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撰文 / 温 莎

编辑 / 涂彦平

设计 / 杜 凯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

选对一个行业有多重要,看看马斯克就知道了。1月8日,埃隆·马斯克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彭博社亿万富翁指数的排名显示,马斯克的身价已达1950亿美元,超过了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1850亿美元,以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1340亿美元。

2020年12月9日,SpaceX发射的“星舟”原型机SN8在成功升空后约6分钟就坠落爆炸,但马斯克的身家成功坐上了火箭。2020年初,马斯克的全部资产只有270亿美元。

见识过流水的富豪的《福布斯》杂志惊呼,马斯克的个人财产“以天文数字般的速度持续增长”;彭博社也感慨,“马斯克大概是有史以来挣钱最快的人。”;《纽约时报》毫不吝啬对有钱人的夸赞,称其是“世界上最成功、最重要的企业家”。

需要提醒的是,马斯克的成功似乎是一夜之间,但现实是,特斯拉已经于2003年就成立了。

2020年,特斯拉在全球只卖了50万辆汽车,与丰田超过千万的年销量相比大约只是一个零头,但这并不妨碍其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传统行业。一张近来在朋友圈流传颇广的图片显示,斯巴鲁、日产、本田、菲亚特、宝马、通用、奔驰、大众和丰田加起来的668亿美元市值,才将将超过特斯拉的659亿美元。

自2017年以来世界首富之位的首次易主,一时间深扒马斯克生平的文章层出不穷:马斯克为维持生计,曾在加拿大的木材厂当过伐木工;马斯克在进入斯坦福大学的第二天就决定退学创业;马斯克每周工作80到120小时,曾经连续3、4天住在工厂……

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但不能忘记的还有时代。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从19世纪后期开始,地球上第一个亿万首富洛克菲勒靠“石油”赚了钱;“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发家于一种全新的金属;亨利·福特是马斯克的“前辈”,他开创了传统燃油车时代。

三个首富抱团完成了美国从农业时代向工业时代的大举迈进,接棒者则实现了从工业时代到的互联网时代的华丽转身。

比尔·盖茨在年富力强的时候赶上了信息革命的大潮,微软推动了个人计算的革命;风华正茂的贝佐斯乘着互联网创业的浪潮,成为电子商务的先驱者;墨西哥电信巨头卡洛斯·斯利姆曾一度依靠智能手机的普及,跻身全球富豪榜首。

每隔一段时间,首富榜就会更新一次。我们从中可以总结出这样的规律,成为全球首富的关键,就是建立一个全新的,与全球息息相关的行业,然后在其中打造一家规模可以扩展的成功企业。

也会有例外,“股神”沃伦·巴菲特通过数十年来的谨慎投资而成为最富有的人。

马斯克符合这条规律,在新旧汽车的转化期,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成为智能电动汽车的领导者,新能源发展的推动者,用颠覆性的想象力敲开了物联网时代的大门。人们在提到特斯拉的时候会说新物种,在说起马斯克的时候,会说他是科技狂人。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首富。马斯克成了首富,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来临。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选择与努力同样重要

这是一个非常痛的领悟。

汽车商业评论的特约撰稿人,驭势科技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CEO吴甘沙曾经感慨,如果你抓到一个时代,成为新时代王者的话,你所掌握的这种动能是十倍的动能。

2014年的时候,吴甘沙还在英特尔中国做研究院的院长,他的一些同事买了公司对手英伟达的股票,当时的股价大概是一二十块钱,三年过后已经涨到了200多块钱,但他的大多数同事在股价涨到四五十块钱的时候就卖掉了。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非常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想明白这是一个时代的变化,这个变化一定是十倍的变化。”吴甘沙说。

他曾服务过的英特尔也曾与时代的橄榄枝擦身而过。英特尔的某任CEO曾在生前表示,自己一生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2005年乔布斯找到他,希望英特尔为iPhone提供芯片,他无情地拒绝了乔布斯。如果英特尔与苹果联手,也许现在就不用在与ARM和英伟达相提并论了,可惜没有如果。

