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立陶宛之后,又两个东欧小国站队美国,宣布退出与中国合作机制

随着中国综合实力增强,开始不断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合作,为此建设起一系列合作机制,“16+1”机制就是其中之一。为进一步提升与中东欧国家经济合作的效率和深度,中国从2012年开始推动,在2015年终于形成成熟合作框架。该机制着眼于中国和中东欧各国经济发展现实,致力于发挥各国比较优势的同时让各国间的经济联系更为密切,增强中东欧地区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综合竞争力。该机制成立以来,中东欧国家从中受益匪浅。因为冷战结束后,中东欧原有经济生态遭到颠覆性破坏,各国都面临严峻的经济形势。

即使有个别国家加入欧盟,如立陶宛和波兰,可并未改变他们经济发展困难的现实。多年来,他们始终徘徊于国际产业链底端,经济异常脆弱。而来自欧盟的经济援助往往要附加诸多苛刻条款,且必须用于指定领域,导致这些国家最需要发展的领域经常被忽视,欧美投资的领域则基本被相关国家大资本集团所把持,经济结构严重畸形。这种情况下,来自中国的投资虽不能解决他们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所有问题,但可以为他们提供欧美之外的合作选择。在各方努力下,该机制获得很多成果。

然而,随着欧美国家右翼力量崛起及欧洲经济衰退引发社会失落感增加,部分中东欧国家对待中国的态度也开始趋于极端化。同时,为掩饰自身发展的失败,欧盟也屡屡拿该机制说事,甚至部分极端的政客还妄称该机制意在“分裂欧盟”。最终在多方影响下,立陶宛宣布退出该机制。虽然立陶宛的存在无足轻重,但其退出行动依旧给该机制带来一定恶劣影响。随着佩洛西窜访台湾的负面效应扩散,中国与欧洲多国的关系趋于恶化,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也相继宣布退出。至此,波罗的海三国全部从该机制退出。

据中新网8月12日报道,自立陶宛退出“16+1”机制后,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也于周四宣布退出。至此,波罗的海三国已经全部退出该机制。而随着他们的退出,该机制也只剩下15个国家,即中国和14个中东欧国家。不过与立陶宛不同,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似乎并不希望因此恶化与中国的关系。他们很快表示,依旧会继续与中国维持建设性务实关系并推动欧盟与中国合作。

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成立于2012年,波罗的海三国都是当年加入。可在立陶宛退出后,其立即呼吁其他参与国家也一起退出,共同透过欧盟来和中国互动,从而避免所谓的“各个击破”。当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退出后,立陶宛外长还专门在社交网站发文表示支持并指责该机制“多余”。此外,正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捷克还被认为是下一个退出该机制的国家。因为捷克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就公开表示,目前是和波罗的海三国采取相同行动的“最好时机”。

不可否认,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的退出与最近佩洛西窜访台湾有很大关系。由于中国采取一系列强有力军事和经济反制措施,导致美国与欧盟主要国家都陷入比较尴尬的境地。如果因为台湾而与中国大陆爆发武装冲突,那无疑是愚蠢的选择。且不说胜算有多大,但就出兵理由一项就无法说服国内民众。可若是任由中国采取各种强硬措施,这些国家又唯恐被其他国家理解为“向中国屈服”,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军事手段之外的方式来向中国间接表现他们所谓的“强硬”。

然而,由美国或德法英等欧洲大国直接出面会造成局势向着不可控方向发展,所以由波罗的海三国这类小国出面更合适。一方面可以给中国造成一些麻烦,但不会让局势失控。另一方面还可以展示自身“得民心”,因为连小国都支持欧美大国。可对于刚刚退出“16+1”机制的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而言,促成他们采取这样行动的因素则要复杂很多。

首先,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必须用明确的政治态度来确保欧盟的经济援助。虽然爱沙尼亚几年前GDP表现亮眼,还被世界银行列为高收入国家。但实际上,其中水分很大。一方面因为爱沙尼亚人口少,只有133万人。这就导致区区270多亿欧元的GDP分配到每个国民身上会变成一笔巨款,从而助力爱沙尼亚成为纸面上的高收入国家。另一方面,爱沙尼亚经济结构畸形,以互联网虚拟经济为主。即使资讯行业因此非常发达,可国家实际财富创造能力很弱,每年都需要来自欧盟的直接或间接巨额经济援助。

2004年爱沙尼亚加入欧盟后经济迅速发展,2011年加入欧元区后更是发展速度达到极致。可2018年,其财政盈余就只剩0.5亿欧元,2020年更是变成—13亿欧元。而且因为过度依赖欧盟的各种援助,其外债和赤字水平始终较高。这种情况下,纵然来自中国的市场与资金可以成为爱沙尼亚的重要经济发展助力,且在新冠疫情肆虐环境中,这些经济发展资源的重要性更为突出。可对爱沙尼亚而言,欧盟的经济援助依旧是其经济发展的基本盘,来自中国的经济资源充其量是锦上添花。

尽管佩洛西窜访台湾后,大部分欧盟国家的政府态度尚不明朗,但在把反华作为政治正确的大政治环境中,采取对中国不利的行动肯定不会错,所以无论是拉脱维亚还是爱沙尼亚都毫不犹豫抛弃“16+1”。受到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影响,整个欧洲的经济都处于极度低迷状态,通货膨胀,生产不振。这种情况下,欧盟能分配给爱沙尼亚与拉脱维亚的经济资源更为有限。所以他们采取退出“16+1”的立场与其说是向中国表达态度不如说是向欧盟递交“投名状”,尽可能保证他们能得到可怜的施舍。

其次,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需要稳定国内的亲美势力。自从加入北约后,波罗的海三国就被欧美国家视作对抗俄罗斯的前沿基地并驻有部分军队。为保证波罗的海三国政治上亲近欧美,以美国为首欧美国家利用大资本集团的渗透在这三国培植起强大的亲欧美势力。尽管这些国家依旧存在一些民族势力,但他们整体上无法和亲欧美势力对抗。此番佩洛西窜访台湾后,中美关系异常敏感,甚至拜登都竭力避免做出很明确表态。

这种情况下,美国需要尽可能让更多其他国家表态反对中国才能获得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虽然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在国际影响力非常有限,但聊胜于无。受此影响,两国国内的亲欧美势力必然要采取积极行动来配合美国。他们在两国国内的力量很强,如果不做出些实际举动很容易引发国内动荡。然而,像立陶宛那样彻底恶化与中国的关系对两国来说也有很大负面冲击,尤其是爱沙尼亚。如今5G时代来临,中国已经成为其中佼佼者,甚至很多欧美国家都采用中国的设备。爱沙尼亚的经济非常依赖互联网泡沫加持,所以必须要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所以两国在退出“16+1”后先后发表声明,称仍会和中国展开合作,意图淡化该举措的反华目的。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2-08-14  最后更新:2022-08-31

标签:立陶宛   拉脱维亚   波罗的海   爱沙尼亚   中国   东欧   机制   小国   美国   欧盟   两个   欧美   国家   经济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Q5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2606号

Top