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海蓉:热爱艺术的人永远是年轻人

田海蓉:热爱艺术的人永远是年轻人田海蓉:热爱艺术的人永远是年轻人田海蓉:热爱艺术的人永远是年轻人田海蓉:热爱艺术的人永远是年轻人

唐晓白导演找到田海蓉出演电影《出拳吧,妈妈》中的姐姐白彤一角时,田海蓉笑称导演找对人了,“当姐姐,我是从一出生就胜任了。” 田海蓉不仅在现实生活中是好姐姐,还曾因《女人不哭》中饰演的章子君,而被称为“中国好姐姐”。不过,此次在《出拳吧,妈妈》中再次出演姐姐,田海蓉并没有觉得驾轻就熟,“这个角色承担了重要而复杂的感情线索,她要在生活中重拳出击。”

电影《出拳吧,妈妈》4月30日上映,由唐晓白导演,谭卓、田雨、田海蓉等主演,谭卓饰演的女拳手白杨遇事冲动,一度荒废了人生,父母也在深深的忧虑和愁苦中去世。田海蓉饰演的白彤作为姐姐,养大了白杨的孩子,也在审视着出狱后的白杨究竟能否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最终,白杨选择了重返拳台,找回人生的意义,白彤也欣慰地看到了妹妹的成长。

生活中姐妹情深 生下来的使命就是当姐姐

也许是姐姐白彤对于白杨“爱之深,责之切”,对于出狱后的白杨过于严厉,有观众不理解,称白彤为“恶姐姐”。对此,田海蓉表示,观众希望姐姐对白杨温柔一点的愿望是美好的,但是,深层次地来看待这个角色,就会发现白彤的用心良苦。“从人性的角度,父母因白杨做错事而去世,姐姐一定会有恨铁不成钢的怨气。另一方面,长姐如母啊,这我也深有同感,生活中,我的妈妈60多岁就去世了,当时妹妹就跟我说:‘姐姐,我没有妈妈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妈妈。’所以影片中,白彤也是要以另外一种方式去关爱白杨,把她推向一个自立自强、自我救赎的道路,让她有能量去照顾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一味地呵护,那样的话,白杨将永远不知道如何重新飞翔。所以,这个姐姐在保护着整个家庭,保护妹妹,保护外甥,她太不容易了。”

田海蓉笑说自己做姐姐可谓是经验丰富,现实中,她和妹妹就感情深厚,不过,田海蓉笑称自己的亲妹妹可没有影片中的白杨这么叛逆,让人操碎了心,“我的妹妹特别乖巧、懂事,我和她在为人母之时曾经有过一个约定。当时,妹妹跟我说:‘姐姐,以后,你的孩子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们两个家庭不分彼此。’所以,现在妹妹的儿子还是管我叫妈咪,管我的妹妹叫妈妈,而我的孩子也一样,管我叫妈妈,管我妹妹叫妈咪。在我们怀孕的时候,我们就让孩子知道,妈妈和妈咪都在陪伴着他们。妹妹的儿子小时候,只要一哭,我唱歌给他听,他就立刻不哭了。”

田海蓉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妹妹的儿子因为玩双杠摔落而导致手肘骨折,田海蓉和妹妹立刻都赶了过去,田海蓉在医院心疼得直哭,一边关切孩子疼不疼,一边恳求医生一定要帮忙好好治疗,不留后遗症。进行手术的时候,医生说妈妈可以进来陪伴,田海蓉的妹妹便跟了进去,医生很诧异地问:“您是哪位?旁边那位女士不是妈妈吗?”田海蓉的妹妹说:“那是我的姐姐。”医生颇感意外,哦,原来泣不成声的不是妈妈,没哭的才是妈妈。

生活中姐妹情深的田海蓉,对于此次在《出拳吧,妈妈》中出演姐姐,也觉得是一种难得的机缘。“当时,唐晓白导演跟我说:‘这个角色戏量不大,但是戏份很重,支撑起整个一条感情线,如果找不到一位合适的演员,我怕在这部分掉链子,想来想去,我心里就是你合适。’”而田海蓉看到故事后很喜欢,跟导演开玩笑道:“我生下来的使命就是当姐姐。”

一个演员不能只靠演,真正出神入化的境界是不用技巧的

田海蓉曾经因为在热播电视剧《女人不哭》中的章子君,被称作是“中国好姐姐”。《女人不哭》讲述了父母因地震而去世,姐姐章子君带着弟弟妹妹在绝境中艰辛成长的故事,展现了女人在生命中的善良与坚强。