能让英特尔好过一点的,也许是苹果也曾痛失机会。马斯克在Twitter上爆料过,在特斯拉Model 3开发的最黑暗日子里,他想把特斯拉以当时市值的十分之一,以大约60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苹果公司,但连库克面都没见到,库克拒绝会谈。

看,这个时代,选择与努力同样重要。

有关于要踩准时代步点的名人名言还有很多很多。比如,“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你的对手是友商,其实你的对手是这个时代”、“”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在把握住时代的命脉之后,成为全球首富还需要一丝运气。

马斯克之所以能够成为首富,贝佐斯功不可没。2020年11月,他曾捐赠了价值6.8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用于慈善事业;2019年,贝佐斯与前妻麦肯齐“和平分手”,后者分得1970万股亚马逊股票,价值超过380亿美元。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能上A股就上,不能上就去美国”

时代在改变,所以一切才在改变。

抛开久远的以前,从1980年代至今,全世界所经历的数次技术革命本质上都是计算机技术革命及其延伸。计算机连起来就是互联网革命,计算机变小装进口袋就是移动互联革命,计算机进入汽车就是智能网联汽车革命。

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互联网是计算机与计算机融合,智能手机是计算机与手机融合,智能网联汽车是计算机与汽车融合。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从比尔·盖茨到贝佐斯到卡斯洛再到马斯克,汽车行业重复着曾经在电脑,手机,在线零售行业发生的一切,包括重塑人们的生活,以及创造新的首富。

马斯克成为首富对新能源汽车是一个巨大的激励和肯定,触觉最敏锐的资本用钱投票,向科技低头,类似的例子还有中国新势力的三大巨头蔚来,理想和小鹏。经过了一年时间的疯涨,新的财富带来了历史的重演。

汉德工业促进资本主席蔡洪平在1月17日举行的2021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分享了一个身边发生的故事。

他认识的一位投资大佬在去年3、4月份的时候将蔚来的股票全部抛掉。这位投资大佬持有蔚来股票已经很长时间了,在2019年李斌最惨的时候没有抛,“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至少30倍的增长没有了。” 蔡洪平说。

2020年4月初的一天,蔚来汽车在“暴涨”10.53%之后,收报于2. 73 美元,市值为25. 34 亿美元;2021年1月11日,在成都NIO Day大庆三天之后,蔚来汽车在美股开盘后股价涨超 10%,达 64.83 美元,市值达 1010.67 亿美元。

“像我这种性格,肯定会从12楼,当然不是跳下去,至少从楼梯上走下去。” 蔡洪平说,“有几个投资人说了,千万不要提蔚来的事,蔚来汽车也不是他们投的,能够涨到千亿美金,是国外投资人跟进的。”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从特斯拉到蔚来,汽车的世界正在被颠覆,钱代表着方向,也带来了某种遐想,“我们人类的生活从车开始,进到车里面以后不需要驾驶,在车里面很多事情都能做。一个伟大的生活实践正在走来,这件事情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蔡洪平说。

在演讲的最后,蔡洪平站在舞台中央呼吁大家赶紧到资本市场融资,不要错失赚钱的机会,“他们还没醒过来,真正回到PE(盈利)的时候就没有机会了,迷惑期最好,青春发育期赶快融资,所有的企业,A股能上就上,不能上去美国。”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时代的出口与财富的入口

这个时代,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汽车?

吉利创始人李书福早年曾说汽车不过是“四个轮子加两个沙发”,2013年时他又说未来汽车将是“四个轮子+一块电池+一台电脑”,从某种角度看,这是对汽车本质高度抽象化的解读。

继2015年的“新四化”之后,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贾可提出了“新汽车”的概念。新汽车,不仅仅是电动车,必须还是智能化和数字化的汽车,是能够迭代升级的汽车。

在新汽车的大框架之下,汽车的边界在不断扩大,造车的队伍也在不断壮大。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企业已经不叫车企了,而是被称为移动出行服务商,又或者宣称加速向科技企业转型。无论是宝马、戴姆勒、福特等百年汽车品牌,还是中国自主的三大巨头长城、长安和吉利,都在不同场合表达过类似的决心。

汽车也已经不叫汽车了,而是被称为大型智能移动终端和数据终端,是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生产制造的集大成者。

