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碰到过哪些诡异的事或人?

几十年前的春天,我村一王姓中年男人在田间锄完地回家,因劳累上床午睡了,醒来后穿衣时猛发现自己的棉袄不见了。(那个年代棉袄相当贵重)于是一家人把家里找了个遍也未找见。又把左邻右舍的问个遍也未发现踪影。一家人像发了疯一样所有的心思全放在了找棉袄上。实在没辙了就去找了据说非常灵验的半仙观香察看此事件的来龙去脉。点上香后神仙便落宫(就是附在半仙的身体上)说话:说王某的棉袄是在午睡时被人偷走的,偷袄人的年龄相貌又说个大概,又说王某人与贼人在以前有些小过节,那人一直想报复,现在忽然得手了……最后又说出了那人的大约的家庭住址。王家人一合计确信就是XX干的,于是便在那人的家门口吆喝,几天没有结果就改为破口大骂。最后骂的时候有个临村的人经过,那人说他村里有个放羊人在某地里拣到一件棉袄是黑色的,前襟还有个补丁……。王某人一听立马更新记忆系统才明白事情的原委。原来他锄地时热了便脱下棉袄,干完活后只扛养锄头回家了,棉袄忘在那地方了……最后遗忘物也找回来了。




在我老家,离我们村子有一公里左右路程的一个小村庄,有一位女的比我大十岁左右,她丈夫的姑家和我一个队,她们的姑姑,我叫嫂子,因为我们是一家子,都是一个姓。

这女的人都称她为“神婆”,传说中她先知先觉,方圆附近谁家摊上啥事了,找她能问个明白,也能处理好。但我一直持怀疑态度。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使我对她将信将疑。

有一天晚上,劳累了一天正要上床休息,我姑家大表哥找到我,要我陪同他去邻村找那个“神婆”,表哥说他们家牛丢了,去找“神婆”问一问看能不能找回来。

我一听这事就急了,我对表哥说“找派出所报警呀,找这样的人靠谱吗?”,表哥说“咱先找找试试”,没办法只好陪同表哥去了邻村。

到了“神婆”家,这女的问我“表叔吃过饭了罢,有啥事?”,我告诉她“吃过了,我表哥有事找你问”,只见这女的点了三柱香,插在香炉里,然后她坐在沙发上,让我表哥跪下瞌三个头再起来。

表哥起来后,告诉她牛丢了,两大一小,这女的说话了,她说表哥家住的地方,大门外是长形大水坑,表哥住的房子是北屋五间瓦房,东屋三间瓦房,北屋后面地势西高东低,一下雨水向东流。院内西屋两间草房,墙是土坯墙,山墙挖一个大洞,牛就是从大洞里偷走的。

她还告诉表哥,目前牛在他家西北方向,不要去找,三天以后牛会自己跑回来。从她家出来,我对表哥说,这还真有点奇了怪了,你家离这里三十多里路,你家的情况她咋会恁熟悉,说的一点都不差,表哥不答话只是笑。

过了几天,表哥家的牛果然自己跑回来了。后来听说偷牛的,嫌三头牛目标太大,别人有人看见过,故此杀又不敢杀,卖也不敢卖,只好把牛放了回来。

因为这件事,我对那个“神婆”有点将信将疑,你说不信吧,这是我亲自参与发生的真实事,你说信吧,尽管人们传得神乎其神,我还是有点认为不靠谱。




老家有个“大姑娘”,说是大姑娘,其实不年轻,比我母亲还大着几岁。就是因为一辈子没搞对象,所以人称“大姑娘”!

大姑娘特孤僻,从不和人来往,村里的大人孩子都躲着她。她穿的都是旧式服装,那种肥大的便服衣裤,多是黑色的,镶着花边。梳的头发是那种旧社会实行的“籫”,就是把头发挽起来“扣”在后脑勺上,所以她的脑袋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头发夹。

大姑娘家不安电灯,黑天就睡觉,如果实在必要就点一根蜡烛。她还从来不买肉,甚至不吃油,做菜唯一的调料是盐。

但是大姑娘有文化,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而且都是繁体字。大姑娘还会功夫,三五个壮汉到不了身边。尤其那一双巴掌大的小脚,走路飞快,据说钻屋越脊也不在话下。大姑娘最爱的是抽旱烟,胳膊长的大烟袋杆子,闲的时候握在手里,忙的时候别在腰里,因此有人说那是她的武器!

