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全面领跑”!《我国主要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HOPE指数》发布

12月23日,由中国银行业协会信息科技专委会、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学术指导,金融科技50人论坛组织发布的《我国主要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HOPE”指数》显示,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广州的金融科技人才实力位于第一梯队,其中北京处于“领跑者”位置。

北京“全面领跑”!《我国主要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HOPE指数》发布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CFT50青年学者宋鹭代表课题小组发布了《我国主要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HOPE指数》,并从HOPE指标体系设计、结果分析、对策建议、总结展望等四个方面对HOPE指数进行了介绍。

  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HOPE指数聚焦金融科技行业,主要目的不是进行城市排名,而是要客观反映城市层面金融科技人才的综合实力和发展规律,从而为城市金融科技人才战略提供参考,服务金融科技高质量发展。

  一、指标体系设计

  HOPE指标体系的设计遵循四个原则:一是行业人才的主体视角;二是城市单元的总体联系;三是指数之间的纵横可比;四是数据来源的公正客观。通过广泛征求专家意见、客观分析行业现状、反复对比城市特征、严格进行数据验证,确定了人才基础、机构贡献、政策支持和发展生态四个评价维度。

  从四个维度出发,HOPE指数分解为人力资源水平(Human Resource)、行业创新价值(Organization)、政策支持力度(Policy)、城市发展生态(Ecosystem)四个一级指标。其中,H维度反映城市在金融科技领域基础人才培养和专业人才发展的支撑厚度;O维度反映城市在金融科技行业层面企业和机构的创新贡献高度;P维度反映城市在金融科技相关政策层面对于人才的支持力度;E维度反映城市在金融科技人才和产业发展环境层面对于人才的吸引强度。四个一级指标包括八个二级指标、十九个三级指标,采用专家赋权综合评价方法对指标进行赋权,力求全面评价城市金融科技人才竞争力和发展水平。

  二、结果分析

  基于我国金融科技人才发展现状、城市金融科技发展水平以及数据可得性等因素,选取20个主要城市作为评价对象,分别为: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广州、苏州、成都、重庆、西安、长沙、厦门、宁波、青岛、济南、南京、天津、武汉、合肥、郑州、大连。这20个城市的HOPE指数为:

北京“全面领跑”!《我国主要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HOPE指数》发布

  同时,对HOPE结果进行了效度检验,发现:(1)HOPE指数与一个城市的人才吸引力和薪酬水平具有高度正相关关系,这说明:金融科技人才的流入是城市人才吸引力的“风向标”,而且人才净流入和薪酬水平都具有典型的“马太效应”。(2)HOPE指数与一个城市的金融科技发展水平具有高度正相关关系,这说明:人才是金融科技发展的决定因素与根本动力,金融科技人才的集聚必须以金融科技产业为载体,人才的创新贡献是衡量城市金融科技效能的重要因素。

  基于此,结合城市所在区域,发现五大关键特征:

  一是城市金融科技人才水平呈现梯队式与特色化发展。北、深、上、杭、广位居第一梯队。北京通过出台多层次的金融科技人才政策体系,打造系统的金融科技人才培养模式,培育开放的金融科技企业创新成长生态,持续营造良好的城市发展环境,处于全面领跑地位。深圳、上海、杭州、广州各自在人才基础、产业模式、政策支持和发展环境等方面打造特色与优势,同样具备雄厚实力。

  二是长三角地区金融科技人才聚集效应明显。在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框架下,长三角地区形成了“上海辐射带动、杭州错位发展、其他城市特色鲜明”的金融科技人才发展格局。

  三是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科技人才多极化发展。深圳通过“政策引导+产业集聚”吸引金融科技人才汇聚,充分发挥创新引智优势,弥补人才基础劣势;广州在人才基础、产业模式、政策支持和发展环境等方面同样积极发力,与杭州形成了明显的竞争态势。

  四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带动西部金融科技人才汇聚。成都在经济与金融产业发展、城市发展环境等方面持续发力,对于人才的吸引力不断提升;重庆持续强化基础人才培养和专业人才发展,在人才基础和资源方面更具支撑力。未来,两个城市对于西部地区金融科技人才的吸引力会进一步增强,城市之间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五是中部城市和其他地区的城市也具有金融科技人才发展的潜力和亮点。例如,长沙、西安、南京、武汉等城市拥有数量较多的高校院所,科技从业人员和金融从业人员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培养和转化为金融科技人才的潜力较大,金融科技产业的差异化发展具有一定的“后发优势”。

北京“全面领跑”!《我国主要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HOPE指数》发布

  与此同时,我国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存在四个方面的痛点:

  一是人才基础薄弱。表现为,有的城市本地高等教育资源稀缺,对于金融科技专业人才职业培训不足。

  二是产业发展滞后。表现为,有的城市金融科技企业实力和贡献不强,金融机构的科技竞争力不强,金融科技行业创新不足。

  三是政策支持不够。表现为,有的城市出台的金融科技及相关产业政策缺乏人才举措,人才政策中对金融科技人才重视不够,人才政策缺少落地和配套措施,产业政策重点不包括金融科技

  四是发展环境受限。表现为,有的城市对创新型人才吸引力不足,金融科技产业发展环境的支撑不强。

  HOPE指数具有较强的独特性、代表性和科学性,可以作为反映一个城市的金融发展水平的“温度计”。一方面,城市的经济、金融发展水平是金融科技人才汇聚的基础;另一方面,金融科技人才对于城市金融创新发展具有带动作用。

  三、对策建议

  对于“十四五”期间的城市金融科技人才发展战略,需要从四个维度发力:一是夯实人才基础,将人才基础优势进行多维度转化,引入人才教育和培训资源;二是推动产业集聚,优化金融科技产业发展方向,金融与科技、产业深度融合;三是弥补政策短板,因地制宜发挥人才政策比较优势,推动政策落地和可执行;四是优化发展环境,发挥人才环境与产业环境耦合效应,差异化提升城市吸引力。

  对于金融科技人才培养,需要地方政府、金融机构、企业、高校多方联动:一是教育联动,面向市场、面向产业,完善高校金融科技人才创新型培养体系;二是培训联动,政府支持、协会主导,建立健全金融科技专业人才的培训机制;三是激励联动,外部激励、内部提升,持续拓展市场中金融科技人才成长空间;四是区域联动,产业协同、优势互补,促进区域之间金融科技人才的合理流动。

  四、总结展望

  未来课题组将对HOPE指数从四个方面进行完善和拓展:一是基于数据可得,逐步扩大城市范围;二是对具体指标、数据、权重进行优化;三是开展更为深入的主要区域对比分析;四是持续发布年度报告,使之反映人才发展趋势。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1-04  最后更新:2022-04-16

标签:科技人才   指数   金融   城市   维度   北京   我国   环境   政策   基础   人才   科技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