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对于歌手和演员而言,颜值究竟重不重要?相信很多人会回答“是”。

但是在绝对的实力和勤奋努力面前,颜值身材都得靠边站。

中国声乐界罕见地“双料歌后”万山红,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这句话。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年轻时的万山红曾因长相不够好看而被歌舞剧院拒之门外,好在最终她还是凭借一副好嗓子成了“中国歌剧第一人”。

人如其名,万山红在歌唱事业上的发展可谓是红红火火,是成功歌唱家的最佳范例。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她的生活经历却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婚姻在半途突遭变故,跟丈夫离婚后就一直保持单身,只与儿子相依为命。

她是如何突破外貌的限制获得无数奖杯的?

又是为何选择了与丈夫离婚,至今孤身一人?今天就让我们一起了解万山红的传奇人生。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一、“中国歌剧第一人”也吃过以貌取人的亏

1959年,万山红出生于一个文艺的中产家庭,父亲是一位戏剧剧本作家,母亲则是一位歌唱演员。

万山红作为两人爱的结晶,再加上自幼接受父母两方面的熏陶,自然而然地很有艺术天赋。

小小年纪,万山红就立志以后要做一位歌舞剧演员。

但她的这条路从一开始走得并不顺利,甚至还没踏上路边,身边就有人劝她回头:“别来了,你不适合”。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很多孩子小时候都有被家长要求“表演个节目”的经历,有些孩子性格比较胆怯怕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表演,但这却是万山红最高兴的时候。

她不仅从小就爱唱歌爱表演,而且从不怯场,面对的人越多,她就越兴奋表演得越好。

万山红的妈妈曾多次开玩笑说女儿就是一个“人来疯”。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1976年,万山红考进了黑龙江伊春市师范学校,在那里进修音乐。

按照计划,两年后,她将顺利毕业去到市里的中小学校上班,做一名普普通通的音乐老师。

这离万山红儿时的梦想相差甚远。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万山红遗传了母亲优秀的音乐基因,天生一把洪亮的好歌喉。

可碍于父母的想法比较务实,他们希望女儿找一个稳定的好工作,又舍不得浪费女儿的音乐天赋。

于是万山红只能在梦想和“面包”之间采取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考师范学校的音乐专业。

然而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着对实现远大志向的深深的渴望。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入学一年后,万山红的母亲就生了重病。

她辗转陪着母亲到北京看病,无意中发现了中国歌剧舞剧院的招生告示。

万山红顿时眼前一亮,心里原本已经快要沉睡的梦想又醒了过来。

害怕父母会反对,她索性来一招先斩后奏,瞒着父母独自前去参加面试。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赶到面试现场,万山红看着周围打扮得光鲜靓丽的女孩子,心里犯了怵。

匆忙赶来的她既没有化妆也没有穿好看的衣服,并且因为照顾病重的母亲,整个人都略显疲态。一向自信满满的万山红第一次体会到了自卑的感觉。

她只能在心里悄悄地给自己鼓劲:“只要唱起歌来,我不会输给任何人,面试老师总不会以貌取人的”。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遗憾的是,在演员甄选的过程中,外貌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标准。

万山红的歌喉让在场所有老师都对她赞不绝口,但她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被录取。

让老师们犹豫的原因在于她有些逊色的颜值。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当时中国歌剧舞剧院想寻找歌剧女一号的好苗子,论演唱水平,万山红毫无疑问可以胜任,但她的长相却不太符合传统美女的标准。

那时候人们对美女的要求是大眼睛、樱桃小口、瓜子脸。

可万山红拥有的却是一张圆润的大脸盘子,眼睛细长。

而且她的身材高大,根本算不上纤瘦苗条,肩膀也很宽显得有些健壮。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客观地说,在普通人眼里万山红绝对谈不上难看,甚至可能还是老一辈人嘴里的“福气相”。

可歌剧院对于外貌的标准太高,万山红根本达不到及格的标准线。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要不要选万山红作为歌剧女一号?

当时的面试老师已经在心里按下了否定键,不过万山红的出众的音乐天赋实在让老师们难以割舍。

几番思索之后,歌剧院最后还是给万山红发了录取通知书。

但又一个棘手的问题摆在了万山红面前,如果她要去北京上课,就必须从师范学校退学。

虽然她是悄悄报考,但退学这么重要的事,可不敢自说自话,必须得和父母商量才行。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出人意料的是,父母听闻此事后并没有丝毫生气,相反万山红的爸妈很尊重女儿的意愿。

“毕竟人生是万山红自己去过,重要的事还是要由她自己决定”母亲接着心平静气地问她:

“你想当老师还是想当演员?”