有关大姑娘的传说有很多,其中比较诡异的有两件。

传说有个小孩不小心跑到她家院子里去玩,看见她披头散发的坐在窗下,露着一口大白牙,通红着眼睛,“嗷”的一声喊,把小孩吓跑了。

孩子的大人气不过,晚上偷偷找来闹事,刚爬过墙头,跳进院子,就看见大姑娘的瓦房顶上,一股鬼火一闪一闪的。胆子大的用手电晃了晃,看见一张大白脸,披着长头发,没有五官。

几个人有点怕,刚要跑,那个长头发就“飘”过来,无声无息的落在身后,原来是大姑娘!几个大老爷们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大姑娘从墙头扔出去了。

事后问起来,他们都说不明白,而且什么都不记得。因此都说大姑娘是鬼,不是人。谁家的小孩子哭闹不止,有人也会说“大姑娘”来了,那孩子就消停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大姑娘的死,大姑娘活到八十多岁,自知大限已到,自己准备了后事。

有一天夜里,有人看见大姑娘穿着那种好像清朝人穿的衣服,慢慢往村外走去。那人觉着很奇怪,因为大姑娘从来不出村子,连赶集都很少去。但是他也不敢问,一是本身就怕她,二是她的打扮太吓人了。

你想,有着大月亮地的黑夜,一个干巴巴的老太太,穿着那种衣服,在农村的大道上走,最能让人联想起啥?谁敢上前去问个究竟?

但是到第二天,人们听说大姑娘死了,是死在火葬场的大门口。人们在她身上翻出一张字条,和一些钱。字条上写的大概内容就是自己的生辰年月,姓字名谁,自己知道即将离世,所以走到这来……等等!

后来人们在火化大姑娘尸体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大小不等的小“石头子”,有人说那叫“舍利子”!因此又有人说大姑娘是修行之人,是世外高人等等!

但是,大姑娘住过的院子还是没人敢去。还有人看见大姑娘披着头发坐在瓦房上抽烟,还有人看见大姑娘的屋子里偶尔会有蜡烛点起来……总之挺吓人的!




这是我亲身的经历。

就是2017年的时候,那时候我的母亲生病卧床在家,我老婆在家照顾我的她。我在一家陶瓷厂上班,那种三班倒的性质。那天我正是凌晨3:00下班,也有好多同事同我一起下班,我那时候骑着个摩托车。走到一段过桥的时候,我突然发觉路上一辆车一个人都没有,就我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在路上走,感觉好像骑了很久的路程,就是我一个人在路上跑。并且这条路好像走不完似的。

当时我的心里都非常的清楚。我在心里想,我有很多同事啊,他们下班的时候都跟我同路的。为什么都看不到他们一个人,并且在繁华市区的道路上,晚上再怎么的也应该有一辆车或者是有人在路上走吧。可是我就看不到一个人,当时我心里当时感到非常的害怕。我也听老人讲过,可能是遇到了“鬼打墙”。那就是在这个路上走,无论怎么走,横走竖走直走都是一条路,反正是有路走,只要你一直往前走,他都有路。想到这里我就赶紧把摩托车停下来了。在原地反思,想想该怎么解决目前的情况。

因为我的母亲因病卧床在家,这时我就想到我的老母亲,她是得了那种不治之证,医生说也没有多长的时间可活了,我就想,不行,不能这样,我必须回去看一下我的母亲,看一下她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于是我就一直想,我要回去看我的母京,心里一直在这样对自己说,我要回去看我的母亲。心中一直坚定这个思念,你也别说,过了一会儿,我就看到好像有一个人从我旁边经过,于是我就跟着他一直走,终于走出了这条死胡同。

到了凌晨5点左右我才到家,平时十几分钟的路程,我竟然用了两个小时左右才到家。回到家之后我去跟我老婆讲,他说我应该是遇到了所谓的照路神。并且是因为我心中挂念我自己的母亲的身体,心中有所系挂,才能走出那条路,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后来过了几天,我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了,事后,我跟别人讲起这件事。他们说:是因为我心中挂念着母亲,所谓的“造路神”念我一片孝心,才放我一马。我也不知道竟然有这一回事。然后我就辞去了那家工厂,不再上三班倒的工作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了。

朋友们,你们有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呀?




