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举起长矛 B站急需越过版权大山?

爱优腾举起长矛 B站急需越过版权大山?

不曾想,一场视听大会,竟演化为长短视频的决斗场。

6月3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互为竞品的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难得选择统一战线,共抗短视频行业。

其实,长短视频的较量早已开始,只是与行业发展势头相反,这次主攻方变成了长视频。伪原创、硬盗版,成了长视频大佬口诛笔伐的焦点。

爱奇艺龚宇表达了自己的质疑,“二创是什么,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 腾讯孙忠怀的言辞更加耐人寻味,短视频像“猪食”一样,会破坏人们的审美和思考。优酷总裁则直接点名了B站:希望B站把原创当主要目标。

一石激起千层浪,而孙忠怀的“猪食”言论,引来了字节跳动的猛烈回击。

6月4日,字节跳动公关精心准备了一份手册,并在微信公众号发文,认为腾讯某官某高管言论,是极其傲慢且不公允的。随后,字节跳动将反击矛头对准腾讯的“垄断”行为。

这篇“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用时间线的方式罗列出腾讯对字节跳动做过的屏蔽记录。最终,“猪食”论,成了腾讯与字节跳动本轮公关仗的导火索。

从台面上看,身处舆论漩涡的,远不止“头腾”两家公司。

只是与字节跳动激烈反应不同,另一局中人B站,则选择了沉默。

这并非代表,B站受到了更少的口诛笔伐。


严打up主外逃为哪般

早在视听大会前的5月28日,爱优腾几乎同时发表声明,谴责B站不尊重知识产权、公然盗版。按照他们的说法,《老友记重聚特辑》在上线发布后几小时内,B站上就出现了大量侵权盗版视频。

但面对来自长视频的层层“攻击”,B站却选择了更加迂回的防守策略。

爱优腾举起长矛 B站急需越过版权大山?

以上截图来源于虎嗅

6月2日,一则“B站起诉up主获赔100万”胜诉的消息在B圈传播开来。事件起因是某up主与B站签约在身,但单方宣布离开B站,入驻虎牙、斗鱼直播平台,并擅自使用“比尔盖厕”(B站昵称)在其他平台开展直播活动。

B站当然不在意这点小钱,赢了官司也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闹的人尽皆知,B站此举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场不大不小的官司“走红”背后,反映出B站对up主原创内容近乎苛求的保护态度。

同样是在本届网络视听大会上,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公然表达了对up主的溢美之词,“用四个词形容B站的UP主:年轻、有才华、有创意、正能量。他们创作出的大量优秀作品,构成了B站生机勃勃的内容生态。”作为视频内容社区,B站有91%的视频播放量来源于PUGV(专业用户创作视频)。

“有关盗版的行业争吵,B站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只要涉及PUGV,B站不会允许任何风吹草动。”一位视频传播从事人员表示。

彼之“盗版”,我之“二创”。面对行业指摘,B站没有过多的言语解释,而是以实际行动为短视频内容生态“护法”。

爱优腾举起长矛 B站急需越过版权大山?

从商业模式来看,up主通过创造内容、分享内容获取浏览、点赞、打赏,在实现个人收益中完成流量聚焦,构成商业闭环。在这个过程中,up主既是内容产出方,也是受益方,更是流量获取的直接推动者。

“PUGV汇聚完流量,才有B站的业务变现,未来B站只会越来越依赖于内容变现。”上述视频传播人说道。

原创视频内容,对B站当真如此重要?


增值服务超越手游

财务数据也在给出相似结论:B站的内容变现能力越来越强了。

一个直观的变化是,手游营收占比持续下滑,视频内容高度相关的增值服务(VAS)营收占比大增。

具体来看,手游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71%,降至2019年53%,再至2020年40%,到了2021年一季度,这一比例进一步下降至30%。而同期VAS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14%,升至2020年的32%,再至2021年一季度的38%。也就是说进入一季度,VAS营收已全面超越手游业务。

而VAS营收高增,主要受益于付费用户数量激增,这些付费用户正是看上了B站的高级会员、直播服务以及其他增值服务,并乐于为此买单。

从数据来看,2018年-2020年增值服务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依次为250万、600万、1300万人,远超同期手游付费用户增速。截至2020年年末,VAS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已是手游的7倍多。

爱优腾举起长矛 B站急需越过版权大山?

