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史记时秦已经灭亡上百年了,司马迁写的很多事情是不是编造的?

不是。在上、下两千年的历史上河中,上百年仿佛就是历史一瞬,况且就是前朝之事,不存在编造。
司马迁编著《史记》是有条件的。一是子承父志。司马谈就是太史令,司马迁从小熟读史类书籍,子承父业。二是盛世修史。《史记》成书于汉武帝时期,“秦皇汉武,弱输文彩”是也。也就是说《史记》诞生于西汉“文景之治”时期。三是一身奉献。司马迁因“李陵事件”惨遭宫刑,用18年的时间写成《史记》。如果说屈子流放始成《离骚》,那么司马受刑也才有《史记》。四是史家绝唱。《史记》开创了纪传体先例,记载上起黄帝,下至汉武帝年代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内容,由本纪、表、书、世家和列传五部分组成。本纪是纲,纪传是目,纲举目张。“自是世有著述,皆以班、马,以为正史”。
另外,《史记》在论述秦亡之时,他引用了贾谊《过秦论》的观点,对秦末农民大起义大书特书,“陈涉世家”就是例证。










在传媒、印刷、及其不发达的年代,很多东西都是口口相传,《史记》中肯定有很多都是一代代口传下来的,别说上百年来,就是几十年口传的误差都很大,比如现在去问老年人民国故事肯定误差很大。历史记载的很多东西,有时候比小说还荒诞,什么后盘古开天、后羿射日、夸父追日、尧舜禅让。周朝后稷的母亲姜踩了巨人的脚印而生后稷;刘氏在人泽坡休息,梦中与神人相遇后怀有身孕生刘邦,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只能说明作者缺乏科学知识。晋朝坟墓中发现的很多竹简人称《竹书纪年》,其中记载了很多真实的历史,与《竹书纪年》相比较,后来写的历史都被史学家和儒家篡改了,把古人说得很神圣,说尧舜高尚禅让王位,与《竹书纪年》完全不一致,都是被人为修改过的,用来说教天下人,也许他们用意是好的,但这种空洞的说教没有任何作用,司马迁之后的两千年,谁见过禅让?远古的时候王位更替,应该和非洲狮群狮王的更替一个样子。

远古的事,司马迁应该也是四处搜集来的资料根据自己的想象加工而成的,历史,就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写前朝的历史,很多时候都带有强烈的个人和时代的爱憎,比如清朝写明朝历史,肯定不会说明朝好。所以看历史,偶尔看看而已,就当是聊斋,就当是看小说,多看不宜,历史中记载的都是帝王将相,这些人看上去高贵,其实都是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强盗骗子,没几个好人,《史记》记载的也是他们如何与人斗,看多了就学会了窝里斗,窝里斗的结果是越斗人越坏,左手打右手,没有好结果。




真正要写出真实,百年之界限应能突破,只要决心探底又有条件,应该能做到,这个写史的人应具备很多条件,而且有个选择对象。

亦如现今,要写完全百年史,能访问的人虽然少但也高龄人存在,互相印证,去伪存真还是能做到的。说是编造,应是妄断之言,不具可信性。当然,不否认失真的可能。我想,有否还有个历史的修补可能?说编造太过,实实不妥!我们的历史为何要存如此异议?不妥不妥!




司马迁写史记时秦已经灭亡上百年,他记录的事情怎样才能保证真实可信?提出这样的疑问也很正常。

举一个例子,便可以很好的回答这个问题。

荆轲刺秦王是众所周知的英雄故事。

燕太子丹也曾被作为人质送到秦国,受到苛暴待遇,他逃出秦国后,立志报仇,因此欲请荆轲行刺秦王,荆轲慨然允诺,就在易县的易水河边,燕太子丹和众宾客送荆轲赴秦行刺,但他谋刺未成,反被秦王嬴政所杀。对于荆轲这种“士为知己者死”以及刺杀暴君视死如归的义侠精神,历代文人大多赞扬备至,题咏也很多。

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年,怎么能确保刺秦的过程没有经过后人的改编?就像那部著名的《英雄》一样。

荆轲刺秦故事,为何能够记录在《史记》中?