我年轻时在我们老家遇到过很多的事,都是真实的!今天我就讲一个。

离我们家有个十几里地吧。一家人老婆去世早留下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儿,老大是个男孩不是很聪明。用我们老家的土话就是有点碌达。姑娘也不是很聪明。就老二不错,人长的也帅。性格也好,做事也踏实。到了成婚的年龄,很多媒人去提亲。老爸看着老二成人了,就张罗着给老二盖房子,好娶媳妇啊。家里的房子是很多年前的土房子。就喊了好多亲戚帮忙来拆房子。拆房子当天,一条蛇盘在正房的门台子上晒太阳。有亲戚看到了,说有条蛇在哪里,今天就不拆了吧!他老爸一看,这那行啊。好不容易把人都喊来了,以后再喊就难了。再说家里还准备了很多菜呢。他老爸上去几铁锹就把蛇给拍死了,扔到远远的地方了。家里把房拆完了,得进砖啊。得买樑,檩啊,椽子啊,苇薄啊。在农村盖房是大事,他老爸天天都是忙啊。也许是事太多了,也许是太忙了,买的椽子忘记拉回来了。他老爸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赶着驴车出去了。等吃早饭时,有人给家送信,老爸出车祸了。家里还有个二叔。忍着悲伤把他老爸的后事给办了。房子的事也就搁下了。没两个月,就这个挺帅又能干的老二,突然也得病了。全身疼,直不起腰来,躺床上浑身冒汗。人不能近跟前,一但让他抓住,能把你抓的疼出眼泪。二叔带着他,去聊城,去济南大小医院看遍了。查不出病因。医院说啥的都有!啥脑神经受损了,啥脊椎错位啊,啥骨髓基因突变啊。为了给这老二看病。把建房子买的材料又给卖了。二叔还借了很多的債,咋的也得给孩子治啊。他哥三孩子就这一个好孩子。跑了很多的医院和地方!也不见有效果。借的钱也都花光了,二叔听说有个神婆能治。二叔就用毛驴车拉着他就去了,他在车上疼的躺不住啊。一路上掉下来好几次。去了让人家一看,一烧香。就说,你们家打死过一条蛇。这是个护院蛇,给你们护院呢,你们把它打死了。后来又是烧香又是还愿的,弄了好长时间。现在老二的孩子都差不多要结婚了。所以说万物都有灵,人要谨慎行。




话说有一年,风凰山下龙王庙格外热闹,不管是当地大户渔霸,还是平民百姓,都早早来到庙前,献上三牲供品,焚香礼拜。整个庙前人摩肩擦,人山人海,不但当地的男女老少倾巢出动,就连方圆百里海岛上的渔民也赶来顶礼膜拜,乞求龙王保佑出海平安,鱼虾满舱。一时间,香烟缭绕,盛况空前,端得是鱼蛇混杂,人鬼不分。

人群中有一老者,个子不高,小鼻子小眼,水桶般的身材,身穿一套皂衣,格外扎眼。只见他走走停停,最后来到还原池,这里人们正争先恐后向池中投放各种金币,听说投的越多,越心诚,才能换来平安和财富,这不,转眼功夫,池底落满厚厚的一层钱币。

这老者倚着旗杆,欣赏着人们象疯了似把辛苦挣来的钱扔进池中,一点不后悔的样子,不禁驻足好笑,自然自语地说:这里的人一点不节约,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这样打了水漂,他们要是知道今天夜里老鳖湾上来财宝,带来一场大富贵,还不打破了头。

