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俗雅解释权在谁手里?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说说萨沙自己的观点。

电影《古惑仔4》里面,东锣湾整栋楼的酒吧都是热舞辣妹,放劲爆音乐,只有雷耀扬控制的一家酒吧放莫扎特的钢琴曲。雷耀扬说“这就是艺术,和你们市井之徒的区别”。

但他的对手,堂主恐龙却说“自以为高雅,等着关门吧”。

在解放前,相声本来就是三俗的民间艺术,类似于今天的二人转。

如果说故事,当时也有说书,这个都是说成套的小说或者故事,相声是竞争不过的。

所以,相声类似于今天的脱口秀,主要说一些段子,针对劳苦大众。

说相声是门手艺,依靠它吃饭,唯一的目的是吸引更多人来听。

相声颇有一些色情段子,还有一些挖苦人的段子,甚至还有讽刺生理缺陷的段子。


萨沙听过一些老相声里面的黄段,放在今天都是扫黄打非的对象。

一般未成年人是不允许去听相声的,大姑娘小媳妇也不会去听,主要是针对男人。

说相声的也有行规,比如看到台下坐着年龄不大的女人,他们说黄段之前会声明“我要说什么什么了,台下的大姐大嫂不要听啊”。

在建国前,这没什么稀奇,大家都是混口饭吃。

其实也不是说相声的故意想说黄段或者俗段子,而是民众愿意听。

这就像为什么乡下什么表演都没什么人看,一旦跳艳舞就座无虚席,都是一个道理。



建国以后,周恩来等高层认为社会主义文艺,不应该说以往的相声,要求变革,就写了一些比较高雅的段子。

但是,写高雅的段子要吸引人,还要保持有很多新段子,难度是极大的。

以前计划经济时代,国家专门养着很多作者写段子,有的几十年就写一二个段子。

而当时相声演员都是国家养着,反复说着一两个段子也能混饭吃。

在到了改革开放以后,老百姓听腻了老段子,又没有新段子,都不愿意听相声。

在90年开始,相声行业越来越衰败,最终几乎垮了。



随后,出现郭德纲这些人搞市场相声,开始回归以往市场决定一切。

其实也不是这票人想这么搞,确实是不这么搞不行,不然谁来听呢。

这样三搞四搞,相声确实是俗了一些,甚至还有很多网上的段子,毕竟贴近老百姓,大家都愿意去听。

萨沙以前开长途车,也不听音乐,就一直听这些相声段子,哈哈一笑,心情很好。

个人觉得,只需要划出红线,比如不允许相声说色情、攻击残疾人、政治,甚至批评现实,其余应该任由人家创作和去说。

不要整天说什么三俗和高雅,人家说相声的要吃饭,如果高雅相声能够赚钱更多,更多人来听,谁都会去说。

现在是正好相反,人家是要靠门票收入吃饭,不可能整天讲什么高雅相声。

其实无视市场和老百姓的喜好,整天鼓吹高压相声,个人认为是很荒谬的事情。

你自然可以搞高压相声,就像张耀扬在酒吧放莫扎特一样,这是你的自由。

但是,不能人为打压 俗一点的相声,不然除了毁掉整个行业以外不会有什么其他结果。

萨沙是无名之辈,并不认识任何一个说相声的人。

我只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说说自己的看法。




借一句我认为真正喜剧大师的陈佩斯老师小品里的一句台词:你管得了我,你还能管观众的眼睛爱看谁吗?

今时今日,谁也不缺教育,那些非得借相声来教育人民的主流艺术家们,无非是尸位素餐,希望下面观众还如几十年前一样,一两个段子听一辈子,啥也不用学,一切照旧别打破他们的既得利益分配就好。可是观众是好糊弄的?现在演员没点真本事上台容易下台难,观众比演员还熟悉段子,你不创新求变分分钟就过气了,所以经得起市场考验的才叫大师,我宁愿不称呼他们艺术家,别把个群众娱乐整的上纲上线的,真上去了曲高和寡,相声以前又不是没死过。




曲协的一纸声明,这事情太及时了,针对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主流相声再向郭德纲的德云社开炮,这事办的好!

