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年苏联解体,苏联元帅坐在窗台前自缢,留下的5封遗书道尽绝望

1991年8月24日,警卫值班军官克罗捷耶夫,在克里姆林宫一号楼19号A办公室发现了苏联元帅阿赫罗梅耶夫的尸体。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将军身穿苏联元帅军服,衣着笔挺、腰板挺直地坐在办公室窗台前,背靠隔开暖气的木质栅栏。

一如昔日的模样,然而他的脖子上拴着一根细绳,直直连着天花板。

阿赫罗梅耶夫采取的是坐姿自缢的方式。

人们在办公室写字台上发现了五张便条,便条摆放整齐,且按照摆放顺序来阅读,这五张便条也是历史上最著名的临终遗言之一。

五封遗书

第一封遗书,是阿赫罗梅耶夫希望转交给家人的,他在上面宣布了自己自杀的决定。

他写道:“对我来说,主要职责永远是战士和公民,你们是在次要位置,今天我在你们之前首先履行第一责任,请你们勇敢度过这些日子,互相支持,不要给敌人以幸灾乐祸的口实。”

第二封遗书是写给苏联元帅索科洛夫的,信中他拜托索科洛夫和陆军将军留波夫帮忙处理自己的后事,不要让自己的家人在怀着悲痛沉重的心情下还要操心自己的遗体安置。

第三封遗书里,元帅提到自己还欠了克里姆林宫食堂50卢布的代金券,请求别人代替他偿还。

第四封遗书则没有标注收件人,更像是解释了自己自杀的原因。

“当我的祖国即将灭亡,当我视为生命意义的一切都在毁灭,我已经无法继续活下去,年龄和过去的生活赋予了我放弃生命的权利,我已经斗争到底。”

最后一封遗书是单独放置的,阿赫罗梅耶夫在上面记录了自己第一次自杀的失败过程。

他用自嘲的口吻表示,自己在选择自杀工具方面可真是糟糕透顶。

他第一次尝试自杀是在9时40分,结果绳子断了,他晕了过去,并于10点神智清明地苏醒过来,于是他只好又努力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他终于把自己杀死了。

看上去,元帅是因为毕生的信仰破灭,从而感到万念俱灰,选择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无怪乎世人常说,毁掉一个人,只需要毁掉他心中的信仰。

阿赫罗梅耶夫的葬礼上,他的一位童年时的好友站在墓地旁齐脚深的泥淖中说:

“阿赫罗梅耶夫18岁时就参加了与德国法西斯的战斗,那时他决没有想到自己会死于反对国内法西斯的战斗中......”

当和朋友们开始向阿赫罗梅耶夫的棺材抛撒红色的麝香石竹和玫瑰,合棺之前,他的妻子塔玛娜弯下腰,最后一次亲吻了丈夫冰冷的额头。

最后的努力

“苏联解体是20世纪地缘政治上最大的灾难。”

这场灾难使得拥有90多年光荣历史的苏联共产党丧失执政地位,进而彻底瓦解,使一个超级大国分裂为一分为十五,也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与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陷入低潮。

曾经能与美国掰手腕的世界超级大国自此土崩瓦解,一分为十五。

时光倒退追溯至1985年,54岁的戈尔巴乔夫出任苏共中央总书记。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把年纪终于走到这个位置上的戈尔巴乔夫斗志昂扬,誓要带领苏联改头换面,走出低迷。

苏联一些党政人士起初也对戈尔巴乔夫比较看好,其中就包括阿赫罗梅耶夫。

戈尔巴乔夫初心也许是好的,可上任后,国家经济状况不仅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回升,反倒下滑的更严重了。

这都不能叫救人民于水火,只能说是火上浇油了。

人民怨声载道,怒火自然全都集中在戈尔巴乔夫身上。

很快,有人站出来,当了人民的“嘴替”。

1987年10月,时任莫斯科市市委书记的叶利钦,在苏共中央全体会议上狠狠抨击了戈尔巴乔夫的改革。

这一抨击不要紧,没多久,叶利钦就被解职了。

这令叶利钦感受到了莫大的悲愤与耻辱,他暗自发誓:“一定要让戈尔巴乔夫下台。”