后世很多史学家认为,司马迁撰写《史记》时参考了某个先前的战国史料。如班固《汉书·司马迁列传》、司马贞《史记索隐》都指出司马迁“采”、“约”《战国策》,上世纪七十年代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战国纵横家书》更为上述观点提供了新的证据。

也有不少人相信,应该理解为是司马迁抄录自某种与《战国纵横家书》类似的战国文献。

可见,司马迁撰写《史记》,并不是凭空想象,而是有据可查。

此外,在《史记、刺客列传》结尾,司马迁记录了另一个依据,他亲自听过。

始公孙季功、董生与夏无且游,具知其事,为余道之如是。

意思是司马迁听到了极为可信的当事人转述。荆轲在刺杀秦王时,御医夏无且用他身上带着的药袋向荆轲投去,挡了一挡,事后秦王赏赐夏无且黄金二百镒。而有两个人和夏无且是朋友,知道事件的详情,并告诉了司马迁。

可见,司马迁记录的可属第一手材料。

从荆轲刺秦这一件事的记录上就可以看出司马迁的严谨,他们父子在写作《史记》的过程中一贯如此。

司马谈、司马迁父子撰写《史记》,尽可能地去找到历史人物的朋友或者后人,听其口述,然后记载。写汉初功臣时,就去了丰邑沛县寻访,称“吾适丰沛,问其遗老,观故萧、曹、樊哙、滕公之家,异哉所闻!”

所以,虽然写《史记》时秦已经灭亡上百年了,但司马迁写的很多事情并不是编造的,在那时仍有各种形式的记录,有据可查,可惜没有流传到今日。

〈完〉


— 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立刻删除。

— 感谢点赞、评论、关注




阅读历史也同阅读自己一样,有很多不确定性。往死里读书,不要读死书。




谢谢邀请。司马迁生活在西汉时期,他写史记时秦朝已灭上百年,这是事实。但由此断定史记是司马迁编造的,也太没道理。怀疑司马迁的人不懂得中国历史发展的规律。历史朝代的更替不等于上个朝代在历史上的灭迹。那样的话中国就没有历史。世界也没有历史。历史的遗流和传播有2种渠道。一是文字流传,一个是人言传播。在文字缺乏文字传播极少的历史阶段,主要靠人言传播。可能有人怀疑人言的可靠性。但不要忘记中国人是以言为信,这个信字就是人言。再者作者在写历史时,对前朝的历史资料包括文字资料和口传资料进行严格的甄别和筛选。请你不要怀疑作者的责任心和科学的创作态度。举个例子,我国的反映解放战争,抗日战争,10年土地革命战争,北伐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作品大部分都是新中国建立以后创作的。这些作品既有文字记载的资料,又有口口相传的语言资料,特别是作品的细节,大都来源于口头资料。口头资料最大的优势是它比文字资料更真实更形像更生动。有人怀疑口头语言资料的可靠性,造假性,但据我对历史的了解,在中国历史上语言造假只存在于军事政治斗争中。如三国演义中的諸葛亮,司马懿。还有历朝历代的宦官乱政,文人党争之类。在人民百姓中语言造假很少。在我的记忆中,中国人大规模的语言造假始于文革后期的70年代,80年代90年代语言造假达到了豋峰造极的地步。其原因仍是政治斗争和利益之争。康生就是政治语言造假的罪魁祸首。林彪四人帮还有那么多贪官污吏,无耻商人,无良医生无良教师都是语言造假的无耻之徒。到目前为止,中国作品特别是重大历史作品和文学作品造假的报导还是没有的。这是中国人民对中国历史的肯定。司马迁的史记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历史著作之一。是司马迁对中国历史的伟大贡献。请你不要怀疑史记。请你不要漫骂司马迁。