取些所谓的家族式的管理之类的东西,咱们不是搞曲艺的人,咱们也不懂,咱们也无从置喙, 我们就来谈一谈俗。郭德纲的德云社最受主流媒体批评的就是他们的俗,他们把俗等同于下流,等同于荤段子。

有许多网友说,相声本来就不是一个高雅的艺术,是俗文化的一种,俗文化不就是那些事吗?网上有网友神评论说没有郭德纲相声就黄了,有了郭德纲相声更黄了。此中深意,你品你细品。

可是谁规定了俗就是荤段子?家长里短不是俗?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俗不俗?很俗,很接地气,但他们的小品有没有触及底线拿荤段子做噱头?

所谓的俗文化是和雅文化相对的,我们撇开那些高雅的东西,阳春白雪的不说,我们就来看一看俗文化,说人话代表了普罗大众,但并不是粗俗与低俗的代名词。所谓的荤段子,擦边球不是俗,更不是俗文化人这是一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如果现在21世纪的相声人还在靠这种东西吸引观众,那么相声真的就要完蛋了。俗的东西是接地气的,但不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比如李金斗的作品老鼠密语,可以说深受大家的喜爱,这里面真的没有郭德纲和他的门徒们所喜爱的荤段子,擦边球等等。

李金斗的这个段子不仅搞笑,还十分大胆的要针砭时弊,对于社会上的丑恶现象进行了大胆的讽刺,这一点是现在成名了的郭德纲以及他的弟子们所不敢做的事情。

相声在郭德纲等人的手里是媚俗的工具,而在李金斗的手里就是讽刺社会丑恶现象的匕首,让大家在发现发笑之余,还能带来一些思考。与李金斗这样大师级别的作品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我们在各种各样平台上看到的郭德纲以及其弟子们的表演。

最近郭门弟子非常的红火,这两年各种各样的活动没少参加,相应的在相声上的投入减少了,所以这些年来,德云社并没有太出彩的新作,为了维持人气,他们不得不坚持用一些荤段子伦理梗来吸引观众。

我认为,如果在十几年前郭德纲刚刚带着德云社来北京闯天下的时候,用这些粗俗的内容媚俗式的表演,招揽人气打响品牌,应该是一种快速成名的捷径,但是把低俗和媚俗当成德云社财富的密码,维持人气的不二法门,这就有些不上道了,尤其是现在,德云社根本不愁人气,那为什么还要用这些东西呢。

正所谓百花齐放才是春,现在的德云社变成了一种饭圈文化,郭德纲的云孝子遍地都是, 德云社说不得骂不得,仿佛现在的郭德纲就是一统相声江湖的帝王,所有不是郭德纲势力范围内的相声演员都是主流相声,是反贼,这样搞一言堂,搞一家独断的垄断式经营,真的有利于相声文化的发扬光大吗?




不用解释,“下三路”就是低俗,某人自己说:“你挣得就是挨骂的钱。”

不是人家说你俗,你就俗;也不是人家说你不俗,你就不俗。

某人现在有钱了,觉得有钱就能搞定一切不想挨骂了。然而他的市场诞生的基因就是如此,由不得你不承认,人家就是奔着“下三路”去的,你想玩高雅,自己已经骂了那么多年高雅,而且玩了高雅就肯定没人看了。

当年凤凰传奇从星光大道出道,虽然歌都不错,但总让人觉得土的掉渣。现在呢,上了多次《经典咏流传》,加上《山河图》,想不高大上都难,目前仍有突破之势,看不到上限。

某人的巅峰早就过去了,现在就靠跟曲协对骂折腾,这比的不是谁先脱离低级趣味,是比谁更low。一旦没有曲协映衬,某人立即就会现原形,就是低俗,没人比了那些低俗得理直气壮,低俗得理所应当的粉才会看清自己。

佛教有个词:自熏成种。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孟子的母亲为了孟子的成长环境有“孟母三迁”的佳话。

某人说: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低俗的坑都出不来,这算哪门子贤良?再说“相声还是先搞笑吧,不搞笑就太搞笑了”岂不是太搞笑了?这又是教育谁呢。

不是某人拯救了相声,而是某种现象的出现是这个行当没落的标志,就像“梅罗之争”,全部都是互踩,而90年代那种相互欣赏都来不及的盛况已经不可能再有了,足坛除了C罗和梅西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值得炒的话题。

某人的市场是跟着“饱暖思淫欲”走的,这些人的精神早已经停止了发育,而且这些人现下有低龄化倾向。

这个解释权在每个人自己心里: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




不在任何人手里,

谁配得上对文艺作品评定雅俗?

至今也没有一个正式的机构或个人有这个权限。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可量化的标准,分界在哪里?