此次,再次出演姐姐,是否是“章子君”的延续?田海蓉表示,《出拳吧,妈妈》中的姐姐另有一种复杂,有特别多的“静水流深”。“白彤这个角色的牺牲是很多人看不到的,白杨出事的时候,儿子小辉还是一个婴儿,白彤把他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养了6年,那时候,白彤其实几乎没有了自己的人生,为了抚养小辉,白彤甚至自己不要孩子,这个决定是非常艰难的,只不过没有展现在镜头前,比如,她的丈夫、公公婆婆同意她这样做吗?这其中有多少争吵和烦恼?而对于小辉的成长,白彤用了特别好的一种方式,她告诉小辉,自己是大妈妈,而他真正的妈妈暂时并不在身边而已,这样小辉从小就有双重的母爱,他的心灵是没有缺失的,是温暖的。”

田海蓉对于白彤的付出,很有感触,也很敬佩这个角色,“就像社会上时常讨论的,究竟是生的恩情大还是养的恩情大?这部电影会告诉你,这两位女性对于孩子的恩情都很大,她们都在出拳。妹妹是在拳台上,而姐姐是在生活中。亲生母亲为自己的孩子去搏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你亲生的,你也能够同样节衣缩食、毫无保留地付出一切的时候,那也是一种伟大。这部戏中,姐妹之间的故事,是牵扯到中国千家万户的普通故事,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所以,才能触发观众那么多的观感。”

田海蓉笑说,如果《出拳吧,妈妈》将姐妹俩的感情再去延展的话,那是又一个精彩的电影了,而在篇幅有限的情况下,田海蓉却通过精准的话语和蕴含深意的眼神来呈现姐妹之间的默契,呈现姐姐的隐忍与博大。“影片中,白杨决战的那场戏,戏量不大,对我来说,那一刻的戏份却太饱满了,太重了。孩子看着电视转播中的母亲打拳,难过地哭,白彤的内心也是一种刹那的迸发,她一边安抚小辉,一边望向屏幕,实际上是在心里说:‘妹妹,你终于长大成人了,你真的能够负担起生活的重任了,我真的是可以把小辉交给你了。’可以解读的内容太多了。这是另外一个妈妈最动人的心声啊。”

这种人物内心光影的捕捉胜似万语千言,对于田海蓉来说却并不是凭借演技,而是根植于生活,她说:“一个演员不能只靠演,那还只是比较单薄的层面,真正出神入化的境界,是不用技巧的,它融汇于你的血液当中,要沉浸下来的。我能把《出拳吧,妈妈》里的白彤演好,是因为‘姐姐’的概念已经在我生活当中贯穿了几十年了。”

不在舒适圈中选角色,想演陆小曼

奉行“厚积薄发”的田海蓉接戏的节奏很从容,不着急、不慌张,在新人辈出的影视圈并没有任何的危机感,“热爱艺术的人永远是年轻人,这种年轻是从你心里面散发出来的,所以,我不着急,我的能力不受年龄的限制。”田海蓉说,自己最喜欢的诗句就是杨绛先生翻译的英国诗人瓦特·兰德所写的:“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

田海蓉表示,自己对于角色的选择是很挑剔的,会让自己警惕,不要在舒适圈中选角色。田海蓉的作品不是很多,但是却丰富多彩。她曾在电视剧《雷雨》中出演四凤;在电视剧《黑冰》中,出演了一位令人大跌眼镜的“蛇蝎美女”;在《关中匪事》中饰演关中媳妇喜凤;在女性励志传奇电视剧《女人不哭》中饰演姐姐章子君;在《反串》中,又“变身”男人,用智慧和勇气惩治上海滩奸逆官商;又凭借《浪漫女孩》获长春电影节的影后;之后,又与蒋雯丽、倪大红合作主演电视剧《正阳门下小女人》,出演雷厉风行的陈雪茹;如今,田海蓉又凭借《出拳吧,妈妈》中姐姐白彤一角的精彩演绎,于第12届澳门国际电影节中获得最佳女配角奖。

在影视圈发展25年来,田海蓉演过青春少女,演过老妪,演过女人,也演过“男人”,她出演过的角色类型之多变,年龄跨度之大经常让人惊呼“认不出来”,甚至她身边有个两三年的工作人员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是您出演了《傻阿甘》里的姗姗,她是您演的!”而田海蓉则因有这份可以塑造任何角色的“自信”,而并不怕被遗忘,“观众可以不记得我,但是一定会记得我的角色。”

田海蓉觉得演员这个行业的魅力就是“无框架”,“它应该永远是新鲜的,永远能给人惊喜,如果只演一类擅长的角色,那么就缺少了做演员的意义。”

从2018年之后,田海蓉就没怎么接戏,她透露自己凡是选剧本是要“四维考虑”,会从演员、导演、制片人、发行人的角度去审视一部作品,“作为文艺工作者,是有使命的,我们选择的每一个作品,选择的每一个角色,都要让观众从里面得到对生活的理解,更好地走过这一生。我不能随随便便选一个剧本就演了,我做不到。但凡我要出镜,那我就是一种出击,我要呈现出我的力量感。”