与此同时,受VAS付费用户较低的平均支出拉动,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B站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支出从88元降至61元,再到49元。

另一个现象在于,单一活跃用户在B站每日花费时长变化并不大。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这一数据依次为75分钟、80分钟、80分钟。到了2021年一季度,这一数据变为82分钟。

简言之,近年来,在手游业务增速放缓以及用户消费时长几乎不变前提下,是VAS付费会员规模的迅速扩大,维持住了B站的发展速度。


内容生态驱动但版权问题存忧

从上述角度看,“B站是个游戏公司”的评价,已成过去时。

人们在B站可以观影娱乐,甚至是学习。而无论会员业务还是直播业务,都与up主主导的视频内容生态高度相关。与内容互相成就的,是流量。

简言之,up主所著视频只要有大流量,便会有大的平台奖励,这也意味着有可能接更多外部广告。而所有这一切,对up主只有一个要求,便是持续生产有吸引力的原创内容。

加之无贴片广告以及独特的弹幕文化,在流量之外,B站便多了另一层武器——用户粘性。俯瞰B站生态圈层,内部的核心圈是与内容最为密切的增值服务,在这一层生态中内容质量起决定作用;外部的商业生态圈则由手游、广告、电商等业务构成,在这一层生态中流量的作用更为直观。

换言之,内容是内核,流量是外核,而内容优劣则决定了流量大小。

这就不难理解,B站可以忍得了行业“炮轰”,却独独容不下up主“比尔盖厕”的“叛逃”。因为,原创视频内容生态才是B站的生命线。

但无论如何,盗版与侵权或是短视频绕不过的坎儿。

最新的注脚是,2020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进行了第三次修订,已于今年6月1日施行。此次修订,将“电影作品、电视剧作品及其他视听作品”,统一改称为“视听作品”。在第五十二条中,打击“歪曲、篡改他人作品的;剽窃他人作品;以展览、摄制视听作品的方法使用作品的”侵权行为,要追究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放眼未来,行业对视听作品的保护只会愈来愈严。毫无疑问,以剪辑、拼凑、改编为主的短视频,正游走在侵权的灰色地带中。但是对于二创这样带来原创内容加工与二次演绎的内容形态,到底如何看作版权侵权还有待定论。

这柄高悬在短视频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又会不会真的掉落呢?

爱优腾举起长矛 B站急需越过版权大山?

【写在最后】长短视频之战是一个历史问题,版权之争,内容之争背后,更多的是利益问题。短视频也好,长视频也罢,商业化是摆在内容产业面前最大的难题。在这个问题上,短视频和长视频可以说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赚快钱还是做事业,这也是未来内容创作者和内容平台,所要考虑的问题。

回过头看,一些快速成长起来的短视频平台早已获得了嗅觉灵敏的资本青睐,比如抖音和快手,两家巨头誓要争抢的或许是市场第一顺位的头衔。为了完成这样的利益目标,野蛮成长期忽略底线问题(内容低质和不堪)在所难免。

而长视频内容平台多已上市,他们要考虑是在市场经济整体下行的大环境下,如何持续展现自身价值、提升盈利水平、如何持续让资方看好等问题。尤其是,爱奇艺去年亏了70亿,市值更是一落千丈,最新市值不及三年前。没有财报数据的优酷和腾讯视频现状也不容乐观,优酷作为视频平台海外上市第一股,私有化后被阿里巴巴收购,市场份额大不如前。腾讯视频熬了几年终于将成老大,却迎来却迎来短视频这一”劲敌“。

关键,在平台商业化的道路上,内容演化趋势的内生力始终都是来自于用户,用户也在学习用眼睛去投票,用真金白银去投票。倘若大家不喜欢你了,你是不也应该反思一下自己?

当然,如果首先从监管取向来看,作为流量枢纽的各大内容平台,处理劣质侵权内容、鼓励正向原创内容,始终是被赋予的、逃不开的主体责任。那些粗制滥造的低俗内容开始被慢慢抛弃,而及时的、准确的、正向的内容,才是他们评价“好”内容的标准。

利用“版权”“猪食”争议出击或许能为短视频接下来的路带来一定冲击,但爱优腾急需解决的其实是商业模式的问题,未来,内容平台要么有量(内容生产力),要么有质(内容渗透力),或许才有可能接住资本赋的“能”。某种角度上,松散的、求快的、消耗用户利益来满足自身增长需求的内容平台都是金玉其外,长此以往,不管长视频还是短视频,没有内容生产及组织能力,被踢出局将是难免的结局。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6-10  最后更新:2021-06-10

标签:猪食   长矛   腾讯   字节   流量   版权   生态   作品   内容   用户   平台   视频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