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角色打开的人|专访康可人

| 77


“老严跟我求婚了哈哈哈!”星番对康可人的采访刚一开始,对面就抛过来一句快乐值max的“剧透”,伴随一阵得意的笑声。


《假日暖洋洋》播出期间,康可人出去面试,有导演和制片人也在看这部剧。她问他们希望老严最后跟谁在一起,“然后他说希望跟你妈妈在一起!”康可人用委屈的腔调说出这句话,听上去可爱又带点滑稽,跟剧中陈暖暖的形象有很大重合。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假日暖洋洋》是部贺岁喜剧,剧中多条感情线并行,有甜蜜蜜的狗姐恋爱,有破镜重圆的中年夫妻。康可人饰演的陈暖暖占其中一条,也是最出人意料的一条:和单亲爸爸严立伟的老少恋。


这条线有多出人意料呢?剧中严立伟的年龄比陈暖暖的妈妈还要大上三岁,而且暖暖妈在大学时期还是一个痴狂的追星少女,追的正是严立伟这位前摇滚乐手。“我的偶像成了我的女婿”,站在暖暖妈的视角来看,可谓惊天动地。


不过陈暖暖和严立伟的恋爱在经历了弹幕怀疑、家长怀疑、自我怀疑等多个阶段后,还是在临近尾声时修成正果,这段冲破世俗的感情不负期望,收获了一个happy ending。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康可人和《假日暖洋洋》的缘分始于导演和制片人,在拍《假日暖洋洋》以前,他们还合作过《带着爸爸去留学》,康可人在其中饰演心机女朱露莎,挨了不少观众的骂。这一回导演姚晓峰又找到她,希望她能突破一下,演演直率、外向的陈暖暖。“就是要求我把这个长头发给剪了。”


“当时心里还蛮疼的,”康可人说。她咬咬牙,还真把自己原本留了十多年的及腰长发剪了,一头短发地出现在了《假日暖洋洋》剧组


挑战“高难度”恋爱


演老少恋,康可人一开始的压力很大,尤其是要和胡军演老少恋。胡军的气场强大,演第一场戏的时候,康可人非常、超级紧张,


“但是慢慢跟军哥相处下来,就会觉得军哥特别平易近人,整个人特别得随性,平常还有各种小幽默。”康可人笑点低,经常在现场被逗得“哈哈哈”地笑起来。


“慢慢熟悉起来以后,我们会去了解暖暖跟老严之间的爱情,他们的爱情是怎样的一个积蓄过程,再演起来的时候,也能够感觉到我们的气场在互相融合,军哥会把他的气场再降低一些,因为暖暖的气场得比老严强大。所以后来我就觉得越来越舒服,也就没有紧张感了。”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作为演员而言,康可人特别能理解陈暖暖的选择。暖暖小的时候父亲去世,她其实是需要一个年龄比她大的人去理解和照顾她的,单这一点,她就能很轻易地陷入到这段感情当中。“对于未来的伴侣来说,她一定是想找一个成熟的人,所以她是不会介意年龄的差距的,她反而会觉得老严很爱她、很能照顾她,她的一切都可以依靠他。”


康可人眼里的陈暖暖是个特别勇敢的女孩,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就去追求。她给严立伟打电话、给他的网站留言,得不到回应就直接追到珠峰去,康可人觉得这种事,“我应该一辈子都做不出来。”


她的感情观既现实又浪漫,虽然也因为妈妈的阻挠和严立伟的犹豫而有所动摇,但她最终还是选择坚信。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就好好享受当下,只要足够相爱,就可以冲破世俗的任何束缚,趟过各种难关,而不要瞻前顾后、犹豫不前。


就像剧中说的那样:既然相爱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在一起,享受当下呢?患得患失的爱情都是耍鸡贼,说白了就是不够爱。康可人很欣赏陈暖暖的这种观念。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陈暖暖是一个直率、外向的人,导演也觉得这个角色更适合一个短发的女孩来演。为了在造型上更加贴近陈暖暖的飒劲儿,展现出她的勇敢和直率,康可人还是听取了导演的意见,直接去找化妆师剪了一头短发,这就更让导演认定她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虽然剪完那段时间,她还是很难受的。


“就有好长一段时间想去摸头发,因为长头发的原因,穿完衣服我会撩一下头发。然后当我去撩头发的时候,我发现没有了,我不需要再撩头发了。所以当时那段时间还蛮不习惯的。”康可人习惯留长发,《假日暖洋洋》的一剪子下去,直接给她剪了三四十厘米。