这个问题,其实万山红早已在心里想了无数回,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虽然我也很喜欢老师这个职业,但我更想做歌手、做一名歌剧演员。”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父母没有再多劝阻,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女儿深思熟虑后的答案。

于是万山红去师范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自己收拾行李,购买了去往北京的车票。

从此万山红放弃了稳定的工作,奔赴一场未知。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二、谁说女主角只能柔美娇弱?万山红之后,女主就是她的模样!

从伊春来到北京这所大城市,要说丝毫没有不适应感,一定是谎话。

万山红原先在师范学校是众星捧月的尖子生,可来到了歌剧院她却仿佛泯然众人了。

周围有太多优秀的同学,她像一个丑小鸭一样毫不起眼。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但是万山红骨子里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她相信自己的能力不比任何一个人弱,只要通过勤学苦练,她就能获得最热烈的掌声。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每天,万山红都是宿舍里第一个起床的,一大早她就要开嗓练声,到了晚上她又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房的人,她相信多一分耕耘,就多一分收获。

她的勤奋让她获得了师父李波老师的青睐,其他老师也常常用她用例子,激励其他同学:“我们应该多多学习万山红!”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很快,万山红就获得了登台表演的机会,不过在老师眼里,她的外形不适合演女主角,起初分给她的角色都是一些小配角,甚至是反派。

万山红的第一个角色是《小二黑结婚》里的“三仙姑”。

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年轻女孩而言,饰演“三仙姑”这样一个阴暗世俗的女性角色,其实比演女一号难度更大。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第一次上台饰演的就是反派配角,万山红并没有觉得气馁,反而觉得这是个挑战。

她认真研究剧本和人物心态,当站上台表演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仅被她的歌喉感染,也被万山红生动的演技所惊叹。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无独有偶,万山红的第二个角色又是一个中年妇女反派角色—《白毛女》里黄世仁的母亲。

这次万山红不仅仔细研究角色的仪态表情,甚至学会了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沧桑,用改变声线去贴合角色的形象。

1979年,万山红终于获得了饰演女一号的机会。

歌剧《星光啊!星光》要选择一名学生饰演女主角田茹星,此时在老师们的眼里,论歌喉、论唱功、论演技,已经没有比万山红更出色的人选了。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星光啊!星光》首演成功落幕,台下响起久久不息的掌声。

站在舞台中央的万山红突然意识到,“原来什么外貌啊长相都不是问题,她的实力能消除所有人对她的偏见。”

以此为契机,万山红成了歌剧院里女一号的首选人物。

她一边演歌剧,一边不断精进自己的能力,考入中国社会音乐学院学习更专业的声乐知识。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几年后,万山红再次获得了参演《白毛女》歌剧的机会。

但这次她饰演的不再是“黄世仁母亲”,而是以女主角“喜儿”扮演者的身份登台。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1984年,25岁的万山红遇到了长笛演奏员莫建。

高大帅气的莫建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两个同样爱好音乐的人拥有太多共同语言。

一见面就有聊不完的话,两人迅速坠入爱河。

恋爱两年之后,他们在北京领证结婚,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当时的万山红以为她会和莫建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三、事业一路攀高峰,夫妻感情却走上末路

短短几年时间,万山红就在中国歌剧界站稳了一线地位。

与此同时她还在不断吸收新的知识,把西方歌剧的技巧、发声方式融入进中国民歌,渐渐自成一派。

1987年,万山红在歌剧《原野》中饰演女一号“金子”,在这部戏里万山红别出心裁地运用了西方的美声唱法。

第二年,她就凭借这部作品获得了当时中国戏剧行业的最高奖“梅花奖”。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在歌唱界,一时之间万山红声名鹊起,她的舞台已经从学校的礼堂扩大到海外。

万山红被邀请到美国的奥尼尔戏剧中心参加歌剧年会,让中国歌剧的声音传送到更远的地方去。

虽然万山红在歌剧里常常要使用美声唱法歌唱,但她其实从未放弃学习民族唱法。

1990年,万山红被推荐选送到央视主办的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起初她有些犹豫,因为这时的她正怀有身孕。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万山红既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也担心挺着大肚子也不利于她发挥最好的实力。

面对着两难的境地,她又一次选择直面困难,把握来之不易的机会。

最终,她挺着5个月的孕肚,一路披荆斩棘,获得民族唱法专业组的金奖,成功跻身当时民歌歌手的第一梯队。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万山红的经历成为了中国歌唱界的美谈。