正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的话恰好被一个在墙角撒尿的人听见了,顿时喜出望外。当天夜里,一个人便来到老鳖湾,在沙滩上等待。

入夜时分,从海面漂来一团黑乎乎东西,这人赶紧下水打捞,那知到眼前一看,竟是一具无名尸体,直叫晦气,又等了一会,没有发现值钱的东西,才悻悻离去。

他却不知,这尸体大有来头,身价就有上千万,他的失踪曾牵扯出一宗惊天大案,光悬赏提供踪迹者就有五万元,而且死者家属还有重谢,在一些人眼里的确是一场大机遇。

后来,尸体被人发现,并报了警,听说来了不少人,连同发现的人一起带走,再后来,这个人回来把家迁走,听说去了城里,有人见过,住洋楼,坐小轿车,变了人样。




【大别山鹰】答疑:你们碰到过哪些诡异的事或人?我是一个从小就不相信鬼神的人,不管是白天、黑夜,还是偏僻山径、坟场,我一个人都敢走路。但自以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有一件事便推翻了我以前的认知,让我顿时陷入迷茫疑惑之中。

事情的发生是这样引起来的,在我们这里,老年人去世后,就要请专门的进棺入殓人负责为逝者沐浴穿寿衣,然后才进棺掩盖安葬。这负责入殓的人是一男一女,具备有相当的沐浴穿衣经验,男的力气大,自然负责开始的翻身,以及男性穿内衣工作,而女的则负责穿女性逝者的内衣。母亲去逝时,请的是本湾的一个堂哥和一个婶娘,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是黄道吉日,于是第二天就完成了下葬母亲的工作,母亲辛劳了一生从此可以入土为安了。

母亲下葬后的第二天清晨,负责为母亲沐浴穿衣的婶娘便一大早来到了我家,并对我说母亲昨夜托梦给她,说平时带的黑色头巾没有烧给她,头巾放在她收藏衣物的出嫁篾箱的衣服中间,叫我找出来,在完七的时候烧给她。托梦是我们这里死去的人对活在的人深夜用梦幻的方式传递信息的方法(当然这是一种迷信说法),听到此话我有点不大相信这么灵验的事,但母亲生前的确时常在头上扎了一个黑丝巾,但最近没有发现她带,我也没有在意。现在听婶娘这么一说,让我半信半疑,为证实托梦的真实性,就按照母亲梦中的指引到她房中的蔑箱中寻找头巾,当打开篾箱翻开衣服时,真的让我大惊失色,只见母亲的头巾折叠得很好放在衣服中间,此时,我真不知道这人鬼之间是否是有轮回,不然,这死人托梦活人的现实叫我如何解释。找到头巾后,婶娘脸上露出了开心的面容,因为她为母亲完成了最后一次心愿。临走时,她一再嘱咐我要在完七时将头巾烧给母亲,我也一定会做到。

在母亲完七的时候,我就事先包好了头巾,连同灵屋、灵符、纸钱等一介祭祀用品拿到火场火化,尽我为人之子的最后一次孝心,相信母亲在天国收到她心爱之物后也一定很高兴。自从这件事发生后,我也渐渐地继承了祖辈们前传后教的祭祀风裕,“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竟“吃水不忘掘井人”是中华民族的一种传统美德,而这阴阳之间是否有着秘不可传的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是任何人都“说不清,理不完”的事情,算作一种文化传承去理解吧。

以上是@大别山鹰的个人观点,如本观点如属巧合请别在意,权且作交流之用。




念友亲身经历真实故事:

1982年三十晚上,包一盖帘饺子放在空屋(垛两立方元木)桌子上,大年初一早上去拿饺子蒸,发现饺子莫名其妙一个都没剩,只有一个盖帘在桌子上,大过年跟本不可能有人进屋偷饺子,立马请附近有名大仙给算一卦,大仙说:过年了,已故先人馋饺子给拿去的。丢饺子几年时间一直是个迷,两三年后元木搬走,发现饺子整齐排在元木垛下面,应该是老鼠或者黄皮子所为。