除了在造型上下功夫,康可人也让自己的言行举止尽可能地靠近陈暖暖。最开始的时候,她其实有些不确定该如何塑造她,“包括导演也说想让我突破一下、尝试一下,他认为我有这个潜能可以被激发出来。”


因而在演戏的时候,包括在生活当中,康可人都刻意让自己变得外向一点,她跟所有人沟通、聊天,说话也比以前更直率。记者在跟她的对话中也发现,她的开朗、健谈和时不时笑出声的特质,都跟剧中的陈暖暖别无二致。


“我觉得演了这部戏对我的帮助是,它让我的性格变得更外向了,是暖暖给了我一些改变。”康可人如是说。


“笨鸟”先飞


《假日暖洋洋》的拍摄地在三亚,拍摄周期有120天左右,当时疫情刚缓和没多久,整个剧组像是憋了很久后集体放了个长假一样欢乐。


康可人还记得剧中有一幕,是他们一大家子一起吃团圆饭,哥哥陈斌斌把当时还不是嫂子的宋小可带回了家。“那段当时拍的,我们真的就觉得在过年,大家在包饺子,我跟我哥在打闹,然后喂他们吃小点心,那会儿真的觉得好幸福。”相处到后来,康可人甚至觉得他们像真的一家人一样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陈暖暖这个角色对康可人的改变很大,她是会受角色影响的人。前年上《演员请就位》时,她刚演完《带着爸爸去留学》里的朱露莎,因而给人的感觉会更加内敛一点,日常生活中也不太敢说话,“就是会比较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去琢磨一些事情。”


她不是天生像陈暖暖一样活泛的人,更喜欢埋着头用苦功。当年在中央戏剧学院上学的时候,每年的专业课康可人都是第一,靠的就是日复一日的三点一线。“每天早上五六点起来,冬天的时候天都是黑的,校园里都没有人,然后去出晨功,每天在学校就是排练室、食堂、宿舍,排练室、食堂、宿舍来回。”


康可人参加《演员请就位》的海报上写了一句:“请欣赏一只笨鸟的先飞”,她不觉得自己是天赋型的,专业第一也许有天赋的因素在,但天赋终归还是要靠努力来“辅佐”。“我认为天赋是可以被努力激发出来的,但如果你没有努力的话,天赋也会被埋没。”


用苦功的另一个表现是,康可人表演起来不是方法派。就像陈暖暖这个角色,大大咧咧、敢说敢做,看上去无拘无束,却也因为跟严立伟的老少恋,而需要跟世俗抗衡,角色内核多少带些复杂。


康可人的习惯是先找到角色的逻辑,明悉角色想要达到的目标,“比如这场戏,她要说服的到底是她妈妈,还是老严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的不确定性。”然后再去真听、真看、真感受对手演员给予自己的真实刺激。她不太会用方法。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2017年出演《将夜》到现在,康可人入行已经超过三年时间,她能感受到自己在表演时的一些变化,比如越来越觉得顺畅和驾轻就熟。而且跟不同的前辈合作,也能学习到很多表演方面的知识。


拍《将夜》的时候,是康可人第一回接触拍戏,而且《将夜》又是部玄幻古装,当时导演给她的“新手教程”是:“你做每个反应都需要慢一点,给足观众那个点。”后来拍《带着爸爸去留学》,朱露莎这个角色对她的挑战特别大,一度造成了她的不自信,总觉得自己演不好她,也很难以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她的脑回路。“但其实有些时候,我对这个角色的不自信的状态,恰好就跟朱露莎内心的自卑和不自信结合在一起了,反而成就了她一点。”


一路走来,康可人无法分辨哪个时间节点对她的帮助最大,因为每个角色带给她的经验都是难能可贵的、不可缺失的。


“我觉得表演这个东西还蛮靠实践的,就是一定要多拍,生活再多一些阅历,多丰富自己的内心世界,才能更好地去理解那个人物。”康可人定义自己是实践型、感受派,有什么就是什么,“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每部作品播出以后,她也会回看,看看最后剪出来的效果,也看看自己还有哪个地方可以再改进。


乐观的“自虐患者”


康可人是学舞蹈出身的,曾经有幸接触过一回话剧,站在舞台上的一瞬间让她觉得奇妙,好像台上的那个人跟自己重合在一起了,自己脑子里想的只有当下角色想的事情。“演完以后觉得特别得爽,我就说表演太好玩了,我一定要学表演。”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康可人很“莽”,她只在广州话剧团找了一位表演老师上了几节课,就来到了北京考试。后来她才知道,其他学生都会提前来北京上三四个月的补习班,她来了以后才发现,原来班里的每个人都是在北京上过课的。


“后来就后知后觉,我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就这么幸运地闯进了门。”这也使得康可人更加珍惜这个机会,“我觉得我这么幸运的考上了,又是自己热爱的事业,那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去努力学这个表演。”她之所以在学校起早贪黑的三点一线,原因就在于此。


对比同班同学来说,康可人好像一张白纸,很多东西一点都不懂,“空空如也”地就闯了进来。


学舞蹈的时候,老师告诉过她,舞蹈是要带给人家快乐的,跳一支舞需要一直挂着笑容,让最后一排的观众也能感受到自己的感染力。


但当时的康可人想的却是:我为什么要笑呢?我做这个动作,我笑的理由是什么呢?


