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他是商界的传奇人物,用了十一年的时间将自己的公司雷士照明做到中国的龙头老大。

在这十一年的时间中,他经历过三次驱逐,当年一同创业的兄弟与他反目成仇,一直在他背后力挺他的经销商也站到对面阵营,而他自己也因为挪用公款被逮捕入狱。

从企业的创始人到监狱中的囚犯,他的人生让人扼腕,这个人就是吴长江。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安稳生活

“自古川军多豪横”,川军报国,俱是英雄。四川这样一个人杰地灵的宝地催生出许多带有闯劲的孩子,吴长江就是其中之一。

吴长江出生于四川重庆(1954年重庆市曾并入四川省,1997年又重新成为直辖市),作为著名的“山城”,吴长江早已习惯周围环布高山的日子,可是他的内心却不想被高山束缚,因此他决心将来走出大山,另闯一番天地。

出生在农村的吴长江家境不能算得上是贫寒,但也不过是勉强能够让一家人饱腹罢了,不过再穷不能穷教育,他的父母一直贯彻着这一理念,所以在那个年代,能够坚持让孩子上学的家庭少之又少,吴长江的父母就是那少数中的一个。

在家人的期待下,在自己的努力下,吴长江终于在1985年考入了西北工业大学,在那个教育资源相对比较匮乏的时代,吴长江能够一举考入西北重点高校,这对于吴长江全家、全村,乃至于全镇来讲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而他也成为了当地的骄傲。

吴长江的父母也因为有这样一个有出息的儿子在人前说话时能够挺直腰杆,毕竟当地暂时还没有人能够比得上自己优秀的儿子。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而吴长江也知道自己考上大学的不容易,于是在学校学习更加勤奋,在四年的学习中,吴长江成绩优异,最后被分配到一家航空公司工作。

当时这样的工作不知道让多少人眼热,不但是正式工作,吃“皇粮”,而且在那个连火车尚未完全普及的时代,“航空”、“飞机”这样一个个新奇的词语也让吴长江的工作愈发神秘。

在成为航空公司的技术员后,吴长江认真钻研技术,毕竟在学校中都是学习书本上的知识,缺少实践经验,在公司实操中略显不足,为了弥补自己的技术缺陷,吴长江没少找老师傅们请教。

那些老师傅看到吴长江勤快懂事,也都毫不藏私,将自己的技术尽数传授,没过多久,吴长江就凭借自己过硬的技术得到了老师傅们的一致看好。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吴长江在航空公司不仅得到了老师傅们的喜爱,还因为经常为领导处理棘手的事情而得到领导的高度赞赏。

他处事圆滑,八面玲珑,这也让他很快融入到同事之中,但是也正从这时起,吴长江开始有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比如“赌”,正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吴长江开始在闲暇时间和同事、老师傅们打牌、投骰子。

航空公司的生活太惬意了,薪金水平也比较高,工作稳定人人羡慕,可是吴长江并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他想要赚钱,赚大钱!

1992年,那时正值下海风潮涌起,不少国家正式职工都纷纷下海做生意,吴长江也想赶一波下海红利,于是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和单位领导的劝阻决心辞职。当他离职的时候,他已经在航空公司工作七年了,马上就要被上级提拔为副处长,他就这样亲手砸掉了自己的“铁饭碗”。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你太重情义,这点不好,以后真的要自己做公司,恐怕会因为情义所误。”这是吴长江离职前领导对他的寄语,可惜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下海创业

突然走出舒适圈的吴长江顿感落寞,毕竟在航空公司还有固定收入,可是现在的他不仅一下子没有了工作,还从闭塞的小城市进入到繁华的大城市。

吴长江在灯红酒绿的广州迷失了自我,开始享受纸醉金迷,不久理想与现实的差异让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他来到这里并非享受,而是要挣大钱。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想要挣大钱,那么就要有一定的资本,可是吴长江的工资除了父母补贴外也没剩下多余的钱,为了能够让自己暂时活下去,他只能先去广州的电子厂做安保。

安保这个行业对于吴长江来讲并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可言,也不会对他未来的发展有任何帮助,他在电子厂做了几个月安保,手中有一些钱后就果断辞职。