二十年前,我那会上高中时,每天都要骑车去上学下学,上下学必经的路上,要经过一座大桥,由于桥离地面太高,每次我都非常害怕,只要骑车到那我都会努力的去蹬车子,就是为了快点离开大桥。

高三那年夏天时,由于放学比较晚,我又像往常一样,到了大桥上时,就感觉身后有人在喊我,可是自己记得刚刚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人呀?怎么会有人突然喊我?瞬间我心里就是一机灵,莫非是遇到什么了不成吗?突然就想起妈妈和我说的,遇到野外有人喊你时,千万别答应。想起妈妈的话,我就努力的瞪着车子,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大桥。

等过了大桥时,也没有发现后面有车经过,这让我对刚才听到喊我的声音,更加害怕了。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的时间里,我都会在桥上听见有人喊我,这可给我吓得不行了。

大概在第七天的时候,我在大桥上远远看到桥面上有团红色的东西。等我骑车到跟前时,由于我害怕那个喊声再出现,我就没有去理会地上的衣服,直接就骑车跑了。

等到第二天时,村里就传出了有人在公路上被撞死的消息。

出事地点就在大桥上,据说出事现场惨不忍睹,自行车被压的零碎了,那个人也是血肉模糊。出了死者的随身物品外,死者手里还握着一件红衣服。

而据肇事司机回忆,当时由于要上大桥他车速并不快,他也没有看到有人在那,等他感觉车子突然一癫时,他才感觉不对,下车查看后发现自己撞了人。

而那天死的那个人,是和人家一起去上班回家的路上,当他们到大桥时,同时也看到了那件衣服,由于死者比较贪心,就不顾同行人的劝阻,执意回头去捡那件衣服,同行人看劝不了,就自己先回家了。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走了没多久后,死者就被车子给撞了。

自从村里人在那出了事,我就再也不敢一个人走那个大桥了。剩下的一学期我就不得不借住在亲属家了。




有个鱼贩子,他杀鱼的方法,就是比较独特。

一般人杀鱼,都是把鱼肚子刨开了,鱼也就死了,这个鱼贩子,却要杀鱼杀出艺术感,这个鱼贩子,有时候也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手艺,把活鱼抓出来,放到案板上,用尖刀,在鱼的尾巴部位划个口子,然后顺着这划开的口子往上,把鱼的皮剥下来。

被剥了皮的鱼,还活着呢,痛苦的张着嘴,这鱼贩子在用刀子,不刨开鱼肚子的情况下,在把鱼从后背开口子,顺着鱼背开的口子往下,在把鱼刺剃下来,然后在切下鱼头,鱼刺和内脏就扔到了旁边的桶里。

这个鱼贩子杀鱼的手法,确实是有点残酷,也有很多人,特意去他摊位买鱼,看他活剥鱼皮。

但后来这鱼贩子,遇见了一件诡异的事,让人目瞪口呆。

这鱼贩子的儿子,有一天要吃鱼,鱼贩子在家,当着儿子的面,又卖弄了一下他那活剥鱼皮的手艺,鱼贩子把鱼弄好后,把鱼骨也剃出去了,就开始起锅烧油,给他儿子做鱼吃。

鱼贩子把鱼放到了油锅里,油炸了起来,油炸好了一面,又要翻另一面的时候,出事了,本来应该死透了的鱼,在鱼贩子翻鱼要油炸另一面的时候,这鱼竟然没死透,在油锅了使劲弹了一下身体。

结果热油溅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热油溅到了鱼贩子的眼睛里,结果鱼贩子的眼睛烫瞎了一只,这件事比较诡异,不得不让人往因果报应那方面想。

但这件事虽然诡异,也应该只是个巧合罢了,鱼贩子杀鱼手法残忍,最后却因为鱼被烫瞎了一只眼睛,所以在油炸鱼的时候,还是要多注意安全,有的鱼生命力太强。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9-17  最后更新:2021-09-17

标签:鱼贩   神婆   大姑娘   头巾   棉袄   大桥   表哥   饺子   诡异   衣服   母亲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