中华文明之所以被称为文明,是因为这是人类脱离野蛮状态的社会化行为和自然行为的集合,文明集中呈现出的特点就是语言、文字、宗教、城市、工具、国家等等。所以我们主张我们的文明从夏朝开始,因为自夏时起便已经设置了史官。商周时期出土的甲骨文文字里已经明确出现相应记录文字,到周礼时政府已经拥有五史官职。史官的职务就是管理文书、记录时事。文明衍生出的国家管理者需要掌握一个政权,就必然需要文字记录和管理所发生的事,这些所记录并保存下来的文献经过后世史官的系统性搜集、整理和浓缩并编撰形成史书。这不是口口相传,如果中华文明的基础是口口相传的史说,那就不能称呼这样算是文明了。

史记是史书的一种展现形态,古人要宣传皇权神授,为他的统治建立民众的基础拥护和崇拜,所以会记录自己的母亲踩了巨人脚印而后生了自己,这种方式中西均是如此,很正常。看了这些就全盘否定史记,是因为你诞生在现在这个时代,而这些宣传对于当时的统治者来说是有必要的,没有这些宣传,统治者就不会具有神认可自己合法统治国家的权利。

史记的真实性其实很难质疑了,比如司马迁距离商朝第一代君王上甲微时间差距有1700年,但史记里记录的商朝的世系除了漏记了祖己和搞错了几位的即位顺序外,所有记载均与当代出土的甲骨文辨认出来的商朝世系相同。至于用竹书纪年和史记的差别来全盘否定史记,这就是典型的无知和可笑了。竹书纪年只是典型的出土文献,且还只是战国时魏国史官记录的文献,而史记是整个中华文明的传世文献,很可能司马迁在写作史记的时候,也有参考过竹书纪年,但最终形成的是史记,这两者是有巨大区别的,毕竟司马迁是汉武帝时期的太史令,而竹书纪年只是春秋战国时期魏晋史官编撰的文献。我们不能用地方志推翻正史,这个逻辑可以理解吗?当然,这不影响我们对比二者,交叉验证二者,史记也是这样千百年来被历代史官验证、传世。




历史本来就是编造,不要说上百年的距离即便是昨天的事情现场的100人向你描述至少三个版本,记录人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判断、分析尽可能还原真像,这是记录的角度、距离、个人关注点等综合作用后的特性,不要说口口相传,即便是记录仪记录三个方向的记录仪也会记录不同的景象,使判断出现偏差。历史是已经发生事件的记录必然是编造而来。只是负责记录者的人格、心性、价值观、判断力决定了其编造与事实的吻合都。同时,记忆的群体性又决定记录者编造被接受的接受度,所以不要质疑司马迁的史记,也不要迷信,那只是一本最接近真相的编造而已。编撰本身就是编造,只是不要把编造二字贬义




历史容不得胡编乱造,因为真实的历史可以知兴衰, 历史更是一面镜子,能端正自己的衣冠,行为。

这是历史不可估量的价值,史记也是经过严谨的考证,吸收前朝的真实严谨资料而著作的,真实性值得信赖,起码有百分之七十至百分之八十的真实度,司马迁博览群书,掌握的历史知识丰富,还常年实地走访,考察民间传说,山川地理,既使不是纯粹真实的,也绝对是尊重客观事实的。

他敢于说实话,秉公直接著史,按自己公正的态度写司马千同时代的史,因而得罪当权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秦已经灭亡上百年,总有人留下记述,根据真实比较可考的资料记述,而写下历代承认的历史,太史公司马迁历经千辛万苦,风雨无阻写下的史记,是经千年不朽的。留给我们宝贵的财富,瑰宝。




如果把野史当正史,把正史当假史,这就是与人类的进步史为敌了!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0-10-25  最后更新:2020-11-24

标签:史记   历史   史官   纪年   秦王   司马   口口相传   资料   真实   语言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