再次失业的他对未来第一次感到迷惘,他不知道自己当初在航空公司辞职是对是错,但是已经从公司走出来,就一定要混出人样来。经过多方辗转,吴长江凭借自己的技术成为一家灯饰厂的技术员。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在灯饰厂的日子似乎是吴长江下海以来难得的好日子,灯饰厂是私营企业,所发的薪资自然要比当时在航空公司的薪资要高,而且这里的工作人员更趋于年轻化,吴长江在与他们的相处中也更加开心。

吴长江也凭借着过硬的工作技术和出色的沟通技巧很快就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各方面的待遇也一点一点变好,所以在一年的时间内,吴长江就已经积攒了1.5万元的存款。

当厂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吴长江会因为工资高而永远不会离开的时候,他却向老板提出了辞职的申请,准备开启自己的事业。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吴长江是一个人才,灯饰厂的老板也是一名惜才的人,他也不想吴长江就这样走了,于是他提出“年薪十万,一套住房”的条件挽留,这样的条件极高,任何人见到都会动心,但是吴长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老板的挽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灯饰厂。

他不屑于老板的小钱,他要挣大钱,他在“赌”,赌自己在未来一定会成功,或许他的一生所有的决定都是在赌,只不过有的赌赢了,有的赌输了。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1994年,吴长江正式离开灯饰厂,在兜内只有1.5万元的情况下,吴长江决定自己成立一家公司。

既然要成立公司,那么仅靠着手里的这点钱肯定不够,为了完成自己创业的梦想,他决定找一些社会上的朋友,与他们一起合作,这样不仅能够获得足够的启动资金,还有不少的劳动力。

在吴长江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五个志同道合的人。几人出资共计十万元,终于成立了一家公司——惠州明辉电器公司。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当时的广州,电器、小商品等制造厂家不计其数,而吴长江这样的刚刚进入市场的人自然要找自己擅长的方面,但是在林立的电器公司中,吴长江的公司久久没有开张。

之后,在他们的不懈宣传下,吴长江的公司终于接到了第一笔订单,可是这笔订单要得太急,很多公司都因为要得急才不接单,可是吴长江二话不说就接下了这个急单。

两个星期的时间,两万只变压器,这对于大公司来讲都有一定难度,更何况是吴长江刚刚成立的只有六个人的小公司。

没办法,六个人只好分工合作,画图、制版,几个人熬了好几个通宵终于将模型制作出来。

最难也是最重要的步骤完成后,剩下的就是大批量制作,于是在厂内机器功率调到最大的情况下,吴长江终于在规定日期内完成了订单,按时交付。

这笔订单让明辉电器盈余二十余万,每个股东也有三万多的分红,而明辉电器也因为这笔订单的完成一炮走红,订单源源不断,在短时间内吴长江的公司积累了大量的资本。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树大招风”,这棵茁壮成长的小树这时已经被强大的资本相中,有资本势力要对明辉电器进行收购注资。

吴长江为了公司继续做大做强,就接受了资本注入,但与此同时,吴长江也被资本掣肘,他再也不是公司的主事人,而是变成了打工仔,成为公司的总经理。

继续服务于明辉电器的吴长江经常与老板产生分歧,但毕竟他手中的权力并不能决定公司的走向,以至于他每次只能低头,按照老板的想法进行工作。

“寄人篱下”的吴长江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管理经验,他决定离开明辉电器,拿着属于自己的钱走上了再次创业之路。

吴长江离开明辉电器是因为资本介入后,明辉电器并不再属于自己,如果他记得这个教训后,他日后也就不会受到那么大的磨难。

雷士照明之路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1998年,已经有了第一桶金的吴长江决定和几个同学一起再次进军商业。

于是吴长江与杜刚、胡永宏两位高中同学凑齐一百万,成立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当时吴长江出资45万,杜刚、胡永宏出资55万。

按照出资金额,吴长江出钱最多应该持股51%,但是为了兄弟情义,吴长江只拿45%的股份,剩余股份其他两人每人27.5%。

在吴长江的眼中,钱并不重要,股份也不重要,兄弟在一起创业,两位兄弟能够相信他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宁肯自己吃亏也不能让兄弟不平衡。

