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我是老徐。


2010年,张若昀因出演父亲张健执导的《雪豹》崭露头角,获得关注。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没想到,几年之后,张若昀却把自己的亲生父亲告上法庭。


2019年7月,张若昀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唐艺昕携手步入婚姻殿堂。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身为父亲的张健却没有出现在婚礼上。


不仅如此。


他还给刚刚新婚的儿子,送来了一场官司。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张健名下共6000万元财产被冻结。


紧接着,华策披露了一起和梦都影业(张健的公司)以及张若昀之间的经济纠纷,财产保全金额变成了1.4亿元,张若昀陷入1.4亿元违约官司。


今年4月,张若昀正式起诉父亲张健。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张若昀在起诉书上声明,所谓他与华策影视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上,自己的签名其实是被伪造的,自己根本就没有签过协议,也没有收过一分钱。


但张健承认:“的确没有亲笔签名,而是加盖了签名章”。


不过他声称相关的演出费用事宜都是张若昀微信授权自己和梦都公司替他去进行洽谈、确定和签署的。


最后,这对父子选择对簿公堂。


这场风波一度叫人担忧《庆余年2》会不会因此无望,毕竟当年陈道明是看在张若昀父亲张健的份上才答应出演《庆余年》的。


除此之外,男主角陷入经济纠纷,一旦处理不好,《庆余年2》说不定真的没戏了。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其实,张若昀和父亲张健之间的恩怨,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娱乐圈和他们一样,因为钱闹出家丑的,比比皆是。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我父亲是因为我才那么有名

曾经,张若昀和张健也算是娱乐圈父子档的一段佳话。


儿子张若昀是新生代男演员中演技可圈可点的一位,手中也有不少代表作。


父亲张健则是国内电视剧导演中的代表,曾经执导过《雪豹》《黑狐》《灰雁》等一系列电影。


值得一提的是,叫张若昀崭露头角的电视剧,正是由张健执导的《黑狐》。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当年,张若昀凭借《黑狐》中“方天翼”一角成功拿下了两个新人奖。


父子俩一个导,一个演,也算是上阵父子兵,叫人艳羡。


然而,在这其乐融融的父子情背后,却早已埋下不为人知的隔阂。


说起来,张若昀和张健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睦。


在张若昀刚刚记事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当时张妈妈本来想带走孩子,可是却遭到了张健家里的反对,连夜带着人把张若昀带了回家。


打那之后,张若昀几乎就不怎么见到他的亲生母亲,父亲也甚少露面。


陪伴他长大的只有爷爷奶奶。


也因为这样,张若昀小时候特别没有安全感,也不喜欢和人交朋友。


总是一个人呆呆地坐着,然后神游太空。


父子关系的疏远一直持续到成年,成名之后,他曾在媒体前表示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张若昀与爷爷奶奶


这句话细究起来,一半是因为他们父子关系确实没有想象中和睦,一半是因为少年人的年轻气盛,想要证明自己。


事实上,张健在张若昀初初进圈的时候,还是有所提携的。


2010年,刚刚结束毕业旅行的张若昀回了北京,打算认真找部戏拍拍。


恰好这个时候,张健正在给新戏《雪豹》试镜演员,于是张若昀找上父亲,跟他表示自己也想试试镜。


这一试,就选中了男主角周卫国的弟弟刘志辉一角。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小试牛刀之后,张健又开始筹备《雪豹》的姐妹篇《黑狐》。


张若昀也有份出演。


原本他饰演的是一个配角,没想到戏拍到一半,原定的男主角档期出问题,来不了了。


张健找上自己儿子,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问他要不要试试男主角?


