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小师傅的那块钟山牌手表

七十年代,拥有一块手表曾经是我们这些人的一种奢望。

我的小师傅参加工作比我早两年,他的手腕上就带着一只“钟山牌”手表。小师傅挺板正,夏天爱穿他那件白净的衬衫,乌黑的寸头,人显得很精神。而那块手表几乎占去了他精神头的一半。

有时老师傅们喊:看看表,几点连?

小师傅马上就有个回应。

可是这天出事了。

小师傅家在工厂附近,中午回家吃饭穿工作服。这天他犯了一个错误,走时忘了拿手表了,手表就装在他那件白衬衫口袋里,挂在厂房西墙上。

下午完活洗一下,然后换上出门的衣服,到车间开职工例会。小师傅习惯地从口袋里拿手表,却摸了个空,手表不见了。

保卫科接到报案,立刻开展了调查。最后一次接触手表的人是小师傅自己,而问时间的人是小组的刘师傅。他去八号窑送坯,回来时随便问了一句,小师傅立马看表告诉了他,就这么简单。

我们小组六个人,小师傅不可能报假案,作案者肯定不是他。而我们五个全被划进怀疑对象的圈内。

刘师傅因为案发前问过时间,眼看着小师傅看完时间又将手表装回到衬衣口袋,保卫科调查时对刘师傅自然有所侧重。

刘师傅精神上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手表虽金贵,小师傅买它用去了一个月的工资,还得托人到处淘换,但“小偷”这名声太糟贱人了,刘师傅已是快退休的人,老实了一辈子,突然摊上这事,精神防线垮塌了,见人就哭一声叫一声的:谁伤天害理啊,偷了人家手表。你行行好拿出来,我给你买上一块也行啊。

案子没破,刘师傅人也快疯了。

时间在人们的不经意间悄悄地溜走,一晃月数地过去了。

那时的二、三车间没有院墙,四通八达的,产品出窑后就在路边摆放着,保卫科有专职的巡逻人员看管。那天负责车间保卫的刘师傅在外边转累了,到三车间大缸烘干房找水喝,恰巧一个运煤的临时工到厂房里卸煤,小车把一竖,那人手腕上亮闪闪的一下子,很显眼。刘师傅看到是白炽灯与手表的反射光。

一个运煤的临时工咋戴上手表了,不正常啊。刘师傅判定手表来路不正,马上追问这手表是哪来的。

那人有点慌,支支吾吾地说是托人买的。

托谁买的?从哪里买的?

那人做贼心虚,回答不上来,乖乖地被刘师傅带去了保卫科。

真相终于大白。那天小师傅把手表忘在厂房,匆匆回家吃饭。老师傅们去八号窑送坯,这家伙正好往我们小组推煤,顺手牵羊偷了小师傅的手表。邪乎的是,他的手上尽是煤渍,小师傅洁白的衣服上竟没有一点痕迹,这给保卫科的破案方向造成了误导。

一场风波终得平息。

往事——小师傅的那块钟山牌手表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4-07  最后更新:2022-04-07

标签:钟山   手表   师傅   保卫科   老师傅   临时工   车间   厂房   往事   小组   精神   时间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