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来看你:为什么许多歌手都唱成“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

有一种事,叫将错就错。中国文字有一种文化源流,可以有多重解释,不能自已是一个成语,是说一种不能控制的情绪,不能自己,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忘却己身的忘乎所以,就像方文山的词,有很多就是一种重新组合,一种抽象感观的意态表达,也惟妙惟肖。有些错,却成就了另一番景像,我们不能刻舟求剑,因为,很多发明创造,就是从失误开始的,思维有时候发散,不墨守成规,也是一种进步的开始,所有人说地球是方的,布鲁诺说,地球是圆的,他错了吗?只是一种角度不同罢了,远看为圆,近感为方,孰对孰错?当年玄奘说,观世音菩萨译错了,应为观自在菩萨,但是,错了吗?有人说,错了,音误,有人说,没错,万物通感,音为什么不能观呢,那是心观。一个解释,便合情合理,意思也就变了,人生,当懂得变通。因时因地而改变,在原则性下,因势利导,才能成就功业。





感谢邀请!

《漂洋过海来看你》我想这首歌,大家一定都听过。李宗盛创造的歌曲《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歌词里有一句:“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相信很多人都疑惑,明明应该是“不能自已”,为什么唱成了“不能自己”?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女歌手,为了爱情,积攒了大半年的积蓄买机票辗转两个地方漂洋过海去看她深爱的诗人。可是,那个她眼中无比优秀的男人,那个和她“一见钟情”的男人,居然是有家室的人,他已有妻有儿。如果是立场不坚定的女子,如果是心中只有自己而没有别人的女子,极有可能,她会留下来,隐忍,和他,苟且偷生。她是立场坚定的女子。她不但爱自己,也爱别人,她没有因为自己的爱情去破坏他人的家庭。黯然神伤,潸然泪下,默然返台。



“不能自已”而非“不能自己”,“自已”指自己控制、停止的意思,“自己”就是自己。据说当时原唱并没在意这一点,明白之时已火遍大江南北,不易改正了,于是将错就错。在港台歌手中,受语言环境的影响把普通话唱错的有好几个。

我经常听李宗盛的歌,每次听到“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这句心里就非常别扭,“不能自已”是个成语,意为不能控制自己,自就是自己的意思,写成“不能自己”既不合语法也不合意思,所以是个明显的错误,普通人可能不会注意。





这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流行歌曲。

歌手在唱歌时没有按歌词来唱,这种现象很多,邓丽君也有过。

但这并不影响歌曲已留在了人们的心中。




谢邀。

漂洋过海来看你:为什么许多歌手都唱成“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


这是个典型的将错就错。

很显然,当年李宗盛写这首歌的时候必然是写的“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已”。因为“自已”是个有出处的词汇,表达的意思是“抑制或者约束自己”。“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已”才是正确表达唱歌的人因为过于悲伤,无法自制的心态。

我们也要注意,是“悲伤得”,而不是“悲伤的”,不要在强调歌手把“自已”唱成“自己”的错误的时候,忽略了“的、地、得”的错误。虽然这更平常,但是都是一样的错误。

那么是不是当时演唱这首歌的原唱娃娃不认识“已”字呢?当然不是,不过很有可能娃娃并不清楚“自已”这个词的意思,因为这个词有成典,有确切的含义,但是并不常用。它出自初唐四杰之一卢照邻的《寄裴舍人书》:

慨然而咏“富贵他人合,贫贱亲戚离”,因泣下交颐,不能自已。

这是卢照邻在读西晋征南司马曹摅(shū)的《感旧诗》,刚读到起句“富贵他人合,贫贱亲戚离”的时候,因为自己当时正处于这么一个状态,感同身受,结果就控制不住自己,眼泪流得满脸都是(交颐)。不能自已,就是从这里来的。

不过这个词并不常用啊,和“自己”指代自身的这个常用性相差太远。娃娃不清楚,再加上写这首歌发行于1991年,音乐教父写词应该还是手稿,那么把这两个字看错是有可能的。而且这首歌因为是根据娃娃的亲身经历所写,她在演唱的时候感情非常投入,可以说是声泪俱下,也就没有对这个自己不清楚的词产生疑问,也是正常的。

