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彦皓(可信财商):为什么数千年来中国一直领先于世界?

为什么数千年来中国一直领先于世界?

丁彦皓-可信财商、珂芯资产

一、自古中国就是世界第一的偶然因素是公元前500年左右的200年间在人类社会所构建的众多价值体系中,中国的儒家文化最能够推动社会的进步

记得好像是十几年前,张五常老教授初次提到“中国当前已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当时被杠精骂成一片,确实当时贪污横行、环境污染、产业附加值低、司法不健全,社会问题丛生,政治江湖化。但是,老教授说的也没错,一方面是与历史对比,另一方面也加入了未来的权重。事实是任何事物的成长总需一个逐步演变的过程,很难一蹴而就。十八大之后,中国社会在悄然中发生了质的变化,政治开始清明、产业持续升级、环境大幅改善、腐败大幅收敛、官员也不敢过度放肆以及社会更加安定与团结,这是多年来中国社会历史积淀的质变。

严格意义来讲,中华民族是一个幸运的民族,自秦皇汉武至鸦片战争之间,中国一直领先世界两千多年,在这两千多年的时间中,中国经济总值一直是世界第一。1820年欧洲的经济总量才超过中国,1865年英国超过中国,1894年美国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可以预估,中国只有在1865至2027年这162年间不是经济总值世界第一。按照西方的历史观点,人类社会历史就是中国经济总值世界第一的历史中国经济总值不是世界第一的这162年只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插曲。

最近162年间,中国之所以落后于欧美的唯一因素就是错过了文艺复兴与工业革命,延续以往的发展模式,使政治与经济陷入了内卷化困境。但是中国经过百年耻辱后,中华民族再次重回世界之巅,这绝非偶然,必有导致该结局产生的必然。但是中国社会演变至今,不可否认其在历史的关键期总会出现极大的幸运。人类的认知开化有很多当前无法解释的现象,在一段时间内突然出现质的飞跃,瞬间构建了一套最后影响人类两千多年的历史进程架构体系,而非逐步由量变到质变的演变。

在公元前500年左右的200多年时间中,全世界爆炸性的出现了一批伟大的思想家,基本奠定了人类几千年的社会生活、精神文化格局。中国老子生于公元前571年,孔子前551年,墨子前468年。印度释迦摩尼生于前623年。波斯梭罗亚斯特生于前660年。古希腊赫拉克利特生于前540年,苏格拉底前468年,柏拉图生于前427年。在中国、印度与欧洲这三大思想爆炸的派系中,中国的思想爆炸主要是社会规范与政治制度构建,最符合当时的历史需要,极大的推动了后来两千多年中国社会的进步。因为当时整个人类社会在处于原始社会与奴隶社会的变革期,最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是社会组织与制度规范,而非欧洲的哲学与印度的宗教。

在汉武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虽然在当前看来有明显的弊端,因为儒家所倡导的三纲五常社会制度所推崇的理念是以牺牲部分群体的利益而获得的社会规范,但是在当时的现实背景下,首先让社会有一个初步的规范,形成系统与组织,然后再根据现实的演变而逐步修整是最佳选择。事实后来几千年的历史实践证明,儒家这套逻辑体系不但能够推动社会的进步,而且具有自我修正的潜力。但是,释迦摩尼所创建的宗教体系与欧洲的哲学体系对社会进步的影响远不及儒家文化,从而使中国领先世界数千年。

二、郡县制与科举制不但有效的防范了社会矛盾的激化,而且有效的鼓励了社会潜在生产力与创造力的最大化释放,使中国社会数千年领先于世界

纵观中国历史,秦始皇是中华文明奠基的第一人,秦始皇对中国社会的贡献不仅仅是灭六国,一统天下,而更多是废除了封建制,建立郡县制。无论是一统天下,还是统一度量衡、车同轨书同文,都会随着历史的演变而被改变。但是,废除封建制与建立郡县制是决定中华文明能够持续繁衍,延续至今的关键。罗马帝国之所以昙花一现的关键就是社会管理的能力严重滞后于武力征伐的步伐,在其超级强大之时能够勉强维持帝国的一统,但是一旦实力稍弱,帝国必然分崩离析,瞬间瓦解。而秦始皇通过废除封建制,建立郡县制规范与约束了地方势力对中央的依附力,让其无力尾大不掉,从根本上解决了中国社会持续动乱的根源,让其将大量的精力投入至经济发展,而非永无终结的民族内耗。事实在中国历史上,只要地方势力失控,危机中央时,必然天下大乱,最典型的非安史之乱莫属。