张若昀心想这是一个机会,就给答应了。


厚积而薄发。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2015年,张若昀凭借《无心法师》中“张显宗”一角一夜成名。紧接着,《麻雀》中的“唐山海”又让他频频霸榜。


随之而来的,是“导二代”带来的争议,他被质疑拼爹上位。


他说:“我的父亲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资源。说实话,我的父亲要不是因为我的话好像也不会变得这么有名。如果大家要给我贴标签,就随便贴好了,好像也不会影响我工作和睡觉。”


事实上,在《雪豹坚强岁月》之后,张若昀就有意避开父亲张健,靠自己接戏。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也许是接连几部戏的大火叫他证明了自己。


2016年,张若昀再度和张健合作,拍摄电视剧《霍去病》。


而这,也是父子反目,对簿公堂前最后的一点温情了。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亲父子也逃不过明算账

2010年到2015年,张健先后创立运营西安梦舟影视、浙江梦都影业、嘉兴梦舟影视和上海大昀影视等公司。


在张若昀早期拍摄的电视剧中,都少不了这几家公司的身影。


甚至张若昀也曾担任过公司董事。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2014年,鑫科材料跨界进军影视业,选中的收购对象就是西安梦舟影视公司。


据公开资料显示,鑫科材料2013年业绩并不理想,公司净利润由盈转亏,净亏损5381.39万元;


而西安梦舟审计报告显示,2014年1月-9月净利润为5090万元;2013年度净利润为4066万元。


无怪鑫科材料直接在公告上表示,本次收购将有助于公司快速进入发展前景良好、盈利能力较强的影视文化行业,实现公司多元化发展战略。


可见是对西安梦舟信心满满。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毕竟当时张健手握儿子张若昀的经纪约,又制作了多部热播剧。


另一边又借着自己的公司,乘着资本的东风进行运作。


一时间也算是风光无限。


被收购的第一年即实现了净利润一亿元的目标,在接下来的两年也完成了盈利承诺。


然而在2017年之后,西安梦舟的业绩便每况愈下。


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公司出现了大额亏损。到了2020年年中,西安梦舟资产总额仅剩1.21亿,负债却有7.9亿元。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这一年的年底,西安梦舟被鑫科材料以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北京智胜贤。


尽管在资本加持之后,张健早已经功成身退,从西安梦舟中抽身。


但是他挖下的坑却没有填完。


2020年6月,华策影视在回复深交所对年报问询函时,提到与梦都影业存在一起1.44亿元的未决诉讼。


这也就是将张若昀牵扯其中的那场经济纠纷。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2015年年底,梦都影业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由张健变更为张若昀。


第二年年底,华策影视和梦都影业及其核心艺人签署了《合作协议》。


签完协议不久,梦都营业的法定代表人就变成另外一个人,连公司的股东都算不上。


协议约定,一定期限内,由梦都核心艺人出演华策影业(含关联公司)投资拍摄的四部影视剧项目,每一项目酬金均为5000万元,总额2亿元。


与此同时,华策向梦都影业支付了1.5亿元,并向梦都及其核心艺人提供了多个影视剧项目,但均被其拒绝。


这个所谓的核心艺人,其实就是张若昀。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买卖不成,那就还钱吧。


华策于是多次和梦都影业沟通,想要梦都影业退还其余的款项。


无果。


人钱两空的华策最终在2019年向杭州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与梦都影业等签署的《合作协议》,要求梦都影业等返还1.44亿元酬金以及违约金。


随后,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裁定:查封、冻结被申请人梦都影业及连带责任人的银行存款1.55亿元或同等价值财产。


紧接着,就是在张若昀婚礼当天,华策的一份日期为2018年11月的财产保全裁定书流出。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裁定书显示,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公司(即“梦都影业”)、张若昀以及张若昀父亲张健名下共6000万元财产被冻结,华策影视为申请人。


张若昀随后向杭州仲裁委提出管辖权异议,被驳回之后又两次向法院申请确认杭州仲裁委对自己无管辖权,原因系《合作协议》中他的签名是伪造的。


但是到今年年初,两次申请都被驳回。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尽管张健承认了张若昀确实没有在《合作协议》中亲笔签名,而是加盖了他的签名章。