但他已经没工作了,政治生涯基本随着被解职而告终,怎么让戈尔巴乔夫下台呢。

然而很快,叶利钦的机会就来了。

戈尔巴乔夫不知道脑回路怎么回事,在作死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打算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开始宣扬所谓的“社会主义多元化”。

戈尔巴乔夫这波属于是还嫌反对自己的人不够多,自己为自己打造对立阵营。

简而言之,就是引狼入室。

他这一“多元化”不要紧,社会上冒出了5000多个政党,上万个非官方组织,不久后,反对派领导人以赢得选举的方式相继拿下了莫斯科、列宁格勒等核心地区的政权,为整个国家的分崩离析埋下了祸根。

戈尔巴乔夫的作死,令政治嗅觉极为敏锐的叶利钦看到了机会。

1990年5月,叶利钦出任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并于7月12日宣布退出苏共。

有人评价戈尔巴乔夫是一只富有智慧的兔子,叶利钦则是一匹粗暴的狼。

狼虽然没有兔子的智慧,但极具攻击性,可以一击毙命,将兔子撕成碎片。

不过后来的一切也证明,叶利钦也并非是能带着人民走出泥淖的那个人,纯粹的来说,叶利钦更像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复仇家,当然这是后话了。

再看眼前,戈尔巴乔夫很显然没有把控一切的能力,最终被自己一手打造的局势所反噬,激进派势力组织罢工示威和游行,要求苏共下台,总统下台。

面对着外界的叫嚣,戈尔巴乔夫再次展现出他的软弱无能,选择了向激进派妥协。

他同意改组联盟中央政权,也就是承认所有加盟国的主权,同意分裂国家。

他的这一行径令苏共人士纷纷震惊愤怒了,他们没想到戈尔巴乔夫居然能没底线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丧权辱国”。

他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又背刺自己的国家,这个可悲的权力奴隶接下来又要出卖什么?

苏共爱国人士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祖国被分裂,于是为了拯救苏共,拯救苏联,他们联合起来,发动了一场政变。

这场政变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

戈尔巴乔夫走上背离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路线,他的一系列行为,已经导致苏联的政治、经济、社会、民族危机都发展至顶点,反倒令加盟国的闹独立运动气焰高涨,严重威胁到苏联的存在。

因此,这场政变是大难前夕被各种矛盾严重激化的必然产物,也是一些人为挽救这座将倾大厦所做的最后一次努力。

可令人绝望的是,从8月19日到8月21日,在与叶利钦领导的“民主派”阵营进行了三天三夜的对抗后,这场政变以惨败告终,它不仅没起到想要的结果,还成了压垮一切的最后一根稻草。

等到第三天,遥远的地平线露出凄凉曙光,他们终于意识到,有些东西的逝去已成注定,那是他们的国家,也是他们的信仰。

苏共传统派被打倒,戈尔巴乔夫政府被完全架空,叶利钦和“民主”反对派在声势浩大的独立浪潮中,掌握了实权,各加盟共和国实现彻底独立。

政变失败三日后,阿赫罗梅耶夫平静地走进办公室,用一根绳子结束了生命。

1991年11月6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了《关于终止苏共和俄共在俄罗斯联邦领土上活动的命令》,并查封苏共中央办公大楼,拥有93年历史的苏联共产党就这么走完了它的一生。

12月25日,圣诞之夜,当晚7点,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签署了辞职文件,辞去所有职务,同时宣布苏联解体。

悲情的殉国者

阿赫罗梅耶夫在自缢前给戈尔巴乔夫留了遗书。

遗书中,他表示,政变发生时,他正在索契休假,没有任何人通知他回来,他对这场政变的准备情况一无所知,也不知道组织者是谁。

“就是说,我无论如何没有参与阴谋的准备与实施。”他写道。

阿赫罗梅耶夫严格遵守了党的纪律,也保留了对总统最后的尊重,他将这场政变含蓄地称为“阴谋”。

“问题在于,从1990年开始,我就确信,今天仍然确信,我们的国家正在消亡......”

