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数公司业绩预亏 线下教育何时走出亏损泥沼

相比在线教育的火热,线下教育公司在2020年经历了重重困难与考验。截至2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了12家目前已公布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的教育相关A股上市公司,其中近半数企业处在亏损状态。而在预计盈利的企业中,多数盈利来源也并非教育板块业务。包括美吉姆、三盛教育、开元教育在内的多家公司还因巨额亏损或商誉减值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尽管业绩不尽如人意,但黑天鹅事件终将远去,线下教育又何时才能走出亏损泥淖?从目前企业的应对策略来看,在业务上开源节流、出售公司断臂求生,都成为上市公司应对亏损,试图走出逆境的方式。

近半数公司业绩预亏 线下教育何时走出亏损泥沼

近半数企业预亏超亿元

截至2月7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在已公布2020年业绩预告的12家教育相关A股上市公司中,包括昂立教育、开元教育、美吉姆等在内的多家教育企业均预报亏损,且亏损金额都在亿元人民币以上。具体来看,豆神教育预计净亏损为19.80亿 24.66亿元;开元教育预计净亏损为6.6亿 7.6亿元;美吉姆则为4.2亿 4.9亿元;昂立教育的净亏损在2.23亿元左右。2020年的黑天鹅事件,给这些机构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据多家机构的业绩预报公告显示,因疫情而暂停的线下教学活动是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

以昂立教育为例,其在公告中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的线下教育业务根据政府疫情防控要求暂停运营了近5个月,导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而公司运营成本中房租、人力等刚性支出占比较高,同期新增线上课程研发和硬件投入、防疫物资消耗等费用支出,导致公司利润进一步降低。

除了预报亏损的企业外,在预计盈利的上市公司中,也有不少企业的教育板块未实现增收。首先,从盈利金额来看,除科德教育的预计净利润在1.4亿-1.7亿元外,其余公司的盈利规模均在千万元左右,与预报亏损的企业相比,金额相差悬殊。其次,从盈利来源维度考量,实现盈利的部分企业中,拓维信息的预计净利润在4613.15万-5931.20万元,同比增长,但公司的教育服务板块利润减少,创收来自于软件云服务业务和游戏业务;紫光学大预计净利润为3800万-5600万元,但这一盈利是由公司享受税费减免等政府优惠政策取得其他收益,以及公司出售参股公司江苏曲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从而取得投资收益所致,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净亏损在8600万-6800万元。

通过对A股教育公司年报预告的分析,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表示,大部分公司亏损都是受疫情和商誉减值的影响。“如开元教育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主要以线下职业技能培训为主,受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排课及交付进度延缓,营业收入大幅减少,但固定营业成本占比较大。不仅如此,公司还表示结合疫情影响和职业教育市场竞争等考虑,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亿元左右。”

集中业务转型求发展

实际上,2020年对教育行业来说意义非凡。除了线上教育、OMO模式的兴起,A股教育公司的转型也值得关注。豆神教育转型大语文、开元教育改名,同时继续并购教育类资产,部分昔日的双主线业务公司,都在向教育板块靠拢。而在公司转型的过程中,阵痛无法避免。

其中,以豆神教育为例,据公司预告显示,2020年子公司中文未来的收入相比2019年增长了42%,四季度的收入较2019年同期更是增长了125%,尽管目前豆神教育专注发展的大语文业务在逐步向好,但短期内仍难摆脱亏损现状。据悉,豆神教育2020年除核心战略大语文业务外,其他各项业务均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困难。且公司对出现减值迹象的子公司进行了商誉减值测试,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为17亿 21亿元。而为了进一步加强业务集中度,也促使公司现金流回暖,2020年11月,豆神教育出售了子公司江南信安的全部股权,在短期内可收回1.81亿元资金。

像豆神教育这样,想要集中业务转型教育的企业并非一家。在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看来,当下的A股教育公司盈利困难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三点。“第一类就是企业在进行商誉减值,利空出清;第二类是教育公司收购教育标的资产之后,原创团队退出企业经营管理,收购方面临巨大的管理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想要通过并购教育企业来实现增长的可能性越来越小;第三类就是公司本身做教育,但想要拓宽品类,但在拓品类的过程中步子迈得太大,公司原本的管理团队难以跟上。”

复苏之路道阻且长

据北京商报记者观察,A股教育公司中,美吉姆、昂立教育、紫光学大、开元教育等多数企业的业务开展均集中在线下,容易受到疫情防控要求影响,短期内的复苏之路仍面临较大挑战。刘迪寰也告诉记者,线下教育的增长点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首先是与线上教育的融合,疫情让家长及学生对线上教育的适应能力越发加强,线下和线上的融合是大势所趋;其次是,在行业集中度提升的情况下,对部分企业而言是难得的扩张机会,不过企业仍要谨慎扩张,守好现金流;其三就是市场下沉,目前国内三线及以下城市聚集着1.3亿的中小学生,部分家长会更信赖本土培训机构。”

除了线下复苏的探索,二级市场上的公司是否可以通过教育并购实现企业回暖?葛文伟表示,“实际上,教育行业的生态非常复杂,想要打破品类壁垒还是比较困难的事”。从整个教育行业宏观来看,企业想通过并购或者转型的方式进入教育市场,选择细分领域时,最好选择强资源属性、弱管理属性的赛道。“比如民办学校、民办高等教育赛道,这样的领域就适合并购。”

刘迪寰也指出,目前A股的教育相关上市公司大多以职业教育、素质教育为主。“与K12学历教育受民促法影响较大相比,职业教育一直属于国家政策比较支持的领域,它也和K12一样是目前教育领域融资及发展最快的两大赛道。”

而从政策角度考量,在整个教育行业内,目前各部门的政策都在鼓励职业教育的发展,但对K12领域的态度还不甚明朗。“只要疫情防控变得严格,线下的K12教育就无法开展,这必然会导致K12领域的上市公司业绩表现不好。”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谈道,“分不同领域来看,像中公教育这样的以公务员考试为基础开展业务的公司,业绩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小。这也说明,公司的业绩回暖更多地受制于其所在的细分领域。”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2-21  最后更新:2021-02-21

标签:吉姆   开元   商誉   泥沼   疫情   公司业绩   上市公司   业绩   领域   业务   企业   公司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