而当李宗盛发现娃娃唱错了,已经制作完成了。当时的录音工作室条件不像我们今天这么便利,有可能属于大动干戈,而且也不大可能因为这一个小小的,甚至会被大多数人忽略的一个声母(j和y)的区别来销毁已经完成制作的唱片(磁带、cd?这里记忆混淆,没有去考证)。所以将错就错,李宗盛也没有提及。而歌曲大为流行,娃娃演唱一直按照“自己”演唱,李宗盛后来在唱这首歌的时候,为了娃娃的面子,也按照“自己”来唱,最终造成了多数歌手在演唱这首歌的时候都按照娃娃的“自己”来演唱。

但这是错的。

不过这种错误是可以理解并包容的,所以如今翻唱有唱“自已”的,有唱“自己”的,这都不是问题。毕竟流行歌词,又不是正史,翻唱者有尊重原唱或者尊重原作者的选择自由,更何况李宗盛自己都唱“自己”?

像这种将错就错的例子还很多,作为歌词,闹笑话的也不少,因为是流行娱乐,所以实际上也没什么人会去很较真。

另一个有名的就是刘德华的《冰雨》,“你就像一个刽子手把我出卖”。刽子手的“刽”字其实念“guì”,刘天王一直唱的“kuaì”,引起很多人侧目。不过后来有人解释,人家本来唱的是“侩子手”,是“市侩”的“侩”,刘天王发音没错,是作歌词录入的想当然写成了“刽子手”。

但是这是不是为刘天王强行洗白的解释呢,我们并不清楚。因为“侩子手”这个词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如果是自创新词的话,是需要通过大众验证可行,大家都认可才能不让人感到生硬。至少这个词在这首歌之前没有,在这首歌之后也没有人使用。

所以这种他没唱错的讲法有点让人生疑。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在较真的人眼中,“自已”就是“自已”,“刽子手”就是“刽子手”,绝不能出错。但是普通人都有一个容忍度,有些低级错误是不能犯,因为大部分人不会犯,比如某歌手不认识中国国旗,这就是对常识的违背,是真正的无知,突破了大众容忍的底线。而像“自己”这种错误虽然低级,但作为无心之失,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设身处地想一下,假如我是这个歌手,我拿到一个字迹潦草的“不能自已”,发现这首歌写的就是自己过往的伤心事,被感动到涕泗横流的时候,会不会去校对这个看起来不能再熟悉的词吗?只怕唱错成“自己”的人大有人在。

大多数人都会犯的错误,就是可以原谅的。

有很多简体字,不就是这么来的嘛。




唱歌走音,咬字不清,顾影自怜,多情空余恨。












很显然,这句歌词应该是“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yi)”而不该唱成“自己(ji)”。

还有两个字长得跟自己的“己ji”很像:一个是已经的“已yi”;另一个是巳(si)。

自己:是自身,本身的意思。

自已:是自我控制、约束的意思。

巳:不太常用。是指地支第六位,属蛇。

因此,结合这句歌词上下文的意思,这个词确实应该是“自已”而不是“自己”。

歌手把它唱错,也有多种可能。其一,原作即如此(我想可能不大,李宗盛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吧?);其二,是歌手的误读造成的;其三,就是在歌曲流传的过程中“以讹传讹”。

我听过李宗盛的原唱,但实在记不住他唱的是“自已”还是“自己”了。这里还有一个不确定,就是我不知道在台湾的汉字体系里,“自已”和“自己”是否可以通用。如果可以通用,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词,既然有了规范用法,还是遵从为好。毕竟这样做,更便于文本的表达和人们的理解。

这种情况还有不少。比如张信哲在《爱如潮水》里就把“妩媚”唱成了“妩(fu 三声)媚”。其实这些都不是一首好歌曲的“硬伤”,只是听上去有些怪怪的。

再说回去吧,对于问题中容易记错(用错)的那个字,记住如下口诀就是了:

