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亿!郑爽"天价"片酬,背后神秘金主到底是谁?

这几天被反复讨论的一件事,往小了说是明星高片酬,往大了说就是偷税漏税,事关国家。


简单概括一下:事件的主人公郑爽,是1月份因代孕事件,和前夫张恒闹得鸡犬不宁的女艺人。


这3个月,张恒在美国独自抚养孩子,因迟迟等不到郑爽的抚养费,放出了惊天秘密,包括语音、聊天记录等证据,主要有3个大瓜。


瓜1:郑爽拍摄《倩女幽魂》的片酬为1.6亿,郑爽实际出演时间只有77天,算下来每日薪酬208万。


瓜2:郑爽母亲研究阴阳合同,明面合同薪酬4800万,暗里将1.12亿通过公司注资转移到自己的账户里,并偷税漏税,表示“艺人工作不好干”,指责“国家属于玩赖”。




瓜3:郑爽说明星收入是给gcd背黑锅,打算制作APP,将明星挣到的钱“合理化”,本质上就是为了xi钱。



如此骇人听人反社会的言论,是从一个被其粉丝称作“小仙女”的女演员嘴里说出来的,如果这不是发生在我们国家,我会说这些粉丝没读过九年义务教育。


但这件事发生在中国,我只能说九年义务教育也筛除不了一批脑残粉,更救不了一些脑残人。


脑残残一窝,郑爽除了这些惊天骇俗的行为和奇葩言论,还做出一些没十年脑血栓无法理解的事情:


在超市里吃东西从来不结账,并认为在超市里吃东西还结账是“屌丝行为”;


伪造机票骗取报销,还得意洋洋在别人面前炫耀;




狗生病了,治病的钱要两千,郑爽不想花钱,将狗放入鞋盒中遗弃。在另一档播出的节目中,郑爽因为宠物狗牙齿过于锋利,将其带到宠物店说把狗牙齿“磨掉”。



我对郑爽很好奇,这样的劣迹艺人还混得风生水起,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资本在捧她?


01


抽丝剥茧,所有的事情得从片酬1.6亿的《倩女幽魂》说起。


这部电视剧是由A股上市公司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打造的,而北京文化的董事长,大家应该很耳熟——宋歌。


郑爽闯入时尚圈拍的第一本杂志《JALOUSE》,隶属于北京全星时空,其大股东是太乐文化,而太乐文化是太合音乐的子公司,宋歌则是太合音乐的高管。


宋歌其人,经历复杂,创立了完美时空,做过万达经理,还在太合音乐当过高管,进入北京文化之后很快就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


选择文化事业,是宋歌在仔细对比过房产、保险、金融、互联网之后发现,10年内能做进中国前三的产业,只有电影。


简单来说,就是赚快钱。资本世界的法则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宋歌的成功,不仅有在央台工作的父母做担保,更在于他的敢赌。


宋歌以“对赌”出名,2005年第一次投资电影就投中了当年的票房冠军《七剑》,还发行了爆款“小妞电影”《失恋33天》,后来宋歌进入万达,大导演徐峥主动致电,询问是否要投资自己的处女作。


去年春节期间,徐峥为了完成《囧妈》的对赌,直接将版权卖给了西瓜视频,本质上徐峥和宋歌也是一类人,敢赌且好赌。


2013年宋歌的摩天轮文化被北京文化收购,宋歌担任副董事长,而北京文化从旅游公司渐渐转型成了文化公司,宋歌又一次发挥了他的对赌特长:


在2014年在2017年之间,北京文化的业绩要分别超过1537万元、2441万元、3043万元和4022万元,未完成部分由宋歌进行现金补充。


有了这个对赌的督促,一时间北京文化投资的影视繁荣发展,那几年我们可以看以2000万成本撬动4.6亿票房的《同桌的你》,5亿保底大赚11.7亿票房的《心花怒放》,还有票房冠军《战狼2》等。


宋歌完成了对赌,其背后的资本则赚的盆满钵满。


02


宋歌背后的资本是谁呢?


2014年,北京文化拟收购了三家公司,世纪伙伴、浙江星河和拉萨群像,而北京文化收购所用的33亿资金,有13亿来自二股东——富德生命人寿。


而在富德生命人寿之前,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是华力控股,从2016年到2020年,华力控股持续减持股份。今年3月31日,华力控股通过集中竞价减持了总股本2%的股份。


仅今年一季度,华力控股共计减持了总股本4%的股份,即使《你好李焕英》的票房大卖也换不回股东的心。


2014年年底,华力控股还拥有北京文化27.65%的股份,如今仅持有2.28%的股份了。




2014年年末持股比例




2021年3月31日持股比例


除了大股东的跑路,公司高管也持续跑路了。


2019年8月24日,副董事长娄晓曦辞职,并于2020年4月揭露了北京文化及宋歌财务造假的事情。


而2020年,公司共计5位高管和1位独立董事辞职:


2020年5月29日,董秘兼副总裁陈晨辞职;2020年6月21日,财务总监辞职;2020年6月29日,独立董事辞职2020年12月24日,董事长宋歌辞去总裁职务,江洋辞去董秘职务,贾园波辞去财务总监。


这三位很有意思——辞去了高级管理人员的职务,但仍然在公司任职。而贾园波在辞职前三个月成为了全资子公司的法人。


2020年的业绩预报里,北京文化的总营收为4.3亿元,同比下降50%,而净利润则亏损7.7亿,即使去年有《我和我的家乡》这样的爆款上映也无法拯救。


除了子公司的经营业绩下滑,北京文化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也是利润腰斩的原因之一——2019年北京文化商誉暴雷,从15.9亿降至1.19亿。


另外北京文化近期面临着资金流短缺的问题。


2020年第三季度,北京文化短期借款突然从2019年年底的3.9亿飙升到接近9个亿,总负债接近26.6亿,短期负债占了95.5%。


如此高的负债,北京文化也背负不动了,只得将旗下最有翻身可能的《封神》三部曲,以各25%的份额卖出了6亿的价格,来缓解目前的负债压力。


今年郑爽的代孕事件刚刚曝光之时,北京卫视是唯一一家支持的媒体,还准备继续邀约郑爽录节目。前段时间,甚至传出郑爽即将复出的消息。


当时资本还天真地以为,只要花钱,这只白手套还有机会。


只是群情是激昂的,韭菜不是坐以待毙的。当所有嗜血的资本想收割散户时,散户也有反击的态度。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5-03  最后更新:2021-05-08

标签:片酬   商誉   北京   子公司   票房   董事长   资本   神秘   股份   文化   公司   郑爽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