另外,郡县制打破了世袭传承,建立了阶层流动与释放了整个社会的潜在的生产力,直接推动了社会的进步。西周将中国分封为两千多个小诸侯,每一个诸侯有家臣,家臣也是世袭的。小诸侯世袭,家臣世袭,武士世袭,什么都世袭,跟欧洲的封建制极其相似。秦始皇消灭了世袭的封建制,建立了人人只要努力就有可能往上走的郡县制,使中国成为大一统的准现代民族国家。不但给疏通了阶层流动的通道,而且将社会的潜在创造力与生产力进行了极大的释放。郡县制不但能够防范社会矛盾激化,引发民族内耗,使其陷入无穷的战争破坏外,而且还能够鼓励各阶层通过创造价值来获取社会地位与经济利益,这是中国领先世界两千年的另一主要原因。

决定中华文明延续数千年的另一关键因素就是科举制度,隋文帝创建了科举制度,李世民将其规范,且发扬光大。从古至今,在中国历史上最公平的制度非科举莫属,无论社会如何沦落,科举制度却持续坚守至今,且保持了绝对的公平与公正。科举制度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影响有两点,一方面科举制度构建了一套阶层流动的通道,让底层社会的有志群体能够通过科举进入精英阶层,成为社会的最大获益者,而杜绝了通过无休止的战争来颠覆既定阶层,让社会将主要精力投入价值创造的经济建设,而非无休无止的破坏性战争。另一方面科举制度鼓励社会读书,无形中提升了整个社会的认知高度,使其整体能够脱离愚昧、无知与野蛮。

三、经过发展内卷化困境后,中国社会最后又能够在百年困境之后重回世界之巅的关键就是充分的抓住了近一百多年的历史机遇期,重构利益分配机制,缓解了阶层间的社会矛盾与最大化的释放了社会的潜在生产力与创造力

中国之所以错过了文艺复兴与工业革命的关键就是在一段时间内中国社会陷入传统发展模式的内卷化困境。因为当时在表面看来传统的发展模式依然能够推动社会的进步,不急于变革,但是现实却是中国所尊崇的那套制度已经严重落后于社会现实需求,以致于让中国陷入百年发展困境之中。在数千年中,中国社会一直尊崇“士农工商”的发展模式,但是自明朝初期,这套模式就已经暴露出了严重的弊端。理性的选择在明朝初期,中国社会应该鼓励“士工商农”,鼓励社会创新与发展现代商业体系。但是,这对当时的中国社会绝无可能的唯一原因就是表面看传统的发展模式所面临的弊端尚且无法否定其历史进步性。而欧洲却经过千年黑死病与无休止的战争破坏,让整个社会彻底处于瘫痪的状态,不得已寻求改变,为文艺复兴与工业革命的诞生提供了生存的基础。

数千年来,影响中国社会进步的最大壁垒就是皇权与土地分配的关系。在农业社会,土地是所有财富的根基,社会动荡的关键就是土地分配不均,让大量低收入群体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成了流民。现实逼迫其必须在“反还能活,忍必死无疑”二选一的历史悖论,直接冲击皇权的存续。但是皇权体系又是土地分配体系的最大获益者。这就意味着皇权体系陷入放弃土地利益,自身的利益能够存续,但是坚守既得利益,甚至扩张已有的利益格局必然会危及皇权体系存续的悖论中。现实是皇权体系最终选择了当前的利益,即无限掠夺土地,挤压底层社会的生存空间,皇权自身侵蚀自己,最终引起暴力反抗,使其陷入周而复始的兴起与沦落的困境中。

但是,中国社会最后又能够在百年困境之后重回世界之巅的关键就是充分的抓住了近一百多年的历史机遇期。推动社会进步的关键就是构建良性机制,释放整个社会的潜在生产力,坚决杜绝精英阶层对中低收入群体生存空间的无限掠夺与打压,压制其潜在生产力的最大化释放。鸦片战争后的一百多年间,中国社会利用全球动荡期打破了既定的利益体系,对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与利益分配机制实施了重构。最典型的是中国社会通过二战与内战的破坏期重新分配了土地,让中低收入群体有了基本的生存依赖,不但极大的缓解了社会矛盾的严重激化,而且极大的释放了全社会的潜在生产力,这为后来的改革与工业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印度却永久性的错过了这一历史机遇期,使其在未来数百年间都会滞后于中国。