但是他坚称签名章的加盖是经过张若昀本人授权的。


最终,张若昀起诉了父亲,选择对簿公堂。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前不久,张若昀与父亲张健等一审民事裁定书公开。


根据裁定书显示,原告张若昀与被告华策影业(天津)有限公司、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有限公司、张健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张若昀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


裁判结果为,准许原告张若昀撤诉。


这场沸沸扬扬的“子告父”案,终于落下了帷幕。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她拿走了所有的钱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在利益面前,亲子情深不敌黄金万两。


这样的事并不止发生在张若昀身上。


2008年,张韶涵心脏突发不适,远赴加拿大就医。


然而母亲却对此不闻不问。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等到她看完病回到台湾,却发现自己母亲跟媒体哭诉,称她被自己赶出家门。


张母声称女儿弃养自己,还表示女儿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交友不慎,认识了不良朋友。


她说,自己本来和女儿关系很好,但是女儿自从前一年年底之后,对自己的态度急转直下。


一直怀疑自己给她下毒,还问她要钱,甚至觉得自己这个母亲骗走了她的钱,最后换了门锁,无疑是不希望自己回家。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张韶涵与母亲


而张韶涵这边却换了一种说法。


她母亲搬走不假,却是自己主动搬走的,还把家中的现金和张韶涵的存折全部带走了。


除此之外,母亲一句话都没给张韶涵留下。


“我没有赶她出门。我去年从加拿大回台湾后,她就已经搬走了,没有事先跟我讲。”


自从2001年出道以来,张韶涵一应收入都归母亲管,这一下子将她几年来的积蓄全部卷走。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张韶涵所属的唱片公司福茂唱片总监吴怡芬也透露,张韶涵所有收入都已汇入张妈妈任负责人的“海豚湾工作室”,金额破亿。


张韶涵坦言自己是和母亲分居之后才有自己的户头的。


“我没有赶她(指母亲)出去,我不敢说我很孝顺,但至少我已经尽到了做女儿的责任。”


尽管没有明说,却叫人猜测这饭母女反目的原因就是钱财。


提及和母亲的关系,她说:“缘分已尽、无法强求”。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本以为母女陌路就是最终结局,谁能料到张母再次向媒体爆料,称张韶涵有酗酒和吸毒史。


至于证据,仅仅是张母朋友的猜测。


张母表示自己在发觉女儿性情大变之后,曾拿着女儿的照片给朋友过目。


照片上的张韶涵神情憔悴,精神恍惚,还有着重重的黑眼圈,于是朋友对张母说她女儿有可能吸毒了。


张母便断定张韶涵肯定是认识坏朋友,染上毒瘾了。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质疑吸毒酗酒,立马叫张韶涵的形象受到打击。


张韶涵所属的福茂唱片公司赶紧发布紧急声明,希望张妈妈不要再“抹黑自己女儿”。


福茂唱片的总监吴怡芬更是气得直言自己对张母“最后一点点尊敬都没有了。”


更叫张韶涵心力交瘁的是,她不但被母亲随便抛出的爆料打击,而且因和母亲之间的纠纷正好在新专辑发布前夕,故而被质疑是炒作。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她只好又多次和公众道歉,表示自己无意将家事袒露于人前,更不可能拿这种事来炒作,一定会尽快处理好的。


她约见媒体,公开了自己前往医院药检的报告,以此证明自己没有酗酒、吸毒的历史


谁知道她这边刚处理好前头的烂摊子。


母亲又给她带来了新的猜疑。


张母向媒体出示了一张税单,并表示:“如果她(张韶涵)真是孝顺的孩子,就麻烦她把欠的182万(新台币)税金缴一缴,不要拖累我这个老妈还要帮忙扛。”


就这样,母亲控诉,女儿澄清,你来我往多时之后,张韶涵的事业终于也被拖垮了。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她感慨:“金钱可让亲情加温,也可使之变质。”