而在不接戏的时间里,田海蓉喜欢大量地阅读,喜欢侍弄花花草草,喜欢去发现生活中的任何惊喜。“我喜欢养花,我们家阳台上养了各种花,我也特别喜欢研究如何施肥、如何修剪。我小的时候,在窗台上也是种满了各种花,往窗外一看就能看到那些红色的小星星一样的花朵,觉得好美啊。”

田海蓉觉得自己演戏之余也是在为演戏做着准备,“我一直在用心地积累生活,我看各种书,我关注社会的状态和人的生存状态,思索哪些人应该更加获得关爱。我热爱生活中的一切,为春天柳树叶露出新芽、小草生发出小尖尖而欣喜,为春天渐变的绿色而愉悦。我还会画画,我画得不好,但为了鼓励身边学美术的朋友能够重新拿起画笔,我故意要刺激他,跟他比一比,看谁画得更好。我们不能控制生活的走向,但是我们可以控制我们情绪的走向,我们会哭,会难过,会无可奈何,但是,我们也可以选择‘心若不动,风又奈何’,这些都是我演戏的能量,每一个角色其实都是厚积薄发的结果,是用对于生命饱满的情感去触发的。”

而说起自己最想演的角色,田海蓉笑说自己其实已经演过了,但是还想再演,“我想演陆小曼,她是一个不被人理解的女人,世人看她是交际花,我觉得她是艺术家,是外交家。我在话剧《志摩归去》中出演陆小曼,演完之后我就特别有感触,这个女人的情感世界,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她是被误读的,有机会,我很想再演绎这个至情至义的旷世才女。”

生活走到最绝境的时候你就再勇敢一次,你的人生可能又反弹一下

疫情期间的电影市场并不乐观,《出拳吧,妈妈》逆势上映,让田海蓉觉得是一种“孤勇之战”。“我们每个人都为这部电影的创作付出了那么多,比如,谭卓都肋骨骨折了,我们真的很希望大家能够走进影院感受到这部电影所传递的温暖和力量。”

田海蓉曾经跟导演唐晓白聊天时谈及影片还能有另外一个名字,“我说如果叫‘再勇敢一次吧’这个片名也挺好的,这部影片彰显的就是这样的精神。面对疫情,大家也是这样,生活走到最绝境的时候你就再勇敢一次,你的人生可能又反弹一下,在逆境当中更好地生存。”

而且,田海蓉认为《出拳吧,妈妈》拍出了来自陌生人的温暖和力量,就像是疫情期间,大家互相帮忙,互相奉献一样,“影片中田雨扮演的教练,他对于白杨就是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但是,他那么尽心尽力地帮助她去抗击对手、对抗挫折,所以,我觉得生活当中哪有那么多计较?我们都应该把心胸放开。”

田海蓉说自己每天遇见小区里工作人员,都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问好,“我愿意给别人一个微笑,我也愿意看到他们的笑脸。人在危难的时候,可能救你的恰恰是陌生人。”

田海蓉讲了一个她的亲身经历:“我有一次游泳差点溺水,当时,我最亲的女儿就在我身边,她太小了,三岁多根本救不了我。我还有一个表妹也在旁边,她不会游泳,救不了我,我就喊救命啊,救命啊!是一个陌生人从老远的地方跑过来,跳进池子里,把我救起来的。我当时还记得自己太恐慌了,不自觉地把他往下拉,后来我意识到,我必须放手,我自己出了事情,不能再连累另外一个人,于是我就放手了,这样一来,他反而轻松地就把我带起来了。这事发生了好多年了,我也曾写在我的微博上,感谢这位陌生人。同样的,我们同在地球上,虽然我们可能不相识,但是,我们愿意通过这个电影给人们一份祝福,一份呵护。就像是疫情中,这么艰难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很伟大,都在默默地与疫情抗争着,照顾着彼此。”

而田海蓉认为《出拳吧,妈妈》也是女性力量的彰显,她总是觉得这其中自有一种悲壮,“什么境遇下,需要一个妈妈去出拳呀?我看电影的时候,是感受到一种难过的,但凡家庭中有男子汉,那么,他们通常应该是冲锋在最前面的,所以,这部电影不只是关乎拳击台上一个女拳手的命运,更是关乎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女性,如何在苦难中去出拳,用一记左勾拳,一记右勾拳,去打出一片天。”

文/萧游 供图/辛辛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5-05  最后更新:2022-09-05

标签:章子   疫情   导演   演员   角色   姐姐   年轻人   妹妹   妈妈   孩子   艺术   女人   田海蓉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