阿赫罗梅耶夫一直都在看着。

他看到因着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改革,国家经济发生了多么剧烈的动荡,他看到人民连最基本的糖、奶、肉等生活用品都面临严重短缺,他看到空空如也的货架和各地排起的长队。

因此尽管没有人通知他,但阿赫罗梅耶夫认为自己应该回来,于是他独自飞回了莫斯科。

这一生,阿赫罗梅耶夫都在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信仰而战。

18岁参军,21岁加入苏联共产党,后来又参加了伟大的卫国战争,被德军围困的整整18个月,他都没进过屋子,一直露宿在外,即便室外气温已经低至零下50 。

他没吃过饱饭,不停在打仗,看着身边跟自己一样大的男孩子一个又一个倒在战场上,他是从尸山血雨中爬下来的战士。

之后的阿赫罗梅耶夫一路迅速晋升,成为苏联民族英雄之一。

面临着国家局势动荡不安,阿赫罗梅耶夫也曾坚决同“民主派”展开斗争。

面对以叶利钦为首的民主党派的攻击,他据理力争,当面痛斥叶利钦:“你对待苏联的宪法实在太轻率了,对于你来说,社会主义制度或许仅仅是几个字,但对于我以及很多苏联人民,它是70年的生活和斗争。”

从索契独自回到莫斯科后,正直忠诚的阿赫罗梅耶夫没有直接参与反动政变,但他的立场也更倾向于支持由苏联高官成立的,以挽救苏联为目标的“紧急状态委员会”。

然而在经过两天的观察后,阿赫罗梅耶夫的心中有了结论——这场政变永远也不可能成功了。

于是在国家覆灭的前夕,他不愿见证这大厦倾倒,毅然决然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选择同挚爱的苏联一同逝去。

星火已经烧至尽头,濒临烬灭,却依旧炽热。

他的遗书上有一句话,读来尽觉悲凉无奈:“那就在历史上只留下一个遗迹——我们曾经抗议这样一个伟大国家的灭亡,让历史来评判——谁正确,谁有罪。”

有人称他是最后的苏联人。

在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成立后几个月,阿赫罗梅耶夫降生于一个农村家庭。

68年后,在苏联解体的前4个月,他悄然自缢于办公室。

阿赫罗梅耶夫这一生不算短暂,他的生命与苏联的历史轨迹完全重合,他将自己的存在价值寄托于这个国家,从某种程度上,他的自杀身亡也折射出苏联最终的命运。

虽然那场政变的发动者被捕,以“叛国罪”受到审判,但俄罗斯人并未对政变者发动实质性报复。

1994年2月23日,审判者均被赦免。

留下来的人又重新在新的制度体系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但不止阿赫罗梅耶夫一位以死殉国的老元帅。

与阿赫罗梅耶夫前后脚赴死的,还有内务部长普戈,苏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耶鲁齐纳,阿赫罗梅耶夫自缢后两天,苏共中央委员尼古拉·克鲁奇纳也自杀身亡。

那一年群星陨落,诸神寂灭,这些敢于同残暴法西斯正面对抗,在苏德战争中存活下来的老英雄们,纷纷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来为这个行将就木的伟大国家送行,承载着新制度体系的船只就在前方,可他们不愿上岸,选择了随着旧船一起粉身碎骨于历史长河。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8-04  最后更新:2022-08-04

标签:苏联   叶利钦   戈尔巴乔夫   遗书   克里姆林宫   元帅   苏共中央   莫斯科   窗台   绝望   生命   国家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