外界常常因此将汽车与手机进行类比,特斯拉被誉为汽车界的苹果,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也在争当汽车界的三星,华为和小米,但那些在智能手机界已经累积足够经验与财富的企业并不愿意将市场拱手他人。

多年以前,谷歌和苹果就已经展开军备大赛,急切地希望把自己的技术和服务融合进汽车,他们当时还在想,谁抢占先机,谁就将获得更大的发展前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他们想得更明白了,命运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苹果造车,索尼造车,戴森造车,富士康造车,百度造车……互联网企业,科技公司,制造业巨头纷纷宣布下场造车,“不造车”的谷歌、华为和亚马逊,也都将两只脚迈进了汽车圈。

科技与汽车深度捆绑,各种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产品应运而生。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才结束的2021年的国际消费电子展是全球最大的前沿科技阵地,今年由于疫情首次改为了线上,今年有全球约2000家参展商参展,其中与车辆技术相关的有383家,包括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以及博世、松下在内的供应商企业。

工业革命的产物,正沐浴着互联网革命的洗礼,成为时代的出口和财富的入口。这些游走在时代尖端的弄潮儿们明白,在激烈的竞争中,要是还想留在牌桌上的,一定要加入汽车市场。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首富的泡沫和荆棘

铁打的排行榜,流水的首富。

人们越来越担心特斯拉的股价可能会远远超过其实际价值,并且泡沫可能会以惊人的方式破裂,连马斯克自己都曾表示在2020年5月的时候抱怨特斯拉的股价太高了。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美国投资公司GMO的英国联合创始人杰里米·格兰瑟姆认为,目前的投资者行为带有1929年华尔街股市崩盘前的情绪特征。他在给客户的邮件中写道,“我相信,与1929年和2000年的股市崩盘一样,这一事件将被记录为金融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蔡洪平对此深表认同,但有着不同的解读,“先说泡沫一定有,100年来,特别是华尔街的100年来,凡是有新兴产业和新兴技术发展的时候一定有泡沫,这叫合理泡沫,我把这个泡沫叫作巨浪,不是泡沫。泡沫以后95%的企业没有了,但5%的企业留下来了。”

能够拥有多大财富,就能够承载多少非议。外界对特斯拉和马斯克有着各种各样的不认同。

在新冠疫情期间,马斯克多次试图使特斯拉的工厂重转动,将工人带回生产线。

特斯拉将不成熟的自动驾驶技术直接应用在量产车上,并在前期高调和夸张宣传其自动驾驶性能,把车主作为小白鼠验证性能、收集数据。

特斯拉在进入中国之后,价格一降再降,最先购买特斯拉产品的人被称为“韭菜”。一位在2019年6月花了56万买下进口版高性能版全驱长续航Model3的车主告诉汽车商业评论,现在这款车的二手价为25万元,心理十分不平衡。

不管怎样,马斯克成为了“游戏规则的改变者”。之后,人们再形容一个人有钱的时候,会说,你富得像马斯克一样。

他的出现,也让首富的名单更加丰富,方便人们在首富与首富之间,寻找一些共同点。

比如,对世界又有足够的好奇心。好奇心驱使企业家观察世界,提出问题,发现问题并积极寻求解决之道。具体的体现是,对宇宙的好奇。

首富的周期、运势和泡沫

贝佐斯一直梦想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东西,他曾告诉学校老师“人类的未来不在这个星球上”。

马斯克的火星梦更是人尽皆知,他打算用自己的一半财产“帮助解决地球上的问题” 另一半用于在火星上建立一个自我维持的城市,以保证生命的延续,防止地球像恐龙时代受到流星撞击或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人类自我毁灭。

就在去年12月接受采访时马斯克还在强调,自己赚钱的最大动力是促进人类向太空文明的发展。“我希望能够为火星上的城市做更多的贡献。”马斯克说。

这意味着他需要更多的钱。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成为首富后,马斯克发了一条推特:“好了,我要回去工作了。”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1-20  最后更新:2021-01-20

标签:首富   特斯拉   泡沫   亚马逊   英特尔   周期   美元   计算机   时代   汽车   企业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