或者说我们对俗还算了解,那雅的标准是什么?从来也没有一个明确答案吧!

至于相声,起源于市井,取材于大众,服务于百姓,本就是俗文化,为了是观众开心,跟雅有个毛关系!

之所以弄出个雅俗之争,无非是因为那句:

“相声艺术,雅俗共赏”,如果不是不学无术,从字面意思上,也能理解,这个雅俗共赏,指的是观众人群,是观众不分雅人和俗人,都可以欣赏。而不是把相声作品还分什么雅俗,这不是笑话吗?

一个茶馆地摊产生的行当,走进剧场是时代的进步,跟雅没任何关系。

一个为了服务大众,让人开怀的手艺,在新社会追求文明娱乐,本来没问题,可根子还是俗文化,扎根在凡夫俗子的普遍生活里,跟雅也靠不上边。

相声好与不好,甚至相声是死是活,不是一帮人异想天开地发文件就有用,而是大多数观众认不认,喜不喜欢听。

相声应该有底线不假,不能违法,不能挑战公序良俗,但别的,多余了,你雅不雅没人管,只要不好听,观众管你是谁,早晚弃如敝履。

但为了作品,哪有绝对的文明,侯大师《买佛龛》一样爆粗口,马三爷《逗你玩》是骗子成功,甚至姜昆也一样拿戴志诚全家砸挂,所谓相声的雅,纯属说相声的给自己贴金,还贴错了位置,贴到后屁股,爬得越高越显眼。

所以,谁说他掌握了相声雅俗解释权,就是睁眼说瞎话。





相声,原不过是穷人的一个乐子,比不上交响乐,也比不过芭蕾舞,它要是雅了,也就不是相声了。

花个仨瓜俩枣的钱,听一段俗不可耐的相声,本就是市井小民的享受。弄到剧场里,高雅起来,只怕没原来的祖传味道了。




郭德纲抛去个人品德咱不去说他,他确实没有,但从小到大他就有个梦想,就是到那个金色的殿堂去说那动人的高雅相声,说白了,就是混成体制的人,没想到吧,曾几何时下九流的相声。现而今也是不是什么人都能说的,自然而然也不是什么人随便就能听的,姜主席的梦想就是相声像歌剧一样高雅的演唱,台下听众也是高雅的听众,也不知道是谁让谁失望了,这么些年了,大家骨子里觉得相声就不配高雅,就是伺候观众,逗大家伙乐的,大家伙整天被教育还不够吗,现而今你一个说相声的也蹦跶出来藿香正气,对老子说教,那好你越骂姓郭的,老子也捏着鼻子捧他,唉,就是玩。 姓郭的在混,可他张口闭口就是衣食父母,可他要想从我们这群爹妈手里骗银子就的想着法儿,逗我们笑,这点我们的感谢姜主席的体制力量,要是没有他老人家虎视眈眈盯着,姓郭的相声早乱了,没人管了。对比而言,相声神姜主席也算应了毛主席那句话,逐渐脱离了群众,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砸吧他那个一点味道都没有的乳汁。 最后总结一下,姜主席还是没有接下高雅相声这杆子大旗,也赖我们这群吃瓜群众,大家伙被姓郭的那句衣食父母捧的不知道天高地厚,骨子里觉得相声就是伺候我们这些父母的,要是某某站出来大喊,相声就是来教育你们的,提高你们这些没素质人品德的,你这不是找喷吗?




票房论英雄!




相声本就是通俗艺术,所谓要往雅的方向发展,是那些想靠着相声升官的人的诉求,因为他觉得操持一门通俗艺术耽误了他们的前程。




个人认为相声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不能简单地说它雅或者俗。

创作者的作品内容,可以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

有的探讨礼仪文化,弘扬传统美德,表演者文质彬彬,可以说很雅。

有的插科打诨,讲讲社会市井生活现象,表演者张牙舞爪,耍贱逗乐,可以说很俗。

不同的观众的欣赏水准不一样,不能要求相声的内容和形式必须要怎么样。

但个人认为,相声表演形式可以丰富多样,但内容要把握好一个度,不能出现引导观众黄赌毒的负能量内容,要弘扬社会正能量。

请看点开图片,看您喜欢哪些相声演员,请留言交流[握手]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5-05  最后更新:2021-05-08

标签:相声   雅俗   大众   低俗   段子   高雅   手里   观众   东西   艺术   文化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