吴长江这样讲情义却不讲商业规则的做法为他自己日后的商业征途埋下了隐患,也为雷士照明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在集资成功后的那天晚上,三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就坐在路边的大排档举杯痛饮,畅想着未来公司的壮大与辉煌,畅想着兄友弟恭的情景,畅想着坐拥豪车、豪宅、走向人生巅峰的生活。

但是有一个现实他们可能没有想过,那就是在雷士照明成立之前,珠三角地区有关照明行业的企业已经有3000余家,雷士照明想要成立与壮大就意味着要在险境生存。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当时全国大多数的灯具企业并没有自己的品牌,他们大多数只是负责制作、生产产品,而产品是什么牌子、如何销售并不会有人在意。

毕竟珠三角的工厂大部分是外国照明行业的代工厂,或者是家庭式的小作坊,并没有像家电行业那样独立的销售门店和品牌。

于是吴长江借鉴家电行业中的销售方法进行了尝试,没想到这样的“专卖店”模式的推行很快就让雷士照明打开市场。

除此之外,吴长江和另两位合伙人还制定了两个策略:

  1. 加盟商只要进货额度高十万,那么不但不收取加盟费,反而总公司还提供给加盟商装修费用,甚至还给加盟商的商店内的员工发放基本工资,当然,提成等额外奖励还是要加盟商自己出钱。这项策略一经推出后,让雷士照明的加盟商趋之若鹜。
  2. 优先配货,这一策略就类似于我们现在使用的“借呗”。如果经销商暂时没有足够钱进货,那么总公司会根据经销商的信用值暂时借给货品,等到经销商资金回笼后再补回之前的借款,并且这样的方式可以不断持续,也就是信用值越高就越容易借出货品,还钱的速度越快,未来也可以借更多的货。这项策略的施行也大大削弱了经销商的后顾之忧。

这两项策略的实施,让吴长江一下子就拿下了全国市场,也让雷士照明在短期内得到了井喷式的发展,营业额更是以一年一亿的速度增长,顺利将雷士照明推到全国照明行业龙头老大的位置,吴长江也成为公司独一无二的存在,他的威望一时间达到顶峰。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随着企业的做大做强,三位股东之间也开始出现矛盾,而产生矛盾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钱”,也就是盈利的钱要如何利用。

两位股东都表示要将盈利的钱按照股份分红,按时发放,但是吴长江的意思是将企业继续做大,盈利的钱作为新项目的启动资金,暂时不分红或者改为年底分红。

这样的矛盾刚刚出现时,三人还能坐在一起安安静静的讨论,但时间一长就变成了三位股东、两派之间的情绪对立,甚至到了一坐下来商讨生意就吵架的地步。

以至于在会议上,但凡吴长江提出什么意见或者发展方向,两位股东都会一致持反对意见,吴长江占股45%,两位股东合计占股55%,所以吴长江的很多措施在两位股东的反对下无法实施。

是以三人每个月最为平和的会议就只有分红会议,但是吴长江所获得的分红钱还是远远多于每人持股27.5%的两位股东,他们三人之间的矛盾再次加剧。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吴长江想要改变自己与两位同学兼股东之间的关系,于是他决定以近乎于赠予的方式将自己持有雷士照明的股份降到33.3%,其余两位股东也各持有33.3%的股份。

他本以为股份持有百分比一致,他们也就会在事业上支持他,不会再疯狂地反对自己所有的决定,但是没想到他错了,这次两位股东联手将他赶出了雷士照明。

2005年11月的一天,吴长江刚刚从国外出差回来,还没有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就被两位股东请到公司开会,三个人因为某些原因又开始吵架,生气后口不择言的吴长江就说了一句:“你们觉得我不行,那我退出,你们自己折腾。”

此话一出,正合两位股东的意思,于是吴长江拿了8000万,就这样被彻底赶出了公司。

可是雷士照明手下的经销商们却不同意吴长江的离开,纷纷赶往雷士照明总部,要求杜刚和胡永宏请回吴长江,否则所有经销商一致退出雷士照明。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商讨,吴长江再次强势回到雷士照明,这次离开的人变成了杜刚和胡永宏。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我们不知道吴长江的那一句牢骚是随意的还是故意设下的陷阱,但是现在的结果却是吴长江终于可以一人决策,不受两位股东的掣肘。

