挥下,跟红军发生激战。

此战中,少共国际师损失过半,8军团损失更为惨重,34师被敌人重重包围,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直到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

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已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

桂系、晋绥军内部团结

冯玉祥是出了名的倒戈将军,辛亥革命后倒清政府;倒洪宪皇帝袁世凯;袁世凯死后倒段祺瑞;段祺瑞接了袁世凯的班,冯玉祥不听命令再次倒戈。

直奉战争中冯玉祥倒戈曹锟、吴佩孚;郭松龄反奉时,冯玉祥攻击盟友李景林,在郭松龄背后捅刀。

1924年,第二次奉直战争倒戈张作霖。

1927年倒戈汪精卫,投靠蒋介石。

1929年5月19日,冯玉祥在陕西华阴召开军事会议,给蒋介石罗列了四大罪状,号召全国军阀进攻蒋介石,跟结拜兄弟蒋介石翻脸。

上梁不正下梁歪,冯玉祥手下将领也对他没有忠诚度。

冯玉祥手下战将如云,但是他不善于驾驭,部下孙良诚、石友三、刘汝明、孙连仲、韩多峰、佟麟阁,程西贤、孙殿英、张岚峰、郝鹏举等人先后倒戈,不是投靠蒋介石就是跟了共产党,或者投靠了日本人。

客观地说,冯玉祥的部队一盘散沙,才给了蒋介石各个击破的机会,将其彻底打垮。

阎锡山、李宗仁比冯玉祥高明,对自己部队的控制非常严。

阎锡山晋绥军将领五虎上将和十三太保大都是山西人,不少还是阎锡山老家五台的,对阎锡山忠心耿耿。

中原大战失败后他被迫下野前,把山西的军政大权全都交给了自己的五虎将徐永昌。

徐永昌是山西崞县(今山西原平)人,

他对阎锡山忠心耿耿,他并未将权力据为己有,而是尽职尽责地管理山西,把权力重新交给了阎锡山。

阎锡山爱将孙楚,山西平遥人。

他早年就追随阎锡山,一路从排长做到了总司令,是阎锡山最为倚重的嫡系。他非常有军事才华,晋绥军的军事教材都是出自他手。解放战争中在阎锡山逃走的情况下依然在太原和解放军死磕,最终战败被俘。

即使老家不是山西的晋绥军将领,阎锡山也能肝胆相照,推心置腹,以诚相待,笼络人心。

阎锡山的十三太保之一楚溪春,老家河北的。

当年阎锡山和楚溪春一起遭遇了空袭,这样危急存亡的关头阎锡山还不忘拉着楚溪春逃跑。

楚溪春也没有辜负阎锡山的期望,1946年他用一个师抵挡了聂荣臻和贺龙的十万大军长达45天,实在是厉害!

阎锡山五虎将之一的商震,祖籍浙江。

护法战争期间,商震奉命增援段祺瑞。

商震出发时曾向阎保证得胜回营,不料在湖南吃了败仗,全军覆没。

阎锡山再派副官长李德懋昼夜兼程,赶赴汉口,面见商震,婉言相劝。被阎锡山一片诚心感动,商震毅然排除杂念,返回太原。

见到阎锡山,商震主动请罪。

阎锡山安慰他说:"胜败乃兵家之常",极力抚慰。并设专宴,接风洗尘。商震有感于阎锡山的知遇之恩,决心死心塌地在晋军中效力。

虽然最后商震最终还是被蒋介石收买,但没有对阎锡山的事业造成危害。

阎锡山手下不仅猛将如云,而且对其忠心不二。蒋介石水泼不进,虽然阎锡山曾经下野,蒋介石也没有能力消灭晋绥军,染指山西。

而且阎锡山又拥护蒋介石,为什么不利用他为蒋家王朝卖命?

同样,李宗仁、白崇禧对桂系控制也非常严密,他们在广西苦心经营多年,将广西变成自己的独立王国,广西兵只知有“李白”,而不知有委员长。

而且“李白”二人配合默契,情同手足,共患难,同进退。

1936年的“两广事变”,粤系军阀领袖陈济堂联合桂系举兵反蒋,但由于粤军内部不团结,空军司令带着所有飞机投靠蒋介石,最终导致失败。

所处地理位置险要

冯玉祥四海为家,跟流寇差不多,没有建立巩固的根据地。

桂系和晋绥军都有自己的地盘,一般不离开故土。

山西地理位置险要,东依太行山,西、南依吕梁山、黄河,北依古长城,易守难攻.