无论是“五个月孕妈妈获得青歌赛金奖”、还是美声和民歌“双料歌后”,都令无数人津津乐道,而这时的她才不过30岁出头而已。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伴随着万山红的事业走上巅峰,儿子莫家山呱呱坠地来到了她的身边。

儿子的名字包含了丈夫的姓氏和她的名字,体现出了他们夫妻之间的小浪漫。

不过莫家山出生后,他们的小家庭却日渐疏离。

万山红的工作总是排得满满当当,丈夫莫建也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夫妻俩都不愿意为了孩子放下事业。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没时间照顾孩子,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把莫家山托付给双方父母。

可万山红的父母在黑龙江,公公婆婆又在上海,远水救不了近火。

夫妻两商量之下只好请保姆在家带孩子。

在儿子年幼最需要母爱的那几年,万山红几乎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工作,常常是几个月才回一趟家。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某天万山红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家门,想拥抱一下好久没见的儿子。

儿子瞪着一双小眼睛,盯着她愣了半天,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叫她。

这时还是保姆拍了拍儿子,提醒他:“叫妈妈呀!”

万山红的心里顿时涌上来一股酸楚,她每天只顾着拼事业,在家的时间太少,儿子竟然都不认识她了。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都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儿子明明父母双全,家庭条件也不错,怎么能过得如此凄凉?

万山红决定要多留一点时间给儿子,于是她过上了早起贪黑的日子。

早上给孩子准备早餐,保姆接孩子放学回家后,她还要陪儿子在家练琴,哄完儿子睡觉,她才能静下心来做自己的工作。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等到儿子上小学的时候,万山红的老公莫建决定要去上海创业,7岁的莫家山就跟着父亲去了上海。

虽说莫家山是跟着父亲生活,但莫建创业之初工作无比繁忙,几乎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儿子,莫家山后来在节目里回忆说:“我其实是被保姆带大的。”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另一边,儿子跟父亲去了上海之后,万山红就开始了她的学习进阶之路,她分别在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一口气读了两个硕士。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万山红和莫建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各自忙着打拼事业、进修学习,一年到头也就逢年过节能见几次面。

这样的状态免不了让本就是疏离的家庭关系变得多岌岌可危。

夫妻俩都是知书达理且冷静的人,如今他们既没感情又整日分居两地,空留夫妻之名耗着也没意思。

在儿子念初中的时候,两人果断选择了离婚。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四、母子住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儿子愿她再婚

时光飞逝,莫家山到了高考的年纪,他征求母亲的意见,报考了中戏往戏剧的方向发展。

梦想以后做一名演员或是导演。

万山红原本想让儿子继承自己的衣钵,学习歌唱。

但听到儿子的想法,她立即表示支持他的决定,毕竟年轻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叛逆”过来的。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莫家山从中戏导演系毕业之后,成为了中国歌剧舞剧院的一名歌剧导演,工作于这个曾经改变了母亲命运的地方。

留在北京的莫家山和母亲万山红住在一起。

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母子二人作息时间不同,很少能在家里碰面。

莫家山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开玩笑道:“我和妈妈就像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租客,彼此各过各的。”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表面上来看,母子俩的关系可能比较生分。

但当有人问莫家山,是否希望妈妈再婚的时候,他回答说:“当然希望妈妈再找另一半,只要是妈妈喜欢的,我都会尊重她。”

足以看出莫家山在心底里对于母亲浓浓的感情。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如今莫家山31岁还未成家,可万山红并不着急催婚,她表示儿子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并且万山红自己也选择不结婚,陪伴自己。

“年轻的时候忙于工作,对儿子的照料太少。心里一直很愧疚,觉得亏欠了他许多。”

“所以现在一个人也挺好,能有更多的时候可以陪伴儿子,弥补以前缺失的感情。”

万山红:离婚后和儿子在同一屋檐下像陌生租客,对儿子内心有愧

18岁从黑龙江的小城市来到北京,因为相貌平凡险些和歌剧梦想失之交臂,但万山红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站上了国内音乐界的金字塔尖。

只不过,事业和家庭往往难两全,纵然她是圈内人人敬佩的“双料歌后”,却没能给儿子一个圆满幸福的家庭。

没能亲眼见证儿子的每一个成长历程,依旧是万山红心里最大的遗憾。

好在日子还长,这些遗憾就交给时间慢慢弥补吧。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12-28  最后更新:2022-06-22

标签:儿子   师范学校   歌剧   屋檐   北京   中国   内心   演员   陌生   角色   母亲   父母   老师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