屋漏偏逢连夜雨。


就在这时,她又和旧东家福茂唱片传出合约纠纷。


她的事业因此一度停滞,直到2018年,她在歌手舞台上翻唱了歌曲《阿刁》,才重新以实力重返观众视线。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内衣裤都被拍卖

同样被母亲当成了摇钱树的还有大名鼎鼎的梅艳芳。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2017年,梅艳芳病逝已十四年,她的母亲却依旧念念不忘她留下的遗产。


打了十年官司导致破产的她忍不住和媒体抱怨,破产期间好辛苦,“在街边地下捡菜,炖豆腐吃”。


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这样辛苦,本该叫人觉得心酸,当对象换成梅艳芳的母亲覃美金时,却又叫人深觉心情复杂。


覃美金有4个儿女,其中梅艳芳是最小的女儿。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她曾经是一名中医,后来因为丈夫过世,她就创办了锦霞歌舞团来养家糊口。


梅艳芳年幼的时候,覃美金发觉女儿颇有唱歌的天赋,于是为她和三女儿梅爱芳起了艺名,令她们演出挣钱。


就这样,五岁不到的梅艳芳跟着姐姐跑遍了香港的歌厅舞厅,甚至街头酒廊,小小年纪就出来挣钱养家。


到了她再长大一点,又因为“歌女”的身份被同学排挤和嘲笑。


她说:“童年的我就像怪物一样,小朋友和同学都不愿跟我玩。”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最终梅艳芳没读完中学就匆匆辍学,覃美金自然乐见其成,她恨不得女儿少点时间读书,多点时间出来挣钱。


这样的卖唱时光止于她18岁时参加的一场比赛,同一年,她推出自己的第一张专辑。


因为多年来以唱歌为生,尽管她有一把好歌喉,却没有合适的造型,当时的歌坛喜欢清纯玉女。


梅艳芳过往的经历和豪爽的性格显然与此格格不入,一开始很多观众都不喜欢她。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直到梅艳芳遇见了自己日后的好友刘培基,对方为她量身设计了众多个性的造型,将她打造成“百变天后”,终于叫观众领略到梅艳芳的魅力。


自此,梅艳芳一炮而红。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人红是非多。


谁都没想到,带给梅艳芳最多烦恼的,却是她的家里人。


当红几十年,梅艳芳收入自然不菲,从小到大的习惯叫她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摇钱树。


家中一应开销都由她负责,为母亲兄长买屋买楼更是家常便饭。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梅艳芳的妈妈和兄长


梅艳芳的大哥梅启明曾经向梅艳芳拿钱开狗场,美其名曰创业。


但是他拿了钱之后却十足十一个甩手掌柜,这边厢梅艳芳花费了一年给他计划日后的工作,出钱又出力。


梅启明从梅艳芳那儿前后拿了两百万,每次拿钱都借口说生意亏本了。


实际上,他只亏了二十万,其他钱都被他私吞了,自己拿去花天酒地。


母亲覃美金知道这件事之后,丝毫不顾那笔钱是女儿辛辛苦苦挣来的,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家人,不要太计较。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后来,梅启明还大言不惭地提及此事,他将一应事情都推给自己母亲,推说是母亲管理不善才会亏钱。


他更直言:“虽然亏了钱,但阿梅没埋怨,几十万小意思。”


更有传闻指出,梅启明不止中饱私囊,更借公司的名义向外借贷。


几年之后,梅艳芳的姐姐被查出子宫颈癌,这又让覃美金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梅艳芳与姐姐梅爱芳


她打着为病人着想的旗号,成立了“世界中西医学抗癌基金协会”,称这个基金会会为癌症病人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


和姐姐感情甚好的梅艳芳自然是大力支持,在基金会成立之初,她便捐出了一百万作为经费。


之后又陆陆续续捐款,累积超过一千多万。


然而这些钱最后却都不知去向。


2000年,梅艳芳终于发觉基金会的财政混乱,问题颇多,她当即辞去基金会永远名誉主席一职,和基金会划清界限。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她被称为“香港的女儿”,无数港人爱她,却难以从亲生母亲那里得到应有的爱。