“所以学了表演以后,我能够知道我每一个动作想要传达的内容,包括舞蹈也对我的肢体的控制、角色的演绎有很大的帮助,让我知道舞蹈和表演是可以结合的。”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她至今对跳舞仍有很大兴趣,最近也在看《乘风破浪的姐姐2》,听到音乐还会不自觉地跟着动一动,像是刻在骨子里的记忆一样。康可人觉得,学舞蹈的女孩多少都有点“自虐”倾向,她如果想要达到一个目标,“练十遍不行就练一百遍,一百遍不行就一千遍,”总归能够实现它。


也许是“陈暖暖后遗症”还没过去,采访中的康可人依然很像陈暖暖,直率且乐观。聊起“学舞蹈是不是很苦”这件事,她回忆起的是和当时的朋友们在一起的幸福时光,至于苦,“还是可以去咬牙坚持忍受的。”她称自己是“乐观的自虐患者”,嘴上说着自虐,语气里却多是畅快。


她最近也有在把舞蹈慢慢地捡起来,每天练几小时基本功,不排除以后尝试唱跳的可能。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康可人调侃自己“小脑袋瓜偶尔能有那么灵机一动”的时候,《带着爸爸去留学》的导演原本觉得她长了一副乖巧可爱的邻家女孩样,看起来就很善良,不太能演一个心机女。“然后我就跟导演说,您觉得现实生活中,如果一个人她有坏心思,她会写在脸上告诉你吗?一定是你跟她相处下来以后才发现,她居然还会干这种事。你不觉得更可怕吗?”她就这样成功地给导演吃了一颗定心丸。


她没有想过要给观众留下什么样的标签,“康可人”这个名字能不能被大家记住,比起角色能留下的记忆而言,没有那么重要。很多人看朱露莎的时候,不知道她是《将夜》里的三师姐,看陈暖暖的时候,又不知道她是《三十而已》里的叶依依,“我就还蛮开心的,大家是去认可了我的角色。对我来说演戏是一辈子的事,我不在意有没有标签这个东西存在。”


康可人还一直特别想尝试轻喜剧。《假日暖洋洋》的定位虽然是贺岁喜剧,但她其实并不承担喜剧的部分,下一个角色,她希望能演一个跟自己像一点的,演起来能比较轻松、自然一些,给观众带去欢乐和笑容。


“你会不会演了一个轻喜剧,性格变得比现在更外向了。”记者问她。


“有可能,”康可人又像陈暖暖一样地笑起来,“会不会就变成一个沙雕了?”


对话



星番:平常不工作的时候都喜欢做些什么?

康可人:如果能跟朋友一起约着的话,我会很喜欢做一些运动类的项目,我抖音上面也有发潜水、冲浪这些,冬天在北京我就想去滑雪,我还蛮喜欢这些运动类的项目的,就是每个项目可能我都不精,都只是略懂,但我都喜欢去尝试。


星番:过年有什么打算吗?

康可人:过年我就还蛮喜欢一大家子团聚在一起的,每天开开心心地玩耍我就觉得很幸福了,甚至我们一家人,包括长辈,还会坐在一起玩狼人杀,起码能凑上9人局,就会特别有意思,跟家人在一起过年会有很多不同的玩乐的方式。


星番:你对2021年这新的一年有什么期待?

康可人:这一整年的期待的话,想要继续尝试更多的角色,合作不同的导演。但是我其实特别想参与电影,我觉得会是另外一种感受的学习,因为到目前为止我确实也只演过电视剧,特别想要尝试大荧幕的感觉。


被角色打开的人 专访康可人


星番:有想尝试的类型吗?

康可人:类型倒没有限定,我就是觉得电影会很吸引我,比如说一场戏它可以拍一天,我想先试一试。因为我本人就属于喜欢尝试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尝试新鲜事物的人。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2-20  最后更新:2021-05-15

标签:角色   直率   老少   剧中   北京   专访   假日   舞蹈   观众   导演   喜欢   康可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