四、大政府制度决定中国出现中央越集权,社会越繁盛的历史规律,但是决定欧美各国国运的关键是其人手一票的民主制度无法界定权力与资本的边界,最终让权利沦为资本获利的工具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被验证了数千年的历史规律,即中央越集权,社会越繁盛。其实决定这一历史规律的根本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决定其最适合大政府的政治体制。大政府制度能够在中国经久不衰的关键是中国大地本就是一个封闭的体系与一马平川的地理结构,便于推行大政府机制。中国的地缘版图是东面与东南是大海,西南是高原,西北是沙漠,所以,数千年来中国唯一的威胁来自于北方的草原民族,这极大地降低了外来侵略民族对中华文明的武力摧毁。尤其北方一马平川,便于推行大政府制。而欧洲却被众多水域分割,成为板块化的地理格局,这不利于武力统一与统治,不得以只能够妥协与退让,产生了相互制衡的民主体系,在一定时期内推动了社会的进步。

但是决定欧美各国国运的关键是其人手一票的民主制度无法界定权力与资本的边界,最终让权利沦为资本获利的工具。资本的贪婪本性决定其必须无限扩张,最终必然会持续侵蚀中低收入阶层的生存空间,抑制整个社会生产力与创造潜力的最大化发挥,严重的阻碍了社会的发展。尤其资本与权力的融合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动摇既定利益格局,只会使其永无止境的沦落。而当前英美体系下的各国与曾经的香港无不陷入这一困境无法自拔。然而中国的大政府体制能够有效的规范权力与资本的关系,清晰的确定双方的界限,尤其是能够保证权力对资本的约束与规范,这是未来决定中国社会持续进步的关键。

尤其十八大之后,我党清晰的定位“当官不能想发财,发财不能想当官”,严防权力团团伙伙与世袭制,通过强势反腐、法制建设与社会舆论监督,既有效的确定了权力与资本的关系,又精准的打压了单一政治派系的野蛮发展,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社会文明的奠基必须要基于多元化,将整个社会的潜在创造力与生产力最大化的释放,鼓励各阶层与、各行业和各地区的均衡发展。尤其要防范某一阶层壮大到无法撼动,且又以持续侵蚀中低收入群体的利益为生存的依赖,最终的结局要么是整个社会的持续沦落,要么是毁灭性的暴力反抗,而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恰恰能够回避这一历史悖论,但是印度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五、结论

中华文明演变千年而未灭绝有偶然性,但也有必然性,事实中华文明最大的优势是能够持续修正,而非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几千年来中国社会积累了一套相互制衡的潜在机制,诸如通过暴力王朝更迭让当权者时刻警醒,为了王权得以存续,必须尽全力维持各派系社会利益的总体平衡。尤其能够充分的利用社会与时代危机对社会实施深度改革,重构利益分配机制,使社会的潜在生产力与创造力能够得到最大的释放。二战后中国能够快速崛起就是充分的利用了鸦片战争之后全球的动荡期,重构中国社会的利益格局,是潜在生产力与创造力得到了极大的释放。

但是不可否认在一段时间内陷入文明内卷化的困境,短期内错失发展的历史机遇期。从目前来看,中国能够重回世界之巅的关键是充分借助鸦片战争之后的百年全球利益大腾挪的历史机遇期,重新构建了一套更适合中国的利益分配机制。从目前来看,中国这套机制更具有自我修正的能力,使其更具有持续性。未来能够抑制中国社会发展的因素就两条,即权力与资本融为一体,使权力沦为资本获利的工具以及政治失去自我修复的能力,持续沦落,成了少数人牟利的工具,站在了整个社会的对立面。杜绝这一历史悖论的关键是要靠舆论多元化、利益派系之间的相互制衡以及依法治国与道德体系的构建,从目前来看,尚处于良性发展的态势中,且持续完善,这或许是再次的民族之幸。

丁彦皓(可信财商):为什么数千年来中国一直领先于世界?

可信财商-所有评论都要对投资有所帮助!

作者简介:

丁彦皓 博士、博士后,专注资本市场,聚焦权益投资、资本运作、大宗期货、期权以及宏观经济等领域的研究与投资,关注国际关系、历史、哲学与宗教。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2-21  最后更新:2021-05-11

标签:中国   郡县制   皇权   科举   生产力   可信   年来   利益   体系   关键   社会   历史   世界   丁彦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