即便如此,在身患重病,即将离世的时候,梅艳芳依旧细心体贴地为母亲规划好一切。


母亲知道之后,丝毫不关心女儿的病情,只顾着女儿庞大的家产。


梅艳芳深知大哥梅启明的不可靠,又知道母亲的偏听偏信偏爱,于是在订立的遗嘱中,安排每月支付7万元给母亲用作生活费,直至她终老。


可惜,覃美金眼里依旧只看得到钱。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她坚称自己女儿的钱被侵吞,污蔑梅艳芳的朋友谋财害命,又造谣刘德华始乱终弃,还将信托基金会告上法庭,多次哭诉自己生活困难。


种种丑行,不过是为了金钱二字。


因为覃美金的折腾,梅艳芳的财产被冻结,最终只能将梅艳芳生前遗物进行拍卖,其中包括梅艳芳所获奖杯、服装、剪报,甚至于内衣裤。


梅艳芳的粉丝和好友纷纷表示谴责,连一点尊严都不给死人留。


还是香港演艺人协会觉得此举太过过火,凑了钱将梅艳芳一部分遗物和奖杯买回,这才保存了梅艳芳一点体面。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2008年的时候,梅妈覃美金就曾跟媒体卖惨,表示自己因为遗产官司家里早已捉襟见肘,但却坚持不领救援金,因“3000多元没有用”。


不愿领救助金的她却放话表示,自己将找梅艳芳的生前好友成龙、谭咏麟、刘德华等人帮忙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


再不行就带着长子街头卖艺,他们准备在人流最大的地方摆摊卖艺,“麻包袋充乞丐装”,再由覃美金高唱“万恶淫为首”,还要播放梅艳芳的歌曲和摆放其旧杂志,好吸引路人注意。


无疑要将梅艳芳最后一点剩余价值椎肤剥髓。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娱乐圈中同样被吸血鬼家人缠上的明星比比皆是。


2018年,毛晓彤的父亲舍下脸面,参加一档节目,在节目中痛批女儿不孝。


身为女儿却不愿赡养自己。


他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毛晓彤给他五千万的赡养费,用钱来买断亲情。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主持人问毛晓彤的爸爸:“如果你的女儿拿不出这笔钱,你打算怎么办?”


毛晓彤的父亲:“那我就一竿子插到底,咱们一起下地狱吧。”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他没有说出来的是,毛晓彤还是个婴儿的时候,他就因为她是个女孩,狠心将她扔到垃圾堆里。


显然是不给自己的亲生骨肉留活路。


还是毛晓彤的妈妈千辛万苦,翻找遍了周围的垃圾桶,把可怜的毛晓彤带了回家。


两岁的时候,父母离婚。


毛晓彤就一直跟着母亲生活,是母亲对她细心照顾,含辛茹苦地养育她。


母女俩相依为命,为生活奔波的时候,父亲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中,甚至从没有一句关心。


眼见着她出人头地,这个瘾君子父亲也终于出现了。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生而不教不养,何以称父母。


不教不养又借着孩子的名义捞钱,又何以称父母。


好在,上天给了一副烂牌,他们都尝试着把它尽量地打好。


张若昀虽然没有在父母的庇佑下成长,却有爷爷奶奶的关爱;


张韶涵和家人反目之后,学会了自己给自己足够的爱;


梅艳芳生前爱热闹,好友众多,离世多年依旧拥有无数人的爱;


毛晓彤虽然有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却也有一个慈母。


《庆余年2》,可能没戏了


就像东野圭吾在《时生》一书中说:


“谁都想生在好人家,可无法选择父母。发给你什么样的牌,你就只能尽量打好它。”


你不放弃自己,谁都不能放弃你。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10-31  最后更新:2021-10-31

标签:启明   雪豹   影业   西安   余年   美金   基金会   父亲   母亲   女儿   公司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