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该基建投资发力了

接下来,该基建投资发力了

文丨 王静文

年以来,我国基建投资表现得不温不火,甚至低于市场预期。


今年1-4月,我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8.4%,较一季度的29.7%大幅回落,已低于整体投资增速。据笔者测算,4月份单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长2.6%,明显低于3月的25.3%。


决定基建投资增速的关键是资金来源和项目储备,而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包括自筹(包括专项债)、预算内资金、贷款和其他。


从专项债发行来看,今年1-5月,已发行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5726亿元,仅完成全年目标的16.5%,这一进度无疑是严重滞后的。可资对比的是,2020年同期,新增专项债已完成全年额度的57%,2019年同期则接近于40%。社融中的政府债券分项,1-5月累计新增1.7万亿,大幅弱于2020年的3.05万亿,也弱于2019年的2.1万亿。


从预算内支出来看,今年1-4月,我国公共财政支出同比增长3.8%,但跟基建相关的财政支出则大幅弱于整体增速,其中城乡社区支出同比增长-5.1%,农林水事务同比-13.9%,交通运输支出同比-10.8%,只有节能环保支出同比2.1%,维持正增长。相应的,与民生相关的财政支出则大幅快于整体增速。


资金来源增速之所以弱于往年同期,首先是稳增长的压力并不大,不需要基建投资发力。


在去年成功击退疫情冲击、实现经济正增长之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因此,今年地方债并没有像前两年那样前置到两会之前发行,而是直到两会之后的3月下旬,财政部才按程序提前下达各地部分新增专项债券额度17700亿元。


随后的4·30政治局会议要求,“要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推动经济稳中向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落实落细,兜牢基层‘三保’底线,发挥对优化经济结构的撬动作用”,中央再度传达出不担心当前经济增长的讯号,所以财政支出更多倾斜于民生领域,而不是聚焦在基建领域。


其次,财政部放宽债券发行时限的同时提高了项目监管要求。


去年11月,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要求“地方财政部门应当根据发债进度要求、财政支出使用需要、库款水平、债券市场等因素,科学设计地方债发行计划,合理选择发行时间窗口,适度均衡发债节奏,既要保障项目建设需要,又要避免债券资金长期滞留国库”。


6月7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作《关于2020年中央决算的报告》中再次指出,“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指导地方加强项目储备,适当放宽专项债券发行时间限制,合理把握发行节奏,提高债券资金使用绩效”。


往年财政部往往要求在10月底之前将专项债发行完毕,今年则淡化了这一要求,地方政府无需在时间窗口关闭之前赶工发行。


与此同时,去年年中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使用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依托地方政府债务管理信息系统,对专项债券发行使用实行穿透式、全过程监控”“既要督促加快专项债券资金使用进度,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也要确保项目质量,提高债券资金使用绩效,决不能乱花钱”。


今年4月21日,财政部召开2021年一季度财政收支情况网上新闻发布会,再次强调“加强专项债券管理,基于预算一体化管理系统,通过信息化手段对专项债券发行使用实行穿透式监管,及时掌握项目资金使用和建设进度等信息”。


在监管要求提高之后,地方上报项目可能一时之间难以全部达标,从而也拖累了专项债发行节奏。


但是,从近期数据来看,经济正呈现出边际放缓趋势。


5月份制造业PMI虽然仅小幅下滑0.1个百分点至51.0%,但新订单指数回落0.7个百分点至51.3%,新出口订单指数由50.4%回落至48.3%,均为去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5月出口同比增长27.9%,回落至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虽然全球外需在复苏,但其他国家的供给能力也在修复,我国占全球出口的份额必然会触顶回落。随着基数抬升,下半年出口增速将会延续回落。商务部在《中国对外贸易形势报告(2021年春季)》中也指出,全年外贸增速将呈现“前高后低”走势,不能盲目乐观。


5月社融余额同比增长11.0%,较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较上年年末回落2.3个百分点,信用环境持续收紧,企业的融资渠道尤其是表外融资渠道受到挤压。5月居民中长期贷款出现了今年来的首次同比下降,显示出房地产市场在调控加码之后逐渐降温。


5月PPI冲高至9%,而CPI仅回升至1.3%,两者之间的剪刀差扩大至历史新高。对于中下游企业来说,将会受到成本上升和订单回落的双重挤压,生产经营状况会受到冲击,进而会通过就业-收入-消费的传导渠道影响到居民消费。


通常来说,增长趋弱之日,基建发力之时。


所以6月9日的国常会指出,“当前国内外环境不确定不稳定因素较多,要坚持不搞‘大水漫灌’,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增强针对性,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这里的“增强针对性”,应该就是指统筹推进重大工程项目,发挥基建投资托底作用。


在项目方面,会议要求以推动重大工程项目建设为重点,加强政策支撑和要素保障,合理把握今年明年投资力度,并根据形势变化适时合理调整。


在资金方面,会议要求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地方政府专项债等政府投资带动作用,更加充分调动市场主体、社会力量参与重大工程项目。


项目和资金都已部署完毕,接下来,就看基建投资能不能应声而起了。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6-13  最后更新:2021-07-10

标签:基建   财政部   百分点   地方政府   债券   支出   财政支出   专项   地方   项目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