不过两位股东的撤股,也让雷士照明遭到重大损失,两人理应拿走雷士照明一亿六千万的现金。

但由于公司还要发展,所以吴长江只给了他们一亿现金,而剩下的六千万按年支付,但无论如何,这场“赌局”吴长江终究还是赢了。

虽然两位股东的离开让吴长江终于获得了最高话语权,但是他们支走的一亿现金让雷士照明的资金链完全断掉,为此吴长江只能拼命找钱。

最终亚盛投资总裁毛区健丽出现了,她以强势手段入股雷士照明,投资994万美金并占据雷士30%的股份。

虽然毛区健丽已经将钱投入到雷士照明,但是雷士的资金缺口还是很大,为此在毛区健丽的牵线下,赛福基金向雷士照明投资2200万美元,资金的到账让雷士照明开始继续发展。

2008年,由于企业需要继续发展,所以雷士照明开始了新一轮的融资,这次高盛向雷士照明注资3656万美元,随着资金的到账。

吴长江在雷士照明所持有的股份再一次被稀释,这也让他失去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随之而来的就是资本方对于吴长江的掌控。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吴长江没有吸取自己第一次创业失败的教训,这次再次被资本掌控,丧失了第一股东地位的吴长江再次失去雷士照明实际掌控者的地位,又一次被赶出雷士照明管理层。

为了重回雷士照明,吴长江决定将企业的总部从惠州搬往重庆,重庆作为吴长江的老家,自然有不少的资源和人脉,这样也可以减缓资本对于雷士照明的冲击。

除此之外,吴长江还大肆收购雷士照明的散股,意图增加自己的持股率。但吴长江做的一切都为时已晚,吴长江自己所持有的股份难以对抗赛富基金等资本持有的股份,他的出局已经定型。

但令资本没想到的是,雷士照明的经销商们再次聚集到雷士总部,强烈要求吴长江回到雷士照明工作,两方甚至出现了肢体冲突,经销商封锁了会场,拒绝董事会成员离开。

最后在政府的协调之下,吴长江再次回到雷士照明,但职务并不是CEO。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吴长江为了重新控制雷士照明,开始病急乱投医,四处找寻能够帮扶自己的资本,就在这种情况下德豪润达集团的董事长王冬雷伸出了援助之手。

德豪收购雷士照明20.05%的股权,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在第一股东的支持下,吴长江成功上位为CEO。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但是在短短一年半之后,雷士照明全权由王冬雷接管,吴长江再一次被资本抛弃,被迫离开董事会,离开雷士照明。

王冬雷与吴长江分道扬镳的原因除了利益纠葛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吴长江好赌,甚至还在外面欠下四亿的赌债,每个月的利息就高达1000万,为了偿还赌债,吴长江只好挪用公司公款。自然,当初两位股东的离开与他的赌博也不无关系。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这次的吴长江依旧没有放弃重回雷士照明,于是他还想像前两次一样借助经销商之手,但是多年的权力之争已经耗尽了经销商所有的耐心,吴长江只能落寞下场。

吴长江没能进入董事会,却进入了公安局。由于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他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2016年12月22日,身陷囹圄的吴长江终于等来了法院的判决——有期徒刑14年。

原以为雷士照明事件能够就此落幕时,事件再次出现反转,广州省高级法院作出了撤销一审、发回重审的最终裁定。

2021年4月30日,吴长江一案终于尘埃落定,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偿还5.6亿人民币。

然而一切已物是人非了,就在吴长江入狱期间,雷士照明这个中国照明业的龙头企业居然被外资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不禁令人唏嘘。

白手起家创立百亿公司,沉迷赌场一晚狂输五亿,如今沦为阶下囚

总结

对于吴长江来讲,交情很重要,但是商场如战场,哪有人会像他一样重视情义?有的只是尔虞我诈。

吴长江有着毅然辞职的决心与魄力,一步一步成为创业先锋,让自己的企业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龙头,可惜一步错步步错,最终锒铛入狱。

这位“悲情创始人”想要与资本共生,但是却被资本无情抛弃,而自身背负的债务也让他不得已挪用公司公款,走向黑暗,最终酿成大错。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3-15  最后更新:2022-06-25

标签:阶下囚   老师傅   公司   航空公司   赌场   股东   资本   经销商   电器   股份   工作   企业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