开口己(ji),半口已(yi),闭口巳(si 读四)。

这样回答不知你是否满意。谢谢。





《漂洋过海来看你》和《西海情歌》都属于抒情,怀念类歌曲。

本人认为,两首歌属于同一类型风格的歌,但是演唱出来的结果却截然不同,在音乐的旋律,和歌词上《漂洋过海来看你》与《西海情歌》相比,差距较大,在演唱的感染力,与观众的情感上《西海情歌》远远的超过了《漂洋过海来看你》

《漂洋过海来看你》有些歌手唱成“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我觉得这样唱也无可厚非,只要歌手演唱时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不改变歌曲的主题和主旋律,他觉得这样唱更有感染力,我觉得挺好的。




年少不听李宗盛,再听已是曲中人,这是大家对于李宗盛歌曲的定义,因为他的歌曲是充满了岁月沉淀和感情的积累,才创作出来的。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味道,仿佛是一杯酒,越品越醇。

其中《漂洋过海来看你》就是其中的一首。

创作背景。

这首歌曲是当初李宗盛写给娃娃的歌曲,当年娃娃在跟李宗盛畅谈15分钟自己的感情故事之后,正在吃牛肉面的李宗盛有感而发,不到5分钟的时间就把这首歌曲就已经跃然在餐巾纸上了

该歌词结合了娃娃的亲身经历,爱上了遥远的北京诗人,但这位诗人已经是有妇之夫。

但内心炙热的感情还是无法阻挡,于是从台湾到香港,辗转到了北京,累计了半年的积蓄,跨越几千公里,也要见上心爱的人一年。但这始终只是一种内心的想象,现实却是残酷的。

即使两人相见,而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终是要分开。李宗盛在描写这段感情的时候,用词到了极致,把这种相思之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所以当时这首歌曲发表出来的时候,就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迅速的登上了各大音乐榜单,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种翻唱。

也就是在翻唱之中引来了很多的争论,歌词中有一句“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这是歌曲的原歌词,但往往有很多翻唱者演唱成了“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我这样看待使用“已”和“己”的区别:

结合了整首歌词的描写来看,漂洋过海来看你,这种迫切的心情贯穿了歌曲的始终,从“用了半年的积蓄”“为了这次相遇,我连呼吸都反复练习”可以看出女士为了见到另一半做的精心准备,这也就证明了她内心的纠结和急切。

而“自已”可以解释为“激动不已”因为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意中人了。想起来都觉得兴奋。

那么为什么很多人还是演唱成为“自己”呢?

首先,我觉得部分翻唱者自己都没有注意“己”和“已”的区别。单纯的是为了想演唱这首歌曲,以致于并没有吹毛求疵的深究一个字的区别。

其次,可能有的演唱者觉得“己”表达的感情更加的浓烈。“不能自己”可以理解成为这种激动而紧张的感情上升到了一个极点,都不是曾经的自己了。这样的表达更能表述一个女性在爱中迷失自我的状态。

其实总体而言,不论是唱成“己”还是“已”对整首歌曲感情基调没有多大的影响,因为这首歌词整体才能表达出李宗盛和娃娃想表达的情感

你们认为呢?欢迎留言讨论




中国的汉字,真是复杂,点点细微的变化,喻义就不同,稍不留神,就会出错。《漂洋过海来看你》这首歌中,有一句"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开始那歌手也许是没留意"已"与“己"的区别,唱成了"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已经发行出去了,只好将错就错,后面的歌手也只有按那样传唱下去了。




那句歌词“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已"生生的被唱作了“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没看出来?应该是“自已”而不是“自己”“不能自已"的意思是无法自我控制,不能自已可以管理自已的意思,而“不能自己”是个什么鬼?根本不是一个词组好么!这首《漂洋过海来看你》是李宗盛为歌手台湾“娃娃"即金智娟创作的一首歌,当时李宗盛歌词没有写错,可惜金智娟没有仔细看歌词。后来歌曲到了内地,不少人听到的就是这个版本,而实际上李宗盛也唱过这首歌,歌词很清楚,有点文化就会发觉,“悲伤得不能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病句。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5-03  最后更新:2021-05-10

标签:漂洋过海   不能自己   悲伤   歌手   将错就错   不能自已   娃娃   错误   歌词   歌曲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