广西地形同样复杂,其西、北部为云贵高原边缘,东北为南岭山地,东南及南部是云开大山、六万大山、十万大山。

如此复杂的地理环境,军队又空前团结,还拥护蒋介石统治,蒋介石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消灭他们,他要先消灭共产党,或者对付日本人,

如果蒋介石攻打他们,不但不能如愿,还可能为渊驱鱼,让他们投向共产党。




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蒋介石的下属,都是独立的军阀。李宗仁的桂系,李宗仁本来是广西军阀陆荣廷手下的营长,短短四年就消灭陆荣廷,统一广西。然后李宗仁自愿并入国民政府,但牢牢掌控着广西,李宗仁的第七军也是独立武装,不接受蒋介石的调动,蒋介石的手根本伸不进去。

阎锡山就更早了,1912年就是山西军阀,牢牢把控山西,晋绥军也是独立武装,蒋介石的手根本伸不进去

简单地说,蒋介石无非就是国民党各路军阀的盟主,是盟主不是上级




首先要说明一点,李宗仁、阎锡山通电反蒋以后,便先后被蒋介石开除了国民党党籍,可以说是被蒋介石一方视为国民党的叛徒。不过很显然这也只是蒋介石一方的单方面宣称,效用不会很大,还不如直接的军事打击来的有用。而李宗仁、阎锡山在反蒋战争中失败,其中阎锡山甚至不得不选择通过“下野”来规避蒋介石一方施加的政治压力,李宗仁也一度逃到了香港。

然而没过多久,蒋介石又恢复了李宗仁、阎锡山的政治身份,甚至还让李宗仁做广西绥靖主任,令阎锡山做太原绥靖主任,相当于承认了他们对地方的绝对领导地位,可以说又重用了他们,那么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蒋介石也不想重用李宗仁、阎锡山二人,但是局势逼迫他不得不去这么做。

一、蒋介石在军事上根本无力消灭桂系、晋绥军。虽然蒋介石在中原大战以及蒋桂大战中取得了胜利,逼得各路军阀不得不承认蒋介石的领导地位,使得蒋介石形式上统一中国,成为名义上的国家领导人,但这也用尽了蒋介石集团的所有力气。蒋介石再无余力继续剿灭这些大军阀,如果将他们逼得太紧的话,自己反而很有可能会遭到反噬。所以蒋介石只得默认桂系、晋绥军的存在。

二、蒋介石同样无法通过政治手段兼并桂系、晋绥军。拿阎锡山来说,尽管蒋介石能用施压的手段逼迫阎锡山“下野”,但逃到大连的阎锡山依然能够遥控山西。阎锡山毕竟是辛亥革命后就统治山西的老牌军阀,对部下更是施恩隆重,一直以来在晋绥军内部有着极高的威望。李宗仁在桂军内部的地位虽不及阎锡山之于晋绥军那般崇高,但也差不到哪去。

在这种局面下,蒋介石即使想分化他们的内部也困难重重,因为他们的部下根本不买账。至于想要安插新的代理人更是难于登天。与其这样,还不如重新承认二人的地位,用丰厚的条件拉拢二人成为自己在政治上的盟友、拥护者,可以说既打了他们一棒子,又给了他们糖吃,这一来一回总要好过做敌人。

三、“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集团面对内忧外患的局面,逼得蒋介石不得不大力着手统战工作。日本给了蒋介石巨大的压力,日军的野心昭然若揭。而以当时中国的国力,显然很难与日本军队抗衡。如果军阀之间的矛盾仍无法得到有效抑制的话,面对侵略的时候该如何应对外侮?加上当时蒋介石一心想要“安内”,也就是消灭我军,蒋介石想做到这一点同样需要各路军阀的帮助,所以才会不断许给各路军阀利益、地位。

虽然老蒋的算盘打得很精明,但也处处体现出他对当时中国政治生态的无奈与妥协。同样也说明国民党内部的政治凝聚力极差,导致内部蝇营狗苟、争权夺利,这也成为了国民党日后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反蒋不等于反党,国民党就是各方势力组合起来的联盟组织,有派别是正常现象,不同于其他帮会,必须效忠帮主。

二,军阀割剧,实力为王。只要实力尚存,各方便还有自已的势力范围,客观上也不能灭异己。

三,抗日需要。尽管各自称雄,但在抗日立场上意志统一。面对强敌,民族利益至上,不能让日本坐收渔利。




1949年蒋介石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失败后,迫于压力宣布下野,李宗仁作为国民党元老被选为中华民国代总统。随着国民党全线溃败,同年12月李宗仁逃往美国;在美国度过16年流亡生涯后,于1965年携夫人郭德洁辗转回到祖国,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欢迎。

1969年,李宗仁病逝于北京,后安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李宗仁并没有背叛蒋介石,也没有受到过老蒋的重用;只不过他和老蒋一样,都败给了共产党。他对蒋介石政府很失望,所以他宁可逃去美国也不去台湾,最终选择了投向祖国和人民怀抱……

至于阎锡山,蒋介石从未重用过他;因为他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逃到台湾后,迫于老蒋压力,阎锡山辞去了行政院长和国防部长的职位,后被任命为总统资政和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两个闲职,从此失去兵权,开始著书立说……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4-07  最后更新:2021-04-08

标签:蒋介石   国民党   晋绥   中原   军阀   山西   广西   南京   军队   政